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如何评价美国卷入的越战
送交者: 幼河 2019年10月28日21:54:48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如何评价美国卷入的越战

原名“越南战争的美国:赢了每一场战斗 却输了战争”

 

  越战已结束四十多年了;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从未结束,在美国仍然一遍遍地被人谈论。在世人(尤其是美国人)的心目中越战变成了某种象征和隐喻。越战宣告了二战之后的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自此,军事手段无法解决战争带来的问题,有时甚至适得其反,战争变成了一个全社会参与的政治议题。

 

如何结束一场战争

 

  这场“从未结束的战争”,对美国而言,其主要特征之一,是各种“边界”的模糊性:战场上平民与游击战士难以区分;战争的前线和后方互相渗透;没有明确的宣战,战争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期间很少有决定性的战斗,而只是不断升级,到最后又悄无声息地结束了。将越战称为“战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误导人的,当时在越南的数十万美军士兵中有大部分从未投入战斗(据估计在任何一次战斗中,很少有5%以上的美军士兵实际参战),倒不如说越战是由无数“打了就跑”的遭遇战组成的一个政治行动。

  事实证明,这种模糊性极大地影响了越战的成败。作战一方的越共游击队有着极其明确的目标,即驱逐美国人、击败美国扶植的南越政府并统一全国;但对美方而言却不那么明确。在越战之前,“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大国,在一场战争尚在进行的时候,就对那场战争的必要性、正义性或打赢战争的可能性提出质疑。”当时许多人的心声是:“我们为什么到越南?”——这个问题迄今仍不时回荡在伊拉克、利比亚和阿富汗的上空。

  美国政府当然有自身的战略考虑,但由于它是分阶段一点点陷入越战泥潭的,因此其的目标不时在变化。它最初是根据“多米诺骨牌理论”,从全球战略出发,试图阻止意识形态对手的扩张,同时“对一个垂危的政府用人工呼吸来抢救”,但在1965年3月,助理国防部长John McNorton就已提交了一份著名的备忘录,指出美国在南越的目标是:“70%——避免一个使美国大丢脸面的失败(对我们和作为保护者的名声来讲);20%——不让南越(及其邻国)落入中国之手;10%——允许南越人民享受一种更美好、更自由的生活方式。”

  不止美国人苦于自问“我们为什么去越南”,连南越人也困惑“你们为什么在这儿”。1961年,乔治.艾布伦中校与其越南联络官阮文茂上校聊天,阮问起美国人为何待在越南,艾布伦答,美国人想帮助越南人打败共产主义,并向越南人展示民主如何带来经济繁荣。阮听后顿了下说:“是,我理解你所说的,但是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待在这里?”艾布伦重申:“我们来这里帮你们。”阮打断他说:“不,说实话,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这里?”阮的问话代表了一种当地人的视角,他们能理解一种追求帝国利益的话语,但无法理解一种声称是利他的心理,那看起来总像是伪善。

  越战时美国的主流民意(至今如此)是:除非赢得胜利,不然就快撤。但越南之所以被称作“泥潭”,就是因为美国人虽然早就想脱身,但总是无法脱身,相反还越陷越深。开始一场战争是很容易的,但如果不知道如何结束它,那政治家是要倒霉的。

  问题在于,美国不可能为越南倾尽所有——为了拯救一个远方的小伙伴而引发了国内国际的抗议,这值得吗?越战极大地恶化了美国的国际形象,为欧洲的反美主义添了一把火。在现代历史上,战争的结果第一次不是由战场决定,而是由印刷的报纸尤其是电视屏幕决定。这本身意味着一个现代战争的新模式:战争真正成了政治的延续,它最终往往是在政治上打不下去,而其决胜的关键也在于如何争取各方面民意的支持。

  这样,越到后来,美国政治决策者的焦虑就越集中于如何结束(尤其是体面地结束)这场战争,只不过初期的办法是想通过轰炸北越、增兵或实施战略村庄,后期的办法则想使战争“越南化”,即通过培训越南作战人员来分担战斗任务——但正如一位美国官员所说的,这仅仅意味着“改变尸体的颜色”。当美军将领们提出通过增兵来解决问题时,约翰逊总统问了一个让他们语塞的问题:“我们派遣增援部队,敌人也会派遣,如果这样,战争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越战太重要了,以至于不能只交给军官们。当时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说:“我认为,美国人在这里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这一错误将自始至终伴随我们在越南的岁月。这错误就是,我们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战争发生,这战争只是士兵的事情。”但这也不能全怪军人。实际上美国媒体起初是支持以军事手段解决所有问题的,1969年后渐渐开始反战。尼克松就任总统后,美国的越南政策有了显著变化,而这些变化一言以蔽之,就是在收缩战争的同时寻求政治解决。最后越战的真正终结,也并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尼克松和基辛格在谈判桌上以及毛泽东的书房里决定的。

 

没输掉战斗,但输了战争

 

  越战早期阶段任驻越美军总司令的William Westmoreland在谈到越战时有一句著名的评语:“在整个战争中,我们从来没有输掉过一场战斗。”他坚持认为,自己领导的美军打赢了每一次战役,但文官们输掉了应有的胜利。

  越南战争是一次经典的非对称战争。北越和游击队一方,不论得到苏联和中国多少支持,要想在正规战役中直接击败美军,这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任务。1968年的溪山战役中,北越首次出动坦克部队进攻,却遭遇重大伤亡。北越部队在小规模游击战中可能是世上最好的游击队员,但在正规作战中往往缺乏作战经验,而那却是美军最拿手的。美国人在整个越战中最苦恼的一点在于:对手基本上始终不按美军所期望的那样出牌。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方式发动进攻,这一主动权基本掌握在北越游击队手中。美国军事机器的强大威力毋庸置疑,但双方的打法却正如毛泽东所阐述的游击战争真谛:“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在越战中,美军执行的消耗战也是正规军的打法,但这在二战中对付德国、日本效果明显,对北越游击队却显得像是“大象同蚊子搏斗”。双方根本不是一场对抗战,如果要拼军需消耗,北越全无胜算。据五角大楼的数字:自1969年起美国军队每个月消耗的军需品为128,400吨,炮弹75,600吨,而北越直至1972年每月军需品和炮弹消费总和不足1000吨,即还不到美国人的1%。

  这场战争体现出美国的决策者身上那种强烈的工具理性:他们偏好将战争分解为一个个具体的问题,从技术层面去考虑问题并判定得失。虽然一些将领们强烈认为,要打就要大打出手,最好将北越夷为平地,但具体到最后,都是明确按战术计划进行的。这有时就导致战术和战略上的严重脱节。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1962年曾说:“我们掌握的各种定量分析数据都表明,我们正在赢得这场战争。”有人嘲讽道:“但是,东南亚的一些因素是不能被定量分析的。”依靠理论、统计、数据来对这场战争作出判断和决策,有时反而离战场上的真相甚远。

  美国对越战的理解是有限战争,但对北越而言,为了达到全国统一的目标,却是几乎没有任何限制的。如果说北越耗不起军需物资,那么美国人耗不起时间——不可能在越南一直呆下去。和以往的一战或二战不同,越战看起来每一次战斗都是美军和越南政府军赢了,但情况反反复复,总也无法好转,类似的“里程碑”出现了很多次,战争却总也结束不了。这样的状态马基雅维利在《君王论》中早已指出:“你占领那块地盘后发现被你伤害的人中到处都是敌人,你无法保持与帮助你实现占领的人们的友谊,因为你不能满足他们的期望……正因如此,不论你的军队有多么强大,要占领一个省,你总是需要得到当地居民的支持。”

  从某种程度上说,美国的越战经历与此前日本的对华战争颇为相似:取得了一次又一次战役的胜利,但总是无法达成政治目的;对手看起来不强,但始终不肯求和,扶持的当地政权又不得民心,于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美国早先的历史上并非没有相似的经验。1898年美西战争后,美军为平定菲律宾的行动旷日持久的抵抗打了八年,耗费了巨大兵力,战死者比击败西班牙时多了4倍。以至于支持扩张的老罗斯福总统不得不承认,这“成了我们致命的弱点,是造成目前……局势充满危险的全部症结所在”。甚至到1909年,人们想当然地认为它已结束很久之后,美国陆军一位高级军官在家书中仍这样写道:“我们已经建立了文官政府,尽管可以这么说,但是所有人在一切场合手里都会拿着武器,甚至在海里洗澡时也不例外……文官政府是安抚国内情绪的一个闹剧,离开了军事力量它一分钟也维持不下去。”

  相比起半个多世纪前的菲律宾人,美国在越南遇到的对手要老练和强大得多,而面临的国际国内局势也复杂得多。的确,在每一场战斗的战场上,美国人不会被打败,但他们再待下去也不可能赢,到最后他们会发觉,即便一个糟糕的结局,也比这样一直僵持着看不到结局要好,因为那至少是解脱。

  越南战争之后,一场战争如果不能在政治上赢得胜利,已变得毫无意义。由于美国军事机器对任何潜在敌人的悬殊优势,可预期的几乎每一次战争都将是非对称的。不夸张地说,近四十年来美国在每一次战争中的政治决策和军事变革,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为了避免越战那样的结局。然而时至今日,在开战后赢得民心的战争,始终比坦克机枪进行的战斗难打得多了。

 

……………………………………………………

  是的,对很多美国人来说,虽然越战结束了四十多年了,但仍然记忆犹新。

  我想起小时候,也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那些年,我家里有张越南南方的地图,上面标示着越共控制的地区,看起来占据着南越五分之四的,绝大部分是乡村(当然,到了1969年左右,越共控制的地区缩小很多,但越共仍能从“胡志明小路”渗透到南越进行游击战)。那时我就相信,越共方面有老百姓的支持(其实南越老百姓是分成两派的)。

  现在看起来,如果没有前苏联和中国大陆的物质支援,和越南民众的支持,越共方撑不下去的。这是对越共而言。对美国政府来说,越战后期国内日益高涨的反战运动导致越战的失败。这里也是人心背向问题。其实,据后来数据分析,一直到最后,支持越战的美国民众仍然是略占多数。然而反战者,特别是年轻人在社会上掀起了太大的声浪,让美国政府不得不急于体面的结束战争。

  想到现在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港民怎么能赢呢?他们的政治要求没一点过分的地方,但他们必须逼迫中共大陆政府让步;然而,现在大陆民众绝对地站在中共一边。

  我看到港民还在用各种方式希望美国和英国介入香港事务,以使自己孤立无援的境地得到改善;但在我看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美国和西方国家如能介入香港事务,国家利益,本国民众支持和中共大陆政权在香港问题上的大陆民众支持度,都是必须考虑的问题,缺一不可。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纳粹和Nephilim的关系
2018: 从寄炸弹的就知道川普的铁杆和他一样,
2017: 习家军二十大命运,会和胡团派十九大命
2017: 老江好牛!三个代表在党章中置顶了!
2016: 饿死三千万人的证据
2016: 禽兽同学,你家存35百斤粮,粮票从哪来
2015: 关于南海,我的预测是:中国继续闷声填
2015: 中国应该建造一些专门维护海岛安全的铁
2014: 加拿大歌手的影响力绝对是超过澳洲的,
2014: 正在看 北平无战事。土共当年把自己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