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3、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
送交者: 比较政策 2013年01月18日08:39:05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私有经济秩序

我们来看:社会主义到底与此有什么相关?前已提及,社会主义有各种意义。然而一般地普遍认为社会主义的对立物就是私有经济秩序。私有经济就是:经济的必需品的供给由私有企业的资本家负责,资本家采取合同、工资契约的方式来调节经营手段、职员及工人的物质分配,自己负担经济风险,生产认为可以带来利润的产品并把它们卖到市场上去。

 

生产的无政府状态

社会主义理论把这种私有经济状态贴上“生产的无政府状态”标签。因为在私有经济下,每个企业主只关心自己产品的销路,只关心能否赚钱,而不管如何保证生产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

 

历史上满足生活需要的几种企业主式的形态

就一个社会内部,到底是企业主式即私有经济式还是社会主义式即计划性组织方式来满足社会需要,在历史上有许多变化。

举例来看,中世纪意大利境内的小公国基诺亚式的共和国,用海盗式“毛纳团”即有限合资股份形式,对塞浦路斯进行大规模的殖民战争。毛纳团汇集必要的资金,雇用军队,在共和国的保护下征服领土,当然也为此目的榨取该领土,使之成为殖民地或征税对像。同样,东印度公司也是为了英国的利益将印度征服并为了自己的利益榨取印度。

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的佣兵队长,也属于同样类型。佣兵队长就像其最后的代表瓦轮斯坦(注2)一样,以自己的名义、自己的资产募集军队,瓜分一部分战掠品。当然,他有时与一些君主或国王勾结,让他们对于他的行为提供一些经费,补偿他的损失。

与佣兵队长相比,自主性稍逊一些的十八世纪的连队长也是自己招集新兵、支给衣食的企业主。当然,他们也部分地依赖于君主的储备,但在相当程度上自己负担危险、自己享受利益。虽然今天看来有些异常,这样把战争的进行作为私有经济的经营,那时却是极为普遍的事情。

 

都市行会的独占

另一方面,中世纪都市食物的供应,或行会主们不可缺少的原材料的供应,只是简单地由自由贸易来进行,是不可思议的。相反,从古代到中世纪,都由都市在为此操心(古罗马的规模之大更是如此),自由贸易只是都市的一种补足。与今日的战争经济时代大致相同,大规模经济部门之间,如今天的“联合国营经济管理”模式,存在着共同合作。

 

工厂生产和规律

现在的情况是:私有经济与私有官僚体制结合,加上劳动者与经营手段相分离,在工业生产中占有前所未有的支配地位。其过程伴随着工厂内机械化的进行、同一场所工人的聚积、工人被束缚在机器上、以及共同的劳动纪律。今天把劳动者从劳动手段中分离出来的特色就在于纪律。

也正是从这样的生活状态、这样的工厂纪律中产生了现代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随时随地、在每一个国家都有各式各样的形式,而社会主义的近代特征就是基于这种基础之上的。

 

竞争·淘汰·失业

对劳动纪律的服从,就工人而言比奴隶和赋役农奴更甚的是:近代的产业经营是基于激烈的淘汰过程的。今天的企业主并不因为劳动力工资便宜就愿意随便雇佣任何工人。他出一定的工资,把工人叫到机器旁,说:“好,请干一下,看能干什么。”如果这个工人连企业主愿意支付最低工资的能力都达不到,就会得到这样的回答:“非常遗憾,你不合适这个工作,没法聘请你。”

这个工人就不能找到工作。在没有找到充分熟练利用机器的工人之前,机器就不能被充分利用。这是随处都经常发生的。古代的奴隶经营,奴隶主被他拥有的奴隶所束缚,奴隶的死是奴隶主资产的损失。与此相反,近代工业经营是基于淘汰原理的。另外,这种淘汰在业主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竞争使各个业主定出一定的最高工资来。工人工资就是对应于纪律不可避免地确定的。

 

追求利润而引起的合理化和机械化

如果工人跑到业主那里要求到:“这个工资没法活下去,不可能再提高一点吗?”此时,在和平时期激烈竞争的产业里,业主十有八九会向工人打开账本指出:“不能,竞争对方是如何如何地支付工资的。如果哪怕是提高这么一点工资,就会把本来可以付给股东的赢利用完。如果从银行连一文贷款也拿不到,经营还能持续下去吗?”他这样回答,通常是实情。

最后还想指出的一点是:在激烈的竞争下,为了增大利润,必定要用新机器来减少劳动力,解雇工人,特别是那些领取高工资的工人。这样就得不断用非熟练工人或直接从事机械操作的“见习工人”取代熟练工人。这是不断发生的、不可避免的过程。

 

物支配人

所有以上的情况,社会主义认为是物对人的支配,也就是手段对目的(满足需要)的支配;过去,除了“被保护者”(注3)、农奴及奴隶,人们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现在已经不可能存在了。社会主义不是针对个人、而是针对生产秩序做出这般批判的。经过科学训练的社会主义者,对于把劳动者的不幸境遇的责任推给单个的资本家的作法,都是反对的。他会说,罪过就在这个制度,资本家、劳动者以及所有的关系者都被置于这个强制状态之下。

 

作为共同经济的社会主义

那么,作为这种制度的对立面,社会主义的积极面是什么呢?从广义的意义上讲,这就是所谓的“共同经济”。第一,这是没有利润的经济,这种状态下经营者没有指导生产的责任和风险,如下所提,对这个经济的管理交到了人民社团的官僚手中。第二,消除了所谓的“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即消除了业主之间的相互竞争。目前,由于战争的影响,许多德国人认为这种“共同经济”很频繁地存在着。考虑到这一点,我想简短地论述一下,任何民族组织的经济组合方式,可以基于两种不同的原则。

 

国营化和官僚统治

第一是联合国营管理形式,参加过战争产业的人对此都毫不生疏。这种形式在某一产业内基于无论是作为文官还是武官的国家官僚与业主阶层的协作,它在很大程度上有计划地规定原料供给、信用调节、价格及各种关系,国家也可以参与这种组织(注4)的决算分红与决议。有人会认为这样一来,业主被政府官僚所监督,生产被国家所管理安排,这正是真的本来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或者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

 

实际上的产业统治国家

不过,在德国,对于这种理论却普遍抱有怀疑的态度。战争中怎么样暂且不问,稍有思考的人都会明白:如果我们不被灭亡,和平时期的经济不可能继续维持这样的国家管理。在平时,这样的国营化,即各行业的卡特尔化,以及放弃了控制权而进行利益分配的这种国家对卡特尔的参与,实际不是由国家统治产业,而是由产业统治国家。当然,这是非常不幸的方式。

在卡特尔内,国家的代表者与业主开会时,业主在专业知识、商业训练及维护自己利益的决心上都比国家的代表者优越得多。在议会里,劳动者代表也参加进来,就使得国家代表必须为高工资、低价格着想。他们会要求把这种权力交给国家代表。另一方面,国家当然不愿意承担因这样的辛迪加的利润损失带来的财政赤字,它自然希望高价格低工资。最后,辛迪加的私营者们当然期待国家保证他们的利润。

 

国家社会主义使劳动者成为奴隶

这样,这种国家在劳动者阶级的眼里,就成了货真价实的阶级国家了。这在政治上是否好我是怀疑的。尽管存在着各种企图,我对于把这种国家事物描绘成“本来的”、“真的”社会主义,的确感到迷惑。

对于劳动者而言,他们只是经历了这样的事实:在矿山劳动的人的命运,并不因为这个矿山是私营还是国营而有丝毫改变。在萨耳炭矿,劳动者的生活与矿山私营完全一样,如果管理不善,收益不好,劳动者的状态照样恶化。不同的是:不能对国家进行罢工;这样的国家社会主义,只是使劳动者的奴隶属性更加严重罢了。

 

业主社会主义呢?

社会民主党对于这样的经济国营化,对于这种形式的社会主义,普遍反对的理由即在于此。这是一种卡特尔式的共同体。关键还是在于利润。在卡特尔里,国家财务已经合并为一,那些单独的企业主如何考虑对于利润的追求,依然是重要的。

今天,政府官僚层与私有经济的官僚层(卡特尔、银行、巨型企业)作为不同的团体分立并存,由政治权力可以统制经济权力。但这两个阶层将成为利害关系一致的单一团体,就不可实行管理和统制了。无论如何,无法取消利润这个生产的航标。目前状态下的国家只好忍受着工人对业主的憎恨。

 

消费能社会化吗?

上述业主社会主义的一个极端反面就只能是一种消费者组织,它将关心国家经济会满足什么样的需求。你们可能已经注意到,特别是在比利时,有许多消费组织设立自己的工厂进行生产。如果这样的原则被扩展到国家机构的手中,这将变成一种完全不同的社会主义——消费式社会主义。今天,我们都不知道它的领导会如何产生,也不清楚什么样的利益团体能够出现。事实已经证明消费者只能在非常有限的领域里组织活动。

当能够实现利润或保证有收益时,人们为了特定的商业利益很容易组织在一起。“联合国营化”的方式就可能实现一种“业主社会主义”。除此之外,把那些除了买东西、忙生活以外没有共同特性的人组合起来是极端困难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消费者的整体状况成为社会化的障碍。至少目前在德国,尽管食品不足,多数的家庭主妇并不愿意接受大量生产价格便宜的公共食堂,而宁愿在自己家里烹煮食物。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2: 方舟子打韩寒的假不应手软
2012: 申时行:(图)被土鳖包围的海龟
2011: 肖传国与卞仲耘,本质上都是同一类的受
2011: 方舟子的墓志铭
2010: 不在世外:专制者藏肮脏私财封杀人血案
2010: 哈尔滨警察打死大学生,上海海事大学杨
2009: 转帖:驳言“语言的信道带宽是由单位时
2009: 答逻辑:a dose of his own medinice
2008: 2008 中国金融危机:怎么办?
2008: 看吵闹“回国创业”的动静就知道国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