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美国移民 > 帖子
《心魔》第四部《FBI的红色档案》(42)
送交者: 一来 2011年08月02日12:52:18 于 [美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 42 )  老太太施计毒死慕云飞


              老太太Emma:“这下完了,我闯下大祸了,  
                          一下子死了三个壮汉子......”


       起因是慕云飞以X5总公司的名义,发给Q公司慕南的一份文件。在这份文件中,以评估不动产为主要理由,要求慕南在<<总公司评估和调整不动产 产权归属的文件>>上签字。
      其实,这是慕云飞为套取总公司不动产办公楼而设计的圈套,直白的说,是他以文明的方式向Q公司进攻的第一个招式。接下来便是董事会的改选了,对此老太太 Emma看得非常清楚。
      在接到文件的当天下午,老太太Emma召集慕南、慕东,在老太太办公室研究对策。
      老太太Emma果断的做出了决定:要求慕南暂时避开直接与慕云飞接触,在雪山圣地的丹佛等待下一步的计划安排。而慕东留守Q公司打理保险业务,赌场投资在 年底12月份全部撤出。老太太Emma,以总公司副总经理的身份,在总管沈国立去旧金山处理索菲娅后事的这几天,前往总公司照会慕云飞。
      慕南担心老太太Emma一人前去和慕云飞谈判有危险,但老太太却认为,自已一人前去会麻痹慕云飞,她说:“这件事不能再拖了,趁总管国立去旧金山处理索菲 娅的后事,我要亲自去天水镇与慕云飞做个了断。”
      慕南劝不了老太太,就让秘书给沈艳茹打电话,他不想老太太出任何意外。
      可是在旧金山协助总管沈国立处理索菲娅后事的沈艳茹,更无法来阻止她妈妈Emma做出的决定。
    
      这位精明的老太太Emma,为何要避开既是总公司的总管,又是她的小叔子沈国立呢?
      也许索菲娅的故事会告诉读者,那凄风苦雨的爱恋,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演绎出不同的悲欢离合。
      或许,总管沈国立也是一颗定时炸弹。

       1999年6月4日星期五上午。
       按照老太太Emma的授意,慕南先给总公司沈国立的秘书打了电话,责令她通知总公司及KQ两公司的负责人,于下个星期四的下午2点,在总公司的会议室召开 董事会议。
      之后,慕南和慕云飞通了电话,慕南在电话中讲明,总公司Emma副总经理,代表他于明天(星期六)下午到天水镇, 约定于第二天上午10点(星期天),与慕云飞谈总公司不动产的产权评估,及K公司原办公楼的归属事宜,如果均无争议,他于星期一上午飞往天水镇,下个星期 四董事会结束后,履行签字手续。

       慕云飞在想:“慕南终于在总公司召开董事会了,看来,是冲我慕云飞来的,可是,Emma先行,为何安排在员工都休息的星期天和我会面呢?”
       按照慕南的解释,这是家族的不动产,与员工没关系;之所以让总公司的副总经理Emma先行一步,主要考虑以第三人的角度提出的方案大家都能接受,免得出现 法律程序进入那种局面。

     “可是...”慕云飞又在想:“怎么选择在这个时候?”
      他点燃烟斗,在想着有可能出现的几种局面。
      他的心中有太多的疑虑和问号。
      恰巧总公司总管CEO沈国立,刚刚飞往旧金山去处理索菲娅后事的时候,这慕南打的是什么主意?而且慕南故意提示Emma是总公司的副总经理,还提到了法律 程序?慕云飞在怀疑这里面有高人在指点着慕南,否则这两次与慕南的通话,慕南的口气不会这么强硬。
     “难道是那个老太太Emma?”老太太Emma推眼镜的动作又在慕云飞的脑海里出现了。
     
      慕云飞早就断定,慕然是输在慕云轩研制的“梦幻望眼镜”上,绝不是输给了Emma的赌技上,这在沈国立拿回的录相中,他已经反复的看过多遍。现在的慕然被 接回家中雇专人照看,如死人一般。

      他想,这个老太太Emma可不是一般的人,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领教了,所以, 他反复的琢磨,一定要设防,不怕一万但防万一。于是,他从加拿大调回两个打手一样的保镖,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身壮如牛,无形之中,他先把自已笼罩在 恐怖之中。
     
      老太太Emma,为了完成已故老板慕云轩的遗愿,她发誓要铲除慕云飞,收回总公司,甚至想到与慕云飞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但为了避开,或者说不牵扯到她的 小叔子总管沈国立,她选择了这个机会。
     正当沈国立在天上飞往旧金山的时候,老太太Emma,她也坐着飞机飞往总公司的天水镇了。

      如果说多棱镜能折射出人间百态,那善良的人走完了一生,回想起来,为什么遇到的竟都是丑恶啊?好人有好报,但好人常常短寿;坏人有恶报,却常常以好人的生 命为代价。敢问老天:公平吗?
      慕云轩、艾达、张玉玲,不能白死!慕然还在昏睡中;慕南、盼盼一生残疾;而你慕云飞却消遥法外无人能制裁!
     
      天理不公啊!

      老太太Emma想起这一切,尤其是想起已故老板慕云轩那真实的叙述,Emma的心就痛,泪就忍不住的流下来。
     
      逝者长已矣,来者不可欺!
      老太太Emma非要看看这个慕云飞,是三头还是六臂?

      老太太Emma把所有要处理的文件,都向秘书做了交待,甚至自已的后事都写的清清楚楚留给艳茹。然后, 她将有关的资料及物件存放在寝室里屋文件库的保险柜里;还将索菲亚电脑储存的资料,单独复制下来留给了艳茹,好让女儿了解真相;最后,她又给艳茹写封信放 在床头柜上,因为她知道,自已的寝室除了女儿艳茹,谁也不能进去,她做了最坏的打算。

      星期天上午0830分,她就到了总公司对面的一个 7 Seven eleven 商店观察着总公司。大约在0910左右,她看到大老板慕云飞,在俩名保镖的跟随下走进了办公楼。一会的功夫,她发现楼顶已有人在走动。
      老太太Emma在晃头叹息:“真是做贼心虚啊!”

      还差20分钟10点, 老太太走出7Seven eleven商店, 步行到另一条街, 摆手截住一辆出租车,故意拐了个弯的赶到了总公司的停车场。

      在总公司的观察室里,慕云飞在电脑屏幕上看得很清楚,就老太太Emma一个人,拎着一款老掉牙的Coach包从出租车上下来。
       慕云飞思忖着:“一个Emma就让我这个老江湖,这样的兴师动众,是不是有点太小气了?我一个大男人竟被她----一个讲话都沙哑的老太太吓成这个样 子?”
      于是,他放松地关闭了监控室的录像,然后他把随身保镖一个安排在外面, 一个安排在隔壁的房间, 他心里想的是:万一有大的动静保镖能随时赶到。
      当他回到办公室时,他突然间想起鱼缸下面粘贴上去的小蟑螂窃听器,他赶忙走过去,可是低头一看,那个“小蟑螂”没了,正当他满脑子疑虑的时候,那个花八哥 鸟报喜了。
      只听花八哥喊着:“老板来客人了!老板来客人了!”

      慕云飞赶忙起身,顺手从桌上拿起一个文件,又装模作样的放下, 然后迎了出来。
      他很客套的和推门进来的老太太Emma握手打招呼,并请老太太坐在真皮沙发上。
      老太太Emma客气地回敬说,她腰椎痛不能坐软类沙发,只能坐硬板椅。
      慕云飞忙将大鱼缸旁边的硬板椅给老太太很殷勤的搬了过去,之后他从沏好的茶壶里倒一杯茶水递给老太太Emma,并说:“上好的龙井,请用。”

      来的不是慕南,慕云飞显得轻松很多。
      他磕一下烟斗,装上烟丝,又点燃,吧嗒吧嗒的吸着,但眼光却落在老太太Emma的身上。
     
      毕竟老太太Emma只是一个代表,签字的还是慕南,所以慕云飞心想,就算自已今天说得重点,也还有回旋的余地。
     
      慕云飞左手拿着烟斗,派头十足,俨然就是个大老板在和属下谈话;可是,他的每句话都是深思熟虑的,他讲道:“总公司的不动产办公楼,其实是伯父慕鹤松和我 父亲慕鹤林共同创业留下来的产业,现在总公司按照股份责任制,确定了公司经营保险业务的方向,那前辈遗留的不动产,应列入股份,其所有权全部归慕南慕东俩 兄弟显然是不合适的,应划归总公司并在总公司的董事会上明确一下,尤其是K公司使用的办公楼,应划归K公司。”
     
      老太太Emma把包放在板椅左腿边,很严肃的说:“有关K公司办公楼的产权过户这件事,我想慕老板你应该很清楚?”
      老太太故意称慕云飞为慕老板,因为她认为这样称呼慕云飞很合适。
      接着老太太毫不留情的讲道:“当初是你父亲向已故老板慕云轩,以那种...怎么说呢?应该是求得慕云轩同意的口吻,请求将K公司原使用的办公楼划归K公司 名下,当时的慕云轩正在拉斯维加斯,他同意了,而且我在场,但前提是等他回Q公司后,以文件的形式下发到K公司。”
      说到这儿Emma停住了。
      慕云飞在等待Emma讲下去。
      只见老太太Emma两眼含着清泪,她镇静的调整了一下自已有些激动的情绪,然后她沙哑的讲道:“可是那个卑鄙的小人,唆使他人制造了车祸,在回来的路上害 死了我的老板慕云轩!”
      慕云飞听到这儿,两眼一瞪的吼道:“什么意思?你不要在我这里指桑骂槐好不好?”
      老太太Emma毫不示弱,她大声的说道:“你别忘了,任命我是总公司副总经理的时候,你是K公司的负责人!能证明K公司原使用的办公楼产权转让这件事,我 是唯一的见证人!”
      本来慕云飞是要怒吼的,可他听到老太太这么说,尤其那句“我是唯一的见证人”,让慕云飞马上态度变得和蔼了许多。
      可是老太太Emma不买他的帐。     
      她毫不畏惧的讲道:“K公司的办公楼与总公司的办公楼扯不上关系,假设扯到一起,也与K公司无关。”
      慕云飞吧哒着烟斗,眯着眼看着老太太Emma不语。
      过了一会儿,他显得底气不足的狡辩道:“总公司办公楼与K公司办公楼,是两个图纸一个产权,慕云轩生前已答应无偿转让给K公司,你是清楚的,也可证明,所 以我才提出产权评估和明确归属。”
      老太太抬头将慕云飞一军的说道:“ 你咨询过律师了吗?”她放下茶杯继续说:“我可咨询过了。不动产的转让,光有口头的承诺是无效的,它的前提,必须是以书面过户为生效条件的。如果你不相 信,你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呀?真的打起官司,你慕老板有把握赢吗?”
    
     “哈哈哈...”慕云飞大笑道:“有意思,您不愧是慕云轩选的好管家!可是......”
    
      慕云飞的脸色一沉,很阴险地说道:“可是你别忘了, 这是慕氏家族内部的事,也是前辈遗留下来的事;今天的总公司是我慕云飞在负责, KQ两公司的独立经营权, 总公司都要收回来,KQ两公司实际上只是总公司下设的办公室而己,总公司的不动产还需要争吗?”
      他停顿一下,看Emma没反驳,他吸口烟继读说:“Q公司作为子公司确有自已的董事会,那总公司算什么?我算什么?”
    
      老太太Emma,一声不吭的看着慕云飞恬不知耻地暴露他的野心。

      慕云飞以为他的带有威胁的话在老太太Emma的身上有了效果,他马上又带有点化对方的味道继续说道:“所以,必须得纠正这些不正常的遗留问题!”
      他喝口茶水,用比较缓和的语气说:“这人啊,一生,平安才是福!要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超出了负荷总是很危险的?”他特意把那个“的”字说成了 “地”。
     
      老太太Emma,还是听着不回话。

      慕云飞接着说:“所以,你回去告诉慕南,他和慕东都是公司的大股东,不要和总公司别劲!还是服从总公司的决定为好。”

      这时老太太Emma抬头问了一句:“总公司难道不在董事会的领导下吗?董事长是慕南,我想慕老板你不会不知道吧?”
       老太太Emma非常清楚,慕云飞一直心虚的坐在那个位置上,这些年来,虽然慕南因病未能来总公司主政,但董事长办公室慕云飞一直不敢启用。Emma从心里 厌恶这个慕云飞,所以她在故意将军。
      这时的慕云飞,脸上的肌肉都在动,只见他拿起烟斗,在烟缸上很重的磕一下,又装满烟丝点燃, 然后阴冷冷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慕氏家族内部的事?我和慕云轩打拼的时候还没有慕南呢。再说,先父去逝后,董事会一直没有改选,不动产尚未评估, 所有权尚未划清,谁承认慕南是董事长?请你,并请你转告慕南,不要忘了道上的规矩!哼,大家...大家还算是中国人,中国人还有中国人的规矩!别看慕南是 我亲侄儿,如果他不念我的这个长辈还健在,想把我扫地出门,我对他同样不会手软,不会客气!”
      老太太Emma较劲的脾气上来了,她不屑一理的看了一眼慕云飞思忖着:“你慕云飞也算中国人?你的血统里渗进了大不列颠帝国英格兰好斗女人的血液,好斗, 称王称霸是你的秉性,贪婪是你的本性,把不当利益占为己有是你一生的追求,现在你竟敢和我谈中国的规矩?”
     
      慕云飞吐一口烟雾,接着继续很不客气的威胁说:“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我看你、你们...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 哈哈!”这回轮到老太太笑了,她沉下脸来,冷笑的讥刺道:“就凭我是总公司合法的副总经理,我当然有权和你讲话,难道你这位慕老板, 等慕然醒过来之后, 再让他去制造一次车祸吗?”老太太毫不留情面地刺痛慕云飞的死穴,说完拎包站了起来。
     慕云飞的脸色马上变的铁青,他立眼吼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老太太Emma走向慕云飞的办公桌,边走边从包里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慕云飞有点发懵,他不知道老太太Emma耍什么鬼把戏,他呆愣愣的看着。
     老太太Emma,不慌不忙的在录音机上按下按钮,慕云飞惊醒的听到一男中音,以浑厚的嗓音在朗诵着他写的那首内含玄机的诗:

                                  谷山乱云水中天, 覆雨倾盆山不见。

                                  欲知何人敢问路?横山断水敛暮烟。

                                  悲悲悽悽秋月寒, 遑遑惨惨昨日唁。

                                  千里悲凉一日祸, 万尺冰霜四月寰。
     
      播放完,老太太按下按钮揶揄的说道:“好厚实的文化功底呀,没想到你的古诗写的这么棒!”
      慕云飞那张扑克脸铁青铁青的,脸上的肌肉不停的蠕动着,那非常好看的大眼睛,突然间像金鱼的眼一样的鼓了出来,他的脑门青筋暴跳,拿烟斗的手在颤抖着。

      老太太Emma一看,这慕云飞气愤的要失控,她马上从包里拿出一湿手帕放进嘴里含着,接着快速掏出一小管可喷射的硬塑瓶,猛劲地往自已身上喷了几下。
     
      愤怒的慕云飞刚想对老太太Emma不敬,一看老太太喷自己,他又愣住了,心想这又是什么花招?顿时一股香气弥漫在屋中,他马上立眼吼道: “你干什么?”声音很响的喊了两个字“你干...”想整治老太太,但一个喷嚏,竟使他涕泪横流了起来。
      就在这时,老太太Emma和慕云飞都听到走廊里一个很重的物体,“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老太太Emma豁出去了,即使慕云飞的保镖进来,她也会执意的做下去。
      她把事先写好的一张白纸从包里拿出来,递给了慕云飞,只见那白纸上写到:

      慕云飞:把嘴闭上,不要叫喊!我和你都已经中了巨毒,如果你不信,你咳嗽一下?
    
      慕云飞抓起桌上的花镜,擦一下泪眼看完纸条,抬眼看一下老太太故意咳嗽了一下,咳这一下不要紧,好像空气中全渗流着辣椒水一样,嗓子里又辣又痒,呛得他喘 不过气来。他的烟斗已掉到地上,他伸出手,指着老太太刚想说:“你...” 但又被那呼进的辣气呛的咳喘着, 这时老太太又掏出第二张白纸递给他, 并朝他点下头,意思是让他看。
     只见第二张纸上写到:
     向前看?解药在我这里。
     老太太Emma从兜里掏出一小药丸盒,打开从里边拿出两粒胶囊,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白纸递给他,并示意他看。
     只见第三张白纸上写到:
     慕云飞,你作恶多端,害死艾达,唆使慕然制造车祸害死慕云轩夫妇...你罪不可赦!
     如果你想活命,请在认罪书上签字,然后滚回加拿大,永远不准进美国。
     如果你不签字,两粒解药我将全部吃下,30分钟之内你将七孔流血而死!
     如果你不信?请你再用一下力。

     慕云飞看完,他哪还敢再用力呀,但他看着老太太Emma没有签字的意思。

     这时的老太太又拿出那小瓶,她很劲地喷几下后扔在Coach包里, 之后她从那两粒的胶囊中选了一粒塞进嘴里,顺便把口含的湿巾拽下来扔进包里,然后看着慕云飞, 那意思是说:“不签字?这粒我也吃下。”

     慕云飞上身动了一下,突然间他因吸气过重一口辣味的气体噎住了他的咽喉,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干渴的嗓子像是风干了一样,把他的脸憋成了紫色,他拿起桌上的 茶水喝下去,这种喝茶的动作有点急了,他拼命地咳喘着,几乎背过气去。
     “这是什么毒药,这么厉害?”他心里猜想着,又在心里骂着保镖:“养你们这些废物,关键的时候还不进来。”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只听外走廊里又“嘭”的一声,一个很重的物体又倒了下去。
      慕云飞一阵干呕,憋的他苍老的脸青紫色,他真的挺不住了,也就几秒钟他就妥协了。
      他用右手颤抖的招呼着老太太Emma,那意思是我同意了,想怎么签就怎么签。
     
      为了活命,慕云飞屁了,同意签字,但那脸的表情似乎在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老太太Emma拿出两份文件:一份是慕云飞的认罪书;一份是向慕南请求辞去总公司总经理兼总裁的辞职报告。

     慕云飞哆嗦着手,乖乖的签了字。
     
     这时,老太太收起文件,将那胶囊拿在手里,在慕云飞隔着办公桌匐前伸手刚想接那解药的时候,老太太一扭身把那解药胶囊扔进了那个圆形装泥鳅鱼的鱼缸里,她 边扔边故意的说:“骗你的,刚才你闻到的气味是珍珠纤维粉,没毒的,这解药才有毒!”

       只见那鱼缸里的泥鳅鱼马上翻白,但慕云飞一心想要解药,他脑子里想的是慕云轩是化学家,老太太Emma用的毒药是他害死的慕云轩配制的,那...什么珍珠 纤维粉肯定是巨毒,况且老太太Emma已经吃了一粒解药,所以他不再相信Emma说的话是真的。他泪眼迷朦,也看不到泥鳅鱼死不死,他疯了一样的跑过去, 端起那鱼缸咕咚咕咚地喝起来......
    
     老太太Emma吃进去的是没有装药的空胶囊,而这回慕云飞喝进肚里的才是真的巨毒粉,刚才他受刺激的喷雾气,真是老太太Emma配制的已故老板慕云轩研制 的珍珠纤维粉。

       慕云飞临死前的挣扎,老太太Emma不想看到,她起身走时没忘了拿起微型录音机,还有她递给慕云飞写字的三张字条。那三张字条正压在慕云飞叠放在桌上的两 页空白硬纸上,匆忙中,她连同那两页硬纸一同抓起来放进Coach包里, 然后她推门离开了慕云飞的办公室。就在她推门的那一瞬间,她又听到“嘭”的一声,感觉是那个圆形鱼缸掉在地板上摔碎了。在她的身后,慕云飞抠着嗓子呕吐 着, 花八哥被那声响声吓的蹦跳几下后,仍然热情地在唱着:“欢迎再来!欢迎再来!”
      可是,当老太太Emma走到外走廊时,她惊恐的看到了慕云飞的俩个保镖躺在那里,没有一点血迹,但那俩个壮汉子像死猪一样的死在那里,一动不动,老太太 Emma顺眼瞅了一下,看到那位白人保镖的后脖梗子上,扎着一个针头一样的东西。
      Emma吓坏了,这可是人命案啊!她上下左右的看看,周围死一般的静,她忐忑的小跑出来。
     “是谁在暗中帮我呢?”她边跑边想。

      一个奇怪的念头,在老太太Emma的心里惊恐的冒了出来:“这下完了,我闯下大祸了,一下子死了三个壮汉子......”

[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0: 再谈:什么人不适合来美国
2010: 美国华人太太们的生意经
2009: 奥巴马的社会主义毒化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