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若云:《芳梦佳人》 长篇情爱小说连载 (70)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9月02日16:41:14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长篇情爱小说连载 70

作者    若云

 “一切都结束了,不需要再做任何事。”姑姑一再说谢谢。整个事情结束后,一二二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还专门来电话询问,对此事的处理及警察的工作态度,你们满意不满意?正好李媚接电话,她十分感激地说:

非常满意,非常感谢。没想到,这次来东珠,真感受到了回家的温暖。对不起,我姑姑年纪大了,老忘事,我也经常丢三落四。”之前,公安还认真地审查了,从我们上午出门到回来,这段时间的监控录像;同时还派了二个专业人员,到房间做指纹检查。正在这时,李媚告诉他们手机找到了。

钟芳三人,由李娇带着,坐公交车到公园。由于公园太大,所以还是乘马车,看山林,湖泊,球场,游泳池,动物园等。再沿海岸线转一圈,已近中午,他们就在公园内餐厅吃饭。小娟有点消沉,中饭也只吃一点点。胖姐李娇说:

“我们就在东边草地上玩玩,那里有不少外国人。另外,万一小娟饿了,过来吃饭,也方便。钟芳看着草地,担心地说:

“我们应该带塑料垫子,直接坐在草地上,有点脏。”李娇说:

“不要,这里有出租垫子。我去租一块,你们在对面草地等我。”说完走了。小娟搂着芳姨,像病西施,有气无力的样子。钟芳看了,很难受。他们到大草地,找到一棵树下的木櫈上坐下。钟芳让方娟靠在自己身上,她第一次觉得娟娟沉甸甸的,又软乎乎的。钟芳见她眼睛湿湿的,心痛地说:

                “好乖,别多想。我今晚就和大姐说,你也去帮美美搬家。他们一定会在开学前,回到丽国。”不说还好,一说破,他的眼泪像泉水般涌出来。钟芳拿手绢擦,怎么也擦不干。钟芳真心痛极了,把她抱在怀里,吻着她的脸,她竟然嚎啕大哭起来。钟芳轻轻拍着她的背,吻着她的额头,嘴里重重复复说着:

“乖乖,别哭。乖乖,别哭·····”谁知自己也泪流不止。这时,胖姐来了。她找一块比较干净的地方,摊好垫子。过来,和钟芳一起,把小娟弄到垫子上。胖姐抱着她:

“好小妹,别哭,不要把脸哭坏了。”胖姐真比芳姨行,小娟在她怀里,真的好一些了。钟芳到路旁小摊上,买了几包纸巾,给胖姐李娇,边擦边亲,不到几分钟,小娟就好多了。

这时,钟芳注意到,对面树下一男二女,还有个小孩。她们也是坐在一样的花塑料垫子上。特别是男孩,很小,在三人身上爬来爬去。钟芳想过去看看:

“娟娟,娇娇,你们坐在这里,我过去看看。他们不像本国人,男的是白人。”胖姐说:

“阿姨,你去看看,等小妹好一点,我们也过来。”当钟芳向她们的方向走去时,立刻引起三人的注意,那小家伙也朝钟芳看。一会,比较年轻的女孩站起来,用英文打招呼,并请她坐下。等钟芳走近,才知男的是白人,中等个子。年纪稍大的女人,估计是国人,四十岁左右,她年轻时,肯定是很漂亮。还有那黄花青春闺女,雪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短袖白衬衫,配短裙,婀娜多姿、性感而潇洒。她主动介绍说:

“这是我妈,那是我妈丈夫。”那男的十分客气地坐起来,请钟芳坐下。钟芳抱起小孩,十分可爱,一点不认生,笑着还想吻她的脸。钟芳问年轻女子:

“多大了?是你的孩子?他爸没有来?”女子满脸红晕,有点沉鱼落雁之态、但不是害羞,有一种幸福感地笑着说:

“是我儿子,才二岁半。这是他爸。”那男的笑着频频点头。年纪大的妈,毫无表情地问钟芳:

“你从哪里来的?你爸妈是哪里人?”钟芳知道她的意思:

                “我工作在丽国,出生在南洋。父母都有西方白人血统。”她很得意地笑了,看着男的和女儿说:

“我的眼睛很利,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然后转向钟芳,静静地说:

“我们也出生在南洋,父母亲都是此地人。听说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就出生在旁边的灵州,所以,全家回来看看祖宗住地。结果一无所有,原地址全是工厂,花了半个月,也没有发现任何遗迹。昨天回到这里,准备住一星期,然后回加国。”钟芳跟不上:

“什么?回加国?”她有些自鸣得意,但又不肯流露出来,仍然平静的肯定:

“是呀,在丽国北面。你住在哪里?”钟芳:

“在丽国,新洲泽城。”那女的,看看女儿和白男人,三人都十分高兴,她说:

“我们以前也住在泽城,这孩子就出生在那里。”钟芳越听越糊涂,她女儿看着钟芳茫然的眼神,想说什么。她接过孩子,看看妈,又看看白男人。好像要得到她们允许什么似的,二人都高兴地点头微笑。女孩突然对妈和白男人说:

“她好美啊!”又转过身来,向着钟芳说:

“你好漂亮啊!你多大?不会超过二十五岁。我二十一岁?我该叫你什么?”钟芳:

“我叫钟芳,比你大三四岁,你就叫我芳芳好了。我该叫你什么?”她们三人中,她最年轻,眉清目秀。看样子,她也很坦率开朗,胸无风尘似的。她说:

“我叫薛文,我妈叫谷美蓉,他叫尼克,我儿子叫凯文,昵称文文。”这时,谷美蓉有点羞怯地看着女儿,薛文反而拉着妈的手,笑的坦然而婉丽地说:

“有什么关系,我们大家都是西方人。” 秀外慧中的钟芳,十分通情达理地站起身说:

“我是好奇,看你们不像本地人,才过来看看。特别是文文,很活泼。我没有想知道你们家事的意思。”正要离开,薛文站起来牵着她的手,很诚心地请她坐下。那男的也笑容满面地站起来,抱着薛文嘴对嘴亲吻着,然后尼克把美蓉抱在怀里。美蓉带着笑意,闭着眼睛,很享受似的躺在他身上。尼克用手抚摸着她的胸部和背,像谈家常似的告诉钟芳:

“我出生在丽国,后入加国籍。因做生意,到南洋菲国,遇上美蓉。”说到这里,他低头吻了一下美蓉的嘴。她也笑着回吻,还把他的手放到花衬衣里。薛文看着他们的亲热互动,显得开心会意。尼克接着说:

                “我们很快结婚,那时薛文才十三岁。大约四年左右,美蓉没有怀孕。美蓉很着急,想叫女儿帮她生个孩子。那时薛文已十七岁了,我和薛文同居了一年,无论怎么努力,也不怀孕。”这时,他又低头吻着美蓉,手在她胸部游来游去,然后继续谈他的离奇艳事:

                “美蓉比我大二岁,她和薛文比我还着急。她们商量后,坚持要到丽国,用人工方法生孩子。在泽城,先在美蓉身上尝试二次,失败了。医生说不行,唯一办法是代孕。医生征得她们俩人签字同意后,决定由薛文代孕,也是第二次才成功。这就是他,小文文。”钟芳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羞得几次无地自容。她起身,想离开这古怪的人间艳淫场,薛文就用手阻止她起来。她不仅很平静,而且有些骄傲似的,好像她在这个家里是不可忽缺的女主角。不仅如此,她好像希望钟芳也知道,她在这个家庭的重要角色。她等“丈夫”说完,薛文还认真地想补充告诉钟芳,她所作的努力,她挪近钟芳:

                “芳芳,那时。我才十七岁,什么也不懂。我妈又着急,有时白天都要我·····”钟芳打断她的话,问她妈谷美蓉:

                “你们是不是摩教?”美蓉笑着叫女儿告诉钟芳,薛文平静地说:

                “芳芳,我们从来没有参加过摩教。但在我们现居住区,大概有三分之一邻居,是摩教。芳芳,这跟我帮妈生孩子有关吗?”这次,钟芳是不容置疑地站起来说:

“谢谢你们的坦率真诚,也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但愿后会有期,谢谢,再见。”他们都热情地站起来,和钟芳告别。由于四人都说英文,所以多少降低了一些羞耻,别扭,和难为情的尴尬瞬间。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家庭 vs 社会
2019: 每页八十贴,老明这是怎么了?
2018: 【送谬贼客下文化沙漠】黄梅调《小放牛
2018: 明君小雪在无味全面碾压老K地平阴谋论
2017: 鸿雁,向南,鸿雁,北还
2017: MC,你要的结构图。 补充几张
2016: 脾气大的人最容易被误会,脾气大的人心
2016: 我讨厌吃鱼和任何海鲜。。
2015: 气死皇泻军。这里有大阅兵直播连接:
2015: 大阅兵直播开始,还有其他国家军队方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