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新加坡不相信眼泪(六)
送交者: 孩子王 2019年08月26日16:54:40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新加坡不相信眼泪(六)

他在普通(工艺)班

   我最早听说普通(工艺)班这个名词是1997-98年间在教育学院的课堂上。那位讲师以开玩笑的口吻对我们学员说:“那些普通(工艺)班的学生将来一定投票给反对党的。”

   后来,在学习新加坡教育政策的课上,我才知道,这是1980年代开始实行的所谓“分流制度”的产物。简单而言,就是学生们在小学四年级参加一个分流考试,表现最差的15-20%学生将被编入“基础课程班”,课程和教材都比别人大大容易。在两年后的小六会考后,他们就进入中学普通(工艺)班。初中毕业后,他们绝大多数进入工艺教育学院(缩写是 ITE), 相当于中国的技校;只有5% 的孩子将来会升上理工学院(相当于中专),而只有凤毛麟角的1%的幸运儿才在一生中有机会上大学。所以,也有人把ITE戏称为It’s The End(这是末日) 的缩写。

   我在实习的时候,被分去初级学院(即高中),同班大多数同学则去了中学。回来分享实习经历,个个对普通(工艺)班心有余悸,听起来是他们整个实习生涯中最恐怖的经历。我没有亲身经验,完全无法了解其中内情,只知道在“课室管理”这一项上,我的同侪们面临被淘汰出局的严峻考验和巨大风险。

    从教育学院毕业后,我被降级来到一所排名全国倒数第三的邻里中学教华文,终于得以亲身体验普通(工艺)班的恐怖。在你讲课的时候,学生会随时起身到课室的任何一个他/她想去的地方,找任何一个他/她想找的人,说任何他/她想说的话。更可怕的是,任何两个或更多个人,如有一言不合,即会爆发一场口舌或肢体的争斗。更令人寝食难安的是,如果这时正好校长出现在你的课室外面,你千万不要以为他/她会助你一臂之力,齐力搞定他们;你会被认定为“课室管理”无方,在该年度工作表现评估中,被列入教育部规定的每年必有的全校最差的5%教师行列,与表现花红无缘。

   在经过了不知多少回合的争战并毫无成效地败下阵来之后,我万般苦恼地向少数好心的资深同侪请教,终于得到秘笈:课堂上不要讲太多,要让他们有事做。

   于是我每赴沙场之前,必预备好足以应付整堂课的作业。几星期下来, 果然卓有成效。他们个个乖乖坐在座位上静静写起字来。我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好景不长,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几个星期之后,有好事者开始挑战既定程序。他们在作业发下来之后并不动笔,而是等着别人做完后拿来照抄。而别人忙着应付作业的时候,就是他们滋事捣蛋之时。我又得开始到处“灭火”了。

   有一天,在别人做作业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位男生静静坐在座位上,什么也没在做。我于是警觉地走过去询问。原来他已经做完了。按照经验,这极可能是句骗话,于是我要求查看。结果,打开他的作业,我大吃一惊:他的字体整整齐齐,而且全都做对了!

   一次,课文里讲的是一则“西游记” 里的故事。班上的学生嚷嚷着说那位男生看过“西游记”。私下了解的时候,他承认自己已经把“三国演义”和“西游记”都读完了。这下子,我更是目瞪口呆了:要知道,我所教的学生,不管是修高级华文的,还是学快捷华文的,没有一个人碰过它们,大部分学生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它们!

但我明白,他不可能凭他出色的华文成绩修读所谓的“高级华文”课程。因为,他的其它科目成绩不够好,不符合修读该课程的资格。这是一个“第二十二条军规”一样的怪圈:要修读高级华文,你必须在其它科目上达标;而在其它科目上达标的,你的华文也不可能特别出色。

   我这下子终于明白,他每天坐在我的课堂里,就好像一个大学生坐在幼稚园的课堂里学习!而我根本无法让他或我自己信服,这么做的用意是为了可以更好地因材施教。也许,那句西班牙谚语可以概括他的处境:通往地狱的路正是由好意铺成的。

   为了让他好过一点,或者也是为了减轻一点自己的内疚,我对他说:“以后在我的课上你带自己的书来看吧。”他只是淡淡地笑笑,作为回答。

   但他并没有采纳我的建议。还是象以往一样,静静地坐着,对身边的吵闹和打斗充耳不闻。我知道,他的头脑并不在此刻的课堂里,他应该有很多东西还没有弄明白,也永远不可能弄明白:为什么自从十岁的那次考试以后,他的人生境遇有了那么大的改变,他看到他的父母深深地为他失望,从此不再能指望他这个男孩子将来会光宗耀祖,他还得不时忍受亲戚们有意无意的奚落和嘲讽,同学的讥笑,师长的冷落,更难面对的,是对自己的深深自责和难以抗拒的强烈的自卑……

    美国十九世纪哲学家亨利。戴维。梭罗 (Henry David Thoreau) 的“公民不合作”( “Civil Disobedience” )一书,似乎为他的处境找到一个解答: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s least (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 而梭罗说,最终的至高境界应该是: “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s not at all” (最好的政府是不管的政府)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说说俺的女网友
2018: 俺骂土豆不要脸,觉的有些过分。不料隔
2017: 我们刚避免了一场可能的流血冲突
2017: 啥时候才轮到黄人歧视白人?
2016: 请看《几曾回首》首页,是一言堂吗?
2016: 草草和牛吃草双方都批评文革。你们说说
2015: [转帖]八月二十四日,老舍的最后一天如
2015: 国内基建大跃进的后果:坑人
2014: 俺不是研究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但搞文
2014: 关于论坛猜马甲的理论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