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幽灵书生——校园文革恩仇录》第二十八回
送交者: 苏渝游士 2018年11月04日20:07:51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第二十八回

白龍洞才子感時說牛鬼,芙蓉樓校花傷秋動冰心

 

楊耀強趴在金山寶塔欄杆上,聽到小諸葛問他為何沉默不語,是不是被四大金剛嚇住了?楊耀強才回過神來問眾人:「你們剛才聽到大雄寶殿裡,那個老和尚嘴裡說的什麼?」周靜茹說:「和尚念經,誰聽得懂啊?」楊耀強說:「可我怎麼聽得很清楚,他在說『大劫啊!大劫啊!』。忽然,我就對周圍失去了感覺,只聽到木魚『篤,篤,篤』地敲在我頭上。」王夙雯說:「老和尚跟你認識麼?他幹嘛要敲你?」「不不不,老和尚看都沒看我,只顧在敲他的木魚,並沒有敲我。」周靜茹說:「哪有這樣的怪事?這老和尚真是個奇人了。」「更奇怪的是我頭被敲得很痛,心裡清楚,卻站在那裡,動彈不得。不是劉致遠來叫我,我還立在那裡。」王夙雯說:「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好多了,出了一身汗,頭還微微的有點痛。」小諸葛說:「奇了,奇了,聽人說金山寺有個法江和尚,是白蛇傳上法海禪師的後裔,道行很深,楊克思你是不是幹了什麼虧心事?」楊耀強閃爍其詞地說:「小諸葛,你別胡扯。我,我哪有什麼虧心事?」

小諸葛忽然想起來,說:「噢,我們總部得到消息。好像你們要破四舊,砸寺廟。有這事嗎?」楊克思驚異地說:「這個事,你是怎麼知道?我本來是反對的。可譚世寶錢成根他們堅決要幹,明天清早就要來砸金山寺了。」劉致遠聽了,也從沉思中驚醒,跑過來厲聲說道:「楊克思!你怎麼能幹這蠢事!金山寺是文物古跡,是藝術!不能砸!」王夙雯說:「楊克思,你怎麼能隨便跟風跑呢?北京『破四舊』風刮得比你們還要早。那都是些沒頭腦的小青年幹的事。」周靜茹說:「你是不是當頭頭,當瘋了?你們總部要砸,我就退出紅旗紅衛兵!演出也不搞了!」

小諸葛面露神祕之色說:「楊克思,你可要小心啊!法江和尚既然窺破了你們的計畫,他必有破解之術。你們明天的行動肯定是凶多吉少啊!」劉致遠說:「我勸你們趕快取消行動,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楊克思被眾人你一句,我一句,數落得無言以對,滿臉通紅。他又想到深不可測的法江禪師,心中不禁有點畏懼起來,於是說:「好好好,我馬上先回去,要他們立即停止行動。」說著,楊克思撇下眾人,匆匆下了寶塔,一面走,嘴裡一面說:「我本來就不同意砸,我是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不信什麼佛法。不過,文物古跡還是應該保護的。」

當時紅衛兵破四舊砸抄文物,古跡,寺廟已成狂風惡浪。法江大師道行再高,豈能阻止?雖然楊克思當即回校,竭力取消了砸金山寺的「革命行動」。可是一個星期後,金山寺還是遭到了江東市第一中學紅衛兵的破壞。所幸法江大師識破了紅旗紅衛兵的計畫,並迫使了楊耀強取消了行動,從而爭取了時間,事先率領眾僧,將大雄寶殿用磚牆封住,得以保存。但天王殿慘遭破壞,四大金剛被砸得臂斷腿折,神頭落地。

可也說來蹊蹺,此後不久江東市內就憑空傳出流言。說三個帶頭砸金山寺的市一中學紅衛兵,砸了四大金剛不久,一個突然暴病身亡,一個嚇成了瘋癲,還有一個死於後來的武鬥。楊克思、譚世寶、錢成根聽了流言,不免又心驚,又慶倖自己取消了行動,否則小命可能已經不保了。然而,如果真是紅衛兵冒犯了佛法尊嚴,而有此報應,冥冥之中佛祖為何不懲戒掀起「破四舊」惡浪的罪魁禍首偉大領袖,而獨加罪無知少年呢?難道是是因為「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嗎?

眾人見楊克思匆匆離去,隨即也下了寶塔,從後山小路緩緩走下山來。小諸葛問劉致遠:「劉兄,剛才你為什麼也心事重重?是不是也被法江禪師的定身法定住了?」劉致遠說:「真難以置信啊,我倒是感覺正常,只是有句話不知什麼意思?令我百思不得釋懷。」小諸葛問:「什麼話?」劉致遠說:「是法江大師對我說的,叫我記住,『黑白貪戀休出樓,紅綠過眼速登舟』」小諸葛想了半天,搖搖頭說:「黑白,紅綠,是指什麼呢?是天機難測,還是老和尚故弄玄虛。算了,這類事信則有,不信則無,你也不必掛懷了。」

周靜茹領著王夙雯走在前面。忽然,王夙雯指著山路邊,懸崖上一個古柏屏障的洞穴,喊道:「劉致遠你們快來看,這裡有個洞!」劉致遠,葛承光二人聞聲跟了上去。小諸葛說:「你看洞簷上的字,這就是『古法海洞』。」王夙雯說:「就是白蛇傳裡的那個惡和尚嗎?怎麼還留著他的洞做紀念?」周靜茹笑道:「白蛇傳不過是個神話故事,洞也是後人的杜撰罷了,」劉致遠說:「也不儘然,法海歷史上確有其人,確是金山寺的開山高僧。」

王夙雯驚奇地說:「噢,這到有意思,他一定是個遭人憎恨的惡和尚了。」劉致遠笑道:「恰恰相反,據『金山寺志』記載,法海俗名叫裴頭陀,是唐宣宗大中年間,吏部尚書裴休的兒子。少年時入佛門,取號法海。法海出家後,先去湖南溈山,江西廬山修行,最後才到的江東金山寺』修禪。」周靜茹說:「哦,還是有據可查呀,致遠,你是怎麼知道的?」劉致遠繼續說:「因為我來過多次,有些資料我看過。當年四十六歲的法海,在修廟挖土時,挖到一批黃金,但他不為金錢所動,上交當時的江東太守李琦。唐宣宗深為感動,下令將黃金發還給法海,用於修復廟宇,並下詔定名為金山寺。據說這個洞就是法海修寺時所居住過的洞。」

說著話,四人沿著盤山小路,走到山腳。在那峭壁之上,荊棘叢中,又露出一個狹窄的,黝黑的洞口。劉致遠說:「看,那就是『白龍洞』。傳說就是白娘子和小青住的洞。」王夙雯很為好奇,撥開洞口的灌木,就朝裡鑽。小諸葛叫道:「小心,裡面沒有白娘子,蛇倒是真有的!」眾人隨著王夙雯,一一進了洞。洞內幽暗而潮濕,一絲光線從洞頂部的崖壁裂縫中灑下,照在洞中央,白娘子和小青的漢白玉雕像上。王夙雯望著栩栩如生,姿態優美的雕像說:「我看過京劇白蛇傳,故事太動人了。」周靜茹說:「是啊,白素貞的善良,溫柔,法海的殘暴無情,真是催人淚下。」

洞中無法久留,眾人停了片刻,隨即出了洞。劉致遠若有所思,忽然對小諸葛說:「小諸葛,你說說,你是不是法海?」小諸葛被問得莫名其妙說:「笑話,我是堅定的無神論者!法海?這挨得上嗎?劉才子,你又要發什麼怪論?」劉致遠說:「我看,你雖然沒有出家當和尚,可嗜好與法海差不多哩!就喜歡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可是,法海他不懂得這牛鬼蛇神裡,還是善良的多。」

當時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人民日報剛剛發表了「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劉致遠卻說出了這樣的話。周靜茹聽了吃了一驚,急忙制止道:「致遠,你又要信口開河了?」

劉致遠似乎沒聽到周靜茹的提醒,只顧說道:「這牛鬼蛇神中,大家都公認,牛是個忠眨瑯銓嵉男蜗蟀桑眶斞高說過要『俯首甘為孺子牛』。神也是神聖,正義的正面形象吧?只有鬼和蛇有點問題。可是你看聊齋志異》中蒲松齡筆下的鬼,多數都是美麗,善良,可愛的鬼。至於從宋代以來,流傳至今的白蛇傳》中的白蛇、青蛇,更是中華民族追求正義、善良、自由的象徵。」

小諸葛笑道:「形而上學,形而上學!照你這樣一分析,牛鬼蛇神都是好的了?」劉致遠執著地說:「當然是好的,至少絕大多數是好的。可是法海無限崇拜,堅決捍衛自己的意識形態,宗教信仰。他依仗法力,不問青紅皂白,要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冤枉、摧殘了多少像白素貞、許仙一樣的善良人們?可悲的是,現代法海太多了!你我都是,而不能自知!」

王夙雯深有同感地說:「對對對,說得有道理。如果有可能,我回到清華一定要排演一齣白蛇傳》。」

四人下了山,已近中午,肚子也餓了,就在寺院齋堂吃素面。吃完面,劉致遠對王夙雯說:「這裡還有一個好去處,我帶你去。」於是四人出了金山寺大門,向西走了大約兩百多米,只見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湖邊亭臺樓閣錯落有致,其間由曲折回廓相連,湖中有三座石塔露出水面。構成了平湖秋月,曲港風荷,柳浪聞鶯多處景觀。四人跨過一座小石橋,踏上了回廊,宛如行走在水面之上,清風徐來,令人心曠神怡。

眾人抬眼望去,忽見前面一座兩層重簷古樓,突入碧水之中。樓簷的正中,高懸著「芙蓉樓」三個大字。劉致遠對王夙雯說:「你看,這就是聞名天下的芙蓉樓!」眾人進入樓內,爬上二樓,沿著欄杆走了一圈。王夙雯有點意外地問:「就是唐朝詩人王昌齡,寫詩的那個芙蓉樓嗎?怎麼是在江東市?」小諸葛說:「你還不信嗎?江東芙蓉樓與武漢黃鶴樓,岳陽的岳陽樓,南昌的滕王閣都是天下名樓。」劉致遠說:「是啊,是啊,芙蓉樓是東晉刺史王恭所建。因為唐代大詩人王昌齡,寫下了著名的七絕芙蓉樓送辛漸〉,才使得芙蓉樓名揚天下,蜚聲古今。」說著劉致遠脫口念道:

「寒雨連江夜入吳,

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

一片冰心在玉壺。」

念完對王夙雯說:「明天你們就要走了,我念這首詩,就作為給你的送別吧。帶我問候清華的其它朋友。」王夙雯說:「謝謝,『一片冰心在玉壺』,我會珍惜的。」

小諸葛說:「王夙雯,前面還有個好地方,不可不去!」「什麼地方?」「『中冷泉』人稱天下第一泉!」王夙雯撲哧笑了起來說:「小諸葛,我發現你們江東市很會吹牛喲,天下第一!嚇死人了。」小諸葛說:「你又不信?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走!看了你就服了。」此時周靜茹說:「我有點累了,你們陪王夙雯去看吧,我在這裡等你們。」

王夙雯,劉致遠,葛承光三人沿著湖濱走去以後。周靜茹一個人倚在芙蓉樓的欄杆上,舉目四望。此處果然是夏日賞荷的絕佳所在。可惜現已逢秋涼,湖中大片的荷花、荷葉均已凋零。只剩下一支殘存的白蓮花,尚在湖中央挺立。瑟瑟秋風吹來,落木瀟瀟,飛花陣陣。猛聽得一陣「呱,呱」的叫聲,周靜茹抬頭仰望,天高雲淡,只見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向著南方的遠山匆匆飛去。

周靜茹望著滿園蕭索的秋色,又看著劉致遠,王夙雯有說有笑的背影,不覺感從中來。她暗自思忖,王夙雯雖然爽朗,直率,純潔,別無他意。劉致遠對自己也是一片冰心,情意可鑒。可是感情的事情,發展下去很難說呀。畢竟自己與劉致遠,只不過是個戀愛關係,還不是夫妻呀。於是她又想到,近來劉致遠對自己突然的冷淡,以及父母對劉致遠的成見,還有楊耀強,趙新元的特殊關心,件件都勾起她的無限愁煩。她望著在風中孤零零地搖曳著的白蓮花,心中油然升起一陣孤獨之感,不禁潸然落下淚來。

周靜茹正在感傷之時,王,劉,葛三人看完中冷泉返回來了。此時太陽已將西墜,周靜茹說:「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學校吧。」劉致遠說:「靜茹,你怎麼樣?好些了嗎?」「我沒什麼,昨天睡得太晚,感到有點累,坐了一會,就好了。」

回校的路上,小諸葛問:「王夙雯,天下第一泉你看清楚了嗎?你回到北京可不要說我吹牛喲。」王夙雯說:「我承認,的確是好泉!我看那泉水就像一條戲水白龍,從池底洶湧而出,清澈,透明。不過,沒有和其它泉水評比過,稱『天下第一』,恐怕還是難以服人。」劉致遠說:「王夙雯,你有所不知。這天下第一,可不是自封的,是有根據可查的喲。」「噢,你說說,有什麼根據?」劉致遠說:「唐朝時期,有位名士叫陸羽,人稱茶聖。他品評了天下泉水。江東中冷泉被他評為第一。這才有了天下第一泉的稱號。」王夙雯說:「噢,陸羽,聽說過這個人,茶聖的評判,嗯,是有點權威。不過,不是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也是地主階反動級學術權威!屬於打倒之列,還是算不了數!」說得四人都笑了起來。

回到江東工學院大門,天色已黃昏。劉致遠問王夙雯:「今天你感覺怎麼樣?」王夙雯說:「我太愉快了,江東名勝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過我還想要去個地方。劉致遠,你還得做導遊,行嗎?」周靜茹聽了,嚇了一跳,心想:「這個丫頭,玩心真大,天這麼晚了,還要到哪裡去玩呢?」

(本回描寫的景色皆是「破四舊」之前,破四舊之後一切都化為烏有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毕
2017: 五毛大棋党不告诉你的另一面:中国经济
2016: 维基解密现在也是二路货,到处搞神秘主
2016: 沽渎:最后时刻,俺会投川普一票
2015: 溪谷闲人:“两国论”是解决两岸问题的
2015: 流向:马英九恐自毁长城
2014: 潘一丁:寄语APEC
2014: 图文并茂:孔子遗言出土!
2013: 俺突然发现窃贼是私有制下最伟大的人。
2013: 旁听者追记疯传 薄熙来当庭咆哮(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