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兄弟,请不要生气
送交者: 中军 2013年02月03日22:17:24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兄弟,请不要生气

 

我的《谁害了编译局长》有许多来访,也有些跟帖,没有白写。

首先得谢谢兄弟们的关注,包括不赞同我的兄弟。

不赞同的兄弟抽冷子骂几句,我不怪你。文章一旦放到网上,那就是让人评头品足的。怪你的是没留点儿理由,没有点儿根据,怪你的是来时无声,离时无影,东邪西毒的不是,没法与你正面交手。

朋友问我,“你说,咱们和他不认不识的 ,又没惹着他,他怎么就发哪门子疯呢?”我说,“他是我的兄弟,所以,我要写几句。”

兄弟敢于说出那种明显违反网规的话,我猜想,首要的原因可能是把我当成外人、甚至是敌手,而不是兄弟而生气的表现,这不能怨你,你不知道我叫“他”一声兄弟的含义。

大约是在十多年前,就如何称呼国内来访的代表团,我同朋友商议过。叫“先生们”吧, 显得有点太正式;叫“领导”吧 ,可他们不是我的领导;叫“同志们”吧,太政治了;叫“朋友们”吧,又太外道了。最后我想到了教友们之间的叫法,称兄弟,亲切不说 ,关键在美国这个环境下,我也想让他们一下飞机就能知道,什么是美国的起点:自然本性的平等。所以,从那时起,我就把兄弟的称呼泛化了:只代表与我同样皮肤、同样语言、同样习俗的人。有时还大一些,如称奥巴马兄弟。

经常遇到拿职务耍大牌的,甚至有的团员提醒我,“他是我们的X长”。“没错,他是你们的X ,不是我的X长。在我的眼里,你们都是我的兄弟。”从小科长到国家领导人,我没偏向过哪位,也没惧怕过哪位。我从未主动与他们这些官员照相,都是他们主动与我照,包括省长部长们,更不用说什么攀他们了。

有一次,陪同某省的组织部长,他问我“国内哪个学校的?”“辽大的”。跟在他屁股后的一个处长接着说,“聊大的?我们部长可是X大的。”我知道这个处长的暗示我的意思,还特意在“聊”字上放了重音,可我哪是他想象得到的,“呃,是吗,X大列害呀,可我教过的辽大出来的现在能任命你们的部长了。”部长立刻反应过来了,“谁呀?”我一说名字,“哎,对呀,那可是个有水平的,对下面也和气,这可不能看哪个学校的。”我故意逗哪个处长,“兄弟,你现在应该知道你为什么只是个处长了吧?”那处长还一本正经地问我,“为什么?”“你还没听出来部长比你深刻的地方吗?”

但我并不是故意涮他们,我只是想让他们明白,如果我们兄弟之间,你都不能平等地对待,你还能平等地对待谁?如果当官的不能有一颗平等待人的心,你们能调动大多数人的积极性嘛?

有次,我在回网友的问题“他们认你这个兄弟吗”时 ,我想过,的确,他们不一定认我这个兄弟,那怕我比他们官大,他们认了,也不一定是作为“兄弟”认的 ,可能是认的“职位”。但是,当你我站在奥巴马、布什面前,你不承认咱们是兄弟,他们心里肯定心思我们骗他们呢,更不用说,我们的父辈就已“四海之内皆兄弟”了。

有一次,我叫着一个直辖市的副市长领着八个局长的团为兄弟 ,开始也都好,中午吃饭时,有位局长笑着提醒我说,“你叫我们兄弟行 ,副市长比我们大啊!”“什么大?官大?这饭桌上有官吗?”我故意地问。“啊,啊,他年龄比我们大呀,”“那兄弟的兄指什么?”“那是,那是,”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所以接着说,“我可以称你们官职,要是到你单位,我一定这么称,可这么称你们时 ,你们在我心里只是个角色,要是有更大的角色在,你们就得让位给他,不会真正得到我的心里尊敬,我也不会说出我心里的真正想法,更不会告诉你们我对美国的真实感受了,那我看谁给你们讲都行了。” 那位副市长乐了,“兄弟亲,称兄弟说明他对我们不外。”

在那位副市长出事儿后,我去看他,他说了句“你真是兄弟呀”。我那时也为他可惜过,他在井下干了8年的矿工,说起来,也是条汉子。这个编译局长,我也为他可惜,不想我们的兄弟再犯这样的不值得的错误,所以才探讨了背后的心理原因。至于他那个副部级,在你们看来是个大官 ,可在我心里算个老几呀,要做官,84年的副团级,我都没要;85年省社科院哲学所邀我去当副所长,我还是没去;要研究,他是学生的时候,我就出版东西了,全国哲学讨论会,我在台上讲,他只是在台下听的。现在你们可能认为这是大话,可当时大家都认为我有点儿傻,到现在,我还坚信我的傻还是没变。

现在,我不仅称他们为兄弟,而且常常还叫他们“傻兄弟”,我逗他们 ,“不傻,我们怎么就整不过美国人、赶不上黑兄弟呢?”“不傻 ,我们咋连同根生的一摸一样的都不敢认兄弟呢?”“不傻,怎么有些我们兄弟回国都不能来去自由呢?”

当我们对“兄弟”发生怀疑的时候,我们的心里想的什么,那些本来十分自然的心性让位给了什么?我们为什么不敢叫他们这些“x长”为兄弟?为什么不愿那些出了事儿的“贪污犯、腐败分子”、甚至是“卖国贼”、“叛徒”叫我们兄弟?

当我们吃饭拿起筷子时,当我们张口说话用方块字时 ,我们真的能和他们撇得一清二楚吗?这就是我的“兄弟”含义。

当克林顿总统风光时,教友们称其兄弟;在出事儿后来到教堂,他仍是兄弟。

“兄弟”是不可剥夺的自然属性。当我们不敢称、不愿称时 ,那份自然的东西就减弱了。没了自然的本性,人追求的最多是公平,而不是公正:公平是角色的要求,公正才是人的追求。

叫你一声兄弟,是我把你、把他当人看。

至于兄弟愿不愿意做那个人,就靠你们的造化了。

如果你造化好了,你就不会把别人往低处想了。既不会把“兄弟”看成有利可图的手段,也不会视为三六九等的草民,“主子”与“农民工”这两个极端的词,就会被你放弃。代之而取的,拥抱你的则是那一片灿烂的阳光。

当然,如果兄弟愿意别人一见到你,首先把你“怀疑一遍”假定你不是个好人,说你“支那人”,那你就继续做你这个“角儿”。

更重要的,我想说,即使你不同意我的观点,也千万不要生气。你心里一定会怨我,那些贪官王八蛋,坑害了多少老百姓,你还不大骂特骂,还可惜他们,替他们辩解,还写了那么多找到虚假心理、排斥心结。如果走到这一步,愤恨气氛一上来,你必会把我从兄弟之间推开,恨不得能把我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能不什么解恨就骂什么?可你想过没有,你要是有了权力,能不借助“XX派”、“XX公敌”的借口来残杀我吗?反过来,我要是你那心情,不也一样吗?这不就是几千年来我们从陈胜吴广到现在的反反复复吗?

如果你再好好想想,这反反复复,不是从我们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虚假心理、排斥情节开始的吗?

我们都以为大骂一顿,宰了这些腐败者,社会就会好起来?好社会没有好人能存在吗?好人没有好的心性行吗?好的心性不从克服虚假心理开始、吸取他种文化融合,能朔造出我们喜欢的美国人的率真、敢闯、热情、乐助的自觉性格吗?人的内心里不自觉,就是杀了多少“大老虎”也没用,该贪的照样贪 ,该腐败的还是腐败吗?你我不是如此吗?不是这样,那为什么就这么一篇小小的文章,就会令你那么生气呢?

还得提醒你一句,我们都以为这“借口”的做大是文革的结果,可是,从古至今,凡是有华人的地方,这种思维绝迹了吗?

“借口”首先把我们从“兄弟”中分化了,拉进了“角色”的状态。一进入这个状态,我们就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眼珠子乱转,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来,都认为自己最对、最正确、 最真理,你要不服我,就是狗屁,就该诛杀。

精神分析学的“借口”的意义,就在于他揭露了这个“任性”是怎样从本能的冲动中发展为兄弟们相互残杀的动力的。

看你的口气,也算是个爷们啦,如果真的是个爷们儿,哪怕是小沈阳式的“纯爷们”也行,开个博客,出来亮亮你的看法,不管对错,相信大多数网友都会尊重你的想法的。至少,在万维网上可以自由发挥的,有拥共反共的 、喜美厌美的、民主专制的、自由独裁的、旅游闲逛的、留学发财的、卿卿我我的、吃喝玩乐的,当然也有歇斯底里大发雷霆震撼乾坤的,也有怄气歇菜不声不语潸然离开的,还有改名换姓重振锣鼓杀回马枪的,不管怎整,只要你大大方方地、有点爷们样地整几句,把你的想法抖搂出来,网友网编都会欢迎的。

在欢迎中,你会想到别人对你的期望,在期望中,你会看到什么是你值得努力的,什么是你应该珍惜的,在努力与珍惜中,你就明白,当我叫你、或者叫他一声兄弟时,什么是我们兄弟们应有的尊重。

 

魏中军

201323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2: 关于郭应焕发表在中国航空报的超光速文
2012: 申时行在这里的两句话足够世界学习一百
2011: 各位新年快乐!
2011: ZT 日本人喜欢的中国经典修身名言100句
2010: 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人心也未曾想到
2010: 和pzzdm谈信仰真空
2009: 学术造假被国际期刊撤销 院士课题组深陷
2009: 你喜欢研究汉语吗? 为什么“党和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