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警惕钟南山逼上梁山
送交者: 古林风 2020年02月01日00:07:26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警惕钟南山逼上梁山


北京媒体认为,17年来两次疫情中,钟南山至少已经纠正了中国疾控中心两次误判。目前网民一片崇拜,钟教授接近肺炎救星的地位。


17年前,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的首席专家洪涛,他发现非典病人肺组织中存有大量衣原体,他向社会公布研究成果,将非典病原确定为衣原体,这一说法被认为得到官方认可,成为非典“已经得到控制”的“医学证明”。


显然,衣原体之说误导了决策。以钟南山为代表的临床医疗人士没有盲从科研人员的结论,因为抗衣原体药物完全无效,钟南山在一次会议上发言,直陈这一结论科学依据不足。两个月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是引起非典的病原体,从此非典被称为SARS。


在这次新冠疫情初期,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在1月4日接受《大公报》采访时说,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且没有发生死亡案例,说明病毒威胁水平有限。


直到1月15日,武汉卫健委的通报仍然认为:“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据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透露,19日钟南山到武汉后,当地、国家级专家把结果告诉了他,钟南山20日晚上接受采访,在新闻发布会上首先披露有14名医务人员感染,“肯定有人传人现象”。接着武汉市卫健委作了披露。钟南山又一次推翻了中国CDC院士专家的结论。

正如公众和部分业内专家质疑的,有的学者英文论文发得又快又多,却是按照科研的方式和思维,而不是预防医学和临床疾控的思维。


如果讲法律程序,疫情信息事关全社会的稳定,是要由国家卫生行政部门披露。但法律没有限制科研专家写报告、提建议、接受媒体采访、谈预警性的个人判断。


病毒数据是不是机密?当然不是,只是公开的早晚区别。但对科研人员来说,却是“金矿”。香港那位“逃兵”管轶,不就对没能像SARS爆发那次一样拿到论文数据大失所望嘛。


行政上、程序上的理由可以有千万条,但科研专家这次不能完全免责,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自己的位置和成果,而是社会的公共卫生安全。政府当然希望社会稳定,但绝不愿意铸成更大的不稳定,政府在决策的时候需要依赖专家的知识和建议。


为什么钟南山能两次纠正科研人员的误判?

第一次,钟南山自己有总结:病原体查找过程中的最大缺憾,是病毒学家、公共卫生专家等没有能够与一线临床工作者进行很好的协作。“如果结合做,根本就不会发布这样的结论。”


第二次,不晚于1月10日,专家们在收取到的数据中,就能从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病例中,意识到人传人的可能性有较大概率,就像SARS那次一样,不需要试剂盒和分离病毒,临床诊断就应该用于指导疫情控制。


SARS疫情中,科研人员依赖电子显微镜观察作“衣原体是病原体”结论,这有局限性,被富有临床经验的钟南山推翻。


而这次疫情中,科研人员做到了严谨,却又过于保守,又一次被从临床经验出发,敢于担当的钟南山推翻。


钟南山两次纠正误判,并不是因为他有更多的学识,更不是因为他接近真理。他的经验、资历和话语权当然重要,但这些恰恰是从实事求是的经历中一点点取得的。


媒体称:“别人即使步步都符合程序没有差错,也难以复制,正所谓      国士无双“。  国士无双,就是唯一,不仅是大救星,接近造神,这就不健康了。  

依靠临床实践是对的,但绝不能排除科研推理的验证。  因为任何经验都代表过去,未来的事件是不能确定的。科学哲学的证伪方法的提出,就是因为未来不可证实。实验和推理论证不可 缺一。 光速30万公里/秒,就是爱因斯坦的推理假设,实验尚未验证,证伪之前,倒还管用。


钟教授83了,世界没有神仙。 把教授推到无双国士的地位,是逼他犯错误,以他现在的地位,他犯了错影响就大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关于叠加态的语言解释及其他
2019: 区别书法优劣的标准是什么-彭查理
2018: 为什么“物质不灭”是不对的?
2018: 372 岁差-2万6千年才能被发现的变化
2017: 毛泽东的历史神格研究
2017: 彭运生解唐诗(30)
2016: 溪谷闲人:美国简史28.平等危机
2016: 范儿1037——留学加国5:恒心与自律是成
2015: 中国为什么没有哲学?-兼答网友“哲学没
2015: 老几:人的认识是如何可能的(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