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中国战线从军记 18 担任决战师团的大队长
送交者: ZTer 2007年10月31日10:17:19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到达福冈以后,我首先到兵站领取了乘火车前往千叶市的乘车证。因为我知道步兵学校在千叶市的四街道,所以乘车的目的地就是千叶市。自从我接到有关调动命令的电报至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了,反正已经是迟到了,我决定还是顺便先去看一看家人。因为东京遭到了美国轰炸机的空袭,我想母亲和妹妹们可能会疏散到了住在奈良县高田 [ 注:日本奈良的一个地区。 ] 的伯父(实际上是母亲的兄长)家里,所以高田成了我第一个目的地。我从福冈乘汽车到大阪,再从大阪乘火车到高田,用了两天的时间到了伯父家里。但是,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母亲和妹妹们都还留在东京。因此,住了一夜以后我就直接向东京进发了。

  长途汽车上非常拥挤,乘客们一个个的脸上也都是阴云密布、愁眉不展。让我不由得感叹道,这就是遭受了美国空军空袭以后的日本人的形象。旅途中自然也没有为乘客们准备餐饮,我用高田的伯母为我做的盒饭聊以果腹。一旦汽车接近了东京附近地区,1945年3月10日东京遭受大轰炸后残破的痕迹立刻就映入了我的眼帘,首都就这样把一副凄惨悲凉的景象展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

   1945年4月22日的早晨,我乘坐的汽车到达了东京站。出了东京站,我又换乘电车前往中野站。山之手一带还没有遭受过美国空军的空袭。我从中野站步行回到自己的家。见到家里的大门就那样敞开着,我就喊了一声:“我回来啦!”话音未落,我二妹妹就跑了出来,紧接着母亲也跑出来了,她们异口同声地说道:“真是没想到,真是意外”,我们都为母子、兄妹平安相聚而倍感欢喜。我把父亲托我带给母亲的信交给了母亲。

  我的家里看上去家徒四壁,空空荡荡,贵重值钱的大件家具都已经存放在国立那边的谷保 [ 注:国立和谷保都是日本的地名。 ] 的农民家里。因为原来就计划从东京疏散到奈良去,所以只留下了很少一点行李。由于食品供应状况恶化,为我们家存放物品的农民经常给我们拿来一些土豆、红薯什么的。

  我在家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也就是1945年4月23日,我就去了位于千叶市四街道的步兵学校。学校本部负责人事的下士官告诉我,我将作为为了进行本土决战而编成的机动师团的大队军官,在步兵学校接受军官教育。那个教育课程早已经结束了。

  原来这就是日本的战时动员体制的缺陷,只管把人员的动员作为重点,但对于作为动员基础的国力、经济力的建设却马马虎虎、随随便便。如果仅仅是人员的动员,只要有一份征召命令就足够了。但是,进行以兵器、弹药、物资为代表的庞大的军需动员,使其成为可能的以工业力为中心的国力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在这一国力还极其不充分的时候,日本却胆敢向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美国挑战。战时动员仅仅是把人集合起来,兵器和弹药以及其他所有的军需物资,都处于来不及准备的状态,因此只好把集中起来的人编成部队,先行开拔。

  在决定性的1945年的年初,日本决定放弃莱特湾决战计划,菲律宾随即丢失。日军大本营决定进行本土决战的准备。1945年1月20日,大本营制定了《帝国陆海军作战计划大纲》,开始确立真正的本土决战计划。这一计划中关于陆军的部分,主要有1945年2月28日发出的第一次兵力整备命令,这一命令特别要求把关东军的两个师团转用于日本国内,此外还要动员沿岸警备部队共18个师团(其中朝鲜半岛两个警备师团)的兵力。大本营进一步于1945年4月2日又发出了第二次兵力整备命令,包括8个决战师团的动员在内,组建当美军在日本本土登陆之际与美军登陆部队决一死战的机动兵团。作为决战师团,无论军官素质,还是装备编成,都应该是最好、最优秀的。我就是根据第二次兵力整备命令而编成的决战师团之一的第二一六师团所属的第五二四联队的大队军官。接着,大本营又于1945年5月23日发出了第三次兵力整备命令,再一次动员了决战师团8个、沿岸警备师团11个。这样,根据三次兵力整备命令,在日本本土就将编成包括45个师团、15个独立混成旅团,以及坦克、重炮等大批部队的300万人的大军。但在实际上,这样一支60个师团的兵力雄厚的大军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痴人说梦而已,其兵员、兵器、装备都不完备、不充足,就像我在后面将要说明的那样,因为即使是集合起来一大群人,也不能说他们就自然地具备了作战能力。这些实际情况,都是我就任以后才清清楚楚地弄明白的。

  千叶的步兵学校给我临时分配了住宿和口粮,并让我待命两天至三天。此后的1945年4月27日,我接受了第二一六师团所属第五二四联队的大队长的任命。因为第五二四联队当时正在姬路 [ 注:日本西部的一个城市。 ] 的编成之中,所以我立刻就向着姬路市出发了。我从东京出发,经过了横滨、名古屋、大阪、神户,所到之处都是遭受美军空袭以后留下的触目惊心的悲惨情景。就这样,我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进行了第二次东海道 [ 注:从东京沿本州岛的太平洋沿岸通向西部日本的铁路。 ] 之旅。

   1945年4月29日,我到达了姬路市,直接来到与市区北郊的练兵场相邻的第五二四联队的部队营房。这里原来是步兵第十师团第三十九联队的营房,大院里矗立着在战前就建造成的木制房屋。因为正好是休息日,所以联队长以下的军官都没有出勤。我跟值周军官寒暄之后,看见大队副官中滨中尉急急忙忙地前来执勤,他带着我先去了为我准备的宿舍。宿舍位于金光教的姬路市教会之内,在市中心的繁华大街的正中间。

  第二天,我来到第五二四联队,跟出勤的联队长以下的各位军官见了面。联队长是看上去还非常年轻的片冈太郎中佐,他是陆军士官学校第41期的毕业生。我恍惚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他的名字,后来想起他就是与1934年发生在陆军士官学校的十一月事件相牵连的人物。第五二四联队的第一大队长是陆军士官学校第53期的三田少佐,第二大队长是陆军士官学校第54期的藤林大尉,第三大队长就是我,我们都是二十多岁的现役年轻军官。这恰恰是所谓决战师团用来标榜自夸的内容之一。作为我的部下,第三大队共有中队长和大队副官五人,都是陆军干部候补生出身的预备役中尉。日本陆军的预备役干部的补充制度,最初是1883年创设的一年制志愿兵制度。按照这一制度,国立和公立的中等学校的毕业生出于自愿,自己来负担服役期间的一切费用,服役期间可以从三年缩短为一年,并授予预备役少尉的军衔。1917年制定兵役法的时候,废止了一年制志愿兵制度,创设了干部候补生制度。干部候补生又分为军官候补的甲种和下士官候补的乙种两大类,甲、乙两类干部候补生都废止了经费自筹的制度和服役年限缩短的规定,其中甲种干部候补生在陆军预备士官学校接受教育。比起一年制志愿兵出身的军官,干部候补生出身者的素质远远高于前者。但是,这一经过征兵而服现役,因为有学历而被任命为军官或下士官的预备役干部制度的本质并未改变。中队长这一级别的干部都是在中日战争期间曾经被征召入伍过一次,被解除现役后回到家乡,然后再一次被征召入伍的年长者。即便如此,他们与在战场上补充的、大正年代的一年制志愿兵出身的军官比起来,可以说还是更为年轻的。第五二四联队中的现役军官只有联队长和大队长,其他干部都是预备役军官,下士官和士兵们也绝对不能说是拥有了决战部队的战斗力,因为士兵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补充兵或者是国民兵。

  与决战师团的名声不相适应的与其说仅仅是人员的构成,倒不如说还有装备方面的问题更为突出。根据三次兵力整备命令而编成的决战师团,就其编制而言,在武器的配备上,可以说比原来更加重视火力的大小强弱。每个大队由四个一般步兵中队、一个机关枪中队和一个迫击炮中队组成。每个一般步兵中队由四个小队组成,其中第一、第二、第三小队是一般步兵小队,第四小队是机关枪小队。一般步兵小队下属配备轻机关枪的三个一般步兵分队,以及配备三具掷弹筒的第四分队。中队下属的机关枪小队由配备重机关枪的两个分队组成。大队的机关枪中队由配备重机关枪的两个小队和一个弹药小队组成,拥有八挺重机关枪。迫击炮中队由指挥小队、战炮队组成,配备有12厘米口径的迫击炮4门。在大队的人员编制列表上共有官兵1211名、马185匹、步枪567支、掷弹筒37具、重机关枪16挺、轻机关枪36挺、迫击炮4门。即使是一般步兵中队,也配备2挺重机关枪,整个大队一共拥有16挺重机关枪、4门迫击炮,跟原来日本陆军一般步兵师团的兵器火力的配备相比,可以说是拥有了相当强大的火力装备。

  但是,这样的兵器配备和强大火力也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就我们第二一六师团第五二四联队第三大队而言,实际上的情况是,由于武器装备还没有到位,所以本来应该配备的迫击炮和机关枪实际上都还没有配备。而且因为没有弹药,连实弹射击的训练也无法进行。这一决战师团在兵力编成和武器装备方面还存在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日本陆军当时的机动能力完全依赖于马匹。重机关枪需要放在驮马的背上运输,12厘米口径的迫击炮需要使用挽马来拉走(驮马是在马背上安放物品的马,挽马是牵引大炮或大车的马)。大队的行李也是用编制中的马匹来驮运的,因此我们大队编制中有近二百匹马,但是并没有按照编制的马匹数量给我们大队配备齐全所需要的全部马匹。而且更重要的问题是,大多数征用而来的马匹的素质低下。自发动侵华战争以来,由于一次动员接着又一次动员,日本国内的农民所拥有的马匹早已经被征用得所剩无几了。而为了进行本土决战实施的大规模动员,恐怕又把国内农民剩下的为数不多的马匹一网打尽了。而征用上来的马匹中不符合规格的、老弱病残的顽劣的马匹又占了绝大多数。因为很多马匹都没有经过训练,所以当我们要给它安放马鞍,或者要给它挂上大车的时候,那些马匹总是乱蹦乱跳,桀骜不驯,不肯老老实实地听从指挥。而那些管理马匹的士兵,更是些可能连马都没有碰过的、从城市征召来的士兵,让马习惯于工作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军马的训练就更难了。尽管是为了进行本土决战而组建的决战师团,但实际上其机动力全部依靠马匹,在压倒性的美军飞机轰炸或大炮轰击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找到一条走向决战战场的途径,这倒也是实际情况。

  而且日军也没有反坦克炮和炸弹,虽然进行了让士兵抱着炸弹冲向对方坦克同归于尽的训练,但是我们还不知道那些炸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送到我们手里。说到底,所谓决战师团的兵力编制、武器装备都与“决战”名不副实,特别是武器装备方面非常落后。因为有这样的实际情况,所以我们第五二四联队的士气当然也就不能说是旺盛的。不管怎么说,由于粮食的供应不充足,根本无法充分地保障士兵们的健康。即使是进行演习,也只不过是尽可能地让士兵抱着炸药包冲向被当作坦克的两轮拖车而已,参加这样的训练和演习,士兵们当然没有夺取胜利的信念。

  虽然说是为了准备本土决战而编成的决战师团,但最重要的是,对于将要登陆的美军的相关情况,我们一点儿也不了解。大队长以上的各级军官,在陆军士官学校也好,在步兵学校也好,所学习的都是针对苏联军队作战的有关知识和战法、战术。培养预备役军官的预备役士官学校大概也是如此。因此对于美军,有关它过去的历史,现在的兵力、武器装备、战法战术等情况,从来也没有任何人教过我们,连用于参考的有关资料也从来没有发给我们。根据《战史丛书》的《本土防卫》(一共两卷)的记载,1944年8月,大本营向陆海军的各级作战部队下达了作为指示的《岛屿守备要领》。1944年10月,陆军参谋本部(以及教育总监部)又向陆军的各级部队发出了《登陆作战防御教令》(草案)。但是,这些文件都没有下发到我们第二一六师团所属的各部队。其原因很可能是,这些文件原来只不过是为驻守太平洋上以及东南亚各地的守岛日军部队准备的。另外,根据崛荣三所撰写的《大本营参谋的情报战记录》一书中所记载的内容,在大本营的情报部,崛荣三参谋等人研究的成果被编成《敌军作战方法早知道》一书出版发行,并且下发到了各个部队。可是,我对于这本书已经没有很清晰的记忆了。也就是说,对于在日本本土登陆的美军,我们决战师团应该迅速机动地出击与之决战,但是我们却从来也没有接到过关于如何与作为战斗对手的美军进行作战的指令。

  但是,我们都很清楚,制空权完全被控制在美国空军的手里,美军的火力装备与日军相比也完全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因此,应该迅速机动出击的决战师团能不能最终毫无意外、毫发无损地到达美军登陆的决战战场还是一个问题。另外,在美军极其猛烈的轰炸和炮击之下,日军如何才能进行有效的防御也是个问题。如果是担任沿岸防御的部队,还可以在地下挖掘坑道、洞窟,藏身于内,固守不出。但我们决战师团是要以机动作战的方式去迎击登陆的美军,根本不可能知道大概将在什么地方会与美军交战,所以也就不能像承担沿岸防御的部队那样掘壕固守。正是因为这样一种情况,所以我们决战师团的各部队当然也就完全没有什么“决胜的信念”。

  而且,我们所能够了解到的战争情况是日本方面已经一天比一天地走向绝望了。到了1945年5月初,德国的纳粹政权已经战败投降,只有日本还在负隅顽抗。日军在冲绳的作战也是必败无疑的,可以预想到,美军的下一步作战行动毫无疑问将是在日本本土登陆作战。进入1945年5月,美国空军的飞机对日本本土的轰炸进一步激烈起来,东京和大阪等大都市在轰炸引起的大火中化为灰烬。然后,美国空军的空袭逐步向日本本土的地方城市扩展。我们第二一六师团是从京都、大阪师管区编成的,军官们、士兵们的家大多在京都、大阪一带,得知自己的家被炸毁、被烧毁的消息,成为部队官兵人心更加涣散、士气更为低落的原因。

  在这样一种绝无希望的战争状况和前景下,日本的领导人却还要一意孤行,狂妄地叫嚣什么要“一亿总玉碎”、“死守皇土”,孤注一掷,一意孤行地向着本土决战的目标迈进。1945年6月8日,御前会议为进行本土决战而决定了《指导战争的基本大纲》。紧接着又发布了赋予内阁独裁专制权力的《战时紧急措施法》,以及把全体国民全部编成战斗部队的《国民义勇兵役法》。这样一来,像塞班岛和冲绳岛那样把无辜的普通国民也卷入战争灾难的悲剧,将可能再一次以更大的规模更为广泛地发生在日本本土之上,所谓的本土决战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了。

   1945年7月3日,大约八十架美国空军的B-29轰炸机空袭了姬路市的市区。我们第五二四联队的营房位于市区以北,与市区隔着宽阔的练兵场,所以没有遭到轰炸。但是,位于闹市区的我的住处却全部被烧毁了。那天晚上,在教会当牧师的房东去教会值班了,牧师的妻子、牧师的还在上学的侄子以及三位来帮忙的女性和我都在那所住宅里。空袭一开始,燃烧弹就接二连三地落在闹市区的四周,这就使居民们迷失了前往逃亡避难场所的方向。我带着那三位女性从住宅里逃出来,看到四周烈火方炽,烟雾腾腾,就一起往练兵场的方向跑。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我们都安全无恙。但是,我放在住宅里的物品全部被烧毁了。

  不管怎么说,到了练兵场以后生命无忧,暂时总可以放心了。在这里,我与准备前往市区以外的亲戚家里去的三位女性告别后,就到联队本部去了。我们第五二四联队的营房平安无事,并且已经向还在继续燃烧的市区派出了救援队伍。

  结果,美国空军的这一场空袭一下子就烧毁了姬路市的闹市街区的一大半。我们第五二四联队虽然没有遭到很大的损失,但是面对被炸毁和燃烧过的兵营 [ 译者注:原文如此,联系上文似应为“市区”。 ] ,使得部队的士气难免进一步的低落和丧失。对于不慌不忙地、慢悠悠地编队飞行并投掷燃烧弹的B-29轰炸机,日军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对空炮火一点儿也没用,毫无抵抗地任凭美国空军的飞机在日本的上空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仅从这一点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本土决战的最终命运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这也是任何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6: 也说“中医帮助了中国人口寿命的提高”
2006: 从吹捧中医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