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晓彤: 保姆
送交者: 马黑 2020年09月19日20:59:36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马黑按:


成都的小学同学晓彤微信里传来一篇她写的关于保姆的回忆故事,读起来有趣,转发到博客里来。


读她的保姆故事回忆,想起了我曾经在博客里写过的5篇母亲的钟点工小宁的故事:


2016回国:小宁的婚姻危机

2015回国:“我妈妈给美国人打工”

2014回国: 小宁故事-反征地扮回民对抗武警

2014回国:小宁讲故事-自由恋爱嫁给小9岁的丈夫

2014回国: 小宁讲故事-被拐卖差点嫁给大十岁男人


把她的保姆故事回忆发表在洛杉矶朋友圈里,引起了老朋友安娜的共鸣。安娜这几年为父母保姆的事操透了心,经常对我们讲她为父母请保姆的种种故事。她讲过的最有意思的一个故事是她曾经为父母请过的一个上海人钟点工保姆。这个钟点工保姆开着大奔驰来上班,打扮的珠光宝气,安娜父母家周围邻居都很诧异,怎么请了一个开大奔驰上班的钟点工?她每天应该工作4小时,可是有时做2个小时就要请假去跟那些有钱太太去饭局,一会家里小孙子生病要请假,一会先生从国内来美探亲要请假,一会陪媳妇找工作面试要请假,反正家里事情挺多的,安娜母亲早就想辞掉她,最后她自己提出辞工,她在安娜父母家里做了4个半月,唯一优点会做符合安娜爸媽口胃的上海菜。


保姆的故事形形色色,永远讲不完。在国内,保姆的种种故事 反映的是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农民工进城潮中一个很大层面的状况。而在海外美国,特别在华人社区中,它讲述的则是新移民的生活故事。我建议安娜,把她经历的保姆故事用文字记录下來,一定很精彩。


                      晓彤: 保姆

         

我想,我的同龄人没有几个还记得那部叫做(田教授家的28个保姆)的电视剧了吧?我只记得饰演田教授的是从台湾到大陆来发展的演员,好像叫李立群。其实,田教授在剧里的表现我没印象了,那28个保姆啼笑皆非的表现也没印象了,总之,这部电视剧的剧情我全忘记了。但是,我这记不住数字的人,却牢牢记住了这部电视剧里28个保姆。究其原因,当然是因为我的妈妈。

 

女儿在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妈妈,女儿的姥姥无法像之前那样,每天接送她的孙女。妈妈,生病了,病的很严重。被医生诊断为忧郁症。

         

我和先生要上班,女儿要上学,家里必须要有人陪伴妈妈。请保姆就列上了首要日程,请保姆就开始了艰难的长征之路。

         

九十年代初,成都的保姆市场并不繁荣,黄瓦街保姆介绍所是当时最大的,有一个院子,挨着墙根一溜的矮椅凳上坐着几十个老少的女人,都是等着做保姆的人。住家附近也有几个街道办的保姆介绍所,多是一间不大的房间,里面有十多二十个女人,也是等着做保姆的人。

         

为找到合适的保姆,我可是费尽了心思,那其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妈妈的状况,请保姆很难。虽然我会对愿意来家的保姆讲明真实情况,虽然给保姆的工资提高一些,虽然只是需要保姆陪伴着我妈妈,且对保姆是非常的关照。但是,能坚持照顾我妈妈满一月的保姆很少,能坚持三到半年的更是少之又少。

         

我没有记数,直到妈妈去世前一共请了、换了多少个保姆,想来也超过了田教授家保姆的记录了吧,而且,我肯定比田教授有更深刻的体会。我能记住那28的数字,那可不只是啼笑皆非,而是五味杂陈。五味,应是甜酸苦辣咸吧?可我品尝到的更多的是四味,唯独少了头一味。

         

为妈妈找保姆,我不能找年纪大的,也不能找太年轻的,还要能有点文化的。因为每天给妈妈吃药就有十种有余,我把药分门别类的装在药盒里,在外面贴上标签,写上服药时间,不识字的保姆如何能行呢?

         

在找过几个保姆后,我总结了一下经验教训,把保姆每天该做的事情逐条写在了纸上,贴在了墙上。这样,省去了我每次换保姆后,还要重新交代一次的麻烦,也怕她们听了根本记不住。

         

找多了保姆,我能从她们随时带的物品的多少看出是老油子和新手。多数做过保姆的人只带一套换洗衣服。而第一次做保姆的人,随身物品带的多些。我愿意挑选第一次出来做保姆的人,哪怕是需要我更费心去教。

         

那个年代,保姆缺俏,难得找到好保姆。

         

还记得…。

         

有一大概二十左右的女人,由她年轻丈夫陪同,央求我请那女人做保姆。看着女人面相还端正,带回了家。晚上让她洗了澡,看到她那微挺的肚子,我傻眼了。追问下,原来是躲二胎的。我哪敢用啊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请她走人了。

         

再去找保姆,一挺年轻的,穿着牛仔裤,抹着红嘴唇的女人上前问我,是否是住单间,里面是否有电视机。我鄙视着说,你是来当保姆的吗?回家去享受你的单间吧!

         

还有一女人,说愿意来做。虽差强人意,架不住要急用。下午带回家,睡一晚上,吃过早饭后,我刚要准备出门上班,她说不干了。气人,急人。居然还厚着脸皮索要一天的工资,好有心思的人!我绝对不跟这种人讲道理了,白住一晚上包吃住不要钱的旅馆,还要怎样?

        

我多是利用周末去找保姆,而且,周末还要给保姆放假。那时候,请保姆的家庭大多一个月只给保姆放两天假,我家给保姆放四天假。所以,我们没有休息日,忙得晕头转向。

        

 院子里请保姆的人家不少,各家保姆总是爱打堆东家长,李家短的聊闲话。院子里有请保姆的邻居找上门了,说我们家给保姆的工资高了,给她们带来不好影响。先生回复道,各家的情况不同,给的报酬自然不同。为留住保姆,我们可是费尽心机,就差供着她们了。

         

楼下的保姆知道我们家的情况,那都是保姆传出去的,也知道我们对保姆的态度,愿意介绍她的嫂子来。有这样的,自然稍微放心一些,同意了。

         

个子高高的一三十多岁,很安静的女人来到我家。仔细问了,居然说不识字,真没有想到。更可悲的是,她不识钟,那就意味着无法按钟点给我妈妈服药。看着挺老实的她,我只有教她认识钟点,还特意剪了个纸做的钟,转动着纸指针一点一点教她。好在,两三天后终于学会了。可是,她不只是老实,可以说太笨,或许是有些傻,我们咬牙坚持了一个月,请她离开了。

         

又去黄瓦街了,在保姆介绍所门外,一位自称是大学生的女孩子在听我与他人讲家中的情况后,希望我用她的母亲,那位的脸,比我还矮的个子,大约50岁左右的女人。她的母亲说,因为她的女儿在成都上大学,她希望陪伴在成都,周末可以与女儿团聚,所以找这份工作。我并没瞧上她,看在她女儿不断请求的份下,我带她们母女到我们家认门,也让女孩子放心。结果是,那位女人进了我家转了一圈,说,还没有我家好呢!不干了。我很生气,对她说,并没有想请你做保姆,是你的女儿说服了我。年轻的女孩子还算懂事,不断道着歉。其实我是心疼她们白白耽误了我半天时间,还要再去找保姆。

         

请保姆,还有一怕,就是保姆请假。农忙季节,保姆都要请假回家,我们理解。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亲戚的事情,还要请假。保姆一请假,我和先生就得分别请假在家照顾妈妈。

         

突如其来的非典,让请假回农村的保姆无法回成都。她打来电话,希望我们想办法。

         

为此,我联系了小姨妈,姨妈联系了她在邛崃当县长的朋友,几经辗转,通过乡镇村队派人找到了保姆,在那非常时期派专车送保姆到了成都,这让我们松了一口气。可是,等了好几天,也没有见保姆到我家,再一查看,保姆的所有衣物都没有了。原来,这保姆早就不打算干了,更可恶的是还利用了我们。

         

掐指算,妈妈生病到卧床,十余载。为请保姆,我加深理解了那位从农村走出来的高人写进语录的一句话,关键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对那句当算是真理的话,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从给妈妈请保姆的那些日子,我就暗下决心,等我老了,动不了了,也绝不请保姆。时至今日,我也认为是非常正确的,我的退休金根本无法请那些我瞧不起的农村保姆。

         

就随遇而安吧!


请保姆难,请照顾生病老人的保姆更难。保姆们首选做家务,其次带孩子,再其次照顾老人,而愿意照顾生病的老人少之又少。

         

在换了好几个保姆之后,我可以从几句对话,表情中猜出保姆大致状况,笑称,学会看面相了。

         

九十年代初,保姆少。得知乐山地区(那时还不是乐山市)妇联组织一批保姆到介绍所,我一大早就赶了去。直到近中午才看到一辆大卡车载着满满一车的农村妇女。卡车还没有停稳当,车上的女人们还未下来,那些与我同様焦急等待请保姆的城市女人们就一拥而上,在车厢旁就拉住了看中的保姆,贪心的还一手拽一个。我这矜持一点的女人,没有反应过来,还愣在了原地。直到只剩下卡车里下来的两个人,一个年纪稍大的,一个是小女孩。

         

剩下的这两个人,都没有入我法眼。可是,保姆是非要请的,一上午的时间也是不能白白浪费的。

         

老的农村妇女,不能用,要想改变其不良习惯太难,不好教。我只好站在那瘦小个子,农村人里难得一见的白净面孔,有一双大眼睛的小女孩身旁问道:愿意照顾生病的婆婆吗?她怯生生的回答,愿意。就这样,我把她带回了家。

         

一般来说,雇保姆的人家都要押保姆的身份证。我从未如此,只是把保姆的身份证信息抄写下来,以便了解或出状况时用。我让这姓邓的小姑娘把身份证拿给我看看,她说还没有办。(先生说,那时还没有身份证,恐是我记忆出偏差。),再问,居然差几个月才满十六岁。哎,这是用童工了吧?想到是乐山妇联组织的,不是我们的个人行为,妈妈实在是离不开保姆,就留下她试试吧。

         

看到这么小的女孩子就出来打工挣钱,让我好心疼。正在上四年级的女儿,叫她邓姐姐。

        

 白纸一张的小邓,只上过三年小学,我对她说,没有文化长大后寸步难行。在我教她如何照顾婆婆的同时,专门留给她作业,那是女儿三年级的课本。

         

我告诉她,每天认字十个,分别抄写十次,做十道算数题,再写一句话,当是练习写作。我晚上回家检查作业,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问我女儿,女儿也很乐意当邓姐姐的小老师。

         

小邓很听话,也懂事,照顾婆婆也逐渐熟练,陪伴婆婆聊天,读报纸,搀扶婆婆下楼散步。勤快的她,还额外做了我没有让她做的事情,打扫房间,给我减轻了一些负担。

         

我也看到了小邓的聪明好学,我手把手教她做饭、炒菜、蒸包子、包饺子、包抄手、擀面条…,她学得很快,真让我对这小姑娘刮目相看。

         

为了让我第一个喜欢的小保姆做长久一些,我给她许下承诺,做满三年,给她在成都找个工作。

         

小邓不负所望,认真干满了三年。我也找同事介绍她进了同事老公开的工厂。

         

长高也长胖了,在我家把六年级的课本读完的小邓即将踏入一个新的领域,学习新的知识。我们与她的联系却一直在延续着…。

         

找保姆又成为了我的常态,让我头疼的常态。

         

别说我会看保姆的面相,其实保姆也会看雇主的面相。在保姆介绍所,也总是有保姆主动上前与我搭讪,但得知是照顾生病的老人后,大多退缩。

         

一身材与我差不多高,穿着整洁,抹着鲜艳的口红,扎着马尾辫的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找我对话,愿意照顾我妈妈。看她不像农村人,再问,是彭县镇上的人。我有些犹豫,她再三要求我试用她,看她真诚的样子,与她回一同到了家。

         

我对妈妈介绍了她,姓唐,妈妈和我们都叫她小唐。

         

真没有想到,照顾我妈妈,做家务,小唐根本不需要我过多的解释,墙上贴的各项条款,她一清二楚。几天下来,小唐已经非常熟练。让我想不到的是,她把所有家务劳动都承担了,做饭,炒菜也不需要我帮忙,连清洁用的抹布都洗得干干净净。

         

更让我感动的是,她居然不让我半夜起来帮助我妈妈上厕所。而在之前,我都是要上闹钟起床照顾妈妈小便,为的是尽量减少保姆的工作。

         

与小唐熟悉了,一问,当保姆一个原因是她女儿在成都上技工校,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她想与她的男人离婚,所以跑到了成都。她说她男人游手好闲,她一人辛苦挣钱,养活男人和女儿。作为同是女人的我很同情她,希望她能再认真与她男人沟通,也愿意帮助她找律师打关司。

         

在之前,我妈妈的病就越来越严重了,医生开的药服用少了,控制不了忧郁情绪。药服用多了,动作僵硬似痴呆,连大小便也无法控制。在此之前,我就给妈妈穿上了纸尿裤,床上垫上了自制的棉垫。我们总是在用药的多少之间不断调整,期望能找到用药的最佳点,可是…。

         

也就只有小唐,不管我妈妈是尿床还是大便拉在裤子里,她都不嫌脏臭,非常有耐心的帮助我妈妈换洗,从没有一丝怨言。(而之前的保姆都不愿做这些,要等我回家帮助妈妈。)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好庆幸老天有眼,让有爱心,耐心,能干的小唐来到我们家。

         

我去商场买了品牌面霜、口红送给爱打扮的小唐,让她扔掉在染房街买的伪劣面霜和口红,在她过生日时,给她的生日红包也要厚一点。

         

我家大门内在请第一个保姆时,就贴上了一张纸,上面有我写的注意事项,1、不要给任何人开门。2、有紧急情况打电话。(我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好在,第2条用得不频繁。

         

也主要是为了妈妈,我家申请安装座机电话,在那九十年代安装一部电话费用是1300元,缴费后还要排队等待几个月。

         

一天,办公室电话响了,是一中年男人的声音,“找谈孃,”是我的电话。

         

丝毫不客气的语言:“你拐走了我的老婆,如果你不让她回家,小心你家里的老人,我知道你家在哪里,我可是当过兵的。”

         

自认为智商不低的我立马猜到了是谁,小唐的男人。

         

听那男人的恐吓,特别是还威胁到我妈妈,我那被温柔、善良压在心底的凶狠、恶毒腾的一下窜出了口:“第一,你老婆是我在保姆介绍所找的,她是自愿的。为何离家出走,你很清楚。第二,如果你伤害了我母亲,哪怕是一点点,我都会让你们全家吃不了兜着走。第三,你当过兵算啥,我可是当过知青,不是被吓大的。第四,如果我知道你找上我家门,我会找黑白两道的人去修理你,几百块钱就可卸 你一条胳膊或腿,我也知道你家地址,你也小心你爸的命。”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嘟的一声,挂断了。

         

路过我办公室门口的年轻同事,惊讶的说,“谈师傅,从未见你这么凶过”。

         

我们研究所属于国家级的单位,可研究所除了叫所长,诸多六十年代清华、北大、西安交大、电子科技大学那些名牌大学出来的工程师们,高级工程师们,与车间里的年长的工人统统都被称做师傅。师傅的称谓,自然是那历史的产物了。所以,我也是师傅中的一员。

          

自认为心思比较缜密的我,猜得到她男人只能是从小唐和她女儿那里得到我办公室电话号码。下班回家晚饭后,我特意与小唐聊天,仔细的问清楚了她男人家的情况,地址,我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然后,我把她男人给我打电话的事情说了,也说了我对她男人的那些狠话。

         

小唐对我说,他没有那胆量,只是嘴上说说,吓吓人。我严肃的回道,我可是认真的,想吓我,没门!

          

小唐在我家做了半年吧,她要回家了,我们舍不得,妈妈更舍不得。我到丝绸商店买一段丝绸面料,给她做了一件夏服。

         

我知道小唐要回家处理家庭,婚姻的事情。我非常清楚,有这么一位勤快、能干的女人,他的男人绝不会同意离婚。我叮嘱小唐,一定不要亏待自己,学会保护好自己,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又开始找保姆,换保姆了。

         

一天,我发现妈妈说话口齿不清,仔细看,嘴角有点歪斜。急忙打120,妈妈住进了医院。

        

说来也巧,小唐给我家打电话问候,从我先生嘴里得知了我妈妈的情况,没想到她第二天就赶到了医院。一进病房,小唐看到了我妈妈尿失禁,立马到护士站拿到干净的床单,与我一起给尿床的妈妈换下了尿湿的裤子,端盆倒温热水,用毛巾擦洗我妈妈的身体。那一刻,我眼眶湿润不知该说什么了。

         

得知小唐说可以在医院多照顾我妈妈几天,让我和先生有说不出的欣慰。我特别从家里做了可口的饭菜,买了水果犒劳可爱辛劳的小唐。

         

同病房另一张床上的老太太与照顾她的女人,看到我们亲密无间的关系很是羡慕。当她们私下知道了我们与小唐曾是那种雇佣关系,那老太太悄悄问小唐是否愿意去她家做保姆,而陪伴老太太的女人也悄悄告诉我,愿意到我们家做保姆。有意思吧!

         

几天后,我妈妈出院了,我按照当时陪护人员的费用给小唐,她再三推却,最后收下了。

          

后来,小唐电话告诉我,她与她的丈夫要去兰州朋友开的饭馆帮忙。再后来,我们搬家了,住进了有电梯的楼房。我们与小唐失去了联系。

          

我总是不时的想起小唐,希望有一天在大街上不期而遇,相聊甚欢。小唐,祝愿你一切好!

         

那个在我家干了三年到工厂打工的小保姆,小邓一直与我们有密切联系。勤奋、努力工作的小邓,常到我们家请教工作上遇到的问题,如何看懂机械图纸,什么是公差配合…。我先生找出有关方面的书籍给小邓学习。

         

小邓交男朋友了,结婚了。是工厂同事介绍,成都近郊的农民。有一天,她来我家哭诉:谈孃,我应当听你的话,不该那么早结婚。我唯有开导安慰她了。

         

为人妻,为人母的年轻小邓,又回到了农民模样,照顾孩子、丈夫,孝敬老人-丈夫的父亲。

        

 同队多是沾亲带故的农民不想干农活了,从贫困山区来的小邓对土地有深深的眷恋,她可惜那些荒废的土地,将几家的土地转到了自己的名下。地里种菜,鱼塘里养鱼,栽各种花果树,还养着一群鸡和鸭…,劳累,忙碌着。就这样,她还隔三岔五偷闲乘一小时公交车给我们送来时令新鲜蔬菜,活蹦乱跳的鱼,杀好的土鸡。看她那憔悴的样子,长长的手指甲缝都是黑泥,我好心疼,这难道是她的命?

         

勤劳的小邓运气来了。

        

 政府收购成都近郊农民的土地,她们成了没有土地的农转非的农民。之后住进了新盖的楼房,得到了补偿款,而她转到自己名下的几份自留地每年政府还补偿千元。

         

失去了土地的小邓没有像周围大多数农民那样,每天打麻将、闲聊天过一天,而是出去找工作了。在那些私人企业里,她比其他同龄人优秀,很得老板的赏识。

         

小邓帅气的儿子考上了二本大学的一本院校,今年毕业了,也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她的儿子是丈夫陈姓三家姐弟,她们邓家五家兄妹唯一的大学生。

         

我真为小邓高兴。

         

保姆,在05年的4月8日退出了我家的历史舞台。

         

我的妈妈,四十年代重庆大学的学生,玩儿过双枪的英勇女人,在与病魔抗争了18个年头后,没有取得最后胜利,她也去天堂见我的爸爸了。

          

没有保姆的日子,好平静,好轻松。要奔七身性乐观的我,根本不去想那以后的事情,而多愁善感的先生却不时感慨,我们动不了的时候该怎么办?

          

知道小邓的回答吗?赵叔,你放心,我给你们养老。有小邓这句话,我的先生是真的安心多了。

         

愿岁月静好。

          


0%(0)
0%(0)
  说的很朴实,好文章。  /无内容 - 北美朋友 09/22/20 (4)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写诗,骂人,与婚纱
2019: 他們只是依法維權的孩子而已,為何要被
2018: 戴好钢盔上来再闲扯几句要“尊严”。嘿
2018: 觉得受到不公正对待,可以联系律师
2017: 孟书记,周小平,王芳,雷洋,这样的故
2017: 清华毕业,跑去延安,没有信仰,是说不
2016: 认真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
2016: 山西一号,怎么样?你本周灌水66帖
2015: 我发现最近变得很庸俗,竟然喜欢看金星
2015: 本坛最具有鲁迅精神的,是老K,各位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