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非常年代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03月05日17:38:51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非常年代

刘若

 

一、给张承先通风报信

文化大革命开始,突然间这个世界一切都变了,革命的迅猛态势令人目不暇接,一切似乎都进入非常状态。学生不上课,老师不教书,校内体罚、批斗、打人的事频繁发生,还有人自杀。这是怎么回事?1966年变成了1927年?当年《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形势卷土重来?中央派驻工作组进校也不能阻止事态的发展。正在疑虑中,618日北大工作组组长张承先讲话,铿锵有力,顿时校园鸦雀无声,从此平静了许多。但是没想到未名湖水又起波澜。

7月中旬江青等人到北大煽风点火,说什么:要革命的站过来,不革命的走开!”725日与26日晚中央文革在北大东操场开全校师生大会。会上控诉、批判张承先工作组。张被押上台,会上还有中学生慷慨激昂地批张,有人解下皮带向张抽打过去。他们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仇恨?(我们听毛主席的话,错了吗?)

江青在这万人大会上怒斥中文系张绍华与毛岸青谈恋爱。说什么:我们坚决不同意!当年的新婚姻法原来只是宣传而已,如果中国的第一家庭还是父母包办,那别的家庭呢?

在细细的小雨之下,人们惊愕了。我和叶惠青在焦虑中想要上告毛主席。看看台上就座的有朱德爷爷,我们决定给他写张纸条。条子是这样写的:敬爱的朱老爷爷,我们急切想见到毛主席!!!望您替我们转达。致以革命敬礼!我们一直盯着条子往前传,最後是李讷接过去的。一个个讲话、揭发、批判„„直到最後才轮到朱老总讲话。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朱老总话还没讲完,台上的人江青、康生、陈伯达„„一个个都退场了。看着年迈的老总孤零零站在话筒前,我们不禁泪水夺眶而出。心想,那张条子毛主席肯定是看不到了。

後来我和马正颜去38楼找技术物理系四年级学生邓朴方,讲了我们对中央文革的不满,让他转告他爸爸,我们想见毛主席。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我俩的姓名和我们所在的15系(15系为无线电电子学系——作者注)。没想到几天後,他父亲就是二号走资派了,梦幻再次破灭。

运动甚嚣尘上,文革转为武斗,多处拉出人就斗。低头、弓腰、戴高帽、挂牌子、拳打脚踢、吐口水„„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迅猛。天要塌下来了。

我把张承先被批斗的事写信转告父亲,当时父亲在天津任省轻化厅工作组组长。我想让他有所准备,工作组长会有如此下场。父亲与张承先夫人朱慧在一个单位,便立即把此消息告诉了她,她说:绝对不可能,我前天还和他通电话呢。

爸爸把我的信拿给她看。她急坏了,马上给丈夫打电话,此时此刻已经接不到对方的回音了。 她曾对爸爸说,我的那封信犹如晴天霹雳。

後来我去过他们在北京的住处,一进屋看到一个24史专用书柜。奇怪,运动中破四旧搞得天翻地覆,他们这个柜子竟然完好无损。所以说文革就像打游击,扫到哪里,哪里就玩儿完,扫把不见得扫到每个角落。

在他们家我讲了许多小道消息,爸爸怕出事总打断我。朱慧说:我们应该多听听青年人想法。我还把去其他老干部家,比如:李洁伯、李一夫、陈大远、王涛江、杨冠飞、胡愈之、严景毅等等的所见所闻一一抖落出来。其实他们都感同身受。在我讲到第一次去王涛江家,一开头他就说他被批斗了328场。张承先惊愕地目视其夫人,我想:他大概是想说:

我被批斗了多少场?

 

4321.jpg

2004820日,张承先为烟台大学建校20周年题词。左一为朱慧

二、大字报

19667月末,文革小组一伙人的表现大大出人意料。江青、康生极尽表现之能事,随意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後来去党校看大字报,大字报揭发了许多康生的历史问题,看後大为震惊。而转天再去看,揭发者全部被康生打成叛徒或特务„„

康生是文革小组顾问,怎么会有这样的中央首长?

毛主席怎么就看不透这个大奸臣呢?

我当时住在北大学生宿舍35楼,实在忍不下去。一天我躺在宿舍的上床,愤愤地说:我要跳出来了,我要贴大字报,揭露康生这个大阴谋家。此时全宿舍的人都下了床,齐声说:你可别这么做呀!否则我们就都成了反革命的同学了。我强压下去没有跳出来。

贴康生大字报的想法曾对孙蓬一说过,他一点也不奇怪,不过他说:先别轻举妄动,另外你还没有做好面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的思想准备。等等,再看看。

这一压,这一等,整个文革中一张大字报也没写。没写大字报,还被贴了一张大字报。

文革初大字报铺天盖地,所有可以停留目视的墙面,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都贴满大字报。後来学校立了许多木桩,连上竹席,构成了大字报席墙。

我从天津家里弄来一辆自行车,可以坐在车的货架上看和抄大字报。还可以骑车在北大、清华、人大、党校等处随意转悠。大字报从学科上分得很清楚,最好看是理工清华,非常活跃,没有长篇大论,有时还夹杂着漫画。北大次之,最郁闷的是人大的,多是长篇大论。

当年贴大字报犹如今天网上发帖,内容五花八门,揭发中央、地方乃至基层领导。有组织问题、工作问题、生活作风问题等等。

一天看到38楼东侧贴了满墙大字报,是我们年级同学写的,揭发年级辅导员。其实该辅导员就是比我们高两级的学生。看完感觉不可思议,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小题大做。当时,一位同学对我说:你怎么不写大字报揭发呀?

写什么?

揭发领导问题呀。你把他们的问题揭发出来呀。

他们最多是工作方法问题,就是有错误也只是人民内部矛盾,贴什么大字报啊。

你这就不对了,这次运动就是这么个搞法。你揭他们,他们再往上揭,层层上揪。你还是快写大字报吧。

我无语了。没想到转天从第二教学楼出来,看到地上有一张写有我名字的大字报,题目是《踢开运动的绊脚石》。其中点名道姓地说:现在刘××还在强调要分清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还在说×××是人民内部矛盾。她这是„„

当我看到这张大字报时的确有点紧张,这场革命革到我头上来了。不过我没有动摇,依然一张大字报也不写,还把他们的大字报偷偷抄下来,传给那位辅导员。

三、刘邦杀韩信

19668月初的一个夜晚刚要睡下,听说大饭厅前贴出毛主席的大字报,马上爬起来去看。红纸黑字。全文如下: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这一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想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毛泽东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

看完以後的感觉难以形容,这个世界一切都变了。分明这是毛主席写的,那语言,那气势,是他老人家的。可是毛主席为什么这样看学校的文革?这50多天里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的恰恰是江青一帮人呀。1962年与1964年又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毛主席是朝刘少奇来的,原来党中央是这个样子啊!伟大的领袖们之间的矛盾是如此地不可调和呀!我们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党怎么了?以前所听所闻所学都是假的?文革初,叶帅说:文革是一场演习,预防一旦中央出了修正主义,老百姓该怎么办。看来,叶帅也没有搞懂毛主席,毛分明是动真格儿的了。

以後将怎么走?从大饭厅走回宿舍,一宿没睡,忧伤至极。第二天就把这一消息告诉了爸爸。爸爸也说这肯定是毛主席写的,爸爸又对我讲了讲1962年与1964年四清的事。

最後爸爸说:这就是刘邦杀韩信。中国历史就是这样。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底稿在北大展览过。最後一段和三句口号是聂元梓加的。当时很奇怪,搞运动,摆事实讲道理,喊什么口号!後来,很後的後来,我问聂。想不到她的回答是:那个年代长期以来我清楚地知道,对于中央精神,我比传达者理解得还透彻。《五•一六通知》一传达,我就知道党中央,毛主席有了危机。

那张大字报至今我也没有读过,读不下去。

四、破四旧

当年抄家,砸东西,毁文物大行其道。那股风怎么刮起来的?我一直认为有幕後推手。

跟风,我和一些同学去北京市委,到了范瑾的办公室,里边的东西随便抄。那时我还没有转过来,一张纸也没拿,回来有点後悔,怎么没顺手揣两本书呢。

後来大街上常遇到乱斗人的情况,我的一位中学同学是某小学校长,被剃了头,跪搓板,受了不少罪。

一天,大姐的同学刘文雅从清华来,愁眉不展地说起社会上的乱象,忧国忧民,心情沉重。我对他说:你愁什么?贴你大字报,斗你两下又怎么着?抄你家,你家里有什么?有金条吗?咱就等着瞧吧。还能折腾到哪儿去?没想到这场运动就像翻烙饼,翻过来复过去折腾了十年之久。

城内大街上到处在砸牌子、摔东西,正为这莫测的风云不知所向,回到学校却听见大喇叭广播:红卫兵小将们——赶紧起来保护北大文物!噢,原来是聂老佛爷。

後来陈葆华老师对我说,北大图书馆的书几乎一本也没有损失。此外听北大保卫组谢甲林、周俊叶讲文革中如何保护北大文物与知名学者,其复杂、曲折与艰难令人惊叹!而今这可能是文革史研究的空白。

後来听弟弟说:当年批斗爸爸时,戴了纸糊的高帽子,胸前挂大牌子,不断地喊着打倒的口号,专门在家楼外绕了好几圈。奶奶知道爸爸被批斗後,非常生气,大声喊:啊,斗我儿子?敢!不就是毛泽东么?

当时一伙人来家里抄家,妈妈非常配合,书柜、大衣柜都打开让他们搜。还主动从床底下拉出来几个箱子,里边装的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翻翻看看问问,可能因为土太多没往下翻。谢天谢地!下边放着几幅日本名画,如果被发现的话,罪过可就大了。妈妈还把修理自行车的工具箱也拉了出来,让他们查。那两个人可能看这家搜不出什么东西来就走了,侥幸他们还算手下留情。对面那家可惨了,进去就翻箱倒柜,搜个底儿掉,还用刀子把棉被划个大口子,看看里面是否有东西。

家里被抄是很长时间以後我才知道的,不禁在想,我在北京本应该是抄家一族,没想到自家却在被抄之列。

五、派

文革中派别是怎样形成的?所谓的保守与造反是怎么回事?一个宿舍大都分成了两派,两派阵容并不是按以往的观念、印象形成。过去的班干部、甚至党员与过去认为落後、被整过的同学现在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有些平时一言不发的人现在变得十分活跃。这个时期千姿百态。

当时随便成立组织,战斗队林立,红卫兵遍地。随意发表宣言、声明、宪章、抗议书、公告。几乎所有人都卷到运动中,各属一派。我没入派,也没当。因为感觉跟着中央文革走,哪怕只是他们的传声筒,跟屁虫,你就是响当当的革命左派了,不情愿。但并不逍遥,自称是一个人的独立战斗队,走访两派收集资料,与文革同步考查研究,不要等多少年後再挖掘,再追述。开始还有同学和我一起,我们在两派组织中穿梭走访。一天我和马正颜去数学系学生宿舍楼走访《虎山行》战斗队队长。他不在,我们说过两天再来。但是两天後,这位学生就被压上台挨批斗了。

其实保守派更具反抗精神,因为当时造反是唯一正确的,造反有理天经地义。後来已经无所谓造反与保守。最活跃的都是从造反派中分裂出来,又组成各个派别,大多都有後台。夫妻各属一派,一家分两派也不在少数。我弟弟和妹妹在一个单位,弟弟是保守派,妹妹是造反派。

一天晚上弟弟写大字报,写一张,贴一张,顺便就让妹妹去贴,共写了五张。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这份大写报很奇怪,三张字是正的,另外两张字是倒着的。弟弟说是因为妹妹贴大字报时慌慌张张,恐怕被她自己那派的人看见。我开玩笑说:那是因为她和你不是一派。成心!

文革与现在的网络又有一比,战斗队的成立就如同现在的论坛、QQ群之类的吧?

当时说文化大革命是国共两党斗争的继续。这一断语,耐人寻味。这是提示人们对立面就是国民党?还是说国民党不过是一家人分两派?此外,西方的两党、多党是不是也就这么形成的?以後两党并立在中国是否会永存下去?

文革初,父亲还没被查时,一天他来北京,说是去看望一位老同事。我们在北京南城转了好久,父亲突然对我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我一个人去一个同事家,一会儿就回来。说完父亲转身就走了。过了好一阵子,父亲走过来,後边跟随着一位老者,父亲转过头让他回去。他就停下了,目视我们转弯才离开。後来父亲告诉我,父亲早年参加革命很大程度是受他影响,他借给父亲许多书,比如《莫斯科印象记》、《共产党宣言》、鲁迅文集等等。父亲後来加入共产党,而他因为日语好,当了日本翻译。父亲说:他当日本翻译时,做了许多好事。比如他建议不要到处烧杀抢掠,所以我们家乡相对破坏比较少。

但是,因为他是国民党党员,所以解放後被捕入狱,後来一直没有工作,靠其夫人养活。此人叫刘晓仲,那天父亲去看他,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

现今研究文革的专家、学者大多是当年中小学生。为什么是他们而不是一线大学生和教师呢?可能是因为後者元气大伤,死的死,伤的伤,各种压力使得他们不敢写、说、想。而那些中小学生没能真正深入其中,所以不知深浅,以至长年保持着对文革的亢奋状态。而且後来大多出国留洋,见多识广。他们是从全球历史眼光分析研究,这固然使得理论上能够得以深入,殊不知其实他们一直与真实有着差距。

六、大串联

1.大形势

当年文革与现在网络的又一比:就是大串联。现在键盘上点哪儿是哪儿。文革时,我们是乘汽车、火车、轮船游遍大江南北;可惜没能坐上飞机和火箭,也很难出国。全国所有大中小学生可以随便去国内任何地方。乘车,住宿,吃饭不花钱。现在无论哪个国家,哪一届领导敢试试?

大串联之风一起,学校几乎走空。有去工厂,去农村的;有去外省市的,还有的出了国境。乘车的人太多,经常出现上不去,下不来,开不动的情况,顺势开始了步行长征。我一个弟弟是乘大货车从天津去了乌鲁木齐。

最初我想坐阵北京哪儿也不去,我的同窗好友叶惠青邀我去韶山。好吧,出发。1966818日正当全国学生来北京朝拜的时候我俩南下。

2.南下

背了书包上火车。在车上双脚站立都很难。有人坐到货架子上,我干脆躺在车箱里的座位下面。这样不被人挤,不被人踩。

火车每到一站,都有人上车,许多是从窗户爬进来的。晃晃悠悠终于到了韶山。但是我们没下车,下不去!所有的车门、窗口都被上车的人堵住了。没辙,只好随车南下。

一直把我们拉到终点站广州,

下了车直奔中山大学。每天我们都去广州的一些大学看大字报,要材料。一分钱也不花在那里吃住了七八天。下一步去哪里?反正已经到了广州,再去广西桂林吧,那可是甲天下呀,毛主席说了游山玩水也是可以的。于是,向西挺进。

3.西行漫记

告别了中山大学乘火车去桂林。全国一盘棋,这一路依然拥挤不堪,到了桂林下不去。唉呀,这甲天下是什么样子啊?想从车窗伸出个头看看,无奈窗户都被往里钻的人挡住了。只好听凭火车的支配,一直把我们拉到终点站——贵阳。

我们住在贵阳一个工厂里,工人们听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两派都主动给了许多材料。我们想去贵阳的学校看看,问他们坐什么车,他们说:全市就一趟环城汽车,走去也没多远。後来我们绕全市一圈,也就北大加清华那么大小。住了两天,调查研究了一番,原来都市、省会可以这么小啊!转不开身,走吧。下一步到哪儿去?去韶山不成,去了广州;去桂林不成,来到了贵阳。下边我们就继续西进吧,便乘车去了重庆,干脆上的是贵阳直达重庆的火车。

重庆是个山城,高高低低的很有味道,有许多景点,而当时都是四旧不开放,路也不知道怎么走,我们只好随大流去了碴子洞、收租院。当然四川大学是必去的。

那些天阴雨绵绵,爬山摔了一跤,裤子太脏,当晚洗了,一天也不干,怎么办?惠青花十元钱买来一条新裤,这是我们出发转了大半个中国唯一的一笔开支。当时学生串联只管乘车与吃住,没说管穿呀。有了裤子,我们又出去串联了。

4.打道回府

在重庆住了十来天该回去了吧,可是还没有玩够,汽车、火车都坐了,还没有坐船呐,乘船到武汉吧。一条大船缓缓地行驶在江面。一个人不禁感慨: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马上收起,还左右看看,怕人说他四旧。

武汉是汉口和武昌由江水隔开,是水城,重庆是山城。祖国之辽阔,内容之繁多,不出去串联哪知道啊。

转眼出来一个月了,于是我俩打道回府。没想到去北京的人太多太多,怎么也挤上不去,恰巧有人推了我一把,火车就开动了。一回头惠青还在下边,她是乘下一班车回来的。

这一路我收获了大包大包的运动资料,而惠青从始至终手不离英语课本。我们刚走进校园就听见聂老佛爷又在广播,让大家不要再出去串联,回校复课闹革命。听她这么一讲,呼啦!几乎走光了,因为这是个信号,以後可能不让免费串联了,叶惠青第二天就去了上海。

1975515日我终于到了韶山。看到路旁有许多树,开小白花,香气袭人,问当地人:这是什么树?听到他们说:城里人只知道吃橘子,不知道橘子长在哪儿。

初到韶山

绿水,红山,细雨,

清风,黄屋,香橘,

英雄,史篇,词曲。

万物谁卜?

池塘边,我独语。(天净沙)

七、点点滴滴

1.入党条件

运动初期看到一张大字报,写的是一位女同学积极申请入党。後来年级党组织委员找她谈话,意思是他看上了她,如果她同意和他搞对象,就发展她入党。她没看上他!所以直到文革开始她也没入成党。

啊?!党,原来可以这样入啊!

我写过一首打油诗《我很傻》,说到我以为所有的人都要入队、入团、入党。所以我在大一就写了申请,以为18岁就准入党了呢,到大六还没有入成。我在想如果这位组织委员看上我的话,他是不是也会对我那么说?

——我的天!

不禁在想:其他入了党的人,是不是„„

——还是别想了吧。从此彻底退却了。

2.风云变幻

运动一开始许多人觉得这不是右派翻天了么!五七年的风又要卷土重来。让他们表演吧,下一步就该抓右派了。但是很快人们发现过去那一页一去不复返了,而今恰恰相反,现在是反领导,反过去天经地义。东西风不变,左右可逆转。

在一次小范围批斗会上,台下被打的人说:饶了我吧,我是贫下中农子弟。

现在打的就是你们这些贫下中农子弟!台上的主审说。接着问:你说不说?不说?然後手一挥,下令:打!立刻几个人过去拳打脚踢。

目睹这场景,我鄙视被打者,抵触主审与打人者。

走出那个房间,感到回肠九转!那位主持批斗者的眉目、表情永久刻录在脑海里。我在想:这之前多年来他是怎么度过的?他一直强忍着,积压着愤恨。文革来了,他以为天时地利已到,火山骤然喷发。

不过这股风非常短暂,似乎没有几天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势头就弥漫开来。那位主持一定是混蛋窝里的,後来呢?

3.真真假假

又斗人了,快去看吧。大饭厅人已满,台上两边也都坐了许多人,我便挤到台下紧挨主席台旁,侧着身,举着头,看和听。A派的主持大会。B派的一位学生发表了反对文革的言论,那还了得!现行反革命!他弯着腰90度,接受批斗。批判发言,口号声不绝:反对中央文革就是反革命!打倒反革命!老实交待!低头认罪!

突然在台上旁边坐着的一位学生冲了过去,朝那位被斗的同学拳打脚踢。这时期已经一再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打人已经不得人心,因此全场哗然,尤其是B派的人此时把斗争矛头直指A派主持。

就在这关头,那位主持一把抓住那个打人者,问他是哪个系,哪个班,叫什么名字?此时台下好几个人喊起来,指名道姓说出打人的人与被打者是一伙的。

这一幕,给对立派抺黑,可谓现代版苦肉计,自导自演用心良苦。这出文化大革命的戏,其曲折复杂程度登峰造极。

2002年在美国曾与高文谦联系,希望他不要发表他的《晚年周恩来》。当他说他写的都是亲眼所见时,我用此例说明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也不见得是真的。当然我还举了多个例证。

4.是谁吸了战士的脊髓?

文革初,在校园大饭厅南墙帖出一张大字报,文中写到解放军战士入伍以後,体检或生病时有时要抽脊髓化验。往往是多抽许多,用去化验的仅一点点,其余的供中共中央、中国人民解放军领导甲某饮用。当然他还有其它许多罪行,什么三反分子定时炸弹等等。甲某被罢了官,林彪指定另一位官员乙某接替。

林彪于1971913日外逃叛国,途中机毁人亡,乙某与林彪自然脱不了干系,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职务,并被关押。而被揭发吸战士脊髓的甲某立即接替乙某恢复官职。

当年的同学聊进来:甲某不是吸战士的脊髓吗?怎么还能起用?另一位同学似看破红尘地说:现在吸战士脊髓的不是甲,而是乙了。

文革对人的触动是颠覆性的。

这里用的甲某、乙某。为什么不用真名?这个你懂得。

5.毛周的博弈

文革中立与破,打倒与树立贯穿始终。19666月清华红卫兵破四旧砸了清华大学二校门。19679月在原地树立了毛主席塑像。清华,北大攀比由来已久。清华这么抢风头,北大也要在哲学楼与二教之间建主席塑像,清华请林副主席题词: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北大就去找周总理,总理却说:我不能提。将来被打倒,还得抠下来。我倒没什么,那样的话对毛主席不恭。

19671月统战部和全国政协的档案被抢劫一空,由于民族学院红卫兵总部对此对抗,郑仲兵被捕入狱。後来郑又因为不同意批二月逆流,而且还写大字报说他们原来都是老帅老总,有错误可以批判,但如果一定一个一个都要打倒,不是把矛头实际上指向周恩来了么?因此郑仲兵被打成二月逆流派,遭到围攻、打击。传到周总理那里,总理会怎么说?请读者想一会儿再往下看!

总理说:郑仲兵一家子都是坏人。(郑仲兵长兄郑伯农,父亲郑公盾。)

谁能想象得到後果是怎样的??不亲历文革,是绝对无法理解周总理当时的话,以及後来的结果的。

这之後郑仲兵如释重负 !因为对立面一下子便放弃了对他的围攻与批斗。这其中有许多关系到上至中央领导,下至群众组织,公开与私下的极其复杂的内情。文化大革命中类似的阴阳交错,表里反转的事情不胜枚举。或许有一天所有的当事人直白说出真相,并且档案全部公布,„„不过不用期盼,不用假设,因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写出来的历史与真实之间是有着难以言说的差距。

文革一开始,毛炮打刘的大字报一出,刘就是个死老虎。种种事例表明,而且总理一清二楚,下一个目标就是周恩来。从始至终周总理是用怎样的智慧,磨难,自残与之对应啊!

不过按说毛反周本来是易如反掌,叛徒、内奸、工贼的帽子抛出来就是了。但是多年来却大费周折,起伏跌宕,反复收放,以至1973年成立梁效高调反周。为什么是这样?毛在反周问题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我的一位同学的哥哥是人民大学马列主义教员,进了梁效班子。一天我见到他,毫不客气地问他:你们反周总理,不怕将来成为千古罪人?

没想到他听我这么一说,气坏了。他说:谁说我们反总理了?我们怎么可能反总理呢?这太荒谬了。

我俩争执不休,最後他妹妹王朝英解围说:他在梁效只是负责提供资料,不参与动笔写文章,内情他不了解。

後来她对我说,她哥哥从那以後变化很大。

这件事令我很费思索:这位同学的哥哥是不会说谎的。梁效的人竟然不知道他们是文革的御用文人!死不承认他们是在为反总理大造舆论。太蹊跷了!这些精英当年进梁效时,很高兴、非常愉快、特别骄傲、欣然自得、受宠若惊、感恩戴德、废寝忘食;以及後来的我错了,我要深刻反省必竟是书生,忏悔、道歉、认错,等等。

中国的知识界,特别是权威学者对政治、对人性竟然是如此地弱智!只是由于个人崇拜?为什么达到这种程度?如今的文化是传统的劣根性还是正在步入堕落?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德国人民为什么支持了希特勒?
2018: 雾霾讨论B重发
2017: 川普,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实践你竞选要收
2017: 大国家之间合作确保利益而不是被小国牵
2016: 2500余吨俄罗斯小麦经海路运往朝鲜
2016: 这个比较经典。是个范例可以入教科书。
2015: 曲氏四言绝律学说(近体诗谱)--兼探古代
2015: 创新 = 重组
2014: 唐诗和广韵之一:唐诗中大约有多少是合
2014: 崔永元考察转基因哪里出了问题?z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