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红朝演义六六:提拔造反司令当中共副主席 挖出圣人孔丘作批周
送交者: 巴山老狼 2017年08月23日19:03:52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红朝演义六六:提拔造反司令当中共副主席   挖出圣人孔丘作批周大靶子

巴山老狼  著

第八篇 :  文化大革命狂飚(下)  林彪的发迹和灭亡   邓小平复出又倒台   毛泽东呜呼哀哉

第六十六章   提拔造反司令当中共副主席   挖出圣人孔丘作批周大靶子

一九七三年八月,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令全世界大吃一惊的是留着“资产阶级”式偏分帅哥头的上海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的总司令王洪文代表中共中央作《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在随后的十届一中全会上,王洪文成了继毛泽东、周恩来之后的第三号人物,并且从七四年一月起接替病中的周恩来主持中央工作。此事真使人费解。一般认为毛泽东心目中的接班人是江青、毛远新,弄一个三十八岁的造反司令当中央副主席还真是有点邪门儿了!但是对毛泽东这一举动,笔者认为有两层意思:其一、毛泽东推出三十八岁的王洪文当党的副主席,其主要目的是对中共高层的试探:如果王洪文这样年轻当副主席党内没异议,那么五年后的十一大再推出三十六岁的毛远新当副主席,再让毛远新名正言顺接班坐天下。可惜老天没让毛泽东活到中共的十一大。老实的华国锋又背叛了他,毛泽东的“家天下梦”就梦断紫禁城。其二、文革发动后受到中共各级党组织的抵制和反对,王洪文是靠造反起家的人物,起提拔他上高位是为了肯定文化大革命。

早在一九六九年,毛泽东为了提拔毛远新当沈阳军区副司令,竟把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小的副营长孙玉国提来当沈阳军区副司令――这下子就没有一个人敢说不该提拔小毛子了――比小毛子更嫩的孙副营长都可破格提拔,那么提拔小毛子算个啥?

毛泽东破格提拔孙玉国与王洪文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了日后破格提拔毛远新制造氛围,制造舆论。为毛远新上位开路。

每一个伟人在历史上都只能起一种作用,天生毛泽东于世,不是让他来治国平天下,而是在中国搞“政治运动”,搞全国全面内战,给中国人民制造灾难。

林彪死后,毛泽东不知什么原因,竟大病一场,差点跟随林彪而去。不过毛泽东毕竟是真命天子,林彪的冤魂还不足以置毛泽东于死地。复活过来的毛泽东整天无所事事。不知那根神经出了问题,把死了几千年的孔老夫子从棺材里挖出来批判斗争。与死去几千年的老祖宗过意不去,这是人类文明史上所没有过的。这是中华民族的一大耻辱!

一九七三年春,毛泽东写诗一首批评郭沫若尊孔:

郭老从柳退,                      

不及柳宗元。                      

名曰共产党,                      

崇拜孔二先。

一九七三年五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关于批判孔子的指示作为重要内容向会议传达。

一九七三年七月四日,毛泽东同王洪文、张春桥谈话说: “郭老在《十批判》里头自称人本主义,即人本位主义。孔子也是人本主义跟他一样。郭老不仅是尊孔,面且反法。国民党也是一样啊,林彪也是一样啊。我赞成郭老的历史分期,奴隶制以春秋战国之间为界,但是不能大骂秦始皇。”

毛泽东在这次谈话中还不指名地批判周恩来及其领导下的外交部说:“外交部有若干问题不大令人满意。”“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将来搞修正主义,莫说我事先没讲。”——开始为搞死周恩来制造舆论了。

一九七三年八月五日,毛泽东给江青念了他写的《读<封建论>――呈郭老》一诗: 

劝君少骂秦始皇,                    

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                    

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                    

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                    

莫从子厚反文王。

从此诗中看出毛泽东骨子里对中国古代第一个封建暴君秦始皇的崇拜,对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暴行的赞扬。

早在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在一次中央会议上谈及秦始皇时,林彪就指责说:“秦始皇焚书坑儒。”毛泽东当即反驳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生,我们在一九五七年坑了几十万儒,我们超过秦始皇几百倍!”

毛泽东还对江青说:“历代政治家有成就的,在封建社会前期有建树的都是法家。这些人都主张法制,犯了法就杀头,主张厚今薄古。儒家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都是厚古薄今的。”

 毛泽东对江青说这话时请注意当时的时代背景。当时毛泽东把为自己打天下的最大功臣林彪斩草除根,难免在中共高层引起恐慌和各种议论。说毛泽东太残忍了。对此毛泽东也不是毫无察觉。因此把孔子的儒家学说弄出来乱批一通,抬出“法家”来为自己屠杀功臣寻找理论上的依据。

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三日,毛泽东会见埃及副总统沙菲时说:“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

在一个外国政要面前大谈秦始皇,这本身就够荒唐可笑的了。恐怕沙菲先生在听此话时,除了礼节性地点点头外,对毛泽东说的话一句也没听懂。

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者”桂冠戴在毛泽东的头上。可毛泽东自己却自封“秦始皇”,没说自己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真正的战争》中记述:毛泽东对马尔罗尼说:“我是中国历代皇帝的传人。”毛泽东自比秦始皇,遗憾的是只能在屠杀无辜、残害人民方面比秦始皇高明万倍,在文治武功方面,毛泽东岂能望秦始皇之项背?秦始皇以一区区秦国,合纵连横,远交近攻,文武并用,能吞并六国,建立大一统的中华帝国,真无愧千古一帝,其盖世殊勋前无古人。而毛泽东连一个小小的台湾岛都统一不过来,香港、澳门又不敢夺回来,被苏俄分裂出去的外蒙古也拉不回来,又拿什么功业去与秦始皇相比?毛泽东在位二十七年,搞得民穷财尽,白骨成山、冤狱遍野、国势衰败,经济崩溃,又有何德何能敢与秦始皇平起平坐?

在毛泽东有关“批孔”的号令下,自九月起,全国重要报刊相继发表了一系列的批孔文章:九月四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发表《儒家和儒家的反动思想》、九月十五日,上海市委写作组石伦发表了《论尊儒反法》、九月二十七日,中央党校唐晓文发表了《孔子是全民教育家吗》、十月十六日,上海市委写作组康立发表了《读<封建论>》、十一月一日,上海市委写作组罗思鼎发表了《秦王朝建立过程中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兼论儒法论争的社会基础》。这些文章大多牵强附会、编造历史,把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说成了最庸俗、荒唐、简单的儒、法两家的争斗史。

江青、张春桥把自孔子以来的历朝历代大儒们如董仲舒、朱熹、程颐等从棺材中挖出来出了狠狠揪斗了一番,唯独对近代大儒曾国藩网开一面不批不斗,原因是毛泽东青年时代说过一句话:“吾于近人独服曾文正公。”如再把曾老夫子揪出来,江青的耳光岂不是煽到了毛泽东的脸上了?

就在一片批孔声中,毛泽东于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命令政治局开会批判周恩来。此时的周恩来已身患绝症倒在床上。批判周恩来的理由是:在一次外事工作中说错了话。至于周恩来说错了什么话,中共从未公开过此事,笔者也不能妄加猜测。据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的回忆录中提到,在此期间,他与周恩来在会谈中谈及越南的事情,周恩来竟暗示不希望美军从越南全部撤出,以免越南成为苏联势力范围。这令基辛格先生大吃一惊。莫非毛泽东是为此事?当时的中国在世界极为孤立,除了极少数的社会主义国家外,几乎与其它的国家没有来往。不知毛泽东所指说错说是否就是此事?

在中共最高层的批判周恩来会议上,每一个政治局委员轮番上阵,对周恩来的错误进行无情的批判,深恐态度不坚决而又受到拖累。江青在批判中竟说出了:“周恩来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否定文化大革命,……这是中国共产党内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话来,实在令在坐的中共高官们人人毛骨耸然!江青的话当然不是空穴来风,没有与毛泽东的密商,江青会这样说话?

莫明其妙的“批林批孔”运动这时直奔主题,原来这一运动的首要目标竟是中共建党以来在血腥专制政治最高层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不倒翁、在中共党内、军内、全国人民心目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周恩来!

周恩来自一九五六年被毛泽东批了“反冒进”后,从此闭上鸟嘴,不但不敢说一句不中听的话,而且在毛泽东屠杀功臣的“系统工程”中扮演了一个十二分听话的帮凶角色,没有周恩来在一旁任劳任怨、默默无闻、默不做声地为毛泽东磨屠刀,并将功臣们捆绑上屠宰场,毛泽东不知还要费多大的牛劲才能实现其心中的“远大理想”。周恩来对毛泽东的忠心就象诸葛亮对阿斗一般,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矣!但就是这样一个几十年来勤勤恳恳、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竟也成了毛泽东的屠宰对象!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毛氏夫妇为何要与周恩来过不去?说到底还是怕自己死了而周恩来还活着,自己安排毛远新接班的事被周恩来打破。现在周恩来得了绝症,能死在毛泽东前最好,如果不会病死在毛泽东前,也要找个罪名把他搞死。“批林批孔”运动就是想先给周恩来安个罪名,如果他经得活,就以这个罪名置其于死地。如果经不得活,就算了。

批判会后,毛泽东说:“这次会开得好,很好!”

十二月二十一日,毛泽东在接见参加军委会议成员时讲话再次说:“如果中国出了修正主义,大家要注意啊。”

批了孔夫子,批了周恩来,再把林彪与孔夫子联起来批判。一九七四年一月十八日,中共中央以《中发七四(1)号文件》之名转发了北大、清华大批判组汇编的《林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此材料罗列了林彪的三条“语录”与孔夫子两千年前的三句话相对应,作为林彪效法两千年前的孔子克己复礼,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证:

其一:林彪书赠叶群条幅: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

孔子《论语、颜渊》: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其二:《五七一工程纪要》中“对过去以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的人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

孔子《论语、尧曰》: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

其三:吴法宪交待林彪的话:要设国家主席,不设国家主席,国家没有一个头,名不正、言不顺。

孔子《论语、子路》:必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这个材料以给孔子的话扣上“复辟奴隶制的纲领”的罪名,来说明林彪书写的条幅也是为“复辟资本主义”。

如果说一九七三年毛泽东发出批孔指示后报刊上发表的批判文章还是对孔子的思想进行批判的话,那么一九七四年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下发后的批孔文章就完全变了,借批孔子为名,行攻击周恩来之实。孔子从未当过什么宰相,批孔文章捏造出孔子当“鲁国宰相”;周恩来病入膏肓,批孔文章即编出“七十一岁的孔子重病在床时期”。一九七四年六月,江青更提出“批现代大儒”说:“除了林彪、陈伯达以外难道现在没有儒了吗?没有为什么反孔老二?现在有没有儒?有很大的儒。”

中共党内第二把手实在难当,刘少奇二十几年来对毛泽东唯唯喏喏,最终难逃灭顶之灾。林彪吸取教训后,对毛泽东大肆吹捧,步步紧跟,到头来折戟沉沙,客死他乡。林彪死后,周恩来升为第二把手,再次成为毛泽东的“奋斗”目标。但毛泽东整彭德怀、刘少奇、林彪人们出于畏惧或被蒙骗而不多说,整周恩来肯定有人会公开说不!红军时期即任军团长的王震就曾私下对人说:主席整谁人们都能理解,唯独整周恩来令人不解。再加老天“照应”周恩来,让他身患癌症。毛泽东面对病入膏肓的周恩来,批了几个月也自觉没趣而偃旗息鼓。否则周恩来定会被毛泽东揪出来示众!成为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头子而遗臭万年!

就在“批林批孔批周公”运动进入佳境时,一九七四年十月,毛泽东在中共政治局会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江青有野心,他想让王洪文做委员长、他自己做党主席。” 毛氏夫妇自文革以来,以一对绝色特技演员身份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毛泽东不好明说的话由江青说,江青不好明说的话由毛泽东说。现毛泽东在把刘少奇、林彪弄死后,公开把后事安排说了出来,一是未雨绸缪让政治局大员们有个心理准备。二是投石问路试探大员们的种种反应,以便采取相应措施。只是毛泽东、江青的如意盘算能行得通吗?老天爷能让祸国殃民的毛泽东顺利安排后事吗?

0%(0)
0%(0)
  基本都是事实  /无内容 - 吕鱼冰 08/24/17 (7)
    真是物以类聚,兽以群分!臭不可闻!  /无内容 - 公孙明 08/25/17 (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VOA:日本学者笔下的死城-共军包围长春
2016: 台不当党产处理委员被拒访港 中共死保国
2015: 中央文件汇编《减轻农民负担手册》成为
2015: 混蛋习近平:儿皇帝九三大阅兵的玄机
2014: (转贴)林肯之死(图片)
2014: 崔成浩:郭沫若的诗——毛主席呀 你真赛
2013: 李扬:弑太祖者太宗也
2013: “王莽谦恭未篡时”(二) 王政君嫁的巧
2012: 大国决战胜负已经不在战场,舆论战将决
2012: 李扬:政府要促进民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