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马背上的青春(25):机剪羊毛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11月14日18:36:26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马背上的青春25):机剪羊毛

贺长文

 

回到生产队不久,天气骤热,进入到剪羊毛的季节。这只是收获的开始。

文化大革命前,我家有本《外国名歌200首》的小册子,里面收录了一首轻松、欢快的澳大利亚民歌——《剪羊毛》,只依稀记得羊毛剪子喀嚓响几句歌词。这首歌歌唱的是劳动,与黄色无关,但文化大革命中已经听不到这首歌了。当学生时唱这首歌,脑子里充满着剪羊毛的场面,那全是幻想、猜想,是虚构的。这年夏天羊毛剪子在我手里喀嚓作响了,我才真正体验了剪羊毛的全过程。

天热,羊身上的绒毛隆起来了,这就是换毛吧。牲畜每年换两次毛。细绒脱离了皮肤还有粗纤维的毛牵挂着,粗毛掉了还有细绒缠着,所以退下的羊毛不会立刻脱离身体。常常看到脱落的羊毛结成片状,一半挂在羊身上,一半拖在草地上,像是拖在地上的婚纱,或是一片一团的散落在草地上。放羊时不仅可以看见草地上稀稀拉拉的成团羊毛,也能碰到一些拾荒的人。空荡荡的草原上几乎没有人家,在这个季节里,他们好像花草一样一下子就从地下冒出来了。生产队里没有那么多的劳力,也缺少奖励机制,牧民们生活条件虽然艰苦,却并不缺钱,所以牧民们普遍缺少捡拾羊毛的意识。这给了拾荒人每年一次收获的机会。拾荒人多是草原上的盲流及其家属。他们为了生存,拾羊毛卖几个钱养家糊口。这在当时多少有点儿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味道。正当我为生产队放弃这笔财富惋惜的时候,各个浩特开始轮流剪羊毛了。

剪羊毛这一天,要把羊群圈起来。在围栏里捉羊比较容易。羊非常老实。捉住羊把它放倒,它一般不叫也不挣扎。所以不用捆绑就可动手剪羊毛。剪羊毛的剪刀与常见的家用剪刀不同,刀刃较长。剪羊毛的时候刀刃要插到隆起的绒毛与皮肤之间,贴着羊的皮肤剪。粗纤维的毛稀疏,容易剪断。这样剪羊毛速度快。如果刀刃插到厚厚的绒毛里,绒毛夹杂着沙土等杂物剪起来就费力,刀刃也容易磨钝。刀刃钝了要及时磨一磨。两片刀刃要一片一片磨,不仅每片刀刃要磨锋利,而且两片刀刃绞合在一起时要始终吻合才能剪断羊毛。记得小时候北京胡同里常有扛着板凳吆喝着磨剪子磨刀的,都是手艺人。磨剪子这活儿看起来不起眼,却可称得上是门手艺。

剪下的羊毛不是随便堆放在一起。毛绒粘缠在一起所以剪下的羊毛是一张一张的。保管员将其铺开叠放在一起,打包送到大队仓库集中保管出售。

手工剪羊毛效率太低,大概是第四年吧,盟里搞培训,推广电动剪羊毛技术,我有幸成为这期学习班的学员。

这次学习,地点在锡林郭勒盟牧业学校。学习期间我认识了我公社一队的靳希璞,三队的金佳利,他们都是北京知青。

靳希璞的姐姐就在我们大队,未见到他本人之前已听到过有关他的传闻。起因是他到我们大队来看他姐姐。见过他的知青都觉得他有些怪。他不爱说话,见了姐姐或其他知青也是问一句答一句,没有多余的话。这在北京知青中比较少见。另一条传闻则是针对他骑的那匹老白马的。这可能是男知青关注他的起因。这匹老马的特点是一刻不停地低头吃草,肚子老大,其貌不扬,但跑得奇快。据说它参加赛马比赛得过奖。知青们那会儿刚有机会骑马,总以自己的马快为荣,有机会碰到一起就想比试比试。马总是男知青闲聊的中心议题。关注他的马也就记住了他。

与靳希璞不同,以前我与金佳利见过面,但没太多交流过。金佳利脑子快,人活跃,话也多。

我到了牧业学校才知道有同一公社的学员参加学习。据我队阿旗知青牛锦华後来讲,她也参加了这次的学习班。可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我那会儿还不认识她。我、靳希璞和金佳利三人见面後都挺高兴,自然要求住在了同一间教室里。床铺就是拼起来的课桌。油印的教材从最基本的原理讲起,内容归纳起来分三部分:汽油机、发电机和推子。学员们什么文化程度的都有。为了让所有学员都能听懂,课程进展非常慢。我们三个都是高中生,基本原理初中就学过,即使一些知识记得不牢,现在一看课本也立刻能回忆起来。我们与老师不存在语言上的障碍,老师讲的慢,我们听得烦闷免不了在课堂上打瞌睡。课上补足了觉,课下精神充足,凡是能搞到的书我们都搞来看。我们在一起聊天,靳希璞的话一点儿也不少,还挺风趣。牧业学校距离锡林浩特市中心较远。有天晚上从市里回来的路上,不知怎么比起跑步来了,以横在前面的一个大水泥管为终点,看谁跑得快。我个子比他俩高,腿长,一起跑就冲在了前面,多少有点儿得意。可是跑了一段路之後,呼哧带喘,眼看快到大水泥管跟前了两腿却像灌了铅似的越跑越慢,跑不动了。这时他俩超过了我,靳希璞不紧不慢,速度不减,力量不减,第一个到达,让我刮目相看。他的毅力绝不仅体现在体力上。一天他告诉我俩,他发现学校有个图书馆,晚上想去弄本书来看看。我好面子,不想一起去,没回应。晚饭後,不知不觉中他俩失踪了,我也没在意。躺在床上看书时他俩回来了。佳利找到一本有关陶瓷三角发动机的小册子,靳希璞拿到一本蒙古史诗《萨格尔王传》。过了几天,靳希璞说读完了。佳利问:看懂了多少?他回答能看懂七八成。我这才知道他看的是蒙文版的《萨格尔王传》。刚到草原时,我也随大家学过蒙文,可白天独自放羊,晚上回家与牧民交流的时间有限,住在别人家又不便长时间灯下阅读,就放弃了,连个皮毛也没学到。当然那都是客观因素,求知欲望不强,缺乏毅力才是本质。他的蒙语到了能阅读的水平,我更加佩服他。

佳利的兴趣在机械方面。晚上躺在床上跟我们侃陶瓷发动机。我就是从他那儿了解到三角活塞发动机的,前所未闻。半个世纪了,这种发动机至今还未问世,相关的科研成果或专利还在不断涌现,可见这种发动机在当时仅仅是个科学的构想。他们两人,一个迷恋于历史,一个兴趣于未来,能读到自己感兴趣的书远比读油印的讲义来得痛快,也为枯燥、清冷、短暂的学习生活带来不少生气与欢乐。晚上熄灯後,往往是我们闲聊的最佳时间。天南地北,海阔天空,什么都有可能成为我们交流的话题。一次入睡前,谈兴未尽,佳利又提出了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一个字,一个字,叠在一起,让我们猜猜念什么。字典上没这个字。玩笑之中透着机灵,相差无几的年龄,他的阅历、聪明与幽默感都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知识青年中有很多好学的青年。我们公社五队也去了一位当地知青。因为与他不住在一起所以不熟悉。这位知青的专注点是风力发电。现在很多牧民已经用上了风力发电。不知他现在是否还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不管怎么说,他的理想变成了现实。

机器剪羊毛的技术并不复杂。归来时,大队也买回了相应的设备。机器剪羊毛的第一天,牧民们围着机器看热闹。有的还要与电动剃刀比试比试,看谁剪得快。我负责汽油发电机组的正常运转,也要教社员们使用电推子。农场的大个子移民宝音通拉嘎赶来凑热闹,嚷嚷着要与我比试比试。我抓了只羊,拖到机器旁放倒,用一只腿压住它,从支架上取下一支电推子准备应战。我在校时常给同学理发,用电推子剪羊毛我不发怵。比赛开始後,为了体现电动推子的优越性我自然不准备输给手工剪羊毛的牧民。羊身上很多地方是不平整的,也可能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操作求胜心切,剪到羊的大腿根儿处按住羊皮的左手与拿推子的右手没有配合好,推子推下去连皮带肉掀起一大块,鲜血淋淋。羊虽不叫我心里却一惊,赶紧关掉推子要来消炎粉撒在伤口上将皮肉抚平。消炎粉那会儿是我们最常用的药。我草草地将羊身上其他部位的毛剪完,放它回到羊群。我感到後怕,这电推子要是用在人头上不就把人报销了吗?顿时对比赛失去了兴趣。

第一次住在达布嘎家给其他知青理发时,我就失手过。住在同浩特的戴日玛(巴布老婆)看我会理发,便让我给她的头发剪短点儿。她留的是短发,短发遮掩了她的耳垂。没有看清,剪刀伸向了她的耳垂,她本能地了一声。我反应迅速,在剪下去之前将剪刀退了出来。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她没有责怪我。差一点她就会像羊羔或牛犊一样在耳朵上留下记号(为了区分相邻浩特的牛羊,牧民们通常在羊羔和牛犊的耳朵上剪个豁口)。当时要是用电推子给她理发,真不知後果会如何。此事不知戴日玛现在是否还记得。

以後我脱离了牧业生产,再没有接触发电机组与电推子。剪羊毛的发电机组成了我在牧区接触过的技术含量最高、最复杂的机电设备。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简单说说人的福报
2018: 这消息真的吗?夫人女儿女婿都干政,白
2017: 天啊,这什么地方啊?老K挑战我物理,老
2017: 行啦行啦,判断一个人,不在于他带着马
2016: 各位,床铺已经在建墙问题上有了重大改
2016: 川普又在信口开河?
2015: 解决中东问题需要新思维,可新思维在哪
2015: 法国总统奥朗德,我看,就是欠收拾
2014: 沪港通又一次继掠夺香港科技经济发展后
2014: HK我就去过一次仅一天,就永远也不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