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红树林
万维读者网 > 五 味 斋 > 帖子
True Lies:从不明原因肺炎到新冠(中)
送交者: 苦难与荣耀 2020年05月25日18:52:50 于 [五 味 斋] 发送悄悄话


上一篇 True Lies:从不明原因肺炎到新冠(上)

在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首份情况通报发布前,更准确地说,在12月30日两份红头文件内部传达前,基因测序公司的相关人员,部分医院中高层,武汉CDC和卫健委的有关领导,已经知道了如下情况:
一、“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体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
二、该病毒与SARS高度同源;
三、“不明原因肺炎”能够人际传播,能够人传人;

上述情况最晚在31日晚的跨年会议上,也汇报给了武汉市领导。之后,这些情况还由武汉市委,武汉卫健委、武汉CDC向更高层级作了汇报。

部分医生还掌握了下述情况,并将之向上汇报:
一、患者中有相当比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或与该市场有直接接触史;
二、(在院的)重症患者(绝)大多数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或与该市场有直接接触史;
三、目前,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患者相对零散,且病情相对较轻;
四、相当一部分患者家属未发病(或未出现明显症状,或能较快恢复)。

这四个情况凸显了华南海鲜市场对本次疫情扩散所起的重要而独特的作用,可以说,华南海鲜市场是“不明原因肺炎”疫情传播、扩散的倍增器和加速器。

华南海鲜市场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一个独特之处是,该市场人员流动量巨大。

仅此而已吗?距华南海鲜市场不足一公里的汉口火车站,汉口汽车客运中心,它们的人流量不见得比华南海鲜市场小,汉口火车站更是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客流量最大的火车站,为什么它们没有成为并列的疫情爆发点?为什么必须关闭华南海鲜市场,而又无须关闭火车站、汽车站?

华南海鲜市场一定另有特别之处。

跨年会议上,武汉市作出立即关闭华南海鲜市场的决定,外在原因是众多患者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内在原因则是,华南海鲜市场有汉口火车站和汉口汽车客运中心所没有,所不方便有的特有之物,这(些)特有之物绝非被拿来甩锅的野生动物。这些物品,在市场关闭前,源源不断地制造着新的患者,翻动着疫情的惊涛骇浪。排查、清除这些物品,顺便甩锅野生动物,是关闭华南海鲜市场的真正目的。

然而,有关领导太乐观了,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他(们)一厢情愿地以为,清除了华南海鲜市场的传染源,控制好重症病人,疫情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疫情将很容易得到控制,不久就会逐渐收敛、消褪;他们严重低估了新疾病的人传人威力,对其传染的隐蔽性,发病的滞后性等特性全无最坏的预计。他们以为,这个新病毒,也象SARS那样,仅通过症状明显的发病者传播;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病毒,能在发病前传播,能通过轻微症状者、无症状者传播,还能通过“愈”后带毒者传播。他们错把新病毒当作一个弱化版的SARS,对内简单、机械地照搬SARS的防控经验,对外处处保密、隐瞒,极力封锁消息。在他们自信地以为疫情可防可控的时候,病毒已经在他们的默契配合下,在一无所知,毫无警觉的人群中悄悄地扩散、蔓延,情况一天天地恶化、失控。

抱着乐观情绪和侥幸心理,在固有执政思维支配下,决策者(包括部分医疗专家)力图再一次以隐瞒、掩盖和压制手段,瞒天过海,以最小的代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新SARS疫情掩饰过去。事与愿违,这次他们一错再错,错上加错,终于铸成弥天大错,昨日还一带一路长袖翩跹纵横捭阖左右逢源的国际弄潮儿转瞬成为四面楚歌的世界公敌。早知结果如此,如果有重来的机会,他们会有所改变,做出不同的选择吗?

1日傍晚,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针对(不明)肺炎病例,武汉市卫健委(已)就此发布情况通报,但一些网民不经核实,发布、转发不实信息,已传唤、处理8人。

1月2日11:40,CCTV13播放了武汉市“8名散布(肺炎疫情)谣言者被查处”的新闻。当天,中国多个电视台,多个电视频道播放了这一新闻。

1月初,参与疫情吹哨的李文亮、刘文、谢琳卡三位医生分别被警方传唤、训诫,传唤、签笔录,电话问询;李文亮、艾芬、刘文等医生还被所在医院(多次)约谈、批评,乃至严厉训斥。

1月初,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发出通知,没有单位授权,不允许私自在公众平台谈论病情,不允许私自接受媒体采访。

其它医院也发出了类似‘禁令’。1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通知本院员工,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论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院领导还通知每个科主任,逐个电话告知每个同事,一律不得外泄病毒的任何消息。

当武汉卫生系统为严守疫情“秘密”而煞费苦心时,数量迅速增长的发热患者正不断涌入各医院。一月初,有些医院就诊的发热病人一天高达八九百人。为收治“不明原因肺炎”病患,各医院纷纷改造了专门的隔离病房,不少医院的隔离病房刚设立就很快满床。协和医院先把住院楼的整个一层开辟为隔离病区,很快被病人填满,又将隔离病区扩大到二层,也很快满员,于是又扩大到三层、四层。因呼吸科、急诊科医护力量捉襟见肘,各医院还不得不全院调配其它各科室的医生、护士加入对发热病人的诊疗与看护。

为避免透露端倪,加剧恐慌,不仅不允许透露疫情,有些医院还不允许医生、护士戴口罩。武汉市中心医院要求,除急诊科、呼吸科和ICU外,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一律不允许佩戴口罩上班。1月3日,在中心医院的周会上,医院领导批评几个戴口罩与会的科室主任“大惊小怪,扰乱军心”。会后,有部门主任劝本部门员工,‘不要跟领导对着干,不要戴口罩,不要乱说话,否则你们会像李文亮一样被开除。’

因为“不允许透露疫情”,面对带着恐慌涌入医院,期望得到救助和援手的大批患者,医生们讳莫如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善良的医生也只能隐晦地一再提醒就诊患者 “口罩、口罩、一定要买口罩、戴口罩”。

1月2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该所成功分离到病毒毒株;1月9日,该所将毒株资源标准化收藏入国家病毒资源库(保藏编号:IVCAS 6.7512)。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这些重大成果,直至2月4日(或1月29日)才通过媒体对外公布;该所公开并全球共享测得的新冠基因序列是在9日后的2月11日。

1月3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也测得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4日,该所研制出高特异性PCR检测试剂;1月7日,从临床样本中成功分离出病毒毒株。

这些重大成果当时同样不为国人和世人所知,它们首次公诸于媒体约在2月3日;病毒病所公开并全球共享新冠基因序列同样是在测得序列9天后(2月12日)。

也就是说,1月2日、1月3日,武汉病毒研究所、中疾控病毒病所不仅相继确定了“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而且还测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

1月3日下午5时,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第二次疫情通报,称“截至当日8时,共发现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44例,其中重症11例。。。部分病例为武汉市华南海鲜城经营户。截至目前,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通报还称“病原鉴定(包括核酸检测和病毒分离培养)和病因溯源工作正在进行中,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感染等常见呼吸道疾病。”

看来,武汉市卫健委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及中疾控病毒病所刚刚取得的基因测序重大成果还一无所知。

已获得“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肺泡灌洗液样本,并对样本中的病毒进行了基因测序的单位、机构,除了武汉病毒所,中疾控病毒病所,还有前文提到过的广州微远基因,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以及基因测序委托行业的“龙头老大”--华大基因。

上篇说过,12月27日中午,广州微远基因将基因测序结果电话通知武汉市中心医院及疾控部门,称发现一种“Bat SARS like”的新的冠状病毒,微远基因公司领导还于29日、30日,亲自从广州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领导当面汇报交流所有分析结果。武汉市疾控中心(CDC)是武汉市卫健委下属的技术部门,向CDC汇报等于间接向卫健委汇报。

12月29日,华大基因对武汉医院送检的三例病毒感染本作了基因测序,结果显示,与SARS基因序列相似度高达80%,但不是SARS,是一种之前未发现过的冠状病毒。1月1日,华大基因将三份样本的检测报告上报了武汉市卫健委。1月3日,华大基因对三个样本中的病毒都进行了高深度的全基因序列测序。

原来,武汉市卫健委不仅消息闭塞,而且还健忘得厉害。

保密,内部控制病患、诊疗、疫情数据和信息,是卫生健康系统的重要职责。疫情初期,除卫健委下属机构外,国内不少其它机构也都得到过“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样本,这些机构正就这些极富科研价值的样本进行各种检测研究,随时可能有所发现,随时可能为名为利,或因政治意识淡薄而泄露有关的“State Secret”。对此,职责所在的卫健委不能不未雨绸缪。2020年1月1日,一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的电话,告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鬼鬼祟祟,不可告人地个别打电话,毕竟不是长久之策,也不是正经人该办的事,中国国家卫健委决定立即下发正式、严肃,详尽、明确,适用范围广泛的管理措施,防患于未然。

1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3号文”(3号禁令),禁止各机构擅自发布病原检测、实验结果等信息,并要求各机构立即将其已得到的病毒样本就地销毁或转移至指定的检测机构。

这份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全称《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对象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健康委、各人间传染的病原微生物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通知末尾的信息公开形式为:不予公开。

3号文中与病原检测相关的规定有:
a. 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
b. 各机构应当对涉及传染病、生物安全领域的研究及论文、成果进行审核,未经科学验证和审核的观点,不得向社会公开、传播。
c. 我委将加强执法检查,对违法违规使用生物样本、不按要求报告检测结果、擅自发布疫情相关信息的机构和个人,依法严肃处理。

3号文下发后,武汉各医院立即叫停了“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相关部门通知指示各医院,当有发烧、咳嗽症状的病人来到医院,又查不清楚病因时,不允许给患者做肺泡灌洗,也不许拿相关样本向第三方送检做宏基因测序。

1月11日上午9时,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团队率先将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至GISAID(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lobal Initiative on Sharing All Influenza Data),并通过GISAID、virological.org和GenBank向全世界公开、共享了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

该团队的新冠全基因组序列是在1月5日凌晨测得的。5日当天,上海公卫中心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新病毒与SARS同源,应是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但十数亿国民对此茫然不知。  

11日晚,国家卫健委不得不宣布,中国将与世界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受国家卫健委指派,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广州微远基因合作方)、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等单位分别于11日、11日、12日将各自得到的新冠全基因组序列上传至GISAID。

11日,多日未作疫情通报的武汉卫健委发布第四次情况通报,将之前所称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1月12日,公然藐视国家卫健委3号文,率先向世界公开、共享新冠全基因组序列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实验室,在共享基因序列的次日被上海市卫健委勒令关闭,进行整改。这是上海市卫健委按国家卫健委‘3号文’“加强执法检查”,对“擅自发布疫情相关信息的机构和个人,依法严肃处理”的结果。


0%(0)
0%(0)
  感谢您的辛苦劳作!  /无内容 - gooddday 05/25/20 (2)
    谢谢,不辛苦,需要有人做这样的工作。  /无内容 - 苦难与荣耀 05/25/20 (1)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不明白现在有机会接受“统一战线”时可
2019: 颂歌和瞻仰都是活人为悼念死人做的事
2018: 川普宣布:“将彻底改变美国外援架构”
2018: 被禁4年,莫言灵魂演讲:《喧嚣与真实》
2017: 杨女和陆某事件后的反思:永远不要忘记
2017: 据说北朝鲜已经把西朝鲜纳入核导弹射程
2016: 杨绛--“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2016: 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是最接受个人责任的一
2015: 如此娇嫩的树花
2015: 亲戚这个周末去桂林玩,邀俺同去,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