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江青评传——第二十六章 法庭斗争(二)
送交者: 北冥有笋 2017年11月25日19:52:55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江青评传——第二十六章 法庭斗争(二)

苦多

【公孙明按:作者苦多的描述里,江青似乎没有体会出周恩来在破坏文革上所扮演的角色,这在当前政治形势之下,对周恩来网开一面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是不正确的,毛主席早就看出周恩来于文革过程中上所表现出的两面三刀做法,更了解到周恩来从头到尾对文革中坚人物的抵制,并且利用文革消灭了两个政治对手 – 刘少奇和林彪;而且毛主席不可能没有跟江青讨论这些要事。周恩来是个王莽般的人物,但要比王莽阴狠多了!】

  

  第二十六章 法庭斗争(二)

  当审判“长沙告状”的闹剧出丑、诬告陷害江青的阴谋败露后,邓小平凶相毕露,开始赤裸裸地向中共“九大”、“十大”决议进攻,首先为他的亲密同伙刘少奇翻案。

  江青看着对她的《起诉书》:“……一九六七年七月,江青、康生、陈伯达擅自决定批斗刘少奇……江青直接控制并伙同康生、谢富治指挥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刑讯逼供,制造伪证,诬陷……”这些嘲弄般的文字,深感悲哀了。有一丝一毫的擅自决定吗?为刘少奇的批斗问题,中央召开了多少会议?形成了多少口头的和书面的决议?为什么批斗刘少奇、王光美,不是白纸黑字写在那里吗?对此,江青真感到无能为力去辩解:一是不给她辩解的机会,二是根本不听她的辩解,三是路线彻底改变了,辩解也无用。有些政治家说的也许是对的:政治斗争中的历史事实果真像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任由强权者强奸或者打扮?!但至死信赖毛主席的江青,现在仍然按毛主席的教导行事:人,就应该有人的尊严。一个革命者应该具备不卑不亢的高尚气节。江青考虑再三,提笔在起诉书的后面写道:“文化大革命发动了那么大的规模,揭发了那么多的材料,难道会被这一纸空文一扫而光吗?这不是痴心妄想吗?白纸黑字写下的材料,谁说推翻就能推翻?刘少奇的铁案,难道是起诉书中所列的那两个人的口供定的吗?既然不是,他们俩推翻不推翻自己的口供与整个案子有多大的关系呢?刘少奇的案子,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担任专案组组长领导全党搞出来的,是中共第八届十二中全会审查通过、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一致决议的。把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扣到我江某人头上,好象我真有凌驾于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头上的本领,那么,你们这一批批号称‘无产阶级革命家’、‘扭转乾坤的设计师’的‘英雄好汉’们在我面前,不是显得太无能了吗?不尊重历史,不敢面对现实,不正视大量的铁的证据,就要闹这种历史的笑话。”但邓小平他们是不怕闹历史笑话的,他们是实用主义者,他们看到的是眼前利益,“有权不用过时作废”已经扎根在他们的思想和理论中。他们有他们的“损招”:用诡辩代替逻辑,用枝叶掩盖主干,用支流冲没主流,用人海战术把被审讯的人搞得晕头转向,用车轮战把被审讯的人拖得筋疲力尽。江青曾对监管人员说:“我是一个人对付他们的一伙人,一张嘴回答他们的几十张嘴。你可想而知我是多么的累。许多事情我手头没有资料,全凭脑子记忆回想,这就需要时间认真的思考,可是他们又把时间安排得这么紧。好在我的精神没有垮。我多年来,在主席的教导下,我已经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所以能够对付得了他们的讹诈。王洪文就不行了,一来是他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并不了解多少真正的内幕,二是他也不知道那些修正主义头面人物的内情,所以心中无数,压力一大,在他们的狡诈面前,束手无策,很容易上钩,掉到他们的陷阱里去。”

  专门为了刘少奇的问题,江青出庭两次。她意识到在审判“长沙告状”失败后,邓小平他们选择了另外的“突破口”。他们想用批判刘少奇的过程来掩盖批判刘少奇的实质,用有和无、轻和重这些小事情来和她纠缠不休,用烦琐的询问达到出她洋相的目的。江青知道,现在就是完全没有的东西也可以找出所谓的证人来,因为政权在他们手里,所以应该和他们进行性质上的认定。于是,江青在法庭上以攻为守:“就算对刘少奇、王光美的批斗和抄家是我江青同意的,这也是革命行动,是合理的,也是合法的,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犯罪。红卫兵小将们在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的时候,就涉及了抄家。一九六六年中央有个简称《十六条》的文件,承认了红卫兵的行动是革命的。你们难道就没有抄我的家吗?批判刘少奇和抄他的家,都是小事情。既然党中央已经认定了他是党内最大的一个走资派和大叛徒,批判他,抄他的家又有什么奇怪呢。你们现在在这里煞有介事地提出这些问题,当初你们怎么不讲呢?你们不是也积极参加了吗?”法庭的大厅里“轰”的一声,爆发出笑声。检察官江文恼怒地大声喊:“大家肃静,不要上江青的当。江青对决定批斗刘少奇并抄他的家所应负的法律责任是不能推卸的。”江青耐心地说:“文化大革命既然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批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一切反动分子的问题。这是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决定,也是人民的革命权力。当时毛主席就反复告诉人们: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个重大的革命背景你们为什么一字不提?你们可以翻一翻当时的中央文件和报纸,对这样的革命行动哪一个中央领导人提过半个‘不’字?周恩来同志当时就多次表示:批斗刘少奇是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我们应该坚决支持。”检察长、审判长都急噪得坐不住了,赶紧搬出所谓的法律条文来压江青。江青根本不吃这一套:“你们在座的审判人员还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可是你们懂不懂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是搞无产阶级革命的,是搞阶级斗争的。无产阶级的政治,无产阶级的利益高于一切。世界上的所有法律都是为政治服务的,为本阶级利益服务的。当刘少奇要走资本主义道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能答应吗?能不批判他吗?连这点常识都不懂,还给我谈什么法律!再说,我江青也没有这个权力批斗刘少奇,是党中央的权力,是人民的权力。那时的所有的中央领导人都知道中南海发生了批判刘少奇的斗争,都是拍手叫好。就是现在的中央委员会中的多数委员和现在的绝大多数领导人,包括你们在内,不都是争先恐后地批判刘少奇?如果我有罪,那么你们所有的人呢?”法庭的头头们暴跳如雷,语无伦次地大声吼道:“住口,江青!”“江青,住口!”江青越发沉着了:“打中你们的要害了吧?我再讲一遍,就是邓小平也在那时多次地揭发批判刘少奇,还说过不少文化大革命的好话,还说‘永不翻案’……”不等江青说完,审判长就气急败坏地命令强行制止江青的发言,并不住地说:“不许江青在这里诬蔑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江青抗议道:“你们为什么不允许我讲话?你们这是国民党的法庭,法西斯的法庭,你们……”话没讲完,就被审判长打断:“江青你这是藐视法庭!吵闹法庭,违反了法庭规则,要罪加一等。这是你新的犯罪!”江青冷笑一声:“罪加一等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让我多长几个脑袋,让你们多割几次就是了。”她用手指着审判台上的人继续说:“我对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和尊重事实的法庭是完全尊重的,对于你们这些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革命的法庭,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江华(特别法庭庭长)歇斯底里地拍着桌子:“江青,你是被告,我受全国人民的委托,就是要审判你!”江青看着江华说:“你们这些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哪能代表得了人民?什么时候人民委托你了?真是恬不知耻!你们是邓小平的代表!你黄火青(检察长)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你在历史上……”黄火青脸红了,江华急忙下令,让几个早就准备好的、如狼似虎的法警将江青从椅子上揪起来,反剪双手,连推带拖,又打又骂地把67岁的毛主席夫人江青押出法庭。这就是邓小平的法律和文明!

 

jiang26-1.jpg


 

  回到监狱,江青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两臂隐隐作痛,仍然气愤难消。她对监管人员说:“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法西斯专政!历来人们认为法庭本应该是公道的,现在的法庭是完全一边倒,不但是一边倒,简直就是邓小平的工具了。从这里,你们应该看出来了,毛主席并没有冤枉他,他就是个野心家、阴谋家,钻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这一切早就是他们想要干的事情,只是由于毛主席采取的措施及时、果断,当时他们没有得逞罢了。你们不要以为他们这是对我的仇恨,而是冲着毛主席来的。他们把对毛主席的仇恨都集中在我的头上了。”监管人员害怕地说:“江青,你不要和我讲这些。这都是被看作反党的话,你当然不怕了,但是我们怕。弄不好我们会被株连。”一位看管江青的哨兵接口说:“可不是嘛,我就因为所谓立场不坚定,挨过批评,正要撤换我呢。”江青苦笑了:“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只是明辨是非也需要勇气的。看来,从古到今,真正不怕死,敢于坚持真理的人始终是少数呀,毛主席提倡的五不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不然,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不怕死的君子就多得数也数不清了。”

  再度审判江青有关刘少奇的问题,邓小平指示一要抓紧,二是不要给江青“新的犯罪机会”,也就是不要给江青充分发言的时间,只允许她回答“是”或者“不是”。于是,江华他们就干脆把大量的所谓“证人”“证词”以及编制的录音,一股脑地给江青念,让江青听,让江青看,来个狂轰乱炸,使江青筋疲力尽,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每次江青从法庭回来,受尽凌辱迫害的她,都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由于过分激动,她的面孔都有点发紫了,直到躺在床上以后,才感到稍好一些。她回想着这几天的法庭斗争,她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在开法庭批判会。她手头没有任何材料,又不让她讲明当时所作批示或讲话的背景,一时只得听凭他们的摆布。幸亏自己的记性还比较好,能够灵活地对付法庭的突然袭击,不然简直无法招架。她理解王洪文为什么应付不了他们的花招而败下阵来,对付这些手握生死大权的阎王们,没有豁出去的勇气是根本不行的,任何善心和软弱都会中了他们的圈套。这是残酷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政治斗争。江青越来越明显地看出,刘少奇的问题,是她的主罪之一。毛主席早在1973年就跟她说过:“你江青有没有感觉,刘少奇的路线现在并不臭,或者说像臭豆腐,闻起来是臭的,吃起来是香的。说不定某一天,有些人就会公开树立起为刘少奇翻案的大旗。”“现在,他们不但要为刘少奇翻案,而且要把反对刘少奇或揭发过刘少奇的人都要斩尽杀绝,好狠呀。”江青自言自语地说,“其实,这也是好事,不然,广大人民,包括我自己,还不知道复辟狂的凶残,还尝不到复辟狂的滋味。但是,他们不让讲刘少奇或他们的帮凶有什么问题,好象我们这些毛主席的追随者们就是要无缘无故地所谓迫害他、诬陷他,这能说服了全世界的革命舆论吗?”

  图穷匕首见,邓小平最终还是要为自己翻案。其实,邓小平自己是无案可翻的,既没有定他是“叛徒、特务、内奸”,也没有中央文件定他是“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只有撤消他党内外职务的决定,只有批判他错误路线、错误思想的号召,只有对他搞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镇压革命群众罪行的揭发和声讨。所以,邓小平是为他的资产阶级路线翻案,是为他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行径翻案,为被革命人民打翻在地的“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牛鬼蛇神”翻案。正因为如此,他仇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仇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所有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对象,都是邓小平的心肝宝贝。现在他要发泄的是:江青为什么批判他,为什么要揭穿他“假共产党、真反对无产阶级革命”的伪装面孔,为什么不给他留一点情面,这不是“污蔑陷害”吗?邓小平的仇恨是婊子没能树立“节烈牌坊”的仇恨,是小偷被逮住、暴光在光天化日之下、处于人人喊打的无地自容的仇恨!

 

 江青在监狱里,带着老花镜,仔细地看着按邓小平指示出笼的不伦不类的《起诉书》中的一段:“江青、康生密谋诬陷、迫害中共八届中央委员会成员。……”不由得又一次感到好笑。起诉书的作者只知道奉命行事,根本没有了解这个所谓迫害名单的背景和当时的实际情况,只是从挡案里搜集到一些文件就妄下结论。作为一个亲身参加者,江青对当时的情况历历在目。那是1968年5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党中央主席毛泽东提议要召开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以便为召开“九大”作准备。当议论参加全会的人员时,毛主席问:“八届中央委员里,还有多少能够参加会议?有问题的有多少?够不够半数?文化大革命是一次最大的审干运动,把许多的叛徒和特务、走资派都清查出来了,成绩是主要的。但是,也要使这次全会开得合法呀。”周恩来说:“中央文革小组可以就八届中央委员的情况向政治局作个调查报告,然后政治局审查通过。由于康生同志对情况比较了解,在延安的时候就做过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又是文革小组的顾问,可以由他负责全面。”常委会一致同意了周恩来的意见。作为列席常委会的中央文革小组的副组长,江青目睹了这次会议的全过程,并根据会议的决定,参与了对八届中央委员的调查工作。当康生汇总情况、提出名单时,江青曾经对康生说:“这么多有问题的人,能不能缩小一下打击面?”康生说:“他们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又不是谁强加给他们的,谁能替他们抹杀得了?当初,刘少奇就是把这么多有问题的人拉到党内嘛,再加上蜕化变质的一些人,现在他们是一个集团嘛。所以,不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就是想插手也插不进去呀。”江青说:“主席的指示,是让我们保证全会以法定的程序召开。是不是把一些犯错误的人也让参加全会呢?”江青的意见得到了康生、张春桥等人的支持,于是他们一起向政治局常委汇报。毛主席看过名单,听了他们的建议,对政治局常委们说:“你们看,这场文化大革命不搞能行吗?整个的中央委员会里,有问题的人就占了差不多一半。他们的问题既不是我给定的,也不是在座的人给他们强加的,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在运动中揭发出来的。他们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盖子,就这样给揭发出来了。这还不是大好形势吗?有些人只是看到某些地方打架了,生产受损失了,而看不到我们经过了这场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空前巩固。这就叫作政治上的近视眼。我们还是要把这场运动的意义多讲给大家听听。我早就和外国同志说过,党是可以变化的,普列汉诺夫和孟什维克过去都是马克思主义者,后来就反对列宁,反对布尔什维克,脱离了人民。中国也有两个前途,一种是坚决走马列主义的道路,社会主义的道路,一种是走修正主义的道路。我们党内有要走修正主义道路的人,社会上也有这样的阶层,问题是看我们如何处理。现在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个好办法。”林彪赶紧说:“文化大革命的收获是最大的,损失是最小的。只要我们的国家不改变颜色,即使是生产受到一点点损失,我看值得!”周恩来也说:“我们要按毛主席的指示,把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绩讲深讲透,做好犯错误的八届中央委员会成员的工作,让他们深刻认识错误,尽快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把这次全会开好。”就这样通过了参加八届十二中全会的名单,而对那些有这样那样问题不能参加全会的八届中央委员会成员,等待文化大革命后期处理。这就是江青所谓“诬陷迫害中共八届中央委员”的过程。

 

jiang26-2.jpg


 

  应该说,江青的法庭斗争取得了一定效果,邓小平的黑指示贯彻执行得并不顺畅。她采取的方针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决不让你牵着我的鼻子走。江青曾经给监管人员讲:“反驳他们指定的那些罪名一点意义都没有。你就是否定了,他们还会编造出一大堆来。你果真以为只要把他们所说的这些驳倒就可以无罪了吗?太天真了。我就是要揭露他们的真实面目,邓小平们害怕的就是这个。比如说我在三十年代有什么丑史,说来说去,他们拿出个什么东西呀?翻来覆去也不过就是那么两下子嘛!根本不用批驳。而我,却可以拿出来他们大量的罪状。这就是抓问题的实质。你们过去看过《红旗》杂志那篇《重视对〈水浒〉的评论》的短评吗?毛主席就认为写得好,说到问题的实质上去了。”看到监管人员认真听的样子,江青背起这篇短评中的一段:“为什么宋江能起到高俅所起不到的作用?为什么高俅的残酷镇压不能打垮梁山农民起义军,而宋江的投降主义路线却很快瓦解这支队伍?这是因为,钻进农民革命队伍的宋江,以他同高俅的斗争,掩盖了他们同属地主阶级的实质,掩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只不过是地主阶级内部一派反对另一派的矛盾。这样,宋江就有机可乘,使投降主义路线得逞。李逵由于缺少阶级分析的观点,虽然没有壮烈地死在高俅的屠刀下,却让宋江用毒酒断送了性命,这个惨痛的教训是值得革命人民永远吸取的。”江青接着说:“这对于我们今天认识邓小平的路线仍具有重要的意义。陈永贵、吴德、陈锡联等人的下台说明了什么?我看不止这几个可怜虫,就连华国锋也未必保得住。因为邓小平是绝对容不下他的。”监管人员不得不暗暗佩服江青敏锐的观察和分析能力,但又无可奈何地说:“你不要再谈了,免得连累我们,你还是写你的答辩吧。不过,答辩写得再好,也是没有用处的。”江青理解地点了点头,在那种铺天盖地白色恐怖下,他们能认识到这一点也难能可贵了。

  其实,江青的法庭斗争,不光赢得了群众,也给她的对手以震撼。

 

jiang26-3.jpg


 

  “江华,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有一次,江青透过她的金属眼镜框盯着这位法庭庭长。江华似乎吃了一惊,但一会儿之后又冷静下来。“可以,你问吧。”“法庭是不是刑场?”江青说话就像律师开始盘问证人一样。“上次法警扭伤了我的胳膊肘,使我受了内伤,现在我的右手都抬不起来了。”她把她把左胳膊缓缓地放在右臂上,法官们因有愧而在椅子上坐立不安。“还有一件事,我们有约在先,江华你是知道的,我尊重法庭,可你们不让我说话,你们想妨碍我时就马上在法庭上叫人喝彩,作为对付我的武器。这就是你们对待我的方式,”江青说:“党内有许多事只是你们这些人不知道罢了,你们清楚,在那个年代,共产党做了哪些让你们这些资产阶级分子抱怨的事。你们把什么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个创造奇迹、三头六臂的巨人。其实,我只是党的一个领导人。我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诋毁毛泽东主席!”当她讲到毛主席,就有一位法官蛮横地插进来阻止她。江青冷笑着说:“既然你们不让我讲话,为什么不在我椅子上放尊泥菩萨来代替我呢?”为了说明法官们的无知,江青投出一颗炸弹:“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大肆宣扬、奉为法宝的毛主席所谓遗嘱的真实内容。”她对静下来的法庭宣布:“那天晚上毛主席给华国锋写‘你办事,我放心。’的话,”她环顾四周,她的眼镜成了法庭中照相机的焦点。“这不是毛主席给华国锋写的全部内容,至少还写了下面六个字:‘有问题,找江青’。”。结果,法庭上又是大乱。在阵阵铃声中,江青再一次被凶狠地拖出法庭。

  对江青在法庭辩论时的发言最感到恼火的是邓小平。他气急败坏地朝彭真说:“告诉特别检察厅的同志,要准备一篇很好的发言,一条条地批驳这个娘们的诡辩,把她的画皮彻底剥下来。这个家伙,我早就料定她会在法庭上表演这么一下子的。下次辩论的时候,她如果再继续攻击党的领导人,你们就采取措施,不能让她这样为所欲为,不能让她随便泄露核心机密。否则,就收不到我们审判的预期目的。”彭真当即把邓小平的话通知特别检察厅:“小平同志很生气,你们再也不能允许江青在法庭上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了。如果她要再讲,你们就立即押她出去,或者采取当庭制止的强硬措施。总之,不能允许她继续如此。至于如何剥掉她的画皮,打掉她的威风,你们看着办吧,对她这样的人,不给点厉害是不行的。”于是,法庭内外就导演了殴打、羞辱江青的历史惨剧。下面是其中的一幕。

  面对邓小平的斥责,彭真的威逼,审讯人员急了、疯了。有几个审讯人员本来就是邓小平、王光美(刘少奇的老婆)等人安排的打手和恶棍,他们每次向主子汇报江青的表现,说到她衣着干净、体态雍容大方,头发又黑又密又亮,说理清晰振振有辞,完全不象六十四五岁受审的犯罪老人,他们的主子都恨得咬牙切齿,一再指示“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不能让她这么逍遥自在”。奴才和走狗心领神会,他们不愧为经过文化大革命“锻炼”的,把革命群众斗争走资派的批斗会搬到监狱里“活学活用”,施展了资产阶级专政的法西斯恶行:他们让江青站在监狱批斗会场,把能召集的监狱人员都拉了来以壮声势。几个骨干分子摁江青的头,撕江青的头发,说她的态度不老实,“在法庭上竟敢攻击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现在就是要教训教训你!”并高呼各种污蔑下流的口号。当江青提出抗议时,他们就大打出手,拳脚相向,撕破了江青的衣服,使她身上、脸上多处受伤!法西斯监狱是无道理可讲的,邓小平等人听到这“痛快的一幕”,竟然高兴得笑出声来!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样做是不得人心的,要求绝不能泄露出去,今后要慎重。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从解放人民到镇压人民–中共四十年来的
2016: 《左传》中的劝善名句(!)
2015: 简单解释一下青藏高原歌词
2015: 地球人類的語言與天上的語言是矛盾的
2014: 不知灵魂在哪个维度
2014: 卫青和霍去病:汉武帝时两名天才战将
2013: 一晚临幸30多个妃子的牛皇帝
2013: 习 梦 撕 人 –-中共历史民间版(6)
2012: 为何犹太人就批评不得!不是说有言论自
2012: 李扬:不受监督的政府最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