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马背上的青春(45):手凿石雷
送交者: 芨芨草 2019年12月12日19:50:01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马背上的青春45):手凿石雷

贺长文

 

我走场期间,国家内外的形势发生了许多变化。1969年初,中苏边境发生冲突,引发中蒙边境局势紧张。由于内蒙古的主要领导人滕海清在清理阶级队伍与挖内人党工作中的失误,也由于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工作已经瘫痪,几年的动乱造成经济大衰退。1969 1219日,中共中央决定由北京军区对内蒙古实行分区全面军管,由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等人组成内蒙前线指挥所(简称前指 ——19691219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内蒙古实行分区全面军管的决定》,由北京军区对内蒙古自治区实行分区全面军管。成立了内蒙古自治区前线指挥所(前指),统一全面领导内蒙古自治区的工作。)全面领导内蒙古的工作,一方面纠正挖肃扩大化错误,一方面继续清理阶级队伍、批判乌兰夫。

第二年开春从生产队传来消息,要我回队参加备战轮换。回队後我才了解到备战有多项内容,马克斯尔他们主要是挖地道,也有知青被派到阿巴嘎旗南部公社参与三线建设。队里给我分配的任务是在大队部等着阿日布杰从西面的浩特过来,与他一起制造地雷。造地雷!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安排,谁想出来的主意?虽然刚到大队时曾到各个浩特转了一遍,但对阿日布杰我几乎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据说他曾做过公安特派员,在大队里算是个有点文化的人,也略懂汉话。听说此人不好接触,我也只好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大队部等他。阿日布杰几天没有露面,我则抓紧时间收拾内务。

看着大队起伏的地势,无险可依,我心里就琢磨,苏军坦克要开过来,简直就是平蹚,孤零零的几支枪能管什么用啊!听说40年代打日本鬼子时,苏军就是从北面经我公社地界向南推进的,那现在再过来不是轻车熟路吗?

我回到大队没见到马克斯尔他们,也不知找谁去打探一下他们的去处,也可能我们是在途中错过了。我也没去看看挖好的地道,地道要怎样挖、挖多久,谁都不知道。据说民兵连长青格力图讲过: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帝修反存在一天我们就要挖一天,一直挖到帝修反消灭的那一天!可不幸的是地道延伸到隔壁房间的地下时土坯墙体开裂了,地道工程就此打住。也许正是如此,我队战备工作的重心转向了造地雷,我才得以与马克斯尔他们换防。

大约是1965年,学校曾组织我们到北京顺义的焦庄户参观过那里的地道。步行串联中我在河北清苑县冉庄再次参观了地道,就像在电影《地道战》中演得一样,真就是从灶间炉膛进入的地道,後从马槽子里钻出来的。但现在的队部没几间房,更没有青纱帐,咋打地道战?我觉得挖地道就是件不靠谱的事,但跟着阿日布杰造地雷这件事倒充满刺激,虽然地雷也挡不住苏军南下。

我手头没有任何造地雷的资料可供参考,何处着手呢?我努力回忆高中课本中关于铁的知识,几年不摸书本了,纯铁的熔点是1534℃,但当时已记不很清楚,只是能肯定在1000℃以上„„,需要焦炭、炉子,一切都很模糊。我设想先得搞到一个汽油桶做炉体,再在内面衬上耐火砖,起码也得像北京冬天的火炉,在内壁搪上青灰。青灰是什么,能不能耐高温,我也不清楚。我还回忆起1958年大炼钢铁时,从自家和邻居家鸡窝上找耐火砖的情景。

阿日布杰来了,他很深沉,话语不多,也不提什么具体方案,但他带来了到阿巴嘎旗里参观学习的好消息。从北京来的时候曾在旗里停留过三天,此後我再也没有去过。去那里就是进城啊,虽然它没有城墙,我也很高兴。

军管後,有一些北京知青抽到旗里协助工作,旗所在地的人多,车也多。阿日布杰在旗里认识的人很多,到旗里後,记得他带我去看了一个展览,展室里摆着几个形状像手雷样的石头制品,那就是造出的石雷,据说有的公社在做地雷。看过展览,我一点信心也没了,做地雷原来就是造石雷。如何将石头凿出地雷的外形?又怎样去引爆?阿日布杰不知从哪儿搞到一些电引信、炸药和电池交给了我,但并没有我想的空汽油桶,那时的物资太缺乏了,汽油桶也许是属于战备物资。我们在旗里没有久留就回到生产队,我期待着与他讨论交流造雷方法和工序,而他却没有给我任何指示就回家了。与马克斯尔他们一样,这也可能就是蒙古族牧民的工作作风。我见不到他,也找不到人商量。决定干脆就按在旗里看见的石雷样子做吧,反正都具杀伤力。对面的山上有的是石头,关键是找到质地偏软、大小适合的石头才好加工。挖出石头运回队里也是问题,需去附近浩特借牛和车。我只好等队里的大车出车回来再拉,这点事办完已过去几天了。开始我还琢磨把石头凿成展会上见到的香瓜样石雷,凿了一段时间觉得工效太慢又累人,烦躁疲劳之余突然灵光一闪,外形类似既费时费力又无实战意义,不如就以石头原样埋在地表,谁也不会想到它是颗地雷,反而有了伪装的效果。这样想来事情变得简单许多,一把榔头,一根短钢钎(记不清这些工具是否也是从旗里带回来的),我每天独自凿石不止。每凿一下,转动一下钢钎,不久便在一块石头上凿出一个直径2厘米深20厘米左右的洞,接着又克隆了两个。然後把阿日布杰请来,把石块搬到远一点的地方,填上炸药和雷管,封好後倒扣在地上,将两根电线分别接在电池的两端,因为是实验,引出的电线也不用埋在地下。我们远远的趴在地上,我将正负极对接上,的一声,自制的地雷炸开了花,成功了!我很兴奋。造个石雷原来出乎意外的简单,挺好玩的。但我内心一直认为这种石雷对备战、对提高战斗力几乎毫无作用。我不知事後阿日布杰是怎样向队里甚至向公社汇报的,反正地雷炸了,任务算是完成了。过後无人再提及此事,我的战备工作也就此打住。尽管我认为自己的劳动成果对战备起不到什么推动作用,但很喜欢这段经历。

我回到大队部这段时间主要还是个体劳动者,与在农场劳动的其他社员基本上没工作接触。生产队办起了食堂,由大耳朵老李掌勺。知青在这里吃饭记账,我再也不用挑水、捡粪、做饭了,还有机会与人说话,生活多了很多内容和乐趣,性格都有所改变。我什么时候搬进了土坯房居住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王志强回来後一起住在土坯房里,我与其他三位达布嘎知青见面机会还是很少。生产队里没见军代表,也没什么活动。我甚至不知道生产队曾派驻过军代表。

任务完成後没有接到新的安排,等了两天没消息我就想回马群了。在队部制造地雷期间我的坐骑在随其他马群活动,我得先把它抓回来。抓马的一种方法是带话过去,有方便的人将马带过来,这需等待时日;另一种方法是自己去马群抓,这就得借马骑着去。正直春耕大忙季节,农场的社员家谁也没备马,哪有马可借,也得等机会。再一打听得知我的马群这两天要回来了,我随即改变主意,就在队部多住几日等马群走场归来。

按照当地的惯例,我是马倌,放好马就行。可我闲在队部无所事事也难受,也怕多事人说闲话,就参加了农场的劳动。

战备的紧张气氛不仅是造地雷、挖地道和小三线建设。一天听说生产队来了许多解放军战士,是北京大学东语系培训班的学员,他们分散住进了浩特里。那时大学已停止招生,能参加培训班也让我很羡慕。这些解放军学员住到牧民家里,主要目的是熟悉蒙语环境,为开战做人才储备。我暗自揣摩或许真是准备打仗了!

平静的日子没两天,一位副指导员带着一位四川兵来到我们生产队,召开全体社员大会。平静的草原震动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梦晚舟哭什么?哭她做违法的事情终于被
2018: Trump的谈话令人失望
2017: 西岸庇护城的老海皇市长昨晚嗝儿屁着凉
2017: 一宿美梦
2016: 详解《平价医保法(奥巴马医保)》与美
2016: 大陆逾30城市空气重度污染 成都抗议遭镇
2015: 解密时刻:中情局里的红色间谍
2015: 中国男女神童演唱:You Raise Me Up
2014: 满大人的汉语确实比大多数汉人都要好,当
2014: 南水北调中线正式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