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幽灵书生——校园文革恩仇录》第二十九回
送交者: 苏渝游士 2018年11月05日16:23:37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第二十九回

經磨難教授重解阿Q,再分手夙雯相約大串聯

 

王夙雯等四人遊玩了金山寺,回到江東工學院,已是黃昏時分了。王夙雯說還要去一個地方。劉致遠說:「好啊!江東名勝很多。北固山,就在我們學校後門不遠,還有惠山寺、寄暢園,城東郊還有個江心島,定慧寺,風光奇特。你想去哪裡?不過,今天晚了,只好明天再去了。」周靜茹看著劉致遠,王夙雯二人興味相同,談得投機,暗想道:「江心島,致遠都未陪我去過,現在卻向王夙雯獻殷勤!」心中不免酸酸的,走在一邊,默不作聲。

不料,王夙雯說:「名勝這次就不再去了,我是想走之前去看看吳教授,行嗎?」劉致遠說:「噢!應該,應該!前一段時間吳教授境況很不好,經常被揪鬥。自從工作組撤了以後,矛頭轉向了走資派他反而輕鬆了一些,看他應該沒什麼大問題。」王夙雯說:「那我們先到食堂吃了晚飯,就去。」

在食堂吃飯時,王夙雯問:「吳教授究竟有什麼問題啊?」劉致遠說:「什麼問題啊?說什麼資產階級教育路線,都是些沒影的事。其實就是抓住他在北京演講時,說了美國『阿波羅』登月計畫的事,就說他造謠,崇洋媚外,反正是莫須有唄。」吃完飯周靜茹說:「到吳教授家,人多了會給他帶來麻煩,我就不去了。王夙雯,你早點回來休息噢!」葛承光說:「我兵團總部晚上還有事,我也不去了,就你們兩個代表我們問候吳教授吧。」,說完周靜茹,葛承光二人就各自離去了。

劉致遠帶著王夙雯來到桃花塢三號樓,吳教授家,站在門口,按了兩下門鈴。只聽樓裡迅速高聲應到:「來了,來了!」緊接著門「嘩啦」一聲打開了,一個瘦高的身影一個踉蹌跨出了門外。在朦朧的月光下,面容不甚清晰,只見他穿一身皺巴巴的藍色中山裝,鼻樑上的金絲眼鏡用橡皮筋從腦後紮住,手裡拿一塊大牌子。他出了門一面將牌子朝自己頸子上掛,一面頭也不抬,著劉致遠說:「啊啊,革命小將,今天帶我到哪裡去坐飛機啊?」王夙雯看到原來文質彬彬,風度翩翩的吳雲教授,僅僅分別了幾個月,就被折磨得如此倉皇,幾乎叫人認不出來了,鼻子一酸,眼淚差點落了下來。

劉致遠在黑暗中喊道:「吳老師,是我!」吳教授聽了聲音,這才抬起頭來,一看竟然是劉致遠,驚喜地說:「致遠,怎麼是你?我還以為紅衛兵又來揪鬥我哩。」劉致遠說:「吳教授,你看,這是誰?」吳教授看到王夙雯更是喜出望外說:「王夙雯,你怎麼也來了?快進來,快進來!」王夙雯連忙上前扶著吳教授說:「吳教授,你還好嗎?我來看看你。」說著二人隨著吳教授,穿過客廳,進到了書房。

很明顯,這裡剛被抄家不久。原有全套紅木傢俱和牆上的字畫都不見了,三個大玻璃書櫃,玻璃均被打破,兩個櫃子空空如也,只有一個櫃子裡還有些中文技術書籍。劉致遠驚愕地站在書櫃前面說:「那麼多的線裝古書和外文書,都被抄了嗎?」吳教授說:「是啊,當場付之一炬了!還算手下留情,中文技術書籍,資料沒有燒,紅衛兵說這些不算四舊」。王夙雯說:「吳老師,這都是你畢生的心血呀!這些人太可恨了!」吳教授反而平靜地說:「我個人算什麼呀?全國有多少文物,書籍遭到焚毀啊?難以估計啊!」劉致遠說:「浩劫啊!比秦始皇焚書坑儒還要野蠻的浩劫呀!中華文化遭此大摧殘,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恢復,真令人痛心疾首啊!」

一位半老徐娘,推門走了進來,面目略顯憔悴,但風韻猶存,年紀約比吳教授小十多歲,放下兩杯茶,笑了笑,就退了出去。吳雲教授拖過方凳來說:「你們坐,坐,不要談這些喪氣事了,你們能來看我,是非常高興的事。」吳教授在燈光下注視著一南一北,一男一女,自己的兩個得意門生,感慨萬千:真想不到,在一片批鬥老師,毆打老師的歪風之下,他們不避嫌疑,還能來看我。吳教授就像走在長長的隧道裡,漆黑漫漫無盡期,突然看到了前面閃出一點星火。他驚喜地感覺到,在一代青年之中,人性還在!中華民族還有救!

他站起身來,無需打開書櫃門,直接從破碎的玻璃門裡拿出一瓶白酒,三隻酒杯,和一包花生米,放在寫字臺上說:「致遠,夙雯來我們來喝一杯!」王夙雯見了大吃一驚說:「吳教授,你可是滴酒不沾的啊!你有氣喘病,這怎麼行呢?」吳教授忽然哈哈笑道:「沒事,沒事,這幾個月來我被他們七鬥八鬥,氣管炎反而好了許多。」劉致遠說:「吳老師,你是黑色幽默吧,批鬥還真能治病?你忘記了?工作組第一次鬥你時,你差點當場斃命啊!」吳教授說:「是啊,是啊,那次要不是致遠你們幾個,我早就不在人世了。」王夙雯問:「那你怎麼還說批鬥好了病?」

吳教授向三個酒杯裡分別倒了半杯酒說:「呵呵,這與心態大有關係。自從第一次批鬥後,致遠到醫院來看我,我在半昏迷中,聽到致遠給我讀了司馬遷的『報任安書』,我就想通了。我不死,我要活!我要看看他們究竟要搞什麼名堂!看看這些人的最後下場!」說著端起杯來:「來,喝!少喝點有好處,沒關係。」

大概是幾個月沒人說話的緣故,吳教授滔滔不絕,要把幾個月的話統統傾訴出來似的。他抿了一口酒接著說:「心態變了,感覺就不同了,後來什麼罰站,彎腰九十度,坐飛機……,我都看成是健身鍛煉。早上鬥,是晨練,晚上鬥,是晚練。架上『飛機』我就想像在天空上,在雲彩裡,自由自在的翱翔,多麼美好,多麼舒適……周圍的口號聲,苛責聲仿佛也遠遠地離我而去了,連向後反舉的手臂也不覺得痛了。一拳打在臉上,『打是親,罵是愛』,我就想像是我可愛的小孫女親了我一下。哈哈哈!」吳教授仰頭又喝了一口酒:「我甚至對『坐飛機』產生了嗜好,所以剛才你們一按門鈴,我就興致勃勃,準備去接受批鬥,坐飛機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吳教授放聲大笑起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皺得走了樣的衣裳,說:「你們瞧,這就是我的批鬥工作服!」王夙雯聽著吳教授的笑聲,感覺有點怪,有點磣人。她回想著不久前在講臺上神采奕奕,侃侃而談,睿智深邃,語驚四座的吳教授,變成了眼前滿臉皺紋,鬢髮蒼白,神經質的老人,心中感到一陣陣地悲涼。

「阿Q?有人說我這是阿Q。人們都鄙視阿Q。魯迅諷刺阿Q。可是如今阿Q的『精神勝利法』不可或缺呀!你看,孫教授為什麼走了?就因為他沒有阿Q的精神勝利法呀!可我有呀!所以我挺到了今天!」劉致遠說:「老師說得有道理,精神勝利法也不見得不好,有時還很重要!今天精神勝利了,明天才會有實實在在的勝利。」「你看!你看!你看!還是我的得意門生理解我!英雄所見略同!哈哈哈!」王夙雯輕輕擋住吳教授伸向酒瓶的手說:「吳教授,可以了,你只能喝這點了。」吳教授說:「你以為我醉了,說的醉話?不是,你們來了我太高興了,我很清醒,我說的都是切身感受啊。」

劉致遠忽然注意到,寫字臺上有一用英文書寫的稿紙:「a chemistry principle for special heat insulation materials for a spaceship」(太空船特種隔熱材料的化學原理)劉致遠指著稿紙說:「吳教授,你還在寫論文?」吳教授說:「是啊,他們抄了我的資料,可我頭腦中的東西他們抄不去。『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嘛!故土難離,故技難棄啊!我相信將來一定會有用的!」

劉致遠慚愧地說:「吳教授,你讓我翻譯的資料,還沒有翻完,真是抱歉。」吳教授說:「不要緊,慢慢翻,你們紅衛兵,革命造反是大事,忙啊!」劉致遠感覺教授是在批評自己,紅著臉說:「只剩幾頁了,我一定儘快翻好。」王夙雯走過去,拿起桌上的稿紙翻看了幾頁佩服地說:「呀!吳教授你的風格還是和過去一樣耶,嚴謹,深刻,敏銳,一下子就揭示出化學反應的規律,那麼多的試驗資料,經過數學分析,化學過程的本質就顯現出來了!可現在,一切學術活動都停止了,你這篇論文到哪裡發表呢?」吳教授哈哈笑道:「不要緊,不要緊,致遠不是剛說過嗎?先精神勝利了,遲早總會有地方發表的!這裡還有你們的不少貢獻哩!」劉致遠說:「吳教授,你又要應付挨鬥,又要研究學術,寫論文,不要太累了,要保養好身體,還要注意安全啊。」

吳教授說:「我不要緊,打倒了,批鬥了,也就這樣了,可你們紅衛兵,造反派倒要謹慎哩。歷次邉佣际钦罕姟⒄髮W生,可這回看起來似乎不一樣,是發動學生教師來整當權派。現在各級領導都癱瘓了。我感覺當前情況很是詭異哩,後來發展會怎樣?誰也意料不到。可我總是預感紅衛兵的結果可能很不妙,很可能比歷次邉舆要慘。你們既然來了,我就要告誡你們,你們回到學校要謹言慎行,一定要守好人性的底線,不要參與過激行動,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劉致遠和王夙雯連連說:「吳老師,你放心,我們記住了你的教誨,一定不會亂來。你要多多保重,我們要走了。」吳教授說:「那好吧!再大的風雨總有過去的時候,待局勢穩定以後,再跟我聯繫。」說著他起身,將兩位弟子送到了門口,揮手而別。

劉致遠和王夙雯離了吳教授家,穿過桃花林,來到了映山湖邊。王夙雯說:「現在還早,再坐會兒吧。」於是兩人在湖邊的一條長椅上坐下。此時已近中秋,一輪明月當空,灑下萬里清輝,涼風習習,柳影婆娑,秋蟲在草叢裡起勁地叫著。劉致遠說:「你們明天真的要走了嗎?」王夙雯說:「明天上午,我們在江東化工廠還有一場宣傳演出,下午的火車回北京。」劉致遠說:「你這次太匆忙了,文化大革命搞得我們同學人心分散了,也沒有很好招待你。在北京吃烤鴨那次,多快樂呀。」「這次也很有意思呀,金山寺、天下第一泉,我永遠也忘不了。」說著,王夙雯眼中露出不舍的神色。劉致遠說:「這次分別,我們還能再會面嗎?」「能,能,能!中央發了『通知』了,現在全國都開始大串聯了,你到北京來串聯,我們不是又見面了嗎?」王夙雯滿懷希望地說。

王夙雯所說的中央通知,乃是一九六六年九月五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的,關於『外地高等學校革命學生、中等學校革命學生代表和革命教職工代表來北京參觀文化大革命邉拥耐ㄖ弧S纱讼破鹆碎L達半年多轟轟烈烈的紅衛兵大串聯的浪潮。當時龐大的紅衛兵洪流,在全國到處橫衝直撞,免費乘車,免費食宿,所到之處交通癱瘓,政府遭衝擊,名勝遭毀壞,民生受影響,成為文革中又一曠古奇觀。

劉致遠對王夙雯說:「大串聯,我們肯定是要出來的。毛主席已經第三次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了,什麼時候輪到江東市的紅衛兵?我們在等省裡的安排通知,看來要到十月份去了。通知一下來,我們馬上出來串聯,先到北京接受毛主席接見,然後再去全國各地。」王夙雯高興地抓住劉致遠的手說:「這不,眼前就是機會嗎?你來北京串聯,一定要來找我!」劉致遠說:「那當然,我肯定要來找你。」王夙雯說:「一言為定,你不可食言喲,我等著你!」

此時,夜已深了,秋風吹起了涼意。王夙雯身體向劉致遠靠了靠,兩人緊依在一起,默不作聲,仰望著明月。過了一會,劉致遠站立起來說:「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王夙雯依依不捨地鬆開劉致遠的手說:「好吧,再見了,你們明天下午不必來火車站送我了,就此別過吧!」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全球汇市不分昼夜!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
2017: 中国七常委同一架飞机,有点类似商纣牧
2016: 希拉里又杀一个。FBI agnet
2016: 这个是给明君小雪的。
2015: 南海:美国一招制胜,中国自作多情
2015: 秋念11:阿Q头痛,不能反共,没法反动,
2014: 润涛阎:达尔文错了!进化是从人到猿猴
2014: 谷开来故意杀人罪的19大疑问?
2013: 如果资本可以世袭,那么权力也可以世袭
2013: 姜维平: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