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美国移民 > 帖子
一来:爱情契约2
送交者: 一来 2014年10月29日02:17:03 于 [美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我已经步入了不惑之年,我不能总徘徊于自己和哎咪姊妹见不得光的过去,尤其是血脉相通族人的未来,不论是堂弟慕云飞还是万事不求人的我自己。我不怕也不担心我的儿子慕南和慕东知道我的私生活。我一定要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个鲜明而又不一样的结局。所以,我决定把我的故事写出来,用我自己的声音来讲述我的人生经历,更主要的是为我的过去赋予警世人的意义。
云轩于1987年10月7日 中秋节


又是深秋十月。若有风起,飘零的叶子总是在切切私语。落地或未落地的叶子,在旋风中跳着欢快的旋舞曲,然后风止叶子轻轻滑落,撒下一片凄凉,让人感伤。那情景,仿佛我的哎咪望着玩耍的南儿潸然泪下的哭泣。不知为何,这些天我特别想下雨,而且总想着是那毛毛细雨的天气。若有雨落,我会搀扶着哎咪去听秋雨声。我会用肩和我的下巴颏夹住小提琴给我的哎咪演奏一曲淅淅沥沥,潇潇暮雨,天洗清秋。记录这清冷的秋雨,带给我和哎咪柔情缠绵的爱。可是老天阴沉着,一直阴沉着就是不下雨。
早起南儿跑到哎咪的床前,他和哎咪说:“妈妈您起来带我去后山遛马好么?”
哎咪无力地说:“好儿子,让阿姨陪你去,妈有话和爸爸说。”
南儿和保姆走了,我看到哎咪的眼泪止不住地又流下来。
我走到哎咪的床头,拽过椅子坐下来。我伸出手在哎咪的头上摸摸,又给她往上拽一下被。
她深情地看着我说:“你为什么要拒绝她?”
我没有怪哎咪昨晚的安排,而是深沉地说:“因为我爱你!”
她哭了,拽着我的手,用她那全身的力气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左脸上。泪水顺着我手的缝隙流出来。
很久她才柔声地和我说:“还记得我们结婚前的那个晚餐的相约吗?不是我,是哎哒。”
我点头,告诉她我记得。
哎咪很深沉地说:“哎哒怎么都忘不了你的吻。她说你是大山,说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心疼的看着哎咪,还是一声不吭,但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脸也红了起来,就好像我做错了事,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哎咪解释。
“当然,”她说下去:“这不是你的错。因为那时,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还有个双胞胎的妹妹哎哒。”
我附和的说了一句:“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但......”
“你不可能想到的!”哎咪打断我,意味深长地接着说:“因为慕云飞的策划,为了在婚礼现场出你洋相,所做的一切都是善意的阴谋。”
我笑笑,然后表扬哎咪说:“但你违背了对他们的承诺,还是提醒我留意你右耳前的头发。”
哎咪开心地笑了,笑的是那样甜。
她边笑边说:“我真的怕你搞错牵手哎哒。”
还没等我接话她就又急切地问我:“你知道我当初为何决定选择你吗?”
我看着哎咪,微笑着晃头。
哎咪说:“就因为你用颤抖的手夹起的螃蟹掉进汤里溅我一脸的油渍。”
说完她又欢快地笑起来。
我忙说:“当时实在是太紧张。”
“傻瓜,就因为你的紧张才让我喜欢。”
她说着,面部表情明显有些困意。我刚想说让她再睡会儿,她就眯着眼和我说:“我有点累了,想再睡会儿,就10分钟。你别走。在这儿陪我。看我写的......”
说着说着,她睡着了。
我看着昏睡的哎咪,想着昨晚哎哒和我讲的秘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着。

原来哎咪腰脱的部位长了腊肉没有根治已转患成骨癌,而且是晚期。
哎咪知道她的生命已经没有几日了,但她放不下我和南儿。她也知道哎哒一直暗恋着我, 而且与慕云飞离婚不可能再走下去。所以哎咪想,在她活着的时候,能亲眼看到我和哎哒走到一起。
刚谈起时,因哎哒不知道哎咪的病情,所以当哎咪提出让哎哒偷偷的顶替她与我同房时,哎哒不接受,甚至认为哎咪是在羞辱她。
哎咪说:“当年你能冒充我,现在为何不能替我去照顾云轩?”
哎哒吼起来:“我不否认我喜欢云轩,但那是一种崇拜,是对偶像的崇拜!尤其他是我的姐夫,我不可以有非分之想。难道你喜欢上一个电影明星,就要和这位明星上床睡觉吗?你神经病啊!”
哎咪一看哎哒是真怒了,她在心里觉得很好笑。心里想着“还姐夫呢,你叫过吗?”但她知道哎哒的个性,她不想刺激她,于是她换了口气和哎哒说:“假如我死了,你能替我照顾云轩和南儿吗?”
哎哒还在气头上,她收拾皮包就想走,边拾掇边说:“你不还没死吗,就是死了我也不管,简直疯了你!”
哎咪看哎哒动了真格的,只好把医院的诊断交给了哎哒。
一看医院诊断哎咪患的是骨癌晚期, 哎哒当时就傻眼了。
她呆呆的喃喃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说完,她跑过去,抱住哎咪就哭了起来。
哎咪告诉哎哒已经确诊一个多月了,一直瞒着云轩。
两姊妹抱头痛哭。最后哎咪流着泪说:“我不是和你开玩笑,虽然有试探你的意思,也有试探云轩的意思。但我思前想后,你是最好的人选。南儿交给你我才放心。再说,云轩也一直喜欢你,我心里早就有这个感觉。”
哎哒不再争辩,她开始冷静思考,想着怎样面对。
哎咪又说:“我就想在我死前,能看到你和云轩在一起。”
哎哒一语不发。沉默。想着心事。
姊妹俩第一次谈这个话题后,一个星期哎哒和女儿慕荣没有再来餐厅就餐。
话题后第二个星期一上午,哎哒开车和哎咪去医院做透析复检回来,在路上哎咪再次提起这个话题。哎哒既不答应说行,也不说不行。情急中哎咪和哎哒说起了我家慕南的中文教师。
哎咪说:“你知道我是学心理学的,这些年,我一直给纽约“关注”杂志写稿。我家刚刚为慕南请的家庭教师张久美是日本籍,会说点日本话。我平时和她用日本话勾通。她才29岁,人长的满受端祥的,性格又好。尤其她的唇型,厚却不难看,饱满富有弹性。经常绷的唇,隐藏着说理式的表达能力和智慧。更引起我注意的是她唇内色泽偏红,齿色偏白且整齐。不尖不龅的牙,笑起来中气畅旺。她的眼窝很深,飘移的眼神很可爱。她的胸丰腴结实,给人的感觉她有很强的内聚力。如果从整体看,尽管她的身高160左右,比我俩矮些,但她椭圆的脸型,略尖的下巴,混然达于外的气质,绝对是中庸的性格。你说,她的魅力会在你我之下吗?”
“云轩要愿意就娶她吧。”哎哒显得很烦地说了一句。
哎咪看着哎哒这么说,马上变了脸色。车内的气氛瞬息间变的紧张。途经商场,哎哒要买些青莱就把车拐了进去。她停车后不看哎咪,趴在车的方向盘上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她说:“我可以替你照顾云轩和南儿,可是你要我现在就去和云轩做那事,要是云轩发现了是我不是你,他不干,你叫我怎么出屋啊?”
艾咪笑了。
她兴奋地告诉哎哒说:“你放心,云轩是爱你的,我保证!”
就这样,哎哒躺在了我和哎咪住的床上。
想着哎哒昨晚的叙说,我很无奈地晃着头。真的难为哎咪为后事而对我如此地良苦用心。我看哎咪睡的很香,就想去办公室打电话,问沈国立帮我在纽约联系哎咪住院事宜。我要给哎咪移植骨髓和换血。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次。我刚起身,突然又想起哎咪刚才说的让我看她写的东西。我知道她每个月都写稿,但我不知道她给“关注”杂志单身栏目写稿。我又坐下来,从她的床头柜上拿起她写的文字仔细地看起来......

爱情契约

这一期的命题是“我的阴道我做主”。让我自然联想的是性解放、性自由。
可是说心里话,以我短暂的这一生为例,我一直思考的却是心灵上的契约。
这最后的一稿,就写我自己吧。
先生和我,从结婚到迁居美丽的谷天镇已经有10个年头了。可是除了我和先生,没有人知道我俩至今没有注册登记。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不是因为先生不爱我,而是我患了骨癌,而且是无法治愈的晚期......
生命的意义,直到临近死亡的时候我才知道,活着,活在爱我的先生身边是多么的幸福!
婚姻是什么?通常意义的婚姻,是以注册作为双方相伴终生的契约,是协议,也是法律规定的形式。它的基本要件是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通过法律派生的产物。从法律层面上讲,书面的契约大于双方尚未得到确认的承诺。可有谁想过,两个人心灵上的默契才是真正的契约啊!
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婚前我和她约定一同走进婚礼的殿堂。可是她注册前怀孕了,应了今天的主题:“我的阴道我做主。”可是,当我的胞妹遇见我的先生后她才发现,这个世界更优秀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男朋友,或者说她男朋友那个类型。但一切都来不及补救了,因为她爱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中国人讲的生米煮成了熟饭。她注册了契约,而我和先生前往注册登记时,正好遇到因金钱,或移情别恋等原因而发生的一场又像是夺人所爱的枪战,当事人全都为钱和情而死。我和先生却因耽搁,登记处关门未能如愿注册。但我和先生仍然如常地参加了第二天早上的姊妹婚礼。
10年了,我有了儿子。先生爱我如初。我和先生的蜜月一直延续至今。因为我和先生有个心灵契约:(我俩)相互守候,绝不践踏;相互珍惜,绝不背叛。
可是我的同胞胎妹妹,为了离婚,终结注册的契约而走向了法庭。因为她无法容忍她的丈夫在外与一位女留学生同居并生了儿子。
她没留住她的丈夫或称先生,是因她的“我的阴道我做主”的错吗?
我虽然不这么认为,但这个话题却一直困扰着我的思维。
我和先生在共同的生活环境里,有着共同的人生目标。生活的话题总是充满了乐趣。最关键的是,我们从来没有让经济问题,成为扰乱我们生活的话题,因为我的先生,是位勤奋好学,能吃苦,肯吃苦,绝顶聪明的男人!
而我,因父亲是日本人,又在国外长大。我虽然不懂日本女人那么多侍候夫君的规矩,但我懂勤俭持家以夫为荣的传统。先生是我的天,在他的阳光下我才感到温暖。
所以,我和先生的性勾通一直充满了迷蒙蒙的浪漫。
西方的女人常把男人上床比做动物,说男人在床上疯狂无度,尤其是性幻想中的女人出现,男人的勃起尤如吃了壮阳的伟哥。其实,女人真的要读懂男人。我认为,那是一种本能的人生意义的爱。而且应该是一种纯性爱。不论这个男人是科学家,政客,学者,还是普通人,只要他看到一位丰满漂亮的女人,不管这个女人的肤色是哪个国家,他就会有性幻想, 甚至把自己的太太作为替代的女人去享受着人的本能的发泄。
如果你是女人请不要和我争辩女人的尊严,女人也一样,多少男名星成为她在做爱时性幻想的对像。
男人的心可以忠实一个女人,即所谓的为了家庭。但男人的行为有时却不一定完全的忠实于一个女人。尽管我爱我的先生,但我曾开玩笑的和我先生说过,让他去趟妓院,尝尝鲜儿。表面上是玩笑,其实我是认真的。但先生他说不去,原因是他的心里负担,因为他无法接受一个女人,被上百个甚至更多的男人上了身体......这个原本就是妓女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假如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出现,我的先生是否会有性幻想呢?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身份和修养的不同,他懂得克制自己而把性幻想在我的身上发泄,而我会尽情地满足我的先生。
千万不要用怀疑的眼神去探究男人的性心理,不要用鄙视的表情去恶心男人的性要求,更不要去阻止男人天性的性幻想,让他去比较后,或许他会读懂了女人。
于是你就会看到,男人那狂野的心开始变得安分。从床上下来,去做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绅士!
而女人,请记住我的忠告:和自己的男人在床上一定要做一个风流的女人。女人只有在床上,俨然才是天使,是迷魂香,是水做成的尤物,你愈发疯狂,男人越会百分之百地喜欢你。
如果说“我的阴道我做主”,意在选择一个你一生中意的男人我同意,假如你选择妓女的职业我也无话可说,但你疯骚玩弄人的本性,必将有悖伦理道德。
我有一个朋友,他原来是我公司的经理,他的生活经历和我的胞妹相似却又不同。他年轻的时候曾和他妻子过夫妻性生活时,可能是频数多了些,他的妻子就说了一句“你每天就想这事?”。就这一句话伤害了他,从此他再也没碰过他妻子,等于把她妻子打进了冷宫。尽管他没有离婚,但他在外也包养了情人,而且还有了个女儿。他妻子知道,但不反对。而我的胞妹知道她男人在外包养情人她不担无法面对,而且她坚决诉请离婚。
我不会谴责那个无性婚姻的男人,相反我会嘲笑他的妻子是多么的愚昧无知,难道为人妻她也好意思说“我的阴道我做主”吗?我当然会谴责我胞妹的男人,这不仅仅因为我胞妹是受害者,更主要的是这样的男人不信守契约,践踏爱情!所以说我的胞妹应该捍卫“我的阴道我做主”这一女人的尊严,离开他,义无反顾!
女人,千万别去做一个用肉体换取利益的风骚女人,去做一个真正能读懂男人的女人。
人的一生和爱情一样,错过了你命里的那个人,你就错过了人生。爱情是什么?它不只是注册登记那一纸证明,而是心灵的相守,是心灵的契约。
我很幸运,找到了我命里的那个男人!
假若有来生,我转回成年后的第一件事就去找我的先生......

看完了哎咪写的书稿,我真很感动。哎咪是一个真正读懂男人的女人。而她对我的信赖,让我更加自信。我站起身,看着窗外,不知不觉中,我听到了窗外的雨声。老天爷真的太怜爱我们了,下雨了,真的就是我想象中的一样,是那毛毛细雨。
刚巧哎咪醒了,她看我还在她身边,就笑着说:“我睡了多久?”
我告诉她有30分钟,她不好意地说:“说好了10分钟的,我又睡过了点。”
“没有。”我说,“你要多休息。”
我拿毛巾给哎咪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后又说:“等我。让我出去一下。我去把小提琴取来。在这雨天,让我给你演奏那曲《秋叶》好吗?”
哎咪微笑的点头,虽然她的倦容明显的病态,但我从她那期待的眼神里,看到了她的内心一直陶醉在幸福里。
《秋叶》,是我按照德国作曲家费里克斯.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改编的。我一直把这个曲子当作是我对音乐的初恋。尤其是当年麦卡锡事件后的那段日子,我每天练习这个曲子,后来我又填加了些自己的感怀,常常去深山里练习演奏。
协奏曲是要引入长笛和单簧管等乐器的。我改编后的《秋叶》是小提琴独奏曲。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曲子,主要是小提琴的独奏仿佛是自天边飘然而至。轻柔中热情的主题伴随着主旋律扶摇直上,从而让感情的激流能尽情地奔放。蓝天白云,青草牧羊。
可是怪了,许是太久没有演奏的原故,在这浪漫的雨天,在我心爱的哎咪面前,我却没有了感觉,怎么都找不到这个奔放的主题。这么柔和的曲子让我演奏的起步就炽热而急切,那种质朴而深邃的旋律,在我揉弦的波动中,却表现出那曲调是最闹心的起伏。我想降至迷人的最弱音,尽量在想象着看那秋天里飘零的叶子,奏出舞蹈般的旋律,让那叶子轻盈地回翔,并贯穿始终。可是不行,我控制不了节奏。一个过门,突然我演奏的曲调转换成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那一刻,悲凉的曲子凄厉地萦绕在整个奏曲之中。我感觉得出,我在碎泰,我在断奏,我在撕裂秋叶......直到我奏出了哭声,是那样地哀痛欲绝,天崩地裂!我的泪水渐渐地流了出来,伴着低音,好像就等那墓穴开了我好跳进去。
就在这时,哎咪坚强地爬起来,她抱住我放声地痛哭起来......
哭声歇了,心意决了,两颗心也都揉碎了。
我无力地站立着,左手提着小提琴,像个雕塑的蜡像。任凭泪水止不住地流着。
哎咪仍然在哭泣,我用右手抚摸着哎咪的头喃喃地泣说着:“若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呢?!”
我哭了,抱着哎咪,在她面前头一次地哭出声来。

[敬请阅读3]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guang/user_blog_diary.php?did=195833#sthash.arHREWIF.dpuf


                  爱情契约2


我已经步入了不惑之年,我不能总徘徊于自己和哎咪姊妹见不得光的过去,尤其是血脉相通族人的未来,不论是堂弟慕云飞还是万事不求人的我自己。我不怕也不担心我的儿子慕南和慕东知道我的私生活。我一定要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个鲜明而又不一样的结局。所以,我决定把我的故事写出来,用我自己的声音来讲述我的人生 历,更主要的是为我的过去赋予警世人的意义。
云轩于1987年10月7日 中秋节

又是深秋十月。若有风起,飘零的叶子总是在切切私语。落地或未落地的叶子,在旋风中跳着欢快的旋舞曲,然后风止叶子轻轻滑落,撒下一片凄凉,让人感伤。那情景,仿佛我的哎咪望着玩耍的南儿潸然泪下的哭泣。不知为何,这些天我特别想下雨,而且总想着是那毛毛细雨的天气。若有雨落,我会搀扶着哎咪去听秋雨声。我会用肩和我的下巴颏夹住小提琴给我的哎咪演奏一曲淅淅沥沥,潇潇暮雨,天洗清秋。记录这清冷的秋雨,带给我和哎咪柔情缠绵的爱。可是老天阴沉着,一直阴沉着不下雨。
早起南儿跑到哎咪的床前,他和哎咪说:“妈妈您起来带我去后山遛马好么?”
哎咪无力地说:“好儿子,让阿姨陪你去,妈有话和爸爸说。”
南儿和保姆走了,我看到哎咪的眼泪止不住地又流下来。
我走到哎咪的床头,拽过椅子坐下来。我伸出手在哎咪的头上摸摸,又给她往上拽一下被。
她深情地看着我说:“你为什么要拒绝她?”
我没有怪哎咪昨晚的安排,而是深沉地说:“因为我爱你!”
她哭了,拽着我的手,用她那全身的力气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左脸上。泪水顺着我手的缝隙流出来。
很久她才柔声地和我说:“还记得我们结婚前的那个晚餐的相约吗?不是我,是哎哒。”
我点头,告诉她我记得。
哎咪很深沉地说:“哎哒怎么都忘不了你的吻。她说你是大山,说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心疼的看着哎咪,还是一声不吭,但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脸也红了起来,就好像我做错了事,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哎咪解释。
“当然,”她说下去:“这不是你的错。因为那时,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还有个双胞胎的妹妹哎哒。”
我附和的说了一句:“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但......”
“你不可能想到的!”哎咪打断我,意味深长地接着说:“因为慕云飞的策划,为了在婚礼现场出你洋相,所做的一切都是善意的阴谋。”
我笑笑,然后表扬哎咪说:“但你违背了对他们的承诺,还是提醒我留意你右耳前的头发。”
哎咪开心地笑了,笑的是那样甜。
她边笑边说:“我真的怕你搞错牵手哎哒。”
还没等我接话她就又急切地问我:“你知道我当初为何决定选择你吗?”
我看着哎咪,微笑着晃头。
哎咪说:“就因为你用颤抖的手夹起的螃蟹掉进汤里溅我一脸的油渍。”
说完她又欢快地笑起来。
我忙说:“当时实在是太紧张。”
“傻瓜,就因为你的紧张才让我喜欢。”
她说着,面部表情明显有些困意。我刚想说让她再睡会儿,她就眯着眼和我说:“我有点累了,想再睡会儿,就10分钟。你别走。在这儿陪我。看我写的......”
说着说着,她睡着了。
我看着昏睡的哎咪,想着昨晚哎哒和我讲的秘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着。

原来哎咪腰脱的部位长了腊肉没有根治已转患成骨癌,而且是晚期。
哎咪知道她的生命已经没有几日了,但她放不下我和南儿。她也知道哎哒一直暗恋着我, 而且与慕云飞离婚不可能再走下去。所以哎咪想,在她活着的时候,能亲眼看到我和哎哒走到一起。
刚谈起时,因哎哒不知道哎咪的病情,所以当哎咪提出让哎哒偷偷的顶替她与我同房时,哎哒不接受,甚至认为哎咪是在羞辱她。
哎咪说:“当年你能冒充我,现在为何不能替我去照顾云轩?”
哎哒吼起来:“我不否认我喜欢云轩,但那是一种崇拜,是对偶像的崇拜!尤其他是我的姐夫,我不可以有非分之想。难道你喜欢上一个电影明星,就要和这位明星上床睡觉吗?你神经病啊!”
哎咪一看哎哒是真怒了,她在心里觉得很好笑。心里想着“还姐夫呢,你叫过吗?”但她知道哎哒的个性,她不想刺激她,于是她换了口气和哎哒说:“假如我死了,你能替我照顾云轩和南儿吗?”
哎哒还在气头上,她收拾皮包就想走,边拾掇边说:“你不还没死吗,就是死了我也不管,简直疯了你!”
哎咪看哎哒动了真格的,只好把医院的诊断交给了哎哒。
一看医院诊断哎咪患的是骨癌晚期, 哎哒当时就傻眼了。
她呆呆的喃喃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说完,她跑过去,抱住哎咪就哭了起来。
哎咪告诉哎哒已经确诊一个多月了,一直瞒着云轩。
两姊妹抱头痛哭。最后哎咪流着泪说:“我不是和你开玩笑,虽然有试探你的意思,也有试探云轩的意思。但我思前想后,你是最好的人选。南儿交给你我才放心。再说,云轩也一直喜欢你,我心里早就有这个感觉。”
哎哒不再争辩,她开始冷静思考,想着怎样面对。
哎咪又说:“我就想在我死前,能看到你和云轩在一起。”
哎哒一语不发。沉默。想着心事。
姊妹俩第一次谈这个话题后,一个星期哎哒和女儿慕荣没有再来餐厅就餐。
话题后第二个星期一上午,哎哒开车和哎咪去医院做透析复检回来,在路上哎咪再次提起这个话题。哎哒既不答应说行,也不说不行。情急中哎咪和哎哒说起了我家慕南的中文教师。
哎咪说:“你知道我是学心理学的,这些年,我一直给纽约“关注”杂志写稿。我家刚刚为慕南请的家庭教师张久美是日本籍,会说点日本话。我平时和她用日本话勾通。她才29岁,人长的满受端祥的,性格又好。尤其她的唇型,厚却不难看,饱满富有弹性。经常绷的唇,隐藏着说理式的表达能力和智慧。更引起我注意的是她唇内色泽偏红,齿色偏白且整齐。不尖不龅的牙,笑起来中气畅旺。她的眼窝很深,飘移的眼神很可爱。她的胸丰腴结实,给人的感觉她有很强的内聚力。如果从整体看,尽管她的身高160左右,比我俩矮些,但她椭圆的脸型,略尖的下巴,混然达于外的气质,绝对是中庸的性格。你说,她的魅力会在你我之下吗?”
“云轩要愿意就娶她吧。”哎哒显得很烦地说了一句。
哎咪看着哎哒这么说,马上变了脸色。车内的气氛瞬息间变的紧张。途经商场,哎哒要买些青莱就把车拐了进去。她停车后不看哎咪,趴在车的方向盘上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她说:“我可以替你照顾云轩和南儿,可是你要我现在就去和云轩做那事,要是云轩发现了是我不是你,他不干,你叫我怎么出屋啊?”
艾咪笑了。
她兴奋地告诉哎哒说:“你放心,云轩是爱你的,我保证!”
就这样,哎哒躺在了我和哎咪住的床上。
想着哎哒昨晚的叙说,我很无奈地晃着头。真的难为哎咪为后事而对我如此地良苦用心。我看哎咪睡的很香,就想去办公室打电话,问沈国立帮我在纽约联系哎咪住院事宜。我要给哎咪移植骨髓和换血。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次。我刚起身,突然又想起哎咪刚才说的让我看她写的东西。我知道她每个月都写稿,但我不知道她给“关注”杂志单身栏目写稿。我又坐下来,从她的床头柜上拿起她写的文字仔细地看起来......

爱情契约

这一期的命题是“我的阴道我做主”。让我自然联想的是性解放、性自由。
可是说心里话,以我短暂的这一生为例,我一直思考的却是心灵上的契约。
这最后的一稿,就写我自己吧。
先生和我,从结婚到迁居美丽的谷天镇已经有10个年头了。可是除了我和先生,没有人知道我俩至今没有注册登记。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不是因为先生不爱我,而是我患了骨癌,而且是无法治愈的晚期......
生命的意义,直到临近死亡的时候我才知道,活着,活在爱我的先生身边是多么的幸福!
婚姻是什么?通常意义的婚姻,是以注册作为双方相伴终生的契约,是协议,也是法律规定的形式。它的基本要件是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通过法律派生的产物。从法律层面上讲,书面的契约大于双方尚未得到确认的承诺。可有谁想过,两个人心灵上的默契才是真正的契约啊!
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婚前我和她约定一同走进婚礼的殿堂。可是她注册前怀孕了,应了今天的主题:“我的阴道我做主。”可是,当我的胞妹遇见我的先生后她才发现,这个世界更优秀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男朋友,或者说她男朋友那个类型。但一切都来不及补救了,因为她爱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中国人讲的生米煮成了熟饭。她注册了契约,而我和先生前往注册登记时,正好遇到因金钱,或移情别恋等原因而发生的一场又像是夺人所爱的枪战,当事人全都为钱和情而死。我和先生却因耽搁,登记处关门未能如愿注册。但我和先生仍然如常地参加了第二天早上的姊妹婚礼。
10年了,我有了儿子。先生爱我如初。我和先生的蜜月一直延续至今。因为我和先生有个心灵契约:(我俩)相互守候,绝不践踏;相互珍惜,绝不背叛。
可是我的同胞胎妹妹,为了离婚,终结注册的契约而走向了法庭。因为她无法容忍她的丈夫在外与一位女留学生同居并生了儿子。
她没留住她的丈夫或称先生,是因她的“我的阴道我做主”的错吗?
我虽然不这么认为,但这个话题却一直困扰着我的思维。
我和先生在共同的生活环境里,有着共同的人生目标。生活的话题总是充满了乐趣。最关键的是,我们从来没有让经济问题,成为扰乱我们生活的话题,因为我的先生,是位勤奋好学,能吃苦,肯吃苦,绝顶聪明的男人!
而我,因父亲是日本人,又在国外长大。我虽然不懂日本女人那么多侍候夫君的规矩,但我懂勤俭持家以夫为荣的传统。先生是我的天,在他的阳光下我才感到温暖。
所以,我和先生的性勾通一直充满了迷蒙蒙的浪漫。
西方的女人常把男人上床比做动物,说男人在床上疯狂无度,尤其是性幻想中的女人出现,男人的勃起尤如吃了壮阳的伟哥。其实,女人真的要读懂男人。我认为,那是一种本能的人生意义的爱。而且应该是一种纯性爱。不论这个男人是科学家,政客,学者,还是普通人,只要他看到一位丰满漂亮的女人,不管这个女人的肤色是哪个国家,他就会有性幻想, 甚至把自己的太太作为替代的女人去享受着人的本能的发泄。
如果你是女人请不要和我争辩女人的尊严,女人也一样,多少男名星成为她在做爱时性幻想的对像。
男人的心可以忠实一个女人,即所谓的为了家庭。但男人的行为有时却不一定完全的忠实于一个女人。尽管我爱我的先生,但我曾开玩笑的和我先生说过,让他去趟妓院,尝尝鲜儿。表面上是玩笑,其实我是认真的。但先生他说不去,原因是他的心里负担,因为他无法接受一个女人,被上百个甚至更多的男人上了身体......这个原本就是妓女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假如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出现,我的先生是否会有性幻想呢?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身份和修养的不同,他懂得克制自己而把性幻想在我的身上发泄,而我会尽情地满足我的先生。
千万不要用怀疑的眼神去探究男人的性心理,不要用鄙视的表情去恶心男人的性要求,更不要去阻止男人天性的性幻想,让他去比较后,或许他会读懂了女人。
于是你就会看到,男人那狂野的心开始变得安分。从床上下来,去做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绅士!
而女人,请记住我的忠告:和自己的男人在床上一定要做一个风流的女人。女人只有在床上,俨然才是天使,是迷魂香,是水做成的尤物,你愈发疯狂,男人越会百分之百地喜欢你。
如果说“我的阴道我做主”,意在选择一个你一生中意的男人我同意,假如你选择妓女的职业我也无话可说,但你疯骚玩弄人的本性,必将有悖伦理道德。
我有一个朋友,他原来是我公司的经理,他的生活经历和我的胞妹相似却又不同。他年轻的时候曾和他妻子过夫妻性生活时,可能是频数多了些,他的妻子就说了一句“你每天就想这事?”。就这一句话伤害了他,从此他再也没碰过他妻子,等于把她妻子打进了冷宫。尽管他没有离婚,但他在外也包养了情人,而且还有了个女儿。他妻子知道,但不反对。而我的胞妹知道她男人在外包养情人她不担无法面对,而且她坚决诉请离婚。
我不会谴责那个无性婚姻的男人,相反我会嘲笑他的妻子是多么的愚昧无知,难道为人妻她也好意思说“我的阴道我做主”吗?我当然会谴责我胞妹的男人,这不仅仅因为我胞妹是受害者,更主要的是这样的男人不信守契约,践踏爱情!所以说我的胞妹应该捍卫“我的阴道我做主”这一女人的尊严,离开他,义无反顾!
女人,千万别去做一个用肉体换取利益的风骚女人,去做一个真正能读懂男人的女人。
人的一生和爱情一样,错过了你命里的那个人,你就错过了人生。爱情是什么?它不只是注册登记那一纸证明,而是心灵的相守,是心灵的契约。
我很幸运,找到了我命里的那个男人!
假若有来生,我转回成年后的第一件事就去找我的先生......

看完了哎咪写的书稿,我真很感动。哎咪是一个真正读懂男人的女人。而她对我的信赖,让我更加自信。我站起身,看着窗外,不知不觉中,我听到了窗外的雨声。老天爷真的太怜爱我们了,下雨了,真的就是我想象中的一样,是那毛毛细雨。
刚巧哎咪醒了,她看我还在她身边,就笑着说:“我睡了多久?”
我告诉她有30分钟,她不好意地说:“说好了10分钟的,我又睡过了点。”
“没有。”我说,“你要多休息。”
我拿毛巾给哎咪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后又说:“等我。让我出去一下。我去把小提琴取来。在这雨天,让我给你演奏那曲《秋叶》好吗?”
哎咪微笑的点头,虽然她的倦容明显的病态,但我从她那期待的眼神里,看到了她的内心一直陶醉在幸福里。
《秋叶》,是我按照德国作曲家费里克斯.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改编的。我一直把这个曲子当作是我对音乐的初恋。尤其是当年麦卡锡事件后的那段日子,我每天练习这个曲子,后来我又填加了些自己的感怀,常常去深山里练习演奏。
协奏曲是要引入长笛和单簧管等乐器的。我改编后的《秋叶》是小提琴独奏曲。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曲子,主要是小提琴的独奏仿佛是自天边飘然而至。轻柔中热情的主题伴随着主旋律扶摇直上,从而让感情的激流能尽情地奔放。蓝天白云,青草牧羊。
可是怪了,许是太久没有演奏的原故,在这浪漫的雨天,在我心爱的哎咪面前,我却没有了感觉,怎么都找不到这个奔放的主题。这么柔和的曲子让我演奏的起步就炽热而急切,那种质朴而深邃的旋律,在我揉弦的波动中,却表现出那曲调是最闹心的起伏。我想降至迷人的最弱音,尽量在想象着看那秋天里飘零的叶子,奏出舞蹈般的旋律,让那叶子轻盈地回翔,并贯穿始终。可是不行,我控制不了节奏。一个过门,突然我演奏的曲调转换成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那一刻,悲凉的曲子凄厉地萦绕在整个奏曲之中。我感觉得出,我在碎泰,我在断奏,我在撕裂秋叶......直到我奏出了哭声,是那样地哀痛欲绝,天崩地裂!我的泪水渐渐地流了出来,伴着低音,好像就等那墓穴开了我好跳进去。
就在这时,哎咪坚强地爬起来,她抱住我放声地痛哭起来......
哭声歇了,心意决了,两颗心也都揉碎了。
我无力地站立着,左手提着小提琴,像个雕塑的蜡像。任凭泪水止不住地流着。
哎咪仍然在哭泣,我用右手抚摸着哎咪的头喃喃地泣说着:“若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呢?!”
我哭了,抱着哎咪,在她面前头一次地哭出声来。

[敬请阅读3]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guang/user_blog_diary.php?did=195833#sthash.arHREWIF.dpuf


爱情契约2


我已经步入了不惑之年,我不能总徘徊于自己和哎咪姊妹见不得光的过去,尤其是血脉相通族人的未来,不论是堂弟慕云飞还是万事不求人的我自己。我不怕也不担心我的儿子慕南和慕东知道我的私生活。我一定要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个鲜明而又不一样的结局。所以,我决定把我的故事写出来,用我自己的声音来讲述我的人生经历,更主要的是为我的过去赋予警世人的意义。
云轩于1987年10月7日 中秋节


又是深秋十月。若有风起,飘零的叶子总是在切切私语。落地或未落地的叶子,在旋风中跳着欢快的旋舞曲,然后风止叶子轻轻滑落,撒下一片凄凉,让人感伤。那情景,仿佛我的哎咪望着玩耍的南儿潸然泪下的哭泣。不知为何,这些天我特别想下雨,而且总想着是那毛毛细雨的天气。若有雨落,我会搀扶着哎咪去听秋雨声。我会用肩和我的下巴颏夹住小提琴给我的哎咪演奏一曲淅淅沥沥,潇潇暮雨,天洗清秋。记录这清冷的秋雨,带给我和哎咪柔情缠绵的爱。可是老天阴沉着,一直阴沉着就是不下雨。
早起南儿跑到哎咪的床前,他和哎咪说:“妈妈您起来带我去后山遛马好么?”
哎咪无力地说:“好儿子,让阿姨陪你去,妈有话和爸爸说。”
南儿和保姆走了,我看到哎咪的眼泪止不住地又流下来。
我走到哎咪的床头,拽过椅子坐下来。我伸出手在哎咪的头上摸摸,又给她往上拽一下被。
她深情地看着我说:“你为什么要拒绝她?”
我没有怪哎咪昨晚的安排,而是深沉地说:“因为我爱你!”
她哭了,拽着我的手,用她那全身的力气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左脸上。泪水顺着我手的缝隙流出来。
很久她才柔声地和我说:“还记得我们结婚前的那个晚餐的相约吗?不是我,是哎哒。”
我点头,告诉她我记得。
哎咪很深沉地说:“哎哒怎么都忘不了你的吻。她说你是大山,说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心疼的看着哎咪,还是一声不吭,但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脸也红了起来,就好像我做错了事,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哎咪解释。
“当然,”她说下去:“这不是你的错。因为那时,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还有个双胞胎的妹妹哎哒。”
我附和的说了一句:“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但......”
“你不可能想到的!”哎咪打断我,意味深长地接着说:“因为慕云飞的策划,为了在婚礼现场出你洋相,所做的一切都是善意的阴谋。”
我笑笑,然后表扬哎咪说:“但你违背了对他们的承诺,还是提醒我留意你右耳前的头发。”
哎咪开心地笑了,笑的是那样甜。
她边笑边说:“我真的怕你搞错牵手哎哒。”
还没等我接话她就又急切地问我:“你知道我当初为何决定选择你吗?”
我看着哎咪,微笑着晃头。
哎咪说:“就因为你用颤抖的手夹起的螃蟹掉进汤里溅我一脸的油渍。”
说完她又欢快地笑起来。
我忙说:“当时实在是太紧张。”
“傻瓜,就因为你的紧张才让我喜欢。”
她说着,面部表情明显有些困意。我刚想说让她再睡会儿,她就眯着眼和我说:“我有点累了,想再睡会儿,就10分钟。你别走。在这儿陪我。看我写的......”
说着说着,她睡着了。
我看着昏睡的哎咪,想着昨晚哎哒和我讲的秘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着。

原来哎咪腰脱的部位长了腊肉没有根治已转患成骨癌,而且是晚期。
哎咪知道她的生命已经没有几日了,但她放不下我和南儿。她也知道哎哒一直暗恋着我, 而且与慕云飞离婚不可能再走下去。所以哎咪想,在她活着的时候,能亲眼看到我和哎哒走到一起。
刚谈起时,因哎哒不知道哎咪的病情,所以当哎咪提出让哎哒偷偷的顶替她与我同房时,哎哒不接受,甚至认为哎咪是在羞辱她。
哎咪说:“当年你能冒充我,现在为何不能替我去照顾云轩?”
哎哒吼起来:“我不否认我喜欢云轩,但那是一种崇拜,是对偶像的崇拜!尤其他是我的姐夫,我不可以有非分之想。难道你喜欢上一个电影明星,就要和这位明星上床睡觉吗?你神经病啊!”
哎咪一看哎哒是真怒了,她在心里觉得很好笑。心里想着“还姐夫呢,你叫过吗?”但她知道哎哒的个性,她不想刺激她,于是她换了口气和哎哒说:“假如我死了,你能替我照顾云轩和南儿吗?”
哎哒还在气头上,她收拾皮包就想走,边拾掇边说:“你不还没死吗,就是死了我也不管,简直疯了你!”
哎咪看哎哒动了真格的,只好把医院的诊断交给了哎哒。
一看医院诊断哎咪患的是骨癌晚期, 哎哒当时就傻眼了。
她呆呆的喃喃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说完,她跑过去,抱住哎咪就哭了起来。
哎咪告诉哎哒已经确诊一个多月了,一直瞒着云轩。
两姊妹抱头痛哭。最后哎咪流着泪说:“我不是和你开玩笑,虽然有试探你的意思,也有试探云轩的意思。但我思前想后,你是最好的人选。南儿交给你我才放心。再说,云轩也一直喜欢你,我心里早就有这个感觉。”
哎哒不再争辩,她开始冷静思考,想着怎样面对。
哎咪又说:“我就想在我死前,能看到你和云轩在一起。”
哎哒一语不发。沉默。想着心事。
姊妹俩第一次谈这个话题后,一个星期哎哒和女儿慕荣没有再来餐厅就餐。
话题后第二个星期一上午,哎哒开车和哎咪去医院做透析复检回来,在路上哎咪再次提起这个话题。哎哒既不答应说行,也不说不行。情急中哎咪和哎哒说起了我家慕南的中文教师。
哎咪说:“你知道我是学心理学的,这些年,我一直给纽约“关注”杂志写稿。我家刚刚为慕南请的家庭教师张久美是日本籍,会说点日本话。我平时和她用日本话勾通。她才29岁,人长的满受端祥的,性格又好。尤其她的唇型,厚却不难看,饱满富有弹性。经常绷的唇,隐藏着说理式的表达能力和智慧。更引起我注意的是她唇内色泽偏红,齿色偏白且整齐。不尖不龅的牙,笑起来中气畅旺。她的眼窝很深,飘移的眼神很可爱。她的胸丰腴结实,给人的感觉她有很强的内聚力。如果从整体看,尽管她的身高160左右,比我俩矮些,但她椭圆的脸型,略尖的下巴,混然达于外的气质,绝对是中庸的性格。你说,她的魅力会在你我之下吗?”
“云轩要愿意就娶她吧。”哎哒显得很烦地说了一句。
哎咪看着哎哒这么说,马上变了脸色。车内的气氛瞬息间变的紧张。途经商场,哎哒要买些青莱就把车拐了进去。她停车后不看哎咪,趴在车的方向盘上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她说:“我可以替你照顾云轩和南儿,可是你要我现在就去和云轩做那事,要是云轩发现了是我不是你,他不干,你叫我怎么出屋啊?”
艾咪笑了。
她兴奋地告诉哎哒说:“你放心,云轩是爱你的,我保证!”
就这样,哎哒躺在了我和哎咪住的床上。
想着哎哒昨晚的叙说,我很无奈地晃着头。真的难为哎咪为后事而对我如此地良苦用心。我看哎咪睡的很香,就想去办公室打电话,问沈国立帮我在纽约联系哎咪住院事宜。我要给哎咪移植骨髓和换血。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次。我刚起身,突然又想起哎咪刚才说的让我看她写的东西。我知道她每个月都写稿,但我不知道她给“关注”杂志单身栏目写稿。我又坐下来,从她的床头柜上拿起她写的文字仔细地看起来......

爱情契约

这一期的命题是“我的阴道我做主”。让我自然联想的是性解放、性自由。
可是说心里话,以我短暂的这一生为例,我一直思考的却是心灵上的契约。
这最后的一稿,就写我自己吧。
先生和我,从结婚到迁居美丽的谷天镇已经有10个年头了。可是除了我和先生,没有人知道我俩至今没有注册登记。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不是因为先生不爱我,而是我患了骨癌,而且是无法治愈的晚期......
生命的意义,直到临近死亡的时候我才知道,活着,活在爱我的先生身边是多么的幸福!
婚姻是什么?通常意义的婚姻,是以注册作为双方相伴终生的契约,是协议,也是法律规定的形式。它的基本要件是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通过法律派生的产物。从法律层面上讲,书面的契约大于双方尚未得到确认的承诺。可有谁想过,两个人心灵上的默契才是真正的契约啊!
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婚前我和她约定一同走进婚礼的殿堂。可是她注册前怀孕了,应了今天的主题:“我的阴道我做主。”可是,当我的胞妹遇见我的先生后她才发现,这个世界更优秀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男朋友,或者说她男朋友那个类型。但一切都来不及补救了,因为她爱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中国人讲的生米煮成了熟饭。她注册了契约,而我和先生前往注册登记时,正好遇到因金钱,或移情别恋等原因而发生的一场又像是夺人所爱的枪战,当事人全都为钱和情而死。我和先生却因耽搁,登记处关门未能如愿注册。但我和先生仍然如常地参加了第二天早上的姊妹婚礼。
10年了,我有了儿子。先生爱我如初。我和先生的蜜月一直延续至今。因为我和先生有个心灵契约:(我俩)相互守候,绝不践踏;相互珍惜,绝不背叛。
可是我的同胞胎妹妹,为了离婚,终结注册的契约而走向了法庭。因为她无法容忍她的丈夫在外与一位女留学生同居并生了儿子。
她没留住她的丈夫或称先生,是因她的“我的阴道我做主”的错吗?
我虽然不这么认为,但这个话题却一直困扰着我的思维。
我和先生在共同的生活环境里,有着共同的人生目标。生活的话题总是充满了乐趣。最关键的是,我们从来没有让经济问题,成为扰乱我们生活的话题,因为我的先生,是位勤奋好学,能吃苦,肯吃苦,绝顶聪明的男人!
而我,因父亲是日本人,又在国外长大。我虽然不懂日本女人那么多侍候夫君的规矩,但我懂勤俭持家以夫为荣的传统。先生是我的天,在他的阳光下我才感到温暖。
所以,我和先生的性勾通一直充满了迷蒙蒙的浪漫。
西方的女人常把男人上床比做动物,说男人在床上疯狂无度,尤其是性幻想中的女人出现,男人的勃起尤如吃了壮阳的伟哥。其实,女人真的要读懂男人。我认为,那是一种本能的人生意义的爱。而且应该是一种纯性爱。不论这个男人是科学家,政客,学者,还是普通人,只要他看到一位丰满漂亮的女人,不管这个女人的肤色是哪个国家,他就会有性幻想, 甚至把自己的太太作为替代的女人去享受着人的本能的发泄。
如果你是女人请不要和我争辩女人的尊严,女人也一样,多少男名星成为她在做爱时性幻想的对像。
男人的心可以忠实一个女人,即所谓的为了家庭。但男人的行为有时却不一定完全的忠实于一个女人。尽管我爱我的先生,但我曾开玩笑的和我先生说过,让他去趟妓院,尝尝鲜儿。表面上是玩笑,其实我是认真的。但先生他说不去,原因是他的心里负担,因为他无法接受一个女人,被上百个甚至更多的男人上了身体......这个原本就是妓女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假如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出现,我的先生是否会有性幻想呢?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身份和修养的不同,他懂得克制自己而把性幻想在我的身上发泄,而我会尽情地满足我的先生。
千万不要用怀疑的眼神去探究男人的性心理,不要用鄙视的表情去恶心男人的性要求,更不要去阻止男人天性的性幻想,让他去比较后,或许他会读懂了女人。
于是你就会看到,男人那狂野的心开始变得安分。从床上下来,去做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绅士!
而女人,请记住我的忠告:和自己的男人在床上一定要做一个风流的女人。女人只有在床上,俨然才是天使,是迷魂香,是水做成的尤物,你愈发疯狂,男人越会百分之百地喜欢你。
如果说“我的阴道我做主”,意在选择一个你一生中意的男人我同意,假如你选择妓女的职业我也无话可说,但你疯骚玩弄人的本性,必将有悖伦理道德。
我有一个朋友,他原来是我公司的经理,他的生活经历和我的胞妹相似却又不同。他年轻的时候曾和他妻子过夫妻性生活时,可能是频数多了些,他的妻子就说了一句“你每天就想这事?”。就这一句话伤害了他,从此他再也没碰过他妻子,等于把她妻子打进了冷宫。尽管他没有离婚,但他在外也包养了情人,而且还有了个女儿。他妻子知道,但不反对。而我的胞妹知道她男人在外包养情人她不担无法面对,而且她坚决诉请离婚。
我不会谴责那个无性婚姻的男人,相反我会嘲笑他的妻子是多么的愚昧无知,难道为人妻她也好意思说“我的阴道我做主”吗?我当然会谴责我胞妹的男人,这不仅仅因为我胞妹是受害者,更主要的是这样的男人不信守契约,践踏爱情!所以说我的胞妹应该捍卫“我的阴道我做主”这一女人的尊严,离开他,义无反顾!
女人,千万别去做一个用肉体换取利益的风骚女人,去做一个真正能读懂男人的女人。
人的一生和爱情一样,错过了你命里的那个人,你就错过了人生。爱情是什么?它不只是注册登记那一纸证明,而是心灵的相守,是心灵的契约。
我很幸运,找到了我命里的那个男人!
假若有来生,我转回成年后的第一件事就去找我的先生......

看完了哎咪写的书稿,我真很感动。哎咪是一个真正读懂男人的女人。而她对我的信赖,让我更加自信。我站起身,看着窗外,不知不觉中,我听到了窗外的雨声。老天爷真的太怜爱我们了,下雨了,真的就是我想象中的一样,是那毛毛细雨。
刚巧哎咪醒了,她看我还在她身边,就笑着说:“我睡了多久?”
我告诉她有30分钟,她不好意地说:“说好了10分钟的,我又睡过了点。”
“没有。”我说,“你要多休息。”
我拿毛巾给哎咪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后又说:“等我。让我出去一下。我去把小提琴取来。在这雨天,让我给你演奏那曲《秋叶》好吗?”
哎咪微笑的点头,虽然她的倦容明显的病态,但我从她那期待的眼神里,看到了她的内心一直陶醉在幸福里。
《秋叶》,是我按照德国作曲家费里克斯.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改编的。我一直把这个曲子当作是我对音乐的初恋。尤其是当年麦卡锡事件后的那段日子,我每天练习这个曲子,后来我又填加了些自己的感怀,常常去深山里练习演奏。
协奏曲是要引入长笛和单簧管等乐器的。我改编后的《秋叶》是小提琴独奏曲。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曲子,主要是小提琴的独奏仿佛是自天边飘然而至。轻柔中热情的主题伴随着主旋律扶摇直上,从而让感情的激流能尽情地奔放。蓝天白云,青草牧羊。
可是怪了,许是太久没有演奏的原故,在这浪漫的雨天,在我心爱的哎咪面前,我却没有了感觉,怎么都找不到这个奔放的主题。这么柔和的曲子让我演奏的起步就炽热而急切,那种质朴而深邃的旋律,在我揉弦的波动中,却表现出那曲调是最闹心的起伏。我想降至迷人的最弱音,尽量在想象着看那秋天里飘零的叶子,奏出舞蹈般的旋律,让那叶子轻盈地回翔,并贯穿始终。可是不行,我控制不了节奏。一个过门,突然我演奏的曲调转换成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那一刻,悲凉的曲子凄厉地萦绕在整个奏曲之中。我感觉得出,我在碎泰,我在断奏,我在撕裂秋叶......直到我奏出了哭声,是那样地哀痛欲绝,天崩地裂!我的泪水渐渐地流了出来,伴着低音,好像就等那墓穴开了我好跳进去。
就在这时,哎咪坚强地爬起来,她抱住我放声地痛哭起来......
哭声歇了,心意决了,两颗心也都揉碎了。
我无力地站立着,左手提着小提琴,像个雕塑的蜡像。任凭泪水止不住地流着。
哎咪仍然在哭泣,我用右手抚摸着哎咪的头喃喃地泣说着:“若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呢?!”
我哭了,抱着哎咪,在她面前头一次地哭出声来。

[敬请阅读3]
-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guang/user_blog_diary.php?did=195833#sthash.arHREWIF.dpuf


爱情契约2


我已经步入了不惑之年,我不能总徘徊于自己和哎咪姊妹见不得光的过去,尤其是血脉相通族人的未来,不论是堂弟慕云飞还是万事不求人的我自己。我不怕也不担心我的儿子慕南和慕东知道我的私生活。我一定要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个鲜明而又不一样的结局。所以,我决定把我的故事写出来,用我自己的声音来讲述我的人生经历,更主要的是为我的过去赋予警世人的意义。
云轩于1987年10月7日 中秋节


又是深秋十月。若有风起,飘零的叶子总是在切切私语。落地或未落地的叶子,在旋风中跳着欢快的旋舞曲,然后风止叶子轻轻滑落,撒下一片凄凉,让人感伤。那情景,仿佛我的哎咪望着玩耍的南儿潸然泪下的哭泣。不知为何,这些天我特别想下雨,而且总想着是那毛毛细雨的天气。若有雨落,我会搀扶着哎咪去听秋雨声。我会用肩和我的下巴颏夹住小提琴给我的哎咪演奏一曲淅淅沥沥,潇潇暮雨,天洗清秋。记录这清冷的秋雨,带给我和哎咪柔情缠绵的爱。可是老天阴沉着,一直阴沉着就是不下雨。
早起南儿跑到哎咪的床前,他和哎咪说:“妈妈您起来带我去后山遛马好么?”
哎咪无力地说:“好儿子,让阿姨陪你去,妈有话和爸爸说。”
南儿和保姆走了,我看到哎咪的眼泪止不住地又流下来。
我走到哎咪的床头,拽过椅子坐下来。我伸出手在哎咪的头上摸摸,又给她往上拽一下被。
她深情地看着我说:“你为什么要拒绝她?”
我没有怪哎咪昨晚的安排,而是深沉地说:“因为我爱你!”
她哭了,拽着我的手,用她那全身的力气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左脸上。泪水顺着我手的缝隙流出来。
很久她才柔声地和我说:“还记得我们结婚前的那个晚餐的相约吗?不是我,是哎哒。”
我点头,告诉她我记得。
哎咪很深沉地说:“哎哒怎么都忘不了你的吻。她说你是大山,说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心疼的看着哎咪,还是一声不吭,但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脸也红了起来,就好像我做错了事,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哎咪解释。
“当然,”她说下去:“这不是你的错。因为那时,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还有个双胞胎的妹妹哎哒。”
我附和的说了一句:“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但......”
“你不可能想到的!”哎咪打断我,意味深长地接着说:“因为慕云飞的策划,为了在婚礼现场出你洋相,所做的一切都是善意的阴谋。”
我笑笑,然后表扬哎咪说:“但你违背了对他们的承诺,还是提醒我留意你右耳前的头发。”
哎咪开心地笑了,笑的是那样甜。
她边笑边说:“我真的怕你搞错牵手哎哒。”
还没等我接话她就又急切地问我:“你知道我当初为何决定选择你吗?”
我看着哎咪,微笑着晃头。
哎咪说:“就因为你用颤抖的手夹起的螃蟹掉进汤里溅我一脸的油渍。”
说完她又欢快地笑起来。
我忙说:“当时实在是太紧张。”
“傻瓜,就因为你的紧张才让我喜欢。”
她说着,面部表情明显有些困意。我刚想说让她再睡会儿,她就眯着眼和我说:“我有点累了,想再睡会儿,就10分钟。你别走。在这儿陪我。看我写的......”
说着说着,她睡着了。
我看着昏睡的哎咪,想着昨晚哎哒和我讲的秘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着。

原来哎咪腰脱的部位长了腊肉没有根治已转患成骨癌,而且是晚期。
哎咪知道她的生命已经没有几日了,但她放不下我和南儿。她也知道哎哒一直暗恋着我, 而且与慕云飞离婚不可能再走下去。所以哎咪想,在她活着的时候,能亲眼看到我和哎哒走到一起。
刚谈起时,因哎哒不知道哎咪的病情,所以当哎咪提出让哎哒偷偷的顶替她与我同房时,哎哒不接受,甚至认为哎咪是在羞辱她。
哎咪说:“当年你能冒充我,现在为何不能替我去照顾云轩?”
哎哒吼起来:“我不否认我喜欢云轩,但那是一种崇拜,是对偶像的崇拜!尤其他是我的姐夫,我不可以有非分之想。难道你喜欢上一个电影明星,就要和这位明星上床睡觉吗?你神经病啊!”
哎咪一看哎哒是真怒了,她在心里觉得很好笑。心里想着“还姐夫呢,你叫过吗?”但她知道哎哒的个性,她不想刺激她,于是她换了口气和哎哒说:“假如我死了,你能替我照顾云轩和南儿吗?”
哎哒还在气头上,她收拾皮包就想走,边拾掇边说:“你不还没死吗,就是死了我也不管,简直疯了你!”
哎咪看哎哒动了真格的,只好把医院的诊断交给了哎哒。
一看医院诊断哎咪患的是骨癌晚期, 哎哒当时就傻眼了。
她呆呆的喃喃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说完,她跑过去,抱住哎咪就哭了起来。
哎咪告诉哎哒已经确诊一个多月了,一直瞒着云轩。
两姊妹抱头痛哭。最后哎咪流着泪说:“我不是和你开玩笑,虽然有试探你的意思,也有试探云轩的意思。但我思前想后,你是最好的人选。南儿交给你我才放心。再说,云轩也一直喜欢你,我心里早就有这个感觉。”
哎哒不再争辩,她开始冷静思考,想着怎样面对。
哎咪又说:“我就想在我死前,能看到你和云轩在一起。”
哎哒一语不发。沉默。想着心事。
姊妹俩第一次谈这个话题后,一个星期哎哒和女儿慕荣没有再来餐厅就餐。
话题后第二个星期一上午,哎哒开车和哎咪去医院做透析复检回来,在路上哎咪再次提起这个话题。哎哒既不答应说行,也不说不行。情急中哎咪和哎哒说起了我家慕南的中文教师。
哎咪说:“你知道我是学心理学的,这些年,我一直给纽约“关注”杂志写稿。我家刚刚为慕南请的家庭教师张久美是日本籍,会说点日本话。我平时和她用日本话勾通。她才29岁,人长的满受端祥的,性格又好。尤其她的唇型,厚却不难看,饱满富有弹性。经常绷的唇,隐藏着说理式的表达能力和智慧。更引起我注意的是她唇内色泽偏红,齿色偏白且整齐。不尖不龅的牙,笑起来中气畅旺。她的眼窝很深,飘移的眼神很可爱。她的胸丰腴结实,给人的感觉她有很强的内聚力。如果从整体看,尽管她的身高160左右,比我俩矮些,但她椭圆的脸型,略尖的下巴,混然达于外的气质,绝对是中庸的性格。你说,她的魅力会在你我之下吗?”
“云轩要愿意就娶她吧。”哎哒显得很烦地说了一句。
哎咪看着哎哒这么说,马上变了脸色。车内的气氛瞬息间变的紧张。途经商场,哎哒要买些青莱就把车拐了进去。她停车后不看哎咪,趴在车的方向盘上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她说:“我可以替你照顾云轩和南儿,可是你要我现在就去和云轩做那事,要是云轩发现了是我不是你,他不干,你叫我怎么出屋啊?”
艾咪笑了。
她兴奋地告诉哎哒说:“你放心,云轩是爱你的,我保证!”
就这样,哎哒躺在了我和哎咪住的床上。
想着哎哒昨晚的叙说,我很无奈地晃着头。真的难为哎咪为后事而对我如此地良苦用心。我看哎咪睡的很香,就想去办公室打电话,问沈国立帮我在纽约联系哎咪住院事宜。我要给哎咪移植骨髓和换血。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次。我刚起身,突然又想起哎咪刚才说的让我看她写的东西。我知道她每个月都写稿,但我不知道她给“关注”杂志单身栏目写稿。我又坐下来,从她的床头柜上拿起她写的文字仔细地看起来......

爱情契约

这一期的命题是“我的阴道我做主”。让我自然联想的是性解放、性自由。
可是说心里话,以我短暂的这一生为例,我一直思考的却是心灵上的契约。
这最后的一稿,就写我自己吧。
先生和我,从结婚到迁居美丽的谷天镇已经有10个年头了。可是除了我和先生,没有人知道我俩至今没有注册登记。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不是因为先生不爱我,而是我患了骨癌,而且是无法治愈的晚期......
生命的意义,直到临近死亡的时候我才知道,活着,活在爱我的先生身边是多么的幸福!
婚姻是什么?通常意义的婚姻,是以注册作为双方相伴终生的契约,是协议,也是法律规定的形式。它的基本要件是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通过法律派生的产物。从法律层面上讲,书面的契约大于双方尚未得到确认的承诺。可有谁想过,两个人心灵上的默契才是真正的契约啊!
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婚前我和她约定一同走进婚礼的殿堂。可是她注册前怀孕了,应了今天的主题:“我的阴道我做主。”可是,当我的胞妹遇见我的先生后她才发现,这个世界更优秀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男朋友,或者说她男朋友那个类型。但一切都来不及补救了,因为她爱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中国人讲的生米煮成了熟饭。她注册了契约,而我和先生前往注册登记时,正好遇到因金钱,或移情别恋等原因而发生的一场又像是夺人所爱的枪战,当事人全都为钱和情而死。我和先生却因耽搁,登记处关门未能如愿注册。但我和先生仍然如常地参加了第二天早上的姊妹婚礼。
10年了,我有了儿子。先生爱我如初。我和先生的蜜月一直延续至今。因为我和先生有个心灵契约:(我俩)相互守候,绝不践踏;相互珍惜,绝不背叛。
可是我的同胞胎妹妹,为了离婚,终结注册的契约而走向了法庭。因为她无法容忍她的丈夫在外与一位女留学生同居并生了儿子。
她没留住她的丈夫或称先生,是因她的“我的阴道我做主”的错吗?
我虽然不这么认为,但这个话题却一直困扰着我的思维。
我和先生在共同的生活环境里,有着共同的人生目标。生活的话题总是充满了乐趣。最关键的是,我们从来没有让经济问题,成为扰乱我们生活的话题,因为我的先生,是位勤奋好学,能吃苦,肯吃苦,绝顶聪明的男人!
而我,因父亲是日本人,又在国外长大。我虽然不懂日本女人那么多侍候夫君的规矩,但我懂勤俭持家以夫为荣的传统。先生是我的天,在他的阳光下我才感到温暖。
所以,我和先生的性勾通一直充满了迷蒙蒙的浪漫。
西方的女人常把男人上床比做动物,说男人在床上疯狂无度,尤其是性幻想中的女人出现,男人的勃起尤如吃了壮阳的伟哥。其实,女人真的要读懂男人。我认为,那是一种本能的人生意义的爱。而且应该是一种纯性爱。不论这个男人是科学家,政客,学者,还是普通人,只要他看到一位丰满漂亮的女人,不管这个女人的肤色是哪个国家,他就会有性幻想, 甚至把自己的太太作为替代的女人去享受着人的本能的发泄。
如果你是女人请不要和我争辩女人的尊严,女人也一样,多少男名星成为她在做爱时性幻想的对像。
男人的心可以忠实一个女人,即所谓的为了家庭。但男人的行为有时却不一定完全的忠实于一个女人。尽管我爱我的先生,但我曾开玩笑的和我先生说过,让他去趟妓院,尝尝鲜儿。表面上是玩笑,其实我是认真的。但先生他说不去,原因是他的心里负担,因为他无法接受一个女人,被上百个甚至更多的男人上了身体......这个原本就是妓女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假如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出现,我的先生是否会有性幻想呢?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身份和修养的不同,他懂得克制自己而把性幻想在我的身上发泄,而我会尽情地满足我的先生。
千万不要用怀疑的眼神去探究男人的性心理,不要用鄙视的表情去恶心男人的性要求,更不要去阻止男人天性的性幻想,让他去比较后,或许他会读懂了女人。
于是你就会看到,男人那狂野的心开始变得安分。从床上下来,去做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绅士!
而女人,请记住我的忠告:和自己的男人在床上一定要做一个风流的女人。女人只有在床上,俨然才是天使,是迷魂香,是水做成的尤物,你愈发疯狂,男人越会百分之百地喜欢你。
如果说“我的阴道我做主”,意在选择一个你一生中意的男人我同意,假如你选择妓女的职业我也无话可说,但你疯骚玩弄人的本性,必将有悖伦理道德。
我有一个朋友,他原来是我公司的经理,他的生活经历和我的胞妹相似却又不同。他年轻的时候曾和他妻子过夫妻性生活时,可能是频数多了些,他的妻子就说了一句“你每天就想这事?”。就这一句话伤害了他,从此他再也没碰过他妻子,等于把她妻子打进了冷宫。尽管他没有离婚,但他在外也包养了情人,而且还有了个女儿。他妻子知道,但不反对。而我的胞妹知道她男人在外包养情人她不担无法面对,而且她坚决诉请离婚。
我不会谴责那个无性婚姻的男人,相反我会嘲笑他的妻子是多么的愚昧无知,难道为人妻她也好意思说“我的阴道我做主”吗?我当然会谴责我胞妹的男人,这不仅仅因为我胞妹是受害者,更主要的是这样的男人不信守契约,践踏爱情!所以说我的胞妹应该捍卫“我的阴道我做主”这一女人的尊严,离开他,义无反顾!
女人,千万别去做一个用肉体换取利益的风骚女人,去做一个真正能读懂男人的女人。
人的一生和爱情一样,错过了你命里的那个人,你就错过了人生。爱情是什么?它不只是注册登记那一纸证明,而是心灵的相守,是心灵的契约。
我很幸运,找到了我命里的那个男人!
假若有来生,我转回成年后的第一件事就去找我的先生......

看完了哎咪写的书稿,我真很感动。哎咪是一个真正读懂男人的女人。而她对我的信赖,让我更加自信。我站起身,看着窗外,不知不觉中,我听到了窗外的雨声。老天爷真的太怜爱我们了,下雨了,真的就是我想象中的一样,是那毛毛细雨。
刚巧哎咪醒了,她看我还在她身边,就笑着说:“我睡了多久?”
我告诉她有30分钟,她不好意地说:“说好了10分钟的,我又睡过了点。”
“没有。”我说,“你要多休息。”
我拿毛巾给哎咪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后又说:“等我。让我出去一下。我去把小提琴取来。在这雨天,让我给你演奏那曲《秋叶》好吗?”
哎咪微笑的点头,虽然她的倦容明显的病态,但我从她那期待的眼神里,看到了她的内心一直陶醉在幸福里。
《秋叶》,是我按照德国作曲家费里克斯.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改编的。我一直把这个曲子当作是我对音乐的初恋。尤其是当年麦卡锡事件后的那段日子,我每天练习这个曲子,后来我又填加了些自己的感怀,常常去深山里练习演奏。
协奏曲是要引入长笛和单簧管等乐器的。我改编后的《秋叶》是小提琴独奏曲。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曲子,主要是小提琴的独奏仿佛是自天边飘然而至。轻柔中热情的主题伴随着主旋律扶摇直上,从而让感情的激流能尽情地奔放。蓝天白云,青草牧羊。
可是怪了,许是太久没有演奏的原故,在这浪漫的雨天,在我心爱的哎咪面前,我却没有了感觉,怎么都找不到这个奔放的主题。这么柔和的曲子让我演奏的起步就炽热而急切,那种质朴而深邃的旋律,在我揉弦的波动中,却表现出那曲调是最闹心的起伏。我想降至迷人的最弱音,尽量在想象着看那秋天里飘零的叶子,奏出舞蹈般的旋律,让那叶子轻盈地回翔,并贯穿始终。可是不行,我控制不了节奏。一个过门,突然我演奏的曲调转换成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那一刻,悲凉的曲子凄厉地萦绕在整个奏曲之中。我感觉得出,我在碎泰,我在断奏,我在撕裂秋叶......直到我奏出了哭声,是那样地哀痛欲绝,天崩地裂!我的泪水渐渐地流了出来,伴着低音,好像就等那墓穴开了我好跳进去。
就在这时,哎咪坚强地爬起来,她抱住我放声地痛哭起来......
哭声歇了,心意决了,两颗心也都揉碎了。
我无力地站立着,左手提着小提琴,像个雕塑的蜡像。任凭泪水止不住地流着。
哎咪仍然在哭泣,我用右手抚摸着哎咪的头喃喃地泣说着:“若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呢?!”

我哭了,抱着哎咪,在她面前头一次地哭出声来。

[敬请阅读3]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美国的带薪休假制度简介
2013: 移民到美国可以享受哪些福利?
2012: 什么是天花板?
2010: 留学指南:美国高中留学最佳申请周期
2010: 一来:心结(5、6)
2009: 美国的房价(中):美国中产阶级的住房
2009: 老骥伏枥:四岁的小孩买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