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美国的启示
送交者: 余东海 2021年01月11日22:29:40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美国的启示

余东海

推特脸书限制、封杀美国总统言论,最后永久删除其账号。推特脸书自言其理是特朗普言论涉嫌“煽动暴力”,支持者和反对者亦各有其理。

 

支持者认为,推特脸书不是官方媒体,有权制定自己的规矩,没有干预特朗普的言论自由,干预言论自由只有国家机器才能。《纽约时报》一位记者表示:所有在推特上嚷嚷封杀特朗普账号是侵犯言论自由的人都是在胡扯。有美国网民称,推特是一家私企搭建的平台,所以人家企业有自由处置违反规则的账号。

 

反对者则认为,媒体权力大于总统权力乃至总统特权,合法总统的言论权被私人公司以的莫须有罪名剥夺,这是人类之癌。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在一则获得2.9万点赞的贴文中写道:“推特封杀特朗普总统的行为是严重错误的”,又称,“当伊朗的最高领袖可以发帖,而特朗普却不能时,这已经说明那些运营推特平台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云。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推文抨击:“封杀言论是很危险的,这不是美国人(作法)。不幸的是,这不是左派的新策略,他们已经努力禁止对方发声已有多年了。我们不能让7500万美国人噤声,这不是CCP。”陈维健先生说:

 

“有人认为私人企业有权这样做。也许对普通的媒体来说有这样的权力,我不喜欢你,可以不刊你的文章。但推特不同,它已是一个垄断式的社交媒体,他如果有这样的权力的话,那么言论自由就受到了侵犯。就象电力公司一样,它无权因为不喜欢这个客户而断他的电道理是一样的。社交与电都是当今生活的必须品,公司没有对客户生杀的权力。”(《社交媒体有权成言论审查机关吗?》)

 

我赞同陈维健先生的观点。特朗普作为民选的合法总统,在其任期内居然被私营公司剥夺言论权。这一事件对我们最大的启发是,代表公权力的政府固然会侵犯言论自由,垄断式社交媒体同样也会侵犯言论自由。未来王道中国,必须将权力、资本、媒体和科技都关进相应的礼法笼子里。

 

反对推特脸书封杀特朗普总统,然不能不承认,推特脸书所为,虽有违实质正义,但无违程序正义。换言之,推特脸书这么做,只能说它们钻了宪法的空子,不能说它们违法,更不能因此否定美国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障的合理性。
 


美国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障来自于宪法第一修正案。原文是:“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权利。”

 

可见,第一修正案约束的对象是公权力,公权力即政府没有言论自由,而且政府不能立法限制公民的自由。当然,公民的言论自由也有边界,其边界是“明显而立即的危险”。如果有某种言论会引发即时的危险,则不受宪法的保护。

 

言论自由,不可或缺,而吾国最缺也。微圈看到这样一句话:“墙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美国防川之口,甚于防民。”虽然调侃,却是事实。美国是资本掌控媒体,资本参与党争,侵犯总统言论权;墙国是一党独大,既掌控媒体又管控资本,资本勾结特权,共同以民为奴、防民如贼,剥夺人民言论权。

 

两者都有害,然轻重不同,前者是“媒体剥夺总统言论自由”,后者是“总统剥夺媒体新闻自由”,谁轻谁重,识者自知。我们不能因为美国媒体权力太大,就否定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重要性。美国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障和言论自由的界限规定,仍然值得未来王道中国参考借鉴。

 

美国也曾野蛮,曾经像现中国一样没有新闻和言论自由。宋石男先生《美国“反煽动叛乱法”的兴与衰》介绍,1918年初,美国刚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蒙大拿州颁布了一部《蒙大拿州反煽动叛乱法》,规定凡“散布、印刷、撰写或出版任何对政府、宪法、美国国旗或军服不忠的、亵渎的、暴力的、下流的、蔑视的、丑化的或者辱骂的言论”,均构成犯罪。

 

美国国会在1917年通过了被后人视为扼住言论自由咽喉的《反间谍法》。该法规定,在战争期间,任何人“恶意阻碍美国的征兵或服役”均构成犯罪,并在1918年5月以增补案的形式将《蒙大拿反煽动叛乱法》的文本添入其中,成为《联邦反煽动叛乱法》这部法案与更早一月通过的“反破坏法”,允许官方逮捕起诉任何批评总统和政府的人。它存在的三年时间里,有两千多人被起诉。

 

1921年,《联邦反煽动叛乱法》被国会取消。2006年5月,蒙大拿州长布雷恩·施魏策尔为已过世的因1918年《反煽动叛乱法》获罪的78人平反。很认同作者的一句话:“美国及其制度的伟大之处,不在于不犯错,而在于能纠错。”

 

没有任何制度是永无漏洞、永不败坏的,没有任何政治是永远正确、永不犯错的。

李健说:“法治系统总是有漏洞的,总是需要不断进化需要不断亡羊补牢。民主法治基本框架系统需要维护,不等于说法治系统不需要进化不需要亡羊补牢。”然哉,不仅法治系统如此,礼乐制度也一样,需要不断与时损益和亡羊补牢。

 

能够及时纠错,过而改之,这是仁本主义和自由主义不约而同的伟大之处。两者犯错概率和纠错能力不同,君子人和王道政治,犯错概率较低而纠错能力最高,自由人和自由政治犯错概率较高而纠错能力较低。但无论如何,都远远好于极权主义的文过饰非和怙恶不悛。

 

美国媒体的权力膨胀与财团势力的扩展正相关。美西财团和媒体的问题,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

 

在西方,政教分离之后,国家政权就具有了独大地位。为了遏制行政一权独大,三权分立的制度设置,极具必要性和先进性。但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里根撒切尔夫人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使三权中的行政权不断削弱,而相对的立法权与司法权并未得到加强。

 

自由主义分为左右两派,右派为保守主义,左派为新自由主义。有学者指出,在新自由主义大潮中,迅速加强的是资本财团和媒体的权力,遂出现了一种新型的三权分立:财团、媒体和政权三权分立,财团和媒体越来越强势。这就是现在美国面临的问题。

 

新自由主义认为,通过削弱政府权力、削弱和废除对经济特别是对金融资本和财团的种种限制性规则,可以为社会和经济带来更大的活力。初衷无疑很好,在当时对美、英经济振兴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很快恶果显现,行政权力迅速降低,急剧膨胀的资本势力掌控着媒体,对国家的经济命脉和发展方向产生决定性影响,甚至暗中主导了国家政策的酝酿制定和执行。

 

在新三权中,财团和媒体成了主导性力量。行政权成了弱势。特朗普之所以有苦无处诉,有怨无处伸,根源在此。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人,但国内行政权却受到种种限制,一些法定权力也被架空。

 

不少儒家学者认为美西社会是民意一重独大,这在政教分离初期,不无道理,但三权分立原则确立之后,民意对于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的影响都是间接性的,不具有决定性。到了新三权分立,民意和政权一样弱化了。所谓深层政府,归根结底是资本作祟。与其批判美西民意一重独大,不如批判它们资本一重独大。

 

权力固然必须接受礼制的有效约束,资本、媒体和科技也都必须被关进相应的礼法笼子。这就是现代文明尤其是这次美国大选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同时要注意,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美国媒体权力太大就否定新闻自由的原则,不能因为美国财团势力太大就否定财产权和市场经济的重要性。2021-1-11余东海

首发北京之春http://www.bjs.org/

 


0%(0)
0%(0)
  您就没有任何一句话有价值! - 五步蛇 01/11/21 (12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蔡总统成功连任。武汉人民发来贺电!
2020: 韩国瑜要为他自己的选败负主要责任
2019: 黄左们跟着白左:一样无知,一样无聊
2019: 美国才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
2018: 请问支持川普的朋友
2018: 20世纪对中国的意义
2017: 川普这个混脏的狗东西好戏开唱了!
2017: 七绝二首 题照(85)十四年抗战
2016: 张琏瑰教授 若朝鲜核试验失败,中国东
2016: 1917俄国十月革命-赵家恐怖分子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