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社会主义控制论(上)说在前面的话
送交者: 苦难与荣耀 2020年03月30日17:40:49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最近有不少网友在讨论社会主义,我也凑个热闹。

生在社会主义红旗下,成长在社会主义大家庭中,我们都曾对社会主义怀有(过)特殊情感。有人或许能放下对党的感情,却难放下、割舍对社会主义的一份推崇,一份憧憬。我也曾长期如此。

我将要谈的话题是“社会主义控制论”。在进入正题之前,我还有不少其它的话要说。从问题开始。

什么样的社会是社会主义的?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就是。

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什么样?
最极端地实行公有制,最苛刻地禁止个人财产,最变态地摧残个体、私人经营,最严格地实施计划经济,最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社会控制、个人控制、思想控制。
毛氏社会主义是极端机械地模仿共产主义的产物,毛氏社会主义也可称为原教旨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只有原教旨这一种模式吗?
否。邓小平改革开放所开启的,延续至今的中国社会,也是社会主义社会。

有人对此有不同意见。他们认为,改开之后的中国社会已经变质,不能再算是社会主义了。他们的主要理由是:
1。已经大量私有化,存在多种经济成分,不再是严格的公有制;
2。已由计划经济转变成市场经济。有市场,有商品,有资本,有股票、证券、期货。。。与“资本主义”并无二致。

上述看法有如下简明错误:
1。不存在绝对纯粹的公有制,原教旨公有制也不夺尽私有,也无法割绝民间个体经济的资本主义“尾巴”。改革开放后经济的限制放松了,但远非质变。以公有制为主体,或者说以公有经济成分为主体,本身就是一种公有制形式;
2。经济运行的形式,不宜作为判断社会性质的内在标准。市场、商品、资本、股票、证券、期货。。。在中国大陆的内在运行机制与其在西方的原有运行机制有着天壤之别。

把资本、商品、市场这些经济运行形式作为社会性质判断的内在标准,是流行至今而一直未得到改正的简单错误。道理并不复杂,试想一下,中国人披几件洋装就变成洋人了吗?那是假洋鬼子;搞一场洋为中用,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大清国就脱胎换骨了吗?当然也没有,虽然外在诸多变化,但大清国依然在爱新觉罗家族祖宗之法的指挥下运转。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眼里,改革开放有着巨大的历史意义和崇高的地位。我无意贬低改革开放,但我不能回避如下事实:改革开放,本质上是一场将外来因素为社会主义所用,换汤不换药的新“洋务运动”,它并没有触及中国社会的根本,没有改变中国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

对经济改革,对形式改革“成就”的陶醉和得过且过的满足,代价其实很沉重。这一点以后再谈。

所以,原教旨社会主义不是唯一的社会主义类型。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开启了社会主义的另外一种模式,不妨称之为改良社会主义。

邓小平是无比忠诚的共产党员,无比忠诚的社会主义捍卫者。邓小平为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做过下面一些事。

一、将社会主义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使其得以新生。众所周知,当年,毛泽东不知疲倦,长期折腾,把中国弄得民生凋弊,人民苦不堪言,国民经济到了山穷水尽,难以为继的崩溃边缘。毛泽东死后,邓小平打破了原教旨的森严戒条,释放了部分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同时创造性地引入了来自“资本主义”世界的各种养分,如资本、商品、市场等等,这些养分以前被认为与社会主义水火不容。在这些的外来养分的输血、滋补下,社会主义从死神手边活了回来,而且还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可以说,邓小平是社会主义的伟大拯救者。

二、制定四项基本原则,确保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性质。1901年,清朝“庚子新政”改革,改革的主导者--慈禧太后制定了“四个不能变”:三纲五常不能变,祖宗之法不能变,大清朝的统治不能变,最高皇权不能变。异曲同工,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制定了“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个被遵循至今,始终纹丝不动的铁律,保证了改革开放完全在党的控制下进行,是社会主义道路的延续;保证了随改革开放引入的外部因素,全都内部消化为社会主义的营养,社会主义的工具;保证了新事物的形式是外来的,但内在运转机制是社会主义的。可以说,邓小平是社会主义的坚定护航者。

三、将一切和平演变威胁扼杀于萌芽之中。具体事例包括:强力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党性坚定,公私分明,不循私情,以巨大的决心,两次以非正常方式拿下(潜在的)社会主义道路背叛者--两任党的总书记,他共事多年的亲密战友,他曾经最为信任的部下和伙伴;以真枪实弹、坦克镇压和平抗议的学生和平民,为捍卫社会主义,不惮以屠杀者留名史册。可以说,邓小平是社会主义的忠贞卫道者。

邓小平为社会主义呕心沥血,殚精竭虑;邓小平对党对社会主义的忠诚,没有任何人可以企及。如果邓小平坚持的道路不是社会主义道路,那么天下就根本不存在社会主义道路。

一方面,党总是说,社会主义制度无比优越;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又总是搞不好,要么让人民痛苦不堪,要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到底是为什么?是社会主义操作技术难度太大,还是它根本就不可能搞好?

在很多人眼中,社会主义是天性纯良的大家闺秀,是一块值得雕琢的美玉。人们总在说,社会主义本身是好的,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被具体掌舵、操盘、操作的人搞坏了,折腾坏了。改革派或邓派认为,社会主义以前被毛搞极端了,搞入魔了,搞得山穷水尽,无以为继,死路一条了,现在又被习大开倒车,搞得重蹈覆辙,即将车毁人亡了;社会主义纯净派,或原教旨派、毛派则认为,社会主义被邓小平等人搞歪了,搞变质了,搞得背离初心走上邪路了,搞得“公产”流失,社会溃败,无官不贪,无官不腐,社会严重两极分化了。

有人主张,应该让更高尚无私,更专业、更有能力,更会搞,更能折腾的人来搞社会主义。是的,对社会主义长期情有独钟,豪情万丈者大有人在,他们很早就在场边跃跃欲试了,却一直没有上场的机会。这些人成竹在胸:如果让他们取代现在的当权者,来掌社会主义的舵,操社会主义的盘,由他们带领人民摸索社会主义的石头,他们一定能摸出一条社会主义的阳光大道,搞出一片社会主义的锦绣河山、灿烂天地;他们一定能把社会主义搞好,他们一定比毛泽东折腾得好,一定比邓小平改得好,一定比习近平倒车倒得好,一定比一个世纪以来国内外所有社会主义当政者都出色!

摸惯了石头者,或对摸石头有特殊癖好者,眼里只有面前的石头,他们不去考察、探测、反思这条河流里有多少致命的漩涡陷阱。即使世界各国人民都走不通,即使他们自己四处碰壁,血迹斑斑,伤痕累累;即使它把人民害得苦不堪言,即使从建立之日它就一直在制造苦难和不幸,即使这条路上早已白骨森森,他们仍然对社会主义一往情深,仍然相信自己有与众不同的非凡禀赋,将为天下人所不能。

他们壮志在胸,信心爆棚。其实,他们能试的法子,哪一个党没试过?他们能走的路,哪一条不是党走过的老路?他们能做的事,哪一件毛、邓、江朱、胡温、习没有做过?但他们不介意再重复上100次。

还有一类社会主义的拥趸,他们既不喜欢毛泽东的社会主义,也不喜欢邓小平的社会主义,他们喜欢的是他们脑袋里的社会主义。你问他们的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语焉不详,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的社会主义是非常美好,非常幸福又非常抽象,无法具体设计的一样东西。我把这种社会主义称为意淫的社会主义,我暂时看不到它与意淫的共产主义有什么区别。

还有一类人,他们认为共产党背离了真正的社会主义,共产党搞的是假社会主义。他们同样对自己信心百倍:如果让他们代替共产党掌中国的舵,他们一定能搞出一个迥然不同、气象一新的社会主义。这类人看到了社会主义的现实问题,却看不透社会主义的内在机制问题,他们不明白社会主义种种问题的必然性。假如他们取而代之的愿望成真,他们将不知不觉走上党的老路,在某一个瞬间,他们会发现自己变得和共产党一个样子了,他们成了共产党的又一个copy。

社会主义左也建设不好,右也建设不好?是具体实践的问题吗?是具体人的问题吗?还是社会主义理论本身就有问题?

党完全掌握话语权已经超过70年了,这70年,党豢养了无数的吹鼓手,但党发展出一样拿得出手的缜密理论了吗?没有。一百多年前的老本,早已被证明错误百出,新的话语又都无比苍白、无比空洞,只能靠强词夺理,靠让国民闭口取胜。对党,对社会主义的理论研究得越多,发现的自相矛盾、不靠谱、无法自洽就越多。或许你也注意到了,作为对社会主义认识最为透彻的人,不少马列研究者、党校教授,他们对社会主义的否定反而最为坚决、彻底。

社会主义总搞不好?是党不努力吗?是广大党员初心不纯净、不忠贞吗?是党的掌舵人学历低,素质差,能力不强,心胸太窄吗?
都不是,因为党是个冤大头,党背负的使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是个注定做不好的差事。

一千条看似可能的社会主义的道路,其实条条都是死路,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如此。

社会主义真的没有活路吗?有一条。是什么?放弃社会主义的路就是社会主义的活路。

为什么社会主义道路条条是死路?因为社会主义克服不了它的内在矛盾,内在悖论。

社会主义的内在矛盾,内在悖论是啥?请允许我晚点再说,我突然想先聊聊红二代倒习。

最近的红二代倒习,是要救黎民于水火吗?是准备走社会主义的活路吗?

如果事情发生在30年前,会是,发生在现在,不会是。道理在哪呢?

红色家族是社会主义的寄生者和最大受益者,社会主义一元化体系为红色家族提供了最理想的寄生、掠夺环境,它使红色家族能以最高垄断度占有整个社会的权力、财富而不致多元化分流。红色家族与党与社会主义是高度的共生关系,红色家族的权力、利益与社会主义这面红旗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社会主义一元化体系就是红色家族的寄生、掠夺、分赃体系。

习上任前,红色家族间的分赃比较默契、和谐。习上任后,独揽大权,擅改集体领导格局,打破权力平衡与红色家族间的合作关系,打压、蚕食,赤裸凌驾于其它红色家族之上。各红色家族隐忍已久。近年来,习的乱为、蠢为招致内外交困,天怒人怨,令红色帝国有动摇危险,令红色家族对中国的整体统治面临重大危机,所以红二代们坐不住了。在我看来,红二代倒习,是弃习保党,丢习保红色江山,保红色家族的社会主义权力格局,是自救。

他们会不会成功?我不知道。假如,红色家族自救成功,它有没有客观的利众性?会有,但我认为一手由红色家族主导的自救行为其社会成果将非常有限,难言乐观。

因为红二代们一直视江山权力为红色家族的禁脔。对红二代而言,重要的不是权力姓不姓习,而是权力姓不姓红。就红二代群体总体而言,他们罕有深入的反思和深刻的反省,罕见悲天悯人的情怀,难以期待他们具有蒋经国或戈尔巴乔夫的境界、高度、胸怀。这个群体(不只是其中一部分人),30多年来,他们眼里有过平民大众吗?他们是如何对待人民的?他们理所当然地一直把国民当作工具、奴役、蝼蚁、韭菜和炮灰。他们拉拢人民的时候,就是他们需要利用人民去外斗或内斗的时候。在倒习的过程中,为了争取大众的支持,他们会以改革力量、进步力量、正义势力的面目出现,他们会作出种种进步的姿态,向人民做出各种各样的许诺,就象党以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但当他们成功夺权之后,特别是当他们权力稳固之后,他们就会变回从前,把说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变得和习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原本就和习只有细节的区别,没有几个人和习有本质的不同。他们不会把权力归还大众,未来的中国权力仍将由红色家族执掌、分享。根本的制度问题不会被触及,一切问题、责任都会推给姓习的。敲锣打舞、鞭炮齐鸣,欢庆又一次的拨乱反正。。。

以拨乱反正之名将那个众矢之的轰下去之后,红色家族会暂时回复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暂时停止世界大渗透的步伐,以平息世界的反共浪潮,把更多精力放到国内;继续主宰社会,主宰国民,继续社会主义的伟大探索,继续以社会主义的名义担当人民的“赐福者”;他们会换几样新汤,但没有新药;他们将继续变着花样画大饼,今天挤一点自由或其它甜头给人民,过几天神不知鬼不觉地收回去,过几天再挤出一点甜头,而后再收回去。。。一如他们没有自救之前那样。

说得有点多了,先说到这里吧。前面说,社会主义的一千条可能道路,条条是死路。因为社会主义的内在矛盾无法克服。是什么样的内在矛盾? 容我下半部分再交待。不要骂我,或许你们已经猜到一二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何清漣專欄:重溫亨廷頓《文明的衝突
2019: 唐诗天天读(62)
2018: "我" - 的证明
2018: 彭运生谈艺录(195)
2017: 华裔之所以被欺凌成弱鸡族完全是几十年
2017: 论学习的底线
2016: bunny2:再谈范例的绝对
2016: 溪谷闲人:健身狂潮
2015: 试评"紫荆棘鸟"对五绝(近体诗)认识水平
2015: 建议本栏制定类似"诗词歌赋"与"高山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