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林强海峡》3
送交者: 芨芨草 2018年05月14日21:31:19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林强海峡》3

 

天黑以后,他尽量让人们知道他又回到那张已经睡过两个死人的床上,然后把灯开到很晚才熄。他似乎是睡了,其实只是在静静地闭目养神,而整个身心都处在戒备状态中。他不困,不仅是他精力旺盛,而且在茶馆听龙门阵时,大脑和四肢都在养精蓄锐,在一个短暂但香甜的梦中,还见到了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小儿子。他没有去给妻子打电话,不是忘了,他从不会忘记任何事情,他只是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应该学会抑制感情,尤其是一个作反间谍工作的男人。

夜深沉了,除了微弱的月光透过薄云,穿过玻璃窗和门缝,给屋子里带来点模糊的光以外,到处都是黑暗的,时而乌云厚了一些,连模糊的月光也消失了。

林强默默地等待着,他知道那没达到目的神秘人物终会出现。

突然,林强觉得有什么东西闪过,他本能地睁开眼,迅速地抬起了手中的枪口。屋里依然黑洞洞的,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什么变化。可林强相信刚才确实是划过一道亮光,而不是产生了什么幻觉。不过,可能会是巡夜的警卫人员晃动的手电光。他微微抬起头,看看窗外,不见一个人影,又扫视了一下月亮,仍然躲在云层后面。他一时琢磨不出光的来源。

当林强轻轻翻个身,刚要再闭上眼睛时,光影闪动了一下。林强立刻捕捉住了这颤动的光影。然而,他浑身一抖,因为那不是什么光影,而是一只狰狞的鬼正爬上窗子,向着屋内张牙舞爪,随后竟然从紧闭的窗子中钻进屋来,爬上天花板,做出随时压到床上的恐怖姿态。

林强承认自己被吓呆了几秒种,也明白了张雪萍和警卫科长都是被这只人间没有的恶魔吓死的,幸好自己的心脏比他们略坚强些,这当然是由于见多识广的缘故。他没有打枪而是一伸左手,三把小巧的飞刀甩上了顶棚。

刀尖正扎在鬼影的心窝,可鬼影毫无反应,咧嘴大笑着,却没有一点声息。林强仍然不想开枪,因为既然保卫科长开了六枪都无济于事,他还有什么必要开枪呢?他运足了劲,张开手臂,准备用拳脚格斗。

那鬼影在天花板上滞留了一下,飞速地滑下来。轻飘飘掠过林强的身子,却没有给来得及出拳的他任何伤害。他摸着跳得厉害的胸口,突然完全明白了,刚刚在大学里学习过的知识使这个久经考验的敌后工作人员镇静下来,坦然地一动不动了,只是从嘴角流出一丝冷笑。

他的冷笑还没有结束,鬼影就骤然消失了,而且无影无踪。他略微侧身听了一下外面,没有动静,便一跃而起,拔下顶棚上插着的三把飞刀,插回袖口中,又躺到床上。他知道,鬼影后面将会跟来人影。

大约五分钟过后,一阵如同落叶般的沙沙声由远而近,这是一个人极其轻快的步伐,显然受过夜行的专门训练。脚步声停在了门口,大概来人侧身听了一下屋中的动静,几秒钟过后,传来刀片拔门插的细微声响,很快,门被熟练的动作轻轻打开,美制钢笔手电的细光从进门人的手中射出,先是划过床头,然后落在林强脸上。

林强僵硬地挺直身子,一动不动,脸上做出被吓死的恐惧样子,眼睛大睁,嘴巴张开,脖子拧歪着。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来人的观察,以便随时进行搏斗,生擒这个弄神装鬼的神秘人物。

可来人待看清手电光柱中那张脸后,只轻轻惊呼了一声:林强!立即翻身出门,双脚一踏,跃上屋顶。等林强追出门时,那人已和夜幕融为一色,不见踪迹了。

林强马上集合起警卫班的全体战士,让两个人守住他住的那间小房子,其余的人跟他冲出大院的门,把正对着大院内那排平房的旅馆大楼包围起来。五分钟后,接到通知的市公安局也派来一个中队的治安警察。

林强发出了命令:封锁三楼、四楼的楼梯口,检查每一间面对办公大院的房间,不要放过一个人,受过训练的治安警察几乎在半分钟内堵住了每一间客房的门口,并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这家旅馆三、四楼面对大院的房间全部是单人房间,深更半夜这种突如其来的搜查使每一个房客都惊恐不安,老板更是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像无头苍蝇似的跟着乱窜。

林强急速地在走廊内巡视着,并安慰衣衫不整的房客们各位请放心,我们只抓坏人。请各位谅解、协助。

几个嫖妓的商人和几个恶习不改的妓女被带到了一间屋予,他们吓得哆哆嗦嗦。可林强来这的目的不是这个,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小声问:只有这几个人可疑?

警察中队长点点头。

林强来回踱了几步,伸手招呼过旅店老板,低沉地问:你要说实话,三、四楼再也没有别的房间住人了吗?

老板连连点着头,但突然又摇摇头:对、对,四楼的楼梯间住着人。

什么人?林强喝问起来。

一个老头和他的女儿,穷,住不起好房间,就,就租了个楼梯间。老板露出点嘲弄,觉得那对父女根本不像坏人。

而林强却露出比老板更大的嘲弄:他们起码给了你五倍于好房间的价钱租下那个楼梯间吧?幸亏你主动说了出来,否则……”

老板额头冒出了汗珠。

林强一甩手,带着警卫班长和几个警察冲向四楼,警卫班长一脚题开了低矮的小木门,把冲锋枪口对准屋内,随即几只手电筒照亮了不大的房间。

林强镇静地打开电灯,只见屋内只有一张席梦思软床,床上躺着一个年轻女人,瞪大眼睛惊愕地望着来人。

起来吧,不要装蒜了!林强声音不大,但却给人一种威严、冷峻的感觉。

“我,我要穿衣服。那个女人做出羞涩、腼腆的神情。

用不着不好意思,你们的脸皮比城墙薄不了多少,父女同睡在一张床上。林强一把拉起女人身上的毛毯,只见她根本没脱衣服,一身红稠棉旗袍在身,这就对了,正在工作,而后又想逃跑,怎么可能脱光衣服呢?

年轻女人只好不太情愿地站起来,脸上开始出现沮丧的样子。她低着头,垂着眼皮,但一股强烈的不安情绪显然笼罩着她,使她的双手不停地绞动胸襟边的白手帕。

林强观察了她几秒钟后,猛然说:你的父亲把你扔了,他不会回来啦!

“不……可能。年轻女人如同被雷击了一下,浑身剧烈地抖动,而后哭泣起来。这显然不大像是装的,因为声音中充满了实实在在的伤心和委屈。这正是林强所希望的结果。

是啊,从那么远的海岛跑到这个大盆地来,却不能再回去了,确让人肝肠欲碎,心痛难忍。林强说这话时虽然还是不动声色,但却不带任何冷嘲热讽。他很懂得对付各种性格的人需要的语言方式和口气。

年轻女人慢慢抬起了头,透过泪水望着这个高大英俊的中年男人,似乎想从他的神情中找到什么保证和依靠。

而林强此时已经站到楼梯间那扇很小的窗子前,眺望着正对面不到五十米处的那排平方,顶头一间的门口有两个人影在晃动,那是他安排留守的警卫战士,以防有人杀回马枪。

恩,多好的位置啊,把那个仪器拿出来吧,让我也来试一试,给我的同事们开开眼界。林强头也不回地对那年轻女人说。

……什么仪器?年轻女人停止了哭泣,神色慌乱地问,声音却在发颤。

别打肿脸充胖子了。你父亲都抛弃了你,你还为谁当豪杰?有谁还知道你在充英雄?林强的声音开始严厉起来,这严厉中有一股骇人的冷静,似乎是从冰川中冒出的凉气。

……我没有什么父亲……”年轻女人的确凉意上升,不由自主地抱住双肩。

当然没有,那不是你亲爹,而是你的情人,他叫黑鲨!

啊?年轻女人大吃一惊,身子向后一仰,跌坐在软床上,双眼发直,楞了一下,哆哆嗦嗦地拿起枕边的一支美国口红,挺艰难地打开盖,似乎想用化妆镇定一下情绪。

你还年轻!小姐。林强就像脑后有眼睛一样,一转身伸过手来,卡住了她没有什么力气的手腕,稍一用力,那管口红从她嘴边跌落在地上。

警卫班长熟练地把美制手铐铐在她手腕上,然后向林强请示:搜查吗?

林强早已用目光把不大的房间扫视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地方可以藏匿东西,便果断地命令:去卫生间看看。

警卫班长打开卫生间的小门,冲了进去,不一会儿拿出一只皮箱,放在地上,报告说:是从抽水马桶的水箱里搜出来的,还有一支无声手枪。

林强迫不及待地打开皮箱,想检验一下大学学习的效果。他拿出皮箱里两台印有美国制造字样的黑漆仪器,拉出联接电线,接到台灯插座上,试着按动一个个电钮,终于,一道强烈的光柱射到天花板上,他微笑这点点头,又把另一台仪器联接上,同样按了几个按钮后,全屋的人都不禁惊呼一声,原来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饿鬼,一会儿变成了赤身裸体、披头散发的美女。

所有的战士,包括警卫班长到此时才终于明白,张雪萍和保卫科长都是被鬼影吓死的。

林强又摸索着关上了这仪器,问:小姐,我操作得虽不熟练,但还没有错误吧?

年轻女人脸色惨白,一声不吭。

其实林强并不会摆弄这些东西,但在大学里他接触过电和光学方面的知识,而且知道不少国家的间谍在使用光电仪器。因此他才能很镇静地承受住了鬼影的恐吓,等到了真人的出现。

不过那真人太狡猾了,他一发现是林强后便撤身而去,他知道林强是不会被吓死的。林强也认出了他,或者说是从那情不自禁发出的声音中听出了他,他是黑鲨,一个难以对付的敌手。

这个名叫黑鲨的家伙可以说是国民党特务中最厉害的一个。抗战时期,他替美军搞到大量日本人的军事情报,使日本反间谍机构大为恼火,曾出重金悬赏抓获他,但毫无结果,反而失去了不少反间谍人员。解放后,他进行了几次重大破坏活动,公安部门也花费巨大力量搜捕,同样没能成功。最近才获悉他到美国中央情报局受训三年后回到台湾,表面上任高雄市警察局长,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国际间谍,但主要是针对共产党国家,尤其是对大陆进行破坏和刺探情报。

解放前夕,林强和黑鲨有过一次险恶异常的交锋,互相都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而且心里明白是碰上了冤家对头,以后要相互提防。因此,当黑鲨一见小屋床上睡的是林强时,才会转身就走。他明白如果轻举妄动,绝不会有好下场。甚至他已经想到,这次行动可以说是失败了。于是,从地上跃到屋顶后,黑鲨所考虑的只是如何安全离开大陆了。至于那个扮作他女儿,其实是又陪他睡觉,又给他当助手的女特务,只好当作战利品交给林强了。他唯一感到还算幸运的是:女特务并不知道小平房的秘密。

林强结束对旅馆的搜查之后,押着女特务走下楼来。此时,他心里很清楚,黑鲨不会再回来了。这个大特务敢于面对现实,承认失败,虽说可能不太心甘情愿。不过,小平房的秘密算是拱手交给自己来解开了,这肯定不是个一般的秘密,否则台湾就不会派黑鲨来。

当然,林强想不到黑鲨现在还没离开成都,他正隐身在一个过去相好的川剧女演员家中,静等一声剧烈的轰响后才踏上归程。这声响可以使小平房的全部秘密化为灰烬,也许还可以使林强同时上西天或入地狱。他搂着那徐娘半老的女演员,一边重温旧梦,一边期待着很快就会传来的爆炸声。黑鲨是一个抑制能力也不弱的男人,他从不会一个心思全部沉溺于纵欲中,他时刻都会有另一半心想着如何保存自己和如何造恶于世,因此他才不像其他特务一样轻易完蛋。

林强回到大院之中,马上在警卫室审讯那个女特务。很快,他就明白这是徒劳的。这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年轻女人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他命令战士押走她,自己则仰坐在竹躺椅上,望着黎明前黑暗的夜空,独自沉思起来。

他不像其他的公安人员那样,急于去揭开一个案件的最后秘密。他喜欢让一个秘密多存在些时间,以便他在琢磨这个秘密时得到享受。而且他最兴奋的是自己推理的结果和事实完全吻合。所以,他并不着急去那间小平房挖墙刨地。既然这个秘密在小平房里隐藏了好几年,也就是说用不着在这几分钟、几小时里马上获取它。何况埋藏它的人一定会费尽心机,绝不会让外人轻易揭开它的面纱。这种思绪并不仅仅表明林强的小心谨慎,而且显露着他个人的智慧。

此时,林强在想象着那个国民党元老和他的妻妾们的荒唐生活。这些生活的秘密是他刚从治安警察中队长带来的一份档案材料中看到的。当然档中记述得并不详尽,更多的东西是他依据逻辑推断得出的,他大致相信自己的推断。

那个国民党元老是在健健壮壮、风风流流地生活了七十年后突然死亡的。当时抢救他的医院下的诊断是脑溢血,可这个老头子从来没有血压高的毛病。他死后,五个姨太太就和各种各样的男人们胡乱往来,以至于这座大院曾被民间称为风流寡妇俱乐部。一年多以后,解放军大军压境,不知在什么怂恿之下,五个姨太太乘车南逃,在离西昌不远的一个树林中出了车祸,车箱起火,尸体全部烧焦,难以分辨。而那些留在院府中的下人们纷纷散去,不知下落。

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阴谋!

林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而这阴谋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小平房中埋入地下的秘密。

林强摸出一支香烟,点燃。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从不抽烟,只在思考有了结果时才会抽,用于对自己的奖励,他使劲吸了一口,感到一阵轻快。他站起来,推天窗子,看见滚滚浓雾正弥漫在树木和房屋间,使城市朦胧起来,可是他知道,这水汽会很快散去,漏出大地和天空的本来面目。

一支烟抽完了,他呼唤了一声警卫班长,让他把那个女特务再押进来。

几分钟后,那个颇有姿色却神情沮丧、眼睛红肿的女人坐在木凳上,心神不定之时,林强走到她身边,声音不大的叫了一声:五姨太。

那个女人差点从这个木凳上摔下来,随即拉住林强的衣角,仰视着刺入心脏的目光,结结巴巴的说:我交待……”

很快,这个女特务的坦白证实了林强的一切推断:那个思想虽然浪荡、但却思想左倾、对蒋介石牢骚满腹的国民党元老是被黑鲨下毒致死的。他的家就此成为大特务聚会的地方,而当时只有二十五岁的五姨太成了黑鲨的情妇。国民党撤退时,姨太太们本来不愿意丢下家产逃跑,是黑鲨答应她们每人二百两黄金才勉强上车的,但在半路上,除五姨太外,其他全部都被勒死后用汽油烧焦。

林强点点头问,你知道黑鲨到底在这院子中藏了些什么?

五姨太委屈的回答:我是真不知道,他是一点秘密都不肯透漏的。

林强又逼视了她一下,从她眼睛中看出她说的确实不是慌话,便走出了警卫室,到办公室给军政委挂了一个电话,请他们派一个有经验的工兵来,并携带探测仪器。他很了解那些恶毒的国民党特务,他们这样精心藏下的秘密,肯定要安装上各种保护性设施,以防被我方破获,而这保护设施的主要成份将是高性能炸弹。

太阳驱散薄云和淡雾之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工兵营长坐专车来到大院里,他要亲自打开小平房地下的秘密,这可能使他的功劳薄上再加一笔,从上级的口气中听出,这是很重大的任务,不过工兵营长自认为成功在握。

他先小心翼翼地撬开屋中所有的方石砖,用仪器测量了一下之后,便在屋角挖起来。大约在一米多深的地方,他连续排除了三道爆炸装置,起出十二颗炸弹。这十二颗不大的高性能炸弹所包括的总能量,足可以把一整座楼房从城市中抹掉。

终于,一座水泥砌成的小地窑呈现在人们面前。工兵营长带着胜利的微笑从里面取出一个金属制成的方盒子,这个精致的方盒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围观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议论纷纷,而林强在不远处看着这发亮的金属盒子,心中却涌出一种不祥的感觉,睡在这个铁盒子上面的张雪萍第一个丧失了生命,还蒙受了被假强奸的侮辱。紧接着经验并不丰富的保卫科长也死去了,他自己是第三个睡到这个铁盒子上面的人,他还好好活着。当然,他不信命,但他相信预感,他没有急切地跑到工兵营长旁边,去帮助打开金属盒,而是大声招呼人们隐蔽好,招呼工兵营长小心行事。

但是,晚了,林强的话声所带来的只是一声巨响,气浪把他冲了一个跟头,他趴在地上看到一阵硝烟的浓雾,金属盒子爆炸了,与自认为可以打开它的工兵营长一同炸成了碎片,这就是黑鲨所期待的轰响,只是牺牲者不是他所渴望的。

林强掸掉身上的灰尘,心情沉重地走到刚才工兵营长蹲着的地方,那里只有一个大坑,什么也不存在了。一个秘密永远也解不开了!

这是什么秘密呢?虽然林强喜欢揣测秘密,把解开秘密的过程当作一种享受,但他始终不希望这个世界对他有什么秘密。

林强单独执行任务以来,还没有如此沮丧过。虽然客观地说,他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未解开秘密在于工兵营长,可对于他内在个性而言,他认为这是一个遗憾,也可以说是一种失败。

他慢慢地踱到住了两晚上的小平房内,看到那空空如野的小水泥地窖,思索着黑鲨当初设计它该会想出什么鬼点子?是啊,这地窖对于黑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才致使他在第一个晚上只来得及找到挖掘点,第二晚上的枪响让他无从下手,第三晚上没敢动作,第四晚上撞到对头面前来。

不会这么简单,虽然已经够复杂了。林强腾地一下跳进水泥坑内,这里面肯定还有让他不放心的地方。

脚下传出来的声音表明有一部分是空洞!林强的心一震,一个念头升腾出来:古代有的帝王怕后人盗墓,就在真墓室上面造一个假墓室,莫非黑鲨也是如此?

林强大声叫着:警卫班长,你马上打电话让军政委员会再派一个班的工兵来,要快。

结果,没有再费什么事,飞速赶来的一个班的工兵挖开水泥地窑周围的土,发现了一个按钮,使劲一按,下面的弹簧竟然顶起了水泥地窑,又露出另一个小水泥洞口,洞口内放着一个和上面地窑内一模一样的金属箱子。

这个箱子林强不准任何人再动,他乘一架小型军用飞机,亲自把它带到北京,交给一个从国民党那边起义过来的保险柜专家。

三天之后,公安部长在电话里告诉林强:你拯救了成都市全体人民的生命,部里嘉奖你,并授予一级功勋奖章一枚,你可以带着大学文凭和奖章去看望爱人了。

部长没说箱子里是什么,但林强已经完全明白了,不过,他绝不会再告诉第二个人,甚至包括他肯为之献身的妻子。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怎么办?美国一天天烂下去了!
2017: 带路蓝
2016: 混混我找到了《王国富 大白楼》
2016: 老秃:小车不倒只管推 车子没油也照跑
2015: 这个设计也太恐怖了,女的表情作态也土
2015: 慌慌,想起来了,香港大叔名叫李纯恩
2014: 我想起当年我谈恋爱的条件了,嘿嘿
2014: 越南海军的两艘基洛潜艇还是有一定威力
2013: 方舟子“补棋”的博文是不是最新的5月1
2013: 说这段话的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