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大川
万维读者网 > 加国移民 > 帖子
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一百一十五章
送交者: 北美江湖 2019年07月01日21:06:14 于 [加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正如哈桑所担心的那样,阿里这次干的不仅仅是出格的事。在BC省高等法院门前枪击女法官的事就是他做的,被枪击的法官正是陈姗姗被害案的主审法官。这位女法官以女性特有的韧性顶住了从各种渠道传递过来的巨大压力,坚持不得保释穆萨。穆萨在温哥华的朋友很早就开始策划要除掉她,阿里顺理成章地担当了操刀手。

阿里在女法官登上法院大门前的阶梯时向她背后开了一枪。他用的是开花弹,子弹击中了女法官的肝脏。遇到肉体阻力的弹头在瞬间膨胀变形,像高速运转的绞肉机一样,翻滚着把所到之处搅成一团碎片。而中弹倒地的女法官并没有马上死去,她承受着内脏破碎带来的巨大痛苦,躺在地上无力地呻吟着。

阿里得手后并没有马上逃走,他走到奄奄一息的女法官面前,把脸凑到她的眼前,狞笑着说道:“(英)记住,这是真主对你的惩罚!”

进出法院大门的人们受到枪声的惊吓,开始惊慌失措地四处躲藏。

阿里站直身体,环顾四周,冲人们大声吼道:“(英)这是我们的圣战!(阿)真主至大!”

在法院大厅里负责安检的两名法警和来法院办事的一名温哥华市警在安置好逃进大厅的人群后,拔枪冲出了法院大门。

当他们看到依旧站在大门前空地上的阿里时,举枪对准阿里,大声吼道:“(英)不准动!警察!”

阿里转身看了一眼,轻蔑地笑了笑,又用左手从腰间拔出另外一把手枪,用两只枪同时向三名警察开火。三名警察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开枪还击,只是分别寻找隐蔽物躲了起来。阿里的两个同伴持枪跑到他的身旁,一边向警察的藏身处开枪射击,一边拉着阿里向停在路旁的一辆白色厢式货车退去。一时间,法院门前枪声大作,子弹横飞,宛如到了战场一样。

老赵带领陈卫东、陆红旗刚好在此时走出了法院大门。

看到眼前的情景,陈卫东兴奋地说道:“不得了,好大的场面!这是哪路袍哥在这里打起发哦?”

陆红旗说道:“不像是同行啊!”

老赵“嗯”了一声。

陈卫东仔细看了看阿里三人,说道:“是的哦!那些好像是中东人嗦。”

陆红旗问道:“连长,帮哪边?”

老赵指了指狼狈不堪地躲在隐蔽物后的三名警察,把手枪递给陆红旗,沉声说道:“老规矩,帮被欺负的。”

话音未落,陈卫东手里的枪已经响了,阿里右侧的中东人应声倒地。阿里愣了一下,循着枪声望去,看到了站在法院大门前的老赵三人,他刚要掉转枪口,陆红旗抬手就是一枪,正打中阿里持枪的右手臂,阿里痛呼了一声,捂住伤处,和另外一个同伴掉头钻进了厢式货车,货车在一阵马达轰鸣声中绝尘而去。

陈卫东不满地说道:“格老子的,战斗力太弱了!”

老赵说道:“赶紧的,撤!”

三名警察惊讶地看着远去的厢式货车,慢慢地从隐蔽物后站了起来,转身看着老赵三人离去的背影。面面相觑后,迟疑着举枪对准他们。

其中一名警察结结巴巴地喊道:“(英)站……站住!放……放下武器……”

陈卫东停下脚步,转身对着三名警察脚下的地面连开三枪,三人被吓得连连后退,重新躲到了隐蔽物后。

陈卫东哈哈大笑,追上老赵和陆红旗,三人向法院南侧的加油站跑去。在他们身后,响起一片警笛声,两辆特警装甲车和三辆警车赶到了法院门前。

离开水族馆后,安吉拉按照原定计划开车前往温哥华中山公园。但是,她已经没了继续游玩的心情,在水族馆里和桃瑞丝的对话令她一直忧心忡忡。安吉拉并不关心政治,更对政党提出的治国理念没有任何兴趣。可是,当执政者愚蠢的举措开始影响到人民的生活,尤其是下一代的未来时,每一位为人父母者都不可能再继续保持置身事外的淡定。

安吉拉出身于一个传统的华人基督徒家庭,但她却从来都不是一个墨守传统的女孩。恰恰相反的是,安吉拉的骨子里始终带着从她那曾经是国民党少将的爷爷那里传承来的职业军人特有的气质,桀骜不驯甚至还有一点放纵不羁。只有具有这种特质的人才能够在血与火交织的战场上纵横驰骋,也只有具有这种特质的人才能够在乏味的和平生活中活出普通人永远不会有的精彩。

如今,即使是有着如此特质的安吉拉,也无法容忍那看似是对人权的最大尊重,其实却是对人伦的无耻亵渎的混账政策:自由选择性别。安吉拉的判断标准非常简单,无论是传统还是现代,只要是对人们尤其是孩子的生活与未来造成不良影响和后果的,那就绝没有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要理解这一点并不需要多高的智商。

安吉拉知道,即使是自己向局长汇报了在桃瑞丝学校里发生的荒唐事,局长也不太可能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现状。作为警方,唯一能做的就是对那个自认为是女性的男老师进行符合法律规定的讯问。而且,警方能做的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在这个荒唐的年代里,在这个“政治正确”的大棒漫天飞舞的社会中,每一个公众人物的言论都不得不谨慎再谨慎,每一个政府职能部门的行为都不能越雷池半步。稍有不慎,那些自认为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左派人士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地从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里喷出正义的怒火,不惜使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把悖逆者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令其永世不得翻身。所以,安吉拉在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开始考虑是否需要给桃瑞丝换一个学校,或者干脆送她回台湾。

中山公园距离高等法院只有几个街区,从水族馆开车到这里只需要20多分钟。安吉拉用谷歌地图选择的行车路线恰好经过高等法院,她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机械地按照地图的语音提示开车从法院门前驶过。当安吉拉看到路旁的加油站时,想起自己的车该加油了,便顺手转向,把车开进了加油站。

安吉拉给汽车加满了油,正要开车离去。一直趴在车窗上无聊地看着街景的桃瑞丝突然喊道:“(英)妈咪!我看到你的新男朋友了。”

安吉拉随口说道:“(英)你在说什么?”

桃瑞丝用手指隔着车窗指点着停在加油站出口处的一辆黑色厢式货车,说道:“(英)他在那里……”

安吉拉扭头顺着桃瑞丝所指的方向望去,正看到坐在厢式货车驾驶座上的刘风。她愣了一下,踩了一下刹车,降低了车速。于此同时,从法院方向传来了一声枪响,那是阿里向女法官开出的第一枪。安吉拉听到枪声,下意识地把脚踩到了油门上,同时转回头来,一个被枪声吓到的行人正闯到了她的车前。安吉拉看到车前的行人后,连忙猛踩刹车,汽车在距离行人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已经在汽车后座上站起来向后观望刘风的桃瑞丝被急刹车造成的惯性猛地摔向前方,她发出一声惊叫,头部重重地撞到了前排座椅的后背上,晕了过去。

安吉拉闻声回头看了一眼,焦急地喊道:“(英)甜心,你怎么了?”

桃瑞丝没有任何反应。

安吉拉连忙开门下车,跑到后车门,开门俯身进去,费力地把桃瑞丝抱出了汽车。

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车里的刘风先是被枪声吓了一跳,随即看到安吉拉从汽车里抱出了桃瑞丝。他以为桃瑞丝受了枪伤,用最快的速度下车跑到了安吉拉身旁,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安吉拉看了刘风一眼,说道:“她在车里摔了一下,晕过去了。”

刘风不满地说道:“你是怎么开车的?能把孩子摔着!”

安吉拉呵斥道:“闭嘴!”

刘风连忙闭上嘴,指手划脚地示意安吉拉把桃瑞丝放回到汽车后座上。

安吉拉没有看懂刘风的意思,问道:“你要干嘛?”

刘风说道:“你不是让我闭嘴吗?”

安吉拉哭笑不得地说道:“你别废话了!快说!”

刘风说道:“我让你把她放到后座上,她可能伤到颈椎了,不要这么抱着她,会造成更严重的损伤的!”

安吉拉连忙把桃瑞丝放到后座上。

这时,从法院方向又传来连续的枪声,更多的人向加油站跑来。

刘风向法院望了一眼,低声自语道:“我靠!世界大战了……”

安吉拉有些手足无措地看了一眼刘风,又看着后座上的桃瑞丝。

刘风轻轻推了一把安吉拉,说道:“还不赶紧走?”

安吉拉问道:“去哪里?”

刘风说道:“甭管去哪儿了,先离开这儿,小心吃枪子儿。”

安吉拉关上后车门,刚要返回驾驶室,刘风拉住了她,说道:“你到后座上抱住她,固定好她的脑袋,我来开车,送她去医院。”

说完,刘风钻进了驾驶室。安吉拉犹豫了一下,上了后座,按照刘风所说的抱紧了桃瑞丝。刘风驾驶着安吉拉的汽车,在蜂拥而至的人群堵住加油站之前快速离去。

过了一会,老赵三人跑到了加油站。

老赵一把拉开厢式货车的后门,同时喊道:“麻溜儿地,赶紧……”

话未说完,老赵看着空无一人的驾驶室愣住了。

陆红旗在老赵身后向驾驶室看了一眼,问道:“人呢?”

老赵沉声说道:“这瘪犊子脚底抹油溜了!”

陈卫东勃然大怒,吼道:“狗日的!”

老赵说道:“小陆,你来开车。小陈,咱俩到后窗打阻击,撤!”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兄弟们兄弟溪上徒步行
2017: 我的育空探索(三)灰狗巴士的神人司机
2015: 如何让选择加拿大大学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