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曹雪葵杭州阿立
万维读者网 > 诗词歌赋 > 帖子
反邪教小说《交锋》(连载七)
送交者: 自由如风 2020年04月06日05:54:35 于 [诗词歌赋] 发送悄悄话

【编者按】《交锋》通过真实的故事,生动展现反邪教专家与痴迷人员的思想交锋,看似波澜不惊的对话,却步步惊心,令人震撼,深刻揭露了邪教法轮功对社会、家庭、个人的危害。《交锋》具有纪实性,也是一部心理探索小说,将反邪教领域神秘的教育转化工作用小说形式呈现出来。


又一个清晨,阳光照进窗户。

早餐后,韦天将桌椅调整了方位,临窗,可以看到外面更多的风景。

我从窗外望出去,朝霞像一匹蜀锦铺展在无际的天空,那金色的光芒穿过眼前一条条铝合金窗格射进来,仿佛一道道金灿灿的线,把整个房间映成暖暖的金色。我微眯着眼睛,脸上暖暖的。

雨后,清新的空气弥漫着一股花木的芬芳,带着阳光的味道,还有面前杯中绿茶的清香,我情不自禁狠狠吸了一口,感觉五脏六肺都入了花香。

“好香啊!”我喃喃道,像个文艺女青年。

我的视线越过窗外那棵高大而蓊郁的黄桷树,发现远处草坪上一簇簇盛开的杜鹃花,姹紫嫣红,春意盎然,充满了无限生机。我感到四肢舒展,似乎有了活力,有了生机。

也许是我把一切讲出来,如释重负?我惊讶自己的感觉,竟有如此闲情逸致,欣赏人间的风景?

“我喜欢春天的早晨,充满蓬勃生机,美好的一天开始了。”韦天微笑着,意味深长地说。

是啊,美好的早晨。我在心里同意他说的。忽然发现,他很少说话,但每说一句话,我像中邪似的被带入,跟着他的思维在走。

我猛然警觉,回到了现实。

“虽然我的组织不要我了,但我不后悔。”我继续对韦天说,“我一样在修炼,在长功。师父说,修炼的弟子就得经受磨难和痛苦。只有经受住考验,才能上层次。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师父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我能够保护自己为止。我流落街头,是因为我还没有修到保护自己的功力。”

韦天没有搭腔,我猜测他认为我在胡说八道。我一定要让他相信。

“我告诉你,我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这是真的!”

韦天在听我说下去。

“我的功友中有的是农民、工人、退休人员,还有高级工程师、跟我一样的教师……年龄最大的91岁,最小的7岁。他们练功后,没有打针吃药,身体的病全都好了。这是真的!”

我怕老乡不信,又现身说法,“我原来生了孩子后,身体很弱,爱生病,经常吃药。但修炼后,从来没进过医院、没吃过一颗药。虽然偶尔也会感冒发烧,但过几天就好了。”

我讲述道:“记得有一次,我得了阑尾炎,肚子疼得要命,在床上痛得打滚,要死过去一样。但我没上医院。我知道这是师父用法身在给我消业,要忍住病痛的折磨。第二天,我的肚子痛就减轻很多,而且......”

我有点难为情。

“而且什么?”

“而且.....”我不好意思讲,“而且,我的身体拉出了许多肮脏的虫子......”

“你这不是阑尾炎,是肚子里有蛔虫,长期饮食不当,没注意卫生所致。”

“不是!”我断然否决,“我的业力太重,体内有很多肮脏的黑色物质。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那些虫子就是黑色物质!是坏东西!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我像祥林嫂似的,喋喋不休地给老乡讲大法的奇迹。

“所有的病都是因为业力所起,医生只能治表不消业。那由谁来消业?当然是大师师父。只要你坚持修炼学法,师父就会给你清理身体。即使有病痛,不过是‘病业假象’,必须信师信法,拒绝吃药就医,才能消业去黑色物质,从根本上把你的病拿掉。”

讲到这里,我反问道:“师父教导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难道做好人有错吗?”

韦天没有搭腔。

我盯着他,加强了语气:“请你们不要被红色思想洗脑了,快来修炼大法吧,他是世界上唯一真理。”

“请喝茶。”

韦天的提醒,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嘴皮快冒泡了。这几天说话太多,口干舌燥。我低头喝了一大口茶,润了润喉咙。

我心念突然一动:“老乡,我看你是个好人,与大法很有缘,赶快来修炼吧,人类快要灭亡了,要珍惜与大法的缘分!”

韦天微微一笑,我不知道他笑的含义。

“我知道,你认为我们是盲目修炼大法,其实你错了,我们都是经过亲身体验,认识到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你不修炼,真是太可惜了。

沉默,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你说完了吗?”

韦天终于开口,带着笑意的眼神,更加让我感到莫测高深。

我想了想,要说的都说了。

“你说了这么多天,我一直在听。现在,该我说了,可以吗?”韦天温和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

“所以,你也要听我讲。”韦天强调说,“我们要互相尊重。”

“好。”我答应。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韦天的开场白,一下引起我的好奇。我特别迷信梦,梦不会无缘无故来到睡眠中。

“梦见你们在一条船上,你和你的功友拼命地划船。江面波涛汹涌,一个巨浪打来,你们的船沉了。”

“你怎么会做同样的梦,这是我那天早晨跟你讲的梦。”我有点失望。

“梦就是很奇怪,但我的梦结局却不跟你一样。”韦天认真地说,不像开玩笑。

“然后呢?”我问。

“就在你们沉入水底快要淹死的时刻,你们得救了。”

肯定是师父来了。我想。

“不是。”韦天看穿我的心理,“你们抓住了一根很粗壮的漂流的树干。”

“说明什么?”

“说明你们要去的那个彼岸的极乐世界,破灭了。它是一个虚幻的存在。”

我正想反驳,韦天摆摆手,“那根树干,代表希望,告诉你们,回头是岸。”

“哼!”我轻蔑地冷笑,“你编的。你这是胡说八道……”

“我们要互相尊重,你听我把话讲完。”韦天又一次提示我。

我闭了嘴,感到歉意,觉得这样随意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

“我们不说梦,就说你师父讲的法轮极乐世界。“他停顿了一下,“你师父的大法给宇宙众生、不同层次的神和人开创的另一空间的生命环境,无论它是遍地金子,还是一个非常富丽堂皇的大宫殿,谁见过呢?”

法轮功美国窝点龙泉寺

“师父在宇宙另一空间的最高层,在我们大法的极乐世界里。只要我们得法圆满,就会见到的。”我忍不住反驳。

人得到圆满后,各自修成宇宙中的罗汉、菩萨、佛、道、神,度一切众生,世间没有比这更殊胜、更壮丽、更伟大的事业。我坚持这么认为。

“那么,我就来说说你的师父。”韦天微微一笑,不缓不急,“你们师父对弟子说,他有无数的法身,你去香港、去美国,跑到月球上、太阳上去都没关系,他的法身都能看护你,保护你。”

“请问,”他话锋一转,“他知道你在这里吗?为什么不带你走呢?为什么你们那个组织抛弃你了?”

“我……”我一时语塞。

他用犀利的眼神直视我,像两把锋利的剑,似乎要刺穿我的铠甲。我低着头,小声地抵抗:“师父忙……忙不过来。他要度宇宙众生。”

“忙不过来?”韦天摇摇头,“你师父对你们是怎么说的?我是来度你的,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我的法身多得不能用数字来计算,数不过来。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

我下意识地咬着嘴唇,不知如何反驳。

“你‘落难’了,流落街头,他都不管你吗?”他看着低头无语的我,“那就是说,你师父并非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佛了?”

“你,你怎么能污蔑、怀疑我的师父?”我抗议,捂住耳朵,“我不要听!”

“我们就来说说另一个事件。”韦天换了一个话题,“新千年农历除夕,千家万户都在迎接新世纪的春节,7名大法痴迷者却为了‘圆满升天’,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了。”

“师父说,那不是我们大法弟子。”我反对。

“这是谎言。不要再欺骗自己了。”韦天说,“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视频,你一定看了吧?”

我的脑海浮现那几名自焚者的惨状,他们把汽油浇在自己的身上,整个躯体被烧成了黑乎乎的焦炭。我不由心头震颤,闭上了眼睛。

我记得,在电视里,因自焚而重度烧伤的女孩陈果回想那痛苦的一幕时说:“当时觉得自焚并不可怕。因为这样就能‘圆满’了,就能去天国世界了。《转法轮》上说的,天国世界特美好。 ”

法轮功自焚事件参与者陈果

“为了所谓‘弘法’‘护法’,为了所谓美妙无比的天国世界,他们走上了自焚的不归路,毁掉了宝贵的生命,毁掉了原本幸福的家庭!”

我深深地低下了头,紧抿嘴唇。

“看着那些大法弟子自焚、自杀,难道你的师父也是忙不过来?分身乏术?”他目光炯炯地逼视我。

“他们放下生死,消灭了肉身,就走向了圆满。”我进行最后的挣扎,感觉如此无力。

“你们师父到现在都说,快有人圆满了,那就是说现在没人圆满,你怎么说圆满了?!死亡不等于圆满这是你师父说的,难道是你师父在说谎?!”韦天咄咄逼问,目光凌厉。

“……”我抗议,“我师父是宇宙主佛,绝不会说谎,你污蔑我们师父要遭报应的!”

郝慧君陈果母女在陈光标资助下到美国阵容

“你仔细想想,你师父讲的经文跟现实中发生的事是一致的,没有矛盾的吗?你师父说修炼人有他的法身保护,不会出任何危险。为什么他不保护那几名自焚者呢?”

......我无语。

“他承诺给每个弟子安排圆满,让你们飞上天。迄今为止,有谁升天圆满了?倒是许多人走火入魔而死。”

“……”我抗议地, “没有人有资格怀疑师父!他是最高神、最高佛!”

“你的话只是在复述你师父的教导,没有脱离你师父的窠臼。”

韦天停顿片刻,“你好好想想,你师父说,消业祛病,却有很多人没有吃药、看医生,而离开了这个世界。你的孩子就是其中一个。他叫你们忍,这不是忍,是残忍!”

……我的心口抽搐了一下。

法轮功二号人物叶浩妻子蒋雪梅修炼法轮功变罗锅

“我为孩子的死感到难过。”他同情而惋惜地说,“如果你及时把孩子送去医院,就不会死。现在孩子还活着。”

提到孩子,我的心底那种颤抖开始萌发了。

想起孩子临死前哀求、绝望的眼神,那双朝我伸来求救的小手,还有那急促的、痛苦的喘气,而我竟然冷漠地看着他离去,把他的死视为业力太重,成为我修炼的障碍。

我竟然冷血到这种地步!一种罪恶感像匕首一样扎在我的心上,鲜血流淌。我禁不住流下泪来。

“孩子,妈妈不好,妈妈对不起你。”我在心里哽咽。

“如果你及时把孩子送去医院,小亮就不会死。”韦天的话音在我耳畔扩大、无限扩大,刺穿了我的耳膜。我悔恨而痛苦地捂住耳朵,眼泪一滴滴落在茶杯里。

韦天等我抽泣停止,又继续说:“你师父要你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好,那就好好修炼。”

“可是,”他话锋一转,“又为什么看着大法弟子自残、自杀,而不用法身去保护和纠正他们的错误呢?为什么口口声声说‘法轮功’绝不参与政治,却鼓动你们仇视政府,围攻、大规模滋事?为什么他说地球是一个垃圾站,制造地球就要毁灭的恐慌?难道这些都是真善忍?”

他的咄咄逼问,让我无力反击。

“据我所知,你们1000多名大法弟子为消业祛病而拒医拒药而死。几百名练习者按照你师父‘放下生死就是神’的要求自残、自杀,30多人无辜被大法痴迷者杀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刚才讲的, 7名‘大法弟子’按照你师父‘放下生死’‘追求圆满’的要求,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致残。”

韦天的目光犀利地逼视我,“这就是你师父讲的真、善、忍?”

我避开了他的目光。他一层层地“剥春笋”,让我无力辩驳,感到身上用来防护的铠甲快要被卸下来。

我的抵抗在一点点瓦解。

“我不想听了!”我心里烦乱,感觉头要爆炸了。

“好吧,”他理解地说,“你好好想想。明天,继续听我说。”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相见欢 春风细雨
2019: 五言【寒食做青团】
2018: 4 皮划戏水鸭纵队 大雁观战高尔夫 (旧
2018: 《七律.题老龙井 兼和曹兄》+闲侃 吴山
2017: 【红绣鞋】《唐·璜》节译 和正明兄、边
2017: 街边小店
2016: 哈哈将小诗魔的醉版《登乐游原》译诗翻
2016: 想你
2015: [七绝]无题(照猫画虎3)
2015: 活动3 七绝“不知”无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