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商丘黎民: 桐闾剑影
送交者: 商丘黎民 2009年01月14日08:16:10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话说臧昭伯臧孙赐回到鲁国后,并不回家。连续几天把家人叫到曲阜城外的住处, 一个个地盘问。 但始终没有问出内子与胞弟叔孙有何不妥之处。渐渐地发现臧会好像也不曾说过有什么,只不过是故意支支唔唔而已。想到此后臧昭伯怒火万丈。匆匆回到家里,差人把臧会找来。 那日,臧会坐牛车回家,远远望见门口有两个人来回走动。那车夫眼尖说道,“这不是臧府的家丁吗?” 臧会这几天已听到臧昭伯在盘问其夫人与叔孙的事,自己心中有鬼,早已忐忑不安,知道臧伯迟早会明白真相。一旦臧昭伯知道自己故意制造出这一恶作剧,必然翻脸。说不定就要杀了自己。虽说可以辩解自己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此时臧臧昭伯已怒火万丈,岂容臧会花言巧语混蒙过关?因此,一听车夫说臧府家丁在自己家门口,知道东窗事发。马上叫车夫掉过车头就走。那车夫倒也机灵,听罢就急急忙忙地把牛车掉过头来,一挥鞭就走。 臧会还催着说:“快,快!” 这边门口的一个臧家家丁徐季向另一个家丁说:“咦, 那不是臧会吗?” 另一个家丁答道“不错,就是臧会。” 于是两人大叫臧会停车。臧会的车夫听到叫喊声,连连打几下响鞭。青牛便欢跑起来。那两个家丁见臧会不停,忙进了门把正在询问臧会夫人的臧戊叫了出来。臧戊听说臧会在外,忙跑了出来。边跑边说:“为何不截住他?” 等到臧戊跑到门外,臧会早已逃之夭夭。那还有什么臧会的踪影? 臧戊无奈只能蹬足大叫。 臧戊与家人垂头丧气地回到臧府。禀报说臧会见到他们就逃了。臧昭伯此时才真正恍然大悟。如今臧府上上下下的人早已在传臧伯夫人与臧伯胞弟的艳事,中间细节也都慢慢地被家人编了出来。而且都是他臧伯自己问出来的。他问得越仔细,传闻则越逼真。更令臧孙赐愤怒的是臧会未曾说过一句关于臧伯夫人的话,全是他臧伯自己说的。 想到此地臧昭伯更是暴跳如雷,对臧会恨之入骨。马上要臧戊召集家丁无论如何一定把臧会缚来问罪。一连几日,在曲阜城中,凡臧会常去的地方,臧会的狐朋狗友处,臧家家丁都日以继夜地查访。但毫无结果。臧昭伯当然不甘心,便派出家丁到曲阜城外四处查访,誓言要捉拿臧会,活见人死见尸。如此数月,臧家的几个家丁都成了探子捕快。可臧会却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这可苦了臧家的一群家丁。臧戊更是首当其冲。 臧戊一连几日在外寻访臧会。东奔西忙,疲于奔命,却是一无所获。还常常上顿不接下顿。这一日臧戊赶着牛车回曲阜。 在郊外车道上见到路边一家炊饼铺,不觉饥不可耐,于是就要了几个炊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了一会炊饼,从腰间拿出一只紫葫芦,狠狠地喝了一口水。打了一个呵欠,顿时感到十分疲乏。 于是躺在牛车上打起盹来。不及一枕黄粱,就被推醒。睁眼一看,原来是家丁徐季。臧戊一惊, 忙跳起来道:“捉了臧会?” 那徐季说:“不曾,不曾。 不过见到臧会了。” 臧戊说:“见到了为何不缚了?在那里?” 那徐季急急地说:“臧会明日到曲阜季府,还须立即回府细细商量擒拿臧会之计。” 臧戊不觉精神一振,边急急忙忙地解了牛缰,边问:“当真臧会明日到曲阜?” 徐季信誓旦旦地说:“ 必来无疑。” 于是两人,一个赶起牛车,一个仍骑上一匹黑毛驴匆匆地往曲阜走来。一路上,臧戊问起臧会藏匿何处,徐季又如何找到臧会。于是徐季慢慢讲出原由。原来前几日在郈地,这徐季与臧家一家丁在市上见到臧会与郈魴在一起。当时那家丁拔出一把短铜剑就要上去捉臧会。那徐季一把抓住那家丁,又捂住其嘴以防那家丁喊叫。原来徐季见到臧会佩了一把铜剑又与郈魴及一随从在一起。徐季知道臧会从小喜欢弄刀舞剑,一动上武,以二敌三说不定还要吃亏。 即使没有吃亏,恐也拿不住臧会。 如此岂不打草惊蛇?又让臧会逃之夭夭。这一个多月在此一带漂泊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于是不敢造次。就让那家丁等着。自己偷偷地跟了过去。 不一时,见到臧会一行进了郈鲂大院。于是徐季设计搭上了郈鲂家人。慢慢地打听出臧会的踪迹。 原来臧会自逃出曲阜后一直在郈鲂家。如今竟成了郈鲂的贾正。 虽无日日蒸鹅鼋羹,腊肉米酒倒是餐餐不断。 日子过得还舒适。比起臧家的几个家丁来那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听到此时,臧戊不禁怒火攻心。想这几个月为了寻访臧会众人吃了多少苦头。这臧会倒是好,居然在郈地享清福。而徐季则仍旧绘声绘色,添油加醋,津津乐道地讲故事。说他如何连日拉拢郈鲂的家人,如何花了许多酒币。而臧会又如何十分谨慎,他徐季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捉拿臧会。臧戊打断徐季的话头:“既如此,臧会还敢来曲阜?” 徐季说:“想那臧会岂敢来曲阜。只是郈鲂非要臧会来。说是臧会常入季家,好办事。 又说什么大隐小隐的,好像意思是臧家不防臧会来曲阜。要臧会不必多虑。” 臧戊狠狠地说:“这一次非得好好策划,决不能让臧会再有机会逃走。” 二人回到臧府,臧戊并不禀报臧昭伯关于臧会的踪迹。自己纠集一伙家丁策划捉拿臧会一事。 几个家丁说众人可躲在各城门内, 但臧会走进曲阜城内就强行拿下。 那臧戊说 臧会这次有备来鲁京必然小心翼翼,难料从何处进城。若各门把守势必人手不足。如臧会乔装打扮,在城门恐鱼珠混杂被他混了进来也未可知。再说到各门的家丁人手不足,一时也未必能拿下臧会。岂不功亏一篑? 那徐季说不如在季府门口埋伏。 臧戊则担心在季府门口捉拿臧会被季平子知道后恐有不便。这时家丁颜彘忙说:“此事好办, 季孙意如外出斗鸡去了。” 那颜彘说是有一酒友章丁在季家当门卫。听说季平子带了一大群家人去诸邑斗鸡, 一时回不来。 臧会与徐季等听了大喜。 于是如此这般地策划了明日的埋伏,又使颜彘去季府约其酒友章丁商议明日之事。 (待续)
0%(0)
0%(0)
  (二) 决胜鹤立 - 商丘黎民 01/14/09 (130)
  偻句之卜 - 商丘黎民 01/14/09 (131)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8: 张斌应授勋,紫薇该坐牢
2008: 华文世界君子政治家应是吴伯雄
2007: 当权派吴德在口述史中间自承是如何通过
2007: 郭沫若也认为干支来源于巴比伦。特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