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萬維讀者為首頁 廣告服務 技術服務 聯繫我們 關於萬維
簡體 繁體 手機版
分類廣告
版主:納川
萬維讀者網 > 天下論壇 > 帖子
陳毅的空降兵--冠生園創始人洗冠生之死
送交者: ByStander 2013年05月20日19:58:39 於 [天下論壇] 發送悄悄話

陳毅的空降兵--冠生園創始人洗冠生之死

--謀財害命的“五反”


當時上海市長陳毅每天晚上在沙發上端壹杯清茶聽匯報,悠閑地問:“今天又有多少空
降兵?”實際上就是問又有多少商人跳樓。“五反”運動使所有資本家在劫難逃,所謂
“反偷稅漏稅”是從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資本家傾家蕩產也交不起“稅”,想死又
不能跳黃浦江,因為會被說成去了香港,家屬還要繼續被逼迫,隻好跳樓而死,讓中共
看見屍體好死了心。據說當時上海高樓兩側無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麵跳下來的人壓死。


原文摘自 - 楊奎鬆 - 建國前後中共對資產階級政策的演變

    “三反”、“五反”運動對資產階級所造成的近乎毀滅性的打擊。運動中,工人店
員揚眉吐氣,對資本家呼來吼去,揭發檢舉此起彼伏;資本家則人人自危,紛紛寫“坦
白”,做交待,許多人主動低頭認罪,爭取過關。即便如此,因為許多“坦白”或“交
待”與有關單位掌握的情況不能相符,或達不到需要的水平,緻使不少單位搞“逼”“
供”“信”。特別是那些從事“三反”運動的機關部門和稅收部門,為了落實對自己單
位人員貪汙受賄的指控和落實對資方偷漏稅的指控,往往動輒到工廠、商店抓人、打人。

    上海在政策掌握方麵已經屬於相當穩重的城市了,但僅3月中下旬壹段時間裏,就
有公交公司、中蠶公司、郵電管理局、中國交通建設企業公司上海辦事處等二三十個單
位把壹些商人或資本家捉去拷問。22日,據上海“五反”委員會輔導組報稱:“順華機
器廠負責人瞿明德、樂嗣黻二人被天原電化廠於三月八日傳去,迄今廠中無人負責。更
有人民銀行派丁永以市增產節約委員會名義,將中國柴油機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陶鹹於
上月廿二日傳去,迄今已兩旬,尚未放回。”“合眾冷氣工程公司經理馬德祥被浙江蠶
業改進所人員傳訊數日夜。派克公司資方鈕永集被黃浦區稅局三次傳訊,罰站二十餘小
時。”“其中最普遍的是罰跪、‘立壁角’,比較突出的如上海第二印染廠傳訊某五金
號推銷員包鑫泰,令其下跪,併拖大衣抓頭發,迫令承認行賄及書寫憑證及隨傳隨到的
保證書。江寧區稅局將商人白建華打耳光後當時暈倒,醒來後說他裝死,又拿棍子亂打
。商人何潤泉被三個工作人員輪流打了壹個半鍾頭。高橋區稅局將商人李俊榮關在大房
間裏被十幾個人拳腳交加的痛打,併用針刺其指頭。金昌鋼鐵行副理週菊牲被黃浦區稅
局責令舉椅子跪在地上,也有被罰跪在桌子上的板凳上等。”②

    陳毅雖以市長名義發表講話,宣布紀律,也不能完全阻止下麵的幹部和工人我行我
素。就在陳毅廣播講話第二天,上海就發生稅務局幹部會同工人到小西門江陰街成和毛
巾廠催繳所得稅,資方壹時繳不出,被拖到街上罰跪示眾,和軍管的慎昌工廠逼令怡昌
五金號老板範益齋承認存有贓款3億圜,六七人圍毆,緻被打得滿口噴血的情況。其他
像圜豐毛紡廠工人每天把老板伍鐵珊喊來批鬥幾小時,併向其臉上吐口水;河南路匯森
理發店老板因資金週轉不開,被迫停工停夥停薪,被理發業基層工會100多人圍毆,併
將雙手反綁,跪在長凳邊緣上,再在其腿上立上兩個人的情形,亦併不少見。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②“五反”委員會輔導組:《“五反”運動情況》(40),1952年3月22日,上海市
檔案館藏檔(以下簡稱“上檔”),B182/1/572。

    ③《“五反”運動情況》(40),1952年3月22日,上檔,B182/1/572;《“五反
”運動情況》(62),1952年4月15日,上檔,8182/1/373/144。。

在這中問,尤以中國航運大王盧作孚之死最為令人感慨。盧壹生緻力於教育和實業,壹
心希望實現教育和實業救國的理想。共產黨勝利後,盧對新中國充滿幻想,馬上想方設
法把其在香港和海外的船、岸資產遷回大陸,併且最早與政府簽署了公私合營協議。他
同時亦熱情響應政府的各項政策,鼓勵家人和子女積極“參加當前國家最偉大的革命事
業”,壹直努力試圖跟上共產黨前進的步伐。然而,當運動來臨,雖然公股及其公司的
黨委也想善待盧,然而在社會和輿論徹底否定資產階級的熱潮之中,少數職工卻併不在
意政府方麵的關照,揭發、指責不壹而足,甚至無中生有和上綱上線。這種情況使盧作
孚壹時無法接受,深感絕望,終於在2月8日吞服安眠藥草草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②

盧作孚的例子,是對這時將資產階級壹概指責為“唯利是圖”、“本性惡劣”的說法的
壹個最好的反證。盧死時,“沒有財產,沒有儲蓄,沒有片瓦,沒有寸地,個人收入除
了民生公司為數不多的工資外,所有其他事業送給他的輿馬費,壹個不留地統統贈給了
教育事業和科學事業”③。

其實,類似盧作孚這樣的資本家,在中國民族資產階級中間也併不是個別的。即使是那
些不像盧作孚那樣有強烈的強國抱負,更多地隻是想做好生意的企業家,也有不少深知
企業的前途基於職業的良心和產品的信用,無意投機取巧,更不敢坑蒙拐騙者。他們通
常在生活上十分節儉,壹生勤勤懇懇。但越是這種資本家,也就越是難過運動的鬥爭關。

以上海著名的食品企業冠生園創始人洗冠生為例。其能在全國發展到兩家工廠、6個分
店,靠的就是信譽和質量。但因建國初經濟不景氣,“五反”前該廠即已開始積欠工資
。從1952年2月下半月起,因“三反”“五反”造成市場萎縮,業務更加清淡,原料和
銷路都發生問題,所得收入隻夠維持日常開銷,更加發不出工資來。但是,“三反”“
五反”到來,造成職工與資方尖銳對立,再加上輿論把資本家壹概塑造成利欲熏心的腐
化墮落之徒,職工們自然不信洗冠生沒錢,硬是將洗關在廠裏樓上兩天兩夜,連鬥帶逼
。事實上,洗從做陳皮梅的小本生意創業始,壹生省吃儉用,有錢就用於發展事業,連
子女都無光可沾,確實無錢可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作為壹種普遍的現象,在較早完成“五反”的天津市委的壹份報告中即有所反映
。報告稱:“五反”是勞資關繫的壹個大的轉折點。許多工廠商店的工人店員讓資本家
洗碗掃地,不讓資本家管事,不聽從資本家的工作分配,不遵守勞動紀律,提出過高的
工資和福利要求,資本家自慚形穢,不敢做事,甚或靠討好工人來求平安,高級職員則
紛紛辭職。轉見《建國以來劉少奇文稿》第4冊,第164頁。

    ②雨時、如月:《紫霧——盧作孚評傳》,作家出版社2003年版,第422—452頁;
盧國紀:《我的父親盧作孚》,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433—445頁。

    ③盧國紀:《我的父親盧作孚》,第445頁。

    在被逼無奈之時,又被稅務局逼上門來,這位67歲的老人走投無路,隻好跳樓自殺
了。①

    “五反”運動,因走投無路而自殺的資本家有多少,目前尚未見具體的統計。但僅
據上海從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統計,自殺者就達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殺人數
在10人以上,其數字已相當驚人。而且,有不少資本家更選擇夫妻壹同自盡,甚或帶著
孩子壹同自殺②,更足以見這場運動之激烈和對資本家精神衝擊之巨大。雖然當時公安
局壹般都報稱,這些人自殺多半與欠稅或發不出工資有關,但顯而易見的是,欠稅及發
不出工資,併非“三反”、“五反”運動中才發生的情況。早在運動發生之前,這種現
象就普遍存在了,而那時併沒有發生許多人自殺的情況。如此之多的資本家在這時選擇
自殺以了卻人生,毫無疑問與這場運動使他們對前途徹底絕望有直接的關繫。

    當時上海市長陳毅每天晚上在沙發上端壹杯清茶聽匯報,悠閑地問:“今天又有多
少空降兵?”實際上就是問又有多少商人跳樓。“五反”運動使所有資本家在劫難逃,
所謂“反偷稅漏稅”是從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資本家傾家蕩產也交不起“稅”,想
死又不能跳黃浦江,因為會被說成去了香港,家屬還要繼續被逼迫,隻好跳樓而死,讓
中共看見屍體好死了心。據說當時上海高樓兩側無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麵跳下來的人壓
死。

    資本家的絕望,直接導緻大批資本家失去了在行業中繼續經營下去的信心。這時還
備受政府方麵重視和保護的榮毅仁,都已經承受不住了。他明確表示:自己名下併無財
產,隻有上海麥尼路壹座住宅,已準備押款10億,以還付欠中糧公司的款項,其他退款
,隻能將申新等廠向政府抵出,或直接實行公私合營。如果這樣還不行,“四麵逼緊,
沒有辦法時,隻好上吊”③。上海的大資本家劉鴻生也是壹樣的態度。他直截了當地提
出要政府把廠子收掉,或公私合營,說:“反正是完了,早點送掉豈不更好?”④

    “三反”、“五反”不過幾個月時間,各地的資本家就紛紛要求公私合營,或抵廠
還款,這種情況反而讓中共中央頗感被動了。設法籠住資產階級,特別是工商界資本家
的人心,就成了當務之急。
0%(0)
0%(0)
標 題 (必選項):
內 容 (選填項):
實用資訊
回國機票$360起 | 商務艙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爐:海航獲五星
海外華人福利!在線看陳建斌《三叉戟》熱血歸回 豪情築夢 高清免費看 無地區限製
壹週點擊熱帖 更多>>
壹週回複熱帖
歷史上的今天:回複熱帖
2012: 容得下異議分子,中國才能真正崛起了
2012: 美眾院外委會主席就陳光誠抵美發聲明
2011: 俄羅斯要求聯合國和非盟向利比亞派遣維
2011: 共匪對美國的示弱隻不過是個煙幕,是牠
2010: 當今美國有57萬億美圜的龐大債務。併以
2010: 這裏除了老川誰都知道春冬之交喜喜等幾
2009: 出國的人愛國很正常
2009: 壹位美國專家的見解令胡溫汗顏
2008: 連環畫《水滸傳》【16】大破連環馬
2008: 地震局工作重點應從預報地震改為預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