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郭文贵与国安部纪检组长刘彦平谈判的录音文本(续2)
送交者: 乐山水 2017年09月13日02:21:25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15)

劉:從第一次見面開始我一直在跟你講習總書記,到昨天我還在說習總書記的“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是非常英明的,為什麼呢,你說國家這麼大,到2020年咱們奔小康,“小康”是什麼含義呢?——人均達到一萬美金,咱們現在還沒到呢。

郭:咱們是八千。

劉:到2020年咱們到一萬美金,因為13億人口,你算一下一人一萬美金!這要到2020年,現在還有七千萬人民在貧困線以下,大概今年是五千萬,一年消滅兩千萬吧,到2020把這貧困人口都消滅完了——不是消滅啊——是把貧困人口都全面扶持上去,就定下了全面奔小康。這也是我們黨到2020年,也就是建黨一百週年時候的奮鬥目標,這是近期的一個奮鬥目標。怎麼實現奔小康的目標呢……

郭:我問你個問題你別急啊,你覺得咱現在圈裡有沒有周永康令計劃?

劉:你這話我沒法回答。

郭:我先說王岐山是不是這樣的人物?我希望你真的能轉達,你也給王岐山書記說,我能拿出証據,証明他是令計劃周永康的人物,我是不是合法的呀?書記,這非常重要,你剛才說完以後我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沒人能揭發得了他們?一個郭文貴被閉嘴了!孟書記我不說,我就想說王岐山的事:海航這一萬億怎麼來的?

劉:你先讓我給你解釋完,完了我再回答你這個問題。第四個形態就是,比如說你受賄了,你搞權錢交易,好了,那麼除去黨紀政紀受到處分以外,接受司法調查,進行法律制裁。這是四種形態。我給你講“四個全面”,就是說“全面從嚴治黨”,我這麼理解,處理人僅僅是我們的手段,而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真正的目的,是進一步提升黨在人民群眾當中的形象,增強我們整個民族的凝聚力。我作為一個黨員,理解得很膚湣

郭:您絕對是發自內心了!

劉:我的感覺是這樣,至於說你對某個領導人有什麼意見甚至說你掌握他的什麼資料,我可以這樣講,黨章有規定,國家公務員法也有規定,你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你可以通過正常渠道向黨和政府有關部門去反映,我覺得這是正當渠道。

郭:黨章中明確規定任何黨員、任何方式,要檢舉揭發黨內違紀違法人員,還有任何公民都有權利和義務向國家採取各種方式,檢舉揭發犯罪問題。王岐山同志和海航持有的股權,姚慶和姚明端包括洪明,這些人持有的股權我可不可以在全球發佈會上公告?

劉:你聽我說啊,對這個問題我是這樣考慮的……

郭:我不說立軍和孟書記的事。

劉:我不講哪個人,我不會點名字,你對任何一個共產黨的領導幹部,你覺得他有問題,你可以通過正常渠道……

郭:法律規定,書記你知道我現在沒有中國護照,我不是中國公民,這是一;第二,我是當事人,我知情、我舉証、我負責……

劉:你聽我說完我的想法。

郭:包括很多人,不止王岐山一個人,周亮、康典,還有田福寧。

劉:康典是誰?

郭:新華保險的董事長,還有中國銀行的田國立……

劉:中國銀行田國立,原來北京銀行行長。

郭:這就是原來王岐山同志的這一撥!

劉:我覺得,你說你不是中國公民,但是你是愛國的,你是中國人民,你現在說你是哪一國的公民我都不管,但你的根在中國,我覺得應該維護國家的利益,你說你要盡到一個中國人的責任和義務,我都不反對,但我覺得為了維護這個國家、這個黨的形象,我建議你通過正常的渠道。

郭:書記你說什麼是正常的渠道,按照黨紀和國法,我是檢舉王岐山的人,他是管紀律的,他要迴避啊!

劉:那就向黨中央。

郭:對啊,那就向黨中央,我給黨中央誰說啊?找栗戰書?找習主席?

劉:不是,你有正常渠道啊!

郭:我哪有正常渠道啊?我寄這東西寄了一百多次,都沒有人收到。

劉:你可以利用其它渠道,我沒有權利制止你、或者說是剝奪你去反映你提到的某些領導同志所謂的這些問題,這是你的責任和義務,我沒有權利剝奪。

郭:書記我要請教你,比如說未來我做事了,我跟你承諾的事情——不提孟、王,我絕對做到,但我沒有說我不檢舉他們,而且我跟你說,我舉証我承擔責任啊。

劉:第一你檢舉領導,超出了我的管轄範圍……

郭:但你是個黨員,是個黨員,就應該聽、應該做,黨員是沒有高低的。

劉:……超出了我的管轄範圍,超出了我的權限,我就跟你說我沒有辦法去轉訴,我想你有你的渠道,通過你的渠道……

郭:那我的渠道就是在全球發佈會、在直播上說。

劉:你看你又來了!

郭:那國家沒有規定不讓別人說啊!

劉:是沒有規定,到那時你要記住你是一個中國人,你的責任……

郭:你得跟我說,我現在一定讓習主席黨中央知道,不能再讓周永康、令計劃、郭伯雄、徐才厚在我黨幹下去——包括習主席十九大要用的幾個人,這幾個人裡,也有令計劃這樣的人物,他們有私生子、有海外資產,要不要說?

劉:你聽我跟你講,你可以通過正常渠道進行檢舉。

郭:所以書記,我最後一次向您嚴肅的申請,我希望把我的說法,你回去把我的說法向領導報告。如果我有一個正常渠道,我就會通過正常渠道檢舉,我盡量不讓外人知道,這是不是愛國?自己家的事自己解決,當你們不給我渠道的時候,那我就自選渠道,這和平吧、公平吧?

劉:好,你們可以把這個記下來,你要在全球,林肯6號發佈廳,去對外公佈,你覺得對你的祖國……

郭:書記我既然跟你說,就不想這樣做。我在倫敦跟你說,傅政華的事情,要查我就不會再說,因為沒查我才說的。這個事情我再跟你說書記,這幾位在這裡可以作証,我有三個請求,等你給我結果:第一,我掌握王岐山同志有巨量的非法所得,以及家族持有巨額海航股份,海外持有不動產以及男女不正當証據,我向中央檢舉揭發,如果黨中央給我一個安全渠道,我願意提供資料,如果不給我提供,我就擇機,等你們通知;第二,不僅是王岐山同志還有現在的政治局委員、還有原來的常委,在海外持有大量資產和非法資產存管,還有不正當男女關係、私生子,我想給中央反映;我支持習主席反腐,因為習主席把下面弄成常委了,我知道有兩個人就要到常委了,那下一步習主席就要有生命危險了,包括王岐山書記還想當總理呢。

劉:你的意願,你想履行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曾經的公民——你現在是外國護照——你的這些權利和你想要履行責任,我沒有權利剝奪、干涉,我剛說了,給你的建議是,你畢竟根在中國,還是要維護國家的形象,維護你祖國的形象,我給你的建議是你可以通過正當的渠道去反映,中國人的事情中國人內部解決,咱家裡過日子還有情況呢,家醜不可外揚。

郭:等咱們這幾個事解決了,我希望中央能派出我信任的領導,就我現在檢舉揭發的問題,像這樣咱們再說,等我這事解決完,您覺得我這是愛國行為,我一定保証在沒有公開之前,在得到您同意:“郭文貴你可以隨便採取措施”,我再往下走——我這是愛國行為吧?

劉:我覺得我的意思表達清楚了,你也聽明白了。

郭:我今天盡到我的義務了,我愛國了,我也跟你說了。(未完待續)

(16)

劉:我們這能形成共識,能承諾君子之約吧?

郭:讓我再發現他們第二招,第三招,我就全說了。

劉:行,我聽懂了,你這家裡放了四五十副眼鏡吧。

郭:我就喜歡眼鏡,我有二百多副。

劉:你還說別人,你就是最大的腐敗!

郭:但是我的錢都是掙來的。

劉:但是中國還有那麼多人是貧困的,你就不該盡點義務?你這一副眼鏡多少錢?

郭:三千美金。

劉:三千美金兩萬多塊(人民幣),都能給一家脫貧。

郭:讓海航少飛一小時787,能買多少眼鏡啊!

劉:你老是說“這只是剛剛開始”,一年少買兩副眼鏡,資助五個家庭。

郭:書記,我行善肯定比任何人都多,這個我不會跟你說。

劉:我覺得今天聊的話題還比較輕鬆,我今天讓你把你的訴求說得那麼乾淨,小吳記的也行,都記清楚了吧?

郭:最重要的是我對你負責任。

劉:今天心情好點了吧?

郭:昨天你走了以後我心情鬱悶了兩個小時,現在我特別開心。

劉:我跟你說今我真不能喝了,我早上量血壓高壓160低壓100,因為我真的一點說的,吃了一片鎮安定,一點半左右睡著,五點多就醒了,也就睡了四個多小時,早上一量血壓,我這人有一毛病,不管什麼事拿得起放得下,該吃吃該喝喝啥事不往心裡擱,但是畢竟時差在這呢。

郭:我從來沒有時差,四年前我回到紐約……我跟你說的都是乾貨,他們仨在這作証,因為我相信你,你有你身份的考慮,我可以理解。

劉:實話跟你說,在我來之前孟書記把我叫他辦公室,只有這條路咱們是正確的,給我舉了個例子,熊光楷是管情報的,老人家一說這我想起來了:你在YouTube說熊光楷玩石頭,熊光楷礙著你哪根筋了?你說這熊光楷掌管中國軍隊情報多少年了,他在美國這有多少關係,不比你深厚,你說是官方的、軍界的、還是民間的,你說是白人還是有色人種?所以我說你這說話就沒邊。

郭:書記你聽我說,跟你的理解恰恰相反,郭文貴能活到今天講的就是義氣,他害過姬勝德,就是我的敵人!書記你記住,不管以後哪一年,誰欺負了你們,我在這一定給你們報仇,你沒看到我優點,只看到我的缺點,我不怕他,我敢承擔,他算個屁啊!

劉:姬勝德跟你什麼關係?

郭:那是我老闆,我最早是總參二部的人,那熊光楷見到哈弗將軍給人家哭啊,抱著人家胳膊哭啊,就這將軍、就這副總長?流氓都不如!賴昌星過來了,他給賴昌星說老闆給人家包房,熊光楷啥樣啊,你別以為他跟蔣老好,哭完以後跟人家說姬勝德也跟美國人好,最後把姬勝德也搞進去。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陷害人家,花了30萬美元給人家搞進去。

劉:姬勝德自己有事啊!

郭:書記,誰沒事啊?咱都是說實話,令計劃他要篡黨,這該死,姬勝德這個人就算是有事也是我老闆,就像你是我的書記,明天你殺人放火,你也是我劉書記,也是我的恩人。

劉:我什麼歲數我還殺人放火?

郭:這是原則,我跟你說明白,我就這樣的人。你告訴孟書記,幾十年後,沒人替他說話,我就替他說話!

劉:這麼說舉個例子在哪呢,就說自己的事。

郭:書記我所有說過的人都跟我沒仇恨或跟我朋友沒仇恨嗎?我有毛病啊!我上大街上跟別人說去,你不要忘了我好多同學都是在外交部在軍隊的,那熊光楷的石頭往回拉,我現在給他說一堆啊,他家在哪哪的房子我去過N次,我那哥們買他的石頭花多少錢你知道嗎,三個億,回去一切開,一文不值。

劉:那你賭石活該啊,你得看那石頭皮啊。

郭:你告訴孟書記,熊光楷的事就看到了郭文貴的本質:沒人再理姬勝德了,他曾經是我老闆我就要替他說話。

劉:姬勝德判的是無期吧?

郭:判的死緩,在洛杉磯我見他老婆,這一幕我永遠忘不了,我找到他老婆的時候,是大豪宅,現在是小房子,我通過調查公司把她找到了,真的跟他特別像,特別高雅漂亮的氣質女性,後來嚇得都變形了,我說讓他趕緊跟我走,去了洛杉磯XX坐在窗台上,跟著我一直在哭……

劉:誰呀?

郭:就是姬勝德出事之後,1989年我從紐約跑去找她的。熊光楷把他弄死了。書記你批准我什麼話我給你回覆,你得聽到我這邊什麼意見。郭文貴不是神經病吧,像瘋狗一樣見誰都咬?我還沒到瘋狗症的程度,我都是咬跟我有恩怨的。我為啥咬潘石屹?因為他跟胡舒立這兩人,文章一出來胡舒立就給我登出來了,她寫的有一樣是真的嗎?胡舒立是王岐山的姐妹,全世界都知道,他爲什麼寫我啊,寫我是“權力的獵手”,把我家祖墳也挖了,死去的弟弟也列出來了,是真的嗎?就不允許我說話了嗎?李友跟我是對手,寫我的時候不寫李友,李友犯罪你怎麼不寫?什麼叫媒體,媒體要有公正力,這叫公眾媒體,為什麼不寫李友寫我,而且寫我和令計劃周永康有關係,還寫我殺日本人,我殺了嗎?

劉:這些沉重的話題咱不談了,今天咱本來談得很好,我們要輕鬆愉快地結束,然後我們明天去華盛頓大使館,後天看看孫立軍時間,如果他能安排開的話我們就見個面。見面的話我們倆剛談的,這些意向接觸接觸。如果可能的話,咱們就一塊見個面,還是那句話,咱倆第一次見面我就跟你說過,人怕見面樹怕剝皮,見面了把話說開了,像這樣帶有矛盾性的事,我做中間人的次數太多了。

郭:這就是你積的德書記,你說這些鬥爭的人,要是都像你這樣出來不鬥人,哪有這些事,他們成天整人就不允許別人整整他們。(未完待續)

(17)

劉:我做人有一條原則:叫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堅決不與人奮鬥。為什麼呢,沒意思,說實話,人和人能夠相識都是五百年前結成的緣分,你何必呢,毛主席說過: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既然能走到一起,求同存易就好了。

郭:確實,我們這一堆,我也擔心,這個時候調查啊,DNA呀,鑒定啊,信息啊,都統統花了錢,也很誇張。

劉:我給你說啊,你就是錢多燒的,你瞎折騰這幹嘛呢?我有安全我做這幹嘛啊,要是沒人折騰,我有病啊,我幹這?你3000一小時也好,300一小時也罷。

郭:書記啊,我給您說的是什麼意思呢?我非常希望我的事兒結束以後,咱就不談這過去的事兒了,就翻篇了。我有兩個事兒認真地向您匯報,您聽,您不要給我任何意見。第一個就是我們海外掌握的一些資料——我不敢保証都是真,但我可以向您展示給您看,我希望您不能僅僅是報給孟書記,我希望您報給中央,你得報給中央幾個領導。

劉:我作為一個黨員,我從對黨的事業負責的角度,向有關部門作出比較完整的客觀的反映,這可以吧?

郭:我給您報告一次這是一;第二個就是過去這兩三年來,在海外這幾個國家的發展,我希望給您做一次認真的匯報。

劉:我給你說一條啊,你老說有報國心,你想為國家做貢獻,但是你現在這麼弄,你把你自己弄成了一個徹底的公眾人物,今後在繼續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嚴格說給你自己設了若干個障礙,因為人家覺得你的色彩太複雜了。尤其是你跟馬建的交往,在你的那些視頻裡面說的太多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郭:存在這個問題嗎?但是和我的能力相比,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劉:你聽我給你說啊,會讓你的能量會出現很大的衰竭,明白了吧?實際上你只注意了問題的一個方面,忽略了另一個方面,負面的影響。

郭:當然,很大很大。

劉:你這樣的話,你自己表面上成“網紅”了,但另外一方面那些機構和有關方面怎麼去認識你、怎麼去分析你,包括你想今後想繼續為國家做貢獻,繼續為國家工作,你的難度就會更加大,你發揮作用的能量將會受到很大的衰竭。從現在開始你應該逐步地收斂一點。不是說讓你馬上進行轉身,這樣會讓你感覺到很尷尬,另外在輿論上也會受到更負面的衝擊,我給你的建議是如果你還有拳拳報國之心,我就建議你在現在在有些方面逐步收斂。

郭:你說的是非常科學的,這是實話。

劉:咱們都學到過哲學,很多事情是一分為二的,咱們第一次見面我就跟你說看任何問題都要歷史地看,要辯証地看,你不要僅僅考慮一個方面,太過衝動,而忽略它可能給你自身帶來的負面影響,所以我苦口婆心,有時候是話糙理不糙,但是良藥苦口,你認真去琢磨,我講這話都是推心置腹之言。

郭:你說到這我想起來,方正証券我現在是第二股東,我佔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所有我們的董事都被大連專案組抓了,這都是違法的,徐昂揚被抓,馬楠被趕出去了,這是兩個董事一個監事,接下來我們要恢復到方正証券應有的和股份配套的董事席位;第二個,我們不排除在二級市場增持,增持就是為了當上第一大股東,這事你得幫助到處協調,給我們依法得保護。

劉:這些都在我給你講的內容當中,全都涵蓋了,你合法的東西一定會受到法律的保護。

郭:包括北大我們捐的被騙走的十個億,還給我們,王恩哥說他幫我協調這事。

劉:你捐款的十個億,可以通過民事來進行訴訟。

郭:對啊,北大也願意,因為它沒用嘛這錢,很簡單,跟我們的借款合同取消就行了,我們也不要求別的。

劉:如果這十個億,沒有按照當時的約定搞了建築、搞了設施建設,如果違反了當時你們的捐贈協議,按照相關法律,你該怎麼訴訟怎麼訴訟。

郭:北大說了:如果專案組跟我們談,我們願意配合。人家說這個事情是刑事事件,我們願意配合,這很簡單。

劉:這不是刑事,這都屬於民事。

郭:所有關於我的案件,都整到刑事裡面去了。

劉:很多事從大的方面說,經濟問題不要政治化。

郭:現在我的問題已經政治化了,要想解決只能政治化,解鈴還須繫鈴人。

劉:但是我的意願就是經濟問題不要政治化,這是第一,第二就是能夠民事解決就不要刑事解決。

郭:我同意。這是也是我比較擔心的。剛才的問題你也都同意了,接著你說“文貴這個去民事解決”,但是民事解決不了啊!為什麼呢,向北京法院,上次我跟你反應的,我們車麗麗被叫去,法院說看到沒有,政法委的函,拍賣你們46套公寓,十億。花樣年華曾寶寶,然後說別說話——你有什麼資格說話?這是命令,紅頭文件。估計是你說話了,馬上就找車麗麗過來說,看來這領導有指示啊,你說的確實對,我不能把你四十多套全都拍了,我先拿一套拍出來的價格以這個為標準是多少要多少。這就是法院可以往左也可以往右,這是你的一句話。我想說的是什麼意思呢,所有盤古的案件都是刑事案件,在湖南的官司一立案,法官跟我一個朋友說,我們領導打招呼了,一切聽孟老闆的話,政法委管,你可千萬別這樣書記!
劉:所以我跟你說啊,我們有些幹部就是操蛋至極,我能話出粗口,就是有些幹部不擔當不作為,什麼事都往領導這推。孟建柱是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他能不去管這麼一個具體的案子嗎?他吃飽了撐的沒事幹了?所以是下面的混蛋把這事搞亂了,你不能把這些人不作為不擔當的現象集中到領導身上,領導的小肩膀有多寬吶,下面公檢法司安加在一起那是幾百萬啊,將近四百萬人啊,這四百萬人,萬分之一還四百人呢,全壓孟建柱肩膀上他撐得起來嗎?老頭子奔七十了,有四個人就把他壓趴下了。

郭:所以書記你想到這個問題沒有?這就是下面的問題,你真應該考慮具體的事了,這是很好誇張的,協調的時候說這是民事問題,那完了解決不了……

劉:動不動就說是孟書記批的,哪些事兒孟書記批了呀?拘個人也是孟書記批,那一天全國得拘成千上萬的人,這不是混蛋嗎?

郭:人家開封專案組關押我們一個女孩子的時候,人家那口氣大的,孟書記就不說了,“你們這案子大了去了,那是習近平王岐山的意思!”

劉:那叫混蛋,我就替你罵他。

郭:我拜託你書記,上次咱們見面把北大方正違法驅逐我們董事的事情你給叫停了,你要你叫他不給停……(未完待續)

(18)

劉:說到這,本來我心情挺好,今天你心情好了,我心情不好了,我這人沒別的幹什麼活就得有什麼擔當,不能說什麼事都往領導身上推。我做人的準則我跟你說過,我幹事的準則就是這樣:這個事幹對了、成功了,功勞是黨的,成績是大家的,我身上就兩字:責任;如果說這是辦砸了、出現問題了,對不起,我擔著,不能往領導身上推。領導是千頭萬緒管著眾多的事,你什麼事都往領導身上推,那你這級幹部幹啥呢?我跟你說的可不是冠冕堂皇,我這四十多年幹工作,從當……科長以下這不叫領導,處長算基層領導,可以這麼說吧,我從1985年開始當處長,從1996年開始當局長,就一直走到今天,一直都是這個原則,這工作幹好了功勞是黨的,成績是大家的,全是弟兄們幹的,我一個人全身是鐵能打幾根釘?不是眾人拾柴,火焰不會高起來;但是出了事,對不起,別說是領導讓我們幹的,別說全是你幹的,把這事給我幹砸了你算什麼呀,如果你要這麼幹事這麼做人的話,第一人格沒了……

郭:說到這,我跟您說姜良棟作為專案組組長……

劉:他什麼時候是專案組組長?

郭:就是一開始的時候他是專案組副組長,這個人對待我們員工打、刑訊逼供、收走錢財,參與了北大的事情……這是我也不能說嗎?

劉:這些事我管不了那麼多,我的手就那麼大,我剛跟你說的,我的基本要求和原則,我都說清楚了,我也不重複了,我餓了,咱吃飯吧。

郭:傅政華的案子說了嗎?

劉:老傅這事你別管了,咱們還是要創造一個相對和諧的氛圍,創造一個有利於解決這個問題、並且按照我們形成共識的渠道前行的環境。你得明白這一點,你這腦袋的智慧,我相信你能聽懂這話。

劉:我跟你說,這事老這麼懸著……

郭:書記,剛才您要決定了,孟書記決定了,我跟你說書記,這都是一週內就能解決的事,然後我就被你……

劉:我發現你事兒也挺大的,你媳婦啊,四個字:通情達理。你就聽我跟你說句話,我也不會給你寫什麼東西,他們回去看老人,什麼時候出來,跟我說一聲,你的問題徹底解決完了以後,入境,我會完整地做個匯報,經過原判之後,拿出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意見。盡快好不好,但你的承諾,就這一件事情,這就不是個問題,老闆的事你看得太重了。關鍵是——小吳,文貴的承諾你給我記清楚了。

(看影集,邊看邊介紹邊評論)

劉:你這真是有點早熟:15歲結婚,16歲當父親。

郭:我娘覺得自己家兒子長頭髮花短褲,就是一流氓,沒職業,我就說你家兒子要娶不到岳慶芝……農曆八月十六,1986年我就生兒子了,三年沒回娘家,1989年我們就出事了嘛,我弟弟被打死了,我就進看守所了,人家慶芝一毛錢沒有,就跟著我爹我娘。我在河南濮陽清風派出所,關了20多個月,戴著手銬腳鐐——死刑鐐、死刑銬。

劉:為什麼呢?

郭:我八弟被打死了,說“六四”邉游沂恰胺欠ň郾婔[事”,說我是“煽反罪”,最後給我定了一個詐騙罪——詐騙七千多萬人民幣,就那麼進去了啊。

劉:最後怎麼出來了?

郭:法院給我判了,判決書都沒有給我,我出來以後我兒子已經大了,回老家了。
岳慶芝同志穿著藍色的四個兜的衣服,這是1991年帶著岳慶芝就到了鄭州,然後就創建了河南裕達,外商企業:日本、香港、美國投資。

劉:這事咱就別提了,你現在已經進入這紳士的行列,穿著西裝革履。

郭:還是江湖老漢。36天買了個新款摩托車,2650,今天我當著這幾個妹妹兄弟的面說,你們一定要記清楚,周永康的案子涉及了多少人啊,咱別把事情設想得太理想。

劉:你這是給我的忠告——我之所以說是“忠告”,因為這是善意的。

郭:因為好多事你真不知道。

劉:你的忠告我接受。

郭:我再說一句:我始終尊敬馬建副部長,我始終愛著馬建副部長,我希望您知道我不可能不愛他,就像姬勝德一樣,到今天幾十年了,我還是一樣尊敬姬勝德,我逮著機會我就會給他報仇。馬部長一樣的,我逮著機會我也給他報仇。還有給您說實話,您可千萬別記仇啊,等哪一天馬建、徐曉輝、張越、宋建國……下一步我就研究這個。我要幹的事兒是一輩子的事兒,我是生不如死啊,畢竟馬建副部長是我愛的人,他受我牽連了。

劉:張越也受到牽連了?

郭:最起碼傅政華知道他跟我好嘛。他跟你我沒有半點兒關係。張越他貪1.5億或者貪150億,跟我沒有半點兒關係——他就是我哥們!包括車峰,今天早上我說的,我有個哥們去看了一下車峰,車峰讓他給我捎了一句話,說“生死都是一條漢子”。這就是一條漢子,用我爹我娘的話說,人家殺你全家,全世界沒殺你,全世界都想殺你,你就是全世界的敵人。

劉:車峰幫過你?

郭:幫過,借給我六個億。我說我現在需要現金,他說多長時間?我說一個月吧,5.5億,他啥也沒說,直接聯繫我的財務總監,他下面人找我的人要了一個財務賬號。我真不明白,第二天總共收到六億。你說我有啥理由對付人家車峰啊?人家車峰犯罪跟我沒關係。

劉:跟肖建華有關係嗎?

劉:你聽我給你客觀的說……

劉:明年我就退休了,他們倆的命卟辉谖沂盅e,他是翻譯,正兒八經的高翻之一,這是紀檢組的。……當時河南省的書記是誰啊?

郭:我發現您就是顧忌,我給您說句實話,我正在準備一切材料,準備對他狂轟亂炸,讓他失去信心,您可別生氣啊。

劉:這煙是上海煙廠,低焦油嘛,現在國內出的低焦油的煙,全部是通過化學反應來降低焦油含量,唯獨這個是天然的、自然的。

郭:我給你說,老太太過世的時候都是你張羅的。我就一個,我和曾慶元來往,曾慶元借過我的錢,就那年賴昌星的事兒還錢,老油子,後來就坑人家銀行,現在做幾百億美元的生意,當時沒人借給他錢啊。我就借給他了。

劉:他們家就是一老虎啊,五十多了。家裡有老婆。

郭:比她大45歲。

劉:那女人今年也就剛剛五十出頭,屬猴,68年的,49歲,還不到50。那老頭兒得八十多了。

郭:人家的兒子跟她同齡。

劉:那他倆在一塊兒能有啥事兒啊?

郭:啥事兒都沒有啊,我剛一見的時候受不了啊,我說你怎麼能這麼糟蹋我們中國女人啊?我說你什麼教授啊。
書記,你聽我的,跟肖建華、戴勇何搞的那些,他們當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讓我跟他們合作。

劉:你還真知道啊?

郭:當時叫一塊吃飯啊,我就說對不起他愛跟誰吃跟誰吃,我不和任何官員吃飯,後來認識了戴勇何這一幫子。

劉:慶元人是好人,只是稍微有點兒天真,

郭:天真,人是真好。胡鍧呐雒ǖ琅R),在京港飯店那時候的郭文貴,可牛逼了!1988年的時候就幾億美元,哪兒有什麼馬雲?我說慶元咱們從今以後都別再聯繫,因為你走的路和我不一條路。我給你說,老天爺是公平的,你任何的僥倖走邪路都不行。

劉:這叫人在做天在看。

郭:絕對是!

劉:行,我們走了啊,咱們27號見。

郭:27號咱們吃午飯是吧?

劉:我提前給你發信息。

9-12  明镜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毛主席指挥日本皇军和满洲国军剿灭伪中
2016: 大陆出來反共反毛的,进來聊聊,
2015: 溪谷闲人:中国梦,劝不醒骂不醒,只有
2015: 右撇子:台独是台湾人的合理选择
2014: 2014.9.13上海旅游节花车再一次在淮海路
2014: 《上海故事》3D舞蹈灯光秀亮相外滩老码
2013: 中国官员得了“恐红症"?!
2013: 释放薄熙来,让丫去加拿大,姜维平就有
2012: 人民币汇率可能马上自由浮动,祝贺一哈
2012: 曾飞:汉奸不锄,亡国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