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方方回应文章:关於极左(ZT)
送交者: 彼德 2020年05月05日21:16:26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方方写道: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他们的诉求和愿望经常被忽略。从我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这是我特别关注的人群。其原因在於:我曾与他们血肉相连。


中国微信二湘的十一维空间日前发布方方回应文章:关於(6)- 关於极左。

 六、关於极左

极左这两个字,是我的日记里反覆提到的。也给许多人带去疑惑,不理解我为什麽我要反覆提极左?对此,我也有责任把它说清楚。因为不说出它的来由,也就无法说清为什麽一些很小的事情,比方送侄女去机场以及送口罩等,也都会被放到无限大来对我个人进行攻击;并且也无法理解,为什麽一个被困在疫区的人写了60天日记,会引发如此之大的风波。


从小到老,我都属於那种对政治几无兴趣的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对国内有些什麽派别也不太清楚。因为职业缘故,我在微博上关注的东西,大多也是世道民情、文学艺术、自然风光以及新型建设之类。正因为对政治缺乏兴致,我从未加入任何党派,不喜欢阅读政治类书籍,各种政治学习我也是能逃的都逃掉了。甚至,有许多当官的机会,我亦都选择了避开。我只想当个作家,觉得写写小说,这一生就很有意思了。熟悉我的人,大概都知道这就是我的理想。

2016年夏,我出版了长篇小说《软埋》。次年春天,突然莫名地遭遇批判,就像这次一样。一些人彷佛约好一般,群起而攻击。那一年,我有些懵,不知道这种批判因何而起,来自何人。当时,我正好去了墨西哥和古巴,批判声音最高的时候,我正在古巴。因为上网困难,竟全然不知。等我回到墨西哥时,看到了一些信息。同时,也有朋友告知说,批判你的人主要来自乌有之乡网站,并给我简略介绍了一下左派网站的情况。到那时,我才知道国内的什麽左派网站,其中一个叫“乌有之乡”。在墨西哥期间,通过微博,我作了一个回复。回国後,我先落脚广州,再一次就此事通过微博阐明了我的观点。而这时,我已知道,全力批判我的人,正是那些左派网站中的极左人士,其中还有我的某个同事。有人告诉我说,我的这个同事起了主要的推动作用。甚或,引发这件事,便是来自他的个人私利。

我在2017年3月24日发了一篇微博,我写道:

“因为一部小说《软埋》,不知何故让极左派人士恼怒异常,成群结队挥刀而来。批判、斥责及辱骂充斥在我的微博留言里。大多留言,令人哭笑不得。他们大多没看小说,或只读了几篇批判文章,於是想当然进行推测。对这类人,连生气都不必。


说实话,我是改革开放的获益者。1978年我幸运地考上了武汉大学,我的命运从此改变。我想,如果我没考上大学,成为了中国第一批下岗工人,我会是他们中的一员吗?因为我所工作的搬运站几乎是中国最早解散的企业。有一天听说我以前的领导在外摆摊卖菜,心里蚢篜屭了一下。社会进步,改革不合理体制,总是会伤害到一些人,这似乎是件无奈的事。而我们所需要反思的是,怎样让这些伤害更小更轻,甚至没有。所以,历史行进中的重大事件,记录并反思,对於一个社会来说,何其重要。土改如此、反右如此、文革如此、改革开放也如此。

文学即人学。作为写作者,我关注的是身处於各种社会事件中的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因为时代动荡中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也是一座山。尤其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他们的诉求和愿望经常被忽略。从我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这是我特别关注的人群。其原因在於:我曾与他们血肉相连。

任何一部小说的出版,都有读者写读後感。有人写一篇两篇,有人写十篇八篇,这全然是他们自己的事,与作者无关。正常的批评,以与人为善的态度,对作品文本进行探讨、研究,乃至尖锐批评,自然会受作者尊重,必要时或许回应。但用扣帽子打棍子大字报大批判式的低劣方式,起笔既无善意亦无诚恳的文章,何必理会?一部作品的真正完成,从来都是作者和读者双方的事。你不会读书,或是读不懂,写作者哪里救得了你!”

那场交锋,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当年因为没有公众号,也没有打赏,为此,那一次论战,不必抢人眼球,更不必编出耸人听闻的谣言来追求流量,以谋求打赏。後来,这事不了了之。没有胜负。极左们,继续寻找目标,到处打棍子,而我也照样继续写小说,继续发表作品

事隔三年,也就是这一次了。

武汉遭到史无前例的封城,我应《收获》杂约稿,开始对疫区的生活做记录。2月3日,也正是武汉疫情很紧张的时期,我在日记中写道:“只惟愿我们能有记忆: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麽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

几天後,有人传给我一篇文章,这应该是我看到的第一篇对我写日记所进行的批判,它发表於2月6日。写作者,正是当年批判我的小说最勤奋的一个人。为批我的小说,三年前他写下了几乎上十篇文章。我看过其中一篇,觉得此人认知已入误区,文笔也差,後面的就没有再看。而今年,他再一次开始对我批判,认定我日记中所写的“枉死者”,是诬陷医护人员。文中甚至还用了这样的文字:“把所有因病去世的人说成是含冤而死的‘枉死者’,藉以在自己拥趸中掀起仇恨和歇斯底里的情绪,这和香港的动乱中,躲在废青背後的‘大台’的所作所为是一样的,作协前主席方方想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麽呢?”

这样的逻辑和这类的构陷,以及这样的恶批,是其惯用手法,这是典型的文革式文章,完全可以不睬。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我突然发现,当年那些批判我小说的人,几乎全部出动。各种批判我的文章,再次充斥各大左派网站。人还是三年前的那些人,文章也还是三年前的水平和腔调。

知道前因,我继续采取不理会态度。直到“送侄女到机场”的所谓特权事件和编造的“手机照片”所谓造谣事件,再藉助社会上“仇官仇富”的心理,刻意编排“厅级干部”和捏造所谓“小产权别墅”等谣言,以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这场批判才逐渐升级。对我的污名化,已经到了我无法保持沉默的地步。

这就是为什麽我在日记中屡屡提到“极左”的原因。这乃是三年前对我小说批判的延续,其中带荓j烈的“私仇”。而对於极左们这种“恨”字当头,要把社会拖入人人“以邻为壑”的阶级斗争泥潭之中,我个人是极其反感,也是一定要反击的。

坦率地讲,一个社会有左中右派,这再正常不过。没有,反而不正常。至於我自己,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对“左派”和“右派”中的一些观点,都会有赞同之处。我支持自己认为有道理的东西,却从不站派。但我对两派中的极端观点,一向都持反对态度。

我的日记里,从来没有说与我意见不同者,即是极左。那些在极左人士的微博和公众号诱导和挑唆下,对我进行质问或叫骂的不明真相者,尤其是年轻人,他们跟极左半点关系都没有。

记得我在自己最後的一篇日记中曾写道: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现在,我仍然要这样呼喊。

重点是:

1、启动对我进行批判的人,几乎是当年的原班人马。他们的文章,仍如当年一样充满文革式语言。为打倒我,以及对我污名化,他们甚至不择手段,采用各种造谣及诬陷方式,这些人可谓名副其实的极左。甚至,经过三年的时间,他们中的某几个,已经堕落成网络流氓;

2、大量的年轻人和不明真相的读者,与极左无关。极左是专指活跃在中国各大左派网站上,天天在那里一厢情愿地搞阶级斗争的一群人。你在那里吗?如果不在,你就与我日记中提到的极左无关。

(未完待续)

中国微信二湘的十一维空间对方方的作者简介说,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於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新浪微博“方方”。


----------分界线---------

中国微信二湘的十一维空间发布方方的回应文章关於(6)- 关於极左, 引发读者评论,顺录如下 :

•     一枚生活Pinned

感谢读者们的深夜守候。读者接力今天暂停一天,明日继续。接力之38的标题是“支持方方老师,不做沉默的大多数”,是武汉城里一位普普通通的下岗女工投的稿。 欢迎大家继续投稿。投稿请加小编微信“mei94539”, 注明“接力”。 -小编

•     江棋生Pinned

今天,方方再提极左,将其斥之为祸国殃民式的存在,并将极左派和其他人作了清楚的切割。 那麽,我怎麽看极左呢? 在我看来,乌有之乡网站的郭松民等人,和删、封、训、关四兄弟一样,均视对方为自家人,是一夥的。於是人们看到,四兄弟除了极偶尔敲打一下极左派,骂他们不乖之外,对其一直是呵护有加的。 郭松民等人,也可称为自干五,即自带乾粮的五毛。极左派的目的,是藉助公权力,置方方於死地。而每发一条诳语就拿五毛钱的五毛党,其目的当然也一样。看清这一点,很有必要。但细思,则无庸极恐。 为什麽?因为善良之人,已经有所作为。方方站在那里,她的一个字,顶他们半天嚎。方方後面,在明知“老大哥”盯茠卤〞p下,按胆量由大到小排列,有敢於写接力文章的人;有敢於转发方方日记和《关於》的人;有敢於写留言的人;有敢於传播网友留言的人…… 在不知人权为何物的年代,宋朝先贤范仲淹有千古名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在人权得不到尊重和保障的年代,我们可以有:应鸣而尊,迫默则辱。 我们已经跨入全新的人类自媒体时代,不仅作家方方可以仗义执言,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也应当、并能够发声了。 我在常熟,与和我曾经血肉相连的普通人在一起。他们和我谈方方日记,谈接力文章,谈中国的四大恶人,谈台湾的文痞邱毅,谈决不能让文革重演…… 我坚信,并欣喜地看到 :善良之人越是有所作为,邪恶之事就越是难於得逞。

•     山涧之音Pinned

”羡慕那些敢留言的人”。 看到方方文章下面的这一句留言,一酸。 我留过言,而且有欣喜,有悲哀,有呐喊,有平和。 这里,是我唯一想说什麽,就说什麽的地方。 唯一不怕的地方。 没有微博的乱七八糟,胡言乱语,不忍直视; 没有朋友圈的撕裂,谨慎,失落,迷茫; 只有志同道合的人,才会关注这里,出现在这里,互相支持,互相交流,尊重和懂得。 方方第60篇日记里,我的留言有很多点赞,我特别满足,庆幸,那天我写到: ”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 我这一苹站在方方日记最後一篇的猪,留言获赞2万+。 这属误打误撞。 不信,你去看其他留言,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只要你,做自己。 方方日记,创造了一个记录: 没见过一篇公号文100条留言不够,需要开辟第二留言区;更讶异的是,第二留言区又爆满。 这是什麽驱动? 交给时间,历史吧。 一骑绝尘君莫问, 万人知是方方立。” 今天,我不管东西南北,上下左右,我要大声留言: 我就是喜欢方方,热爱方方。 老子要到处说。

•     呼斯楞豫锟Pinned

难为老太了。把一个“极左”的范围、原委、经过,解释的这麽清楚。看的我不禁有些发笑。或许是这隔代的词汇,离我们80往後太过遥远,觉得对此做解释,本身就很可笑 这源於陌生因而少了一分严肃。但我就是方方所说与此无关的“大量年轻人”。这个说法是必须+肯定的。因为所谓“极左”,我不但与此无关,还於此无知、无感、无所谓 但适逢相遇,不能高高挂起。我愿用文中特有人味儿的一句话:文学即人学。来理解一下这个“极左” 左也好右也罢,总得先是个人,总得说人话。执笔从文,更是要写人话办人事儿。 心怀良善,有理有据探讨批评,是人。 心怀不轨,攻击辱骂捏造罪名,非人。 关心社会底层,有节操有担当,对己对人都有贡献,是为众人抱薪之国士; 紧盯个人私利,无节操无底线,於己於人有害无益,只是钻营苟且於人世。 也说几句有“人味儿”的话:世界其实不大,人这一辈子,往往就是身边那几个。互为陪伴,互通心意;互不理解,互不往来。不论是何处境,要让自己“活的更像一个人” 疫情还是那个疫情,肺已不是从前那个肺 极左还是那个极左,人已不是从前那些人 中国还是那个中国,但已不会再像从前了

•     ikoroduPinned

作为一名普通的志愿者,针对有人批评方方不去身体力行地去做志愿者,而窝在家里写日记,我认为说这话的人并没有领悟到志愿者的精神。 无论被服务当事方是否感谢、感恩,不要求别人在事後感恩戴德,不求回报,是志愿者服务的初心;不应以别人有没有参加志愿者服务来衡量别人的社会贡献和人品的好坏,长期做志愿服务的人并不具有道德优势,从来不做志愿服务的人也并不低人一等。这次疫情期间,无论是参与民间的志愿服务给外地捐赠的蔬菜卸车,还是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装卸、分发小区的生活物资,又或是成为疫苗的接种志愿者,我从不认为自己做的有多了不起,也不认为什麽都没有做的人有多不好。志愿服务无需攀比,也不应该去比较。 以没有参加志愿服务,而得出方方没有评议疫情以来某些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问题的资格和权利,不仅逻辑上说不通,而且还有对志愿服务有道德绑架的荒谬。我们每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有参加或不参加志愿服务的自由,每个人根据自身条件去判断和决定参不参与,及参与什麽样的参与多久的志愿服务。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有各自的岗位,去做什麽对抗疫有贡献不是以单一志愿服务某一项具体工作来衡量。方方女士作为一名武汉本土作家,写下我们武汉人共同苦难和记忆的武汉日记,是合适的。其他武汉作家或许也做了很多抗疫工作,可能暂时不被大众所知,也不用去歧视他们。即便他们只是像普通市民宅在家里,也不应收到指责。 更何况方方女士是身体有疾病的年老女士,在疫情期间出去做志愿服务弊大於利,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一个人的社会最大价值,在於他或她擅长的领域,而不应该勉为其难做不能及的事

•     Cécile南南

看到方方这几天的连载,其实很难受,这是什麽环境啊,逼得一位作家,一位正常的人,要这样分析写日记的前因後果,心路历程。

•     Claire

因为这次骂战我倒是看了不少方方老师的作品,软埋、武昌城、风景、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等等。看了她的作品後非常容易理解她为何会做这些记录,尤其是到後来压力越来越大,她却偏偏要记。她的作品一直都很关注人的苦难,记录苦难,并不是消费苦难,而是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记得,才对得起那些承受苦难的人们。 就像软埋里所说,有人选择忘记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下去,这没问题,但作为这个群体,也一定要有人记住。 致敬方方多保重!

•     白水

国人都知道范仲淹这一名言: 一一先天下之忧而忧,後天下之乐而乐; 其实,范公还有另一名言: 一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     llj

方方老师保重!支持你的人很多,希望你能感到温暖。不要为红眼睛阿义们呐喊了,他们不配。

•     侯玮

极左最後的结果就是再来一次十年浩劫。中国被左派害的几乎体无完肤,但是没能够吸取教训,没能在法律上制止极左的发生,留下了隐患。如果能够像德国对待纳粹那样,在法律上制定出严惩的法律,或许还能救中国。目前,极左已经狂奔在文革的路上了。对此,我真的很悲哀。

•     Lu

我赞成方方老师的观点,社会上左、中、右都存在,才是合理的现象。而容许左、中、右各种声音的存在,也很重要。与不同的观点争辩,很正常,但,据理力争,前提是“据理”——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为了打倒去打倒,这样,社会才不会倒退。

•     张勇lifeofgame888

方方和她的日记是一种社会现象。对方方和方方日记的态度,检验茪@个人的认知水平和道德水平,检验茪@个社会的宽容度和文明程度,检验茪@个国家的良知和未来。

张勇lifeofgame888

【极左】所谓极左,就是把左派的思路推向极端,突破“自由的底限”。为获得无差别的公正,而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为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必须建立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家机器,将人民的一切活动处於国家的控制之下。极左的目的是为获得经济上无差别的公正,但由於每个人能力、背景各不相同,要压制每个人的个性寻求公正,就必须实行极权。这样尽管每个人在经济上基本平等,但极权会造成权力的不平等。位高权重的,呼风唤雨,无所不为。地位卑贱的,连性命都无法保障。在权力倾轧中被淘汰下来的,往往境遇悲惨。这些大夥都很熟,我们曾经在这种制度下生存了很长时间。极左称为毛派,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政治权力,转移到网上成为另一类反对派。不少极左派系转型成为民族主义派系,他们的转型是为了逃避面对国内现实问题。骂日本骂美国,多容易呀,多安全呀,也不需要什麽判断力

•     Bobo

那些左派网络流氓总是绑架民意,用少数的年轻人代表整个90,00後。但他们代表不了我和我身边的很多人,私以为阶级斗争不适合当下的社会,应该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     有凤来仪

有人太留恋文革了,挥舞茧孕牧漱j棒子,容不得一点不同的声音。他们都是无症状恐染者,一遇到合适的机会,便疯狂作恶。岂能让历史的车轮再倒回50年前? 支持方方!

•     佬波

除了看方方老师的文字外,就是认真看每一个留言,每一次都禁不住眼睛里的泪水。这群支持者都是多麽可爱的一群人啊,文明有礼,心智成熟又善良。我只有用诗歌来表达自己的一份真诚和敬意。 《突然有一天,无处遁形》 佬波/作者 突然有一天 呼吸变得小心 尽量让自己长出根须 扎进土里 看风云缠绕山脊 看河水载茧o黄的枫叶奔流 而我的身子已布满苔癣 头颅结出稻谷 突然有一天 当我读通了一本书 合上书页 就关闭了一场爱恨情仇 天空留下一小片蔚蓝 当我穿梭於行色匆匆的人流 一个个毛孔毕露的面孔 撒旦就让我彻夜难眠 突然有一天 我看见了维纳斯 她一丝不挂 伫立在海的那一边

•     吟诗作赋

庚子冬春疫满城,楚地无人敢发声 良医吹哨被训诫,酷吏甩锅却横行 百姓凄凄谁人解,万家愤愤何处鸣 何人可接董狐笔,何人可承太史心 六旬方方担道义,两月日日记实情 一个公号万人等,六维空间几度升 封城初始人惶惶,口罩难求价翻番 中央召有三军援,湖北却无一将担 ”我老婆呢”少四字,“假的假的”真难看 谎言不思错措错,真相总遭瞒瞒瞒 罪魁岂止菜书记,黑锅何须甩攻安 读者感言三冬暖,左棍诬语六月寒 秉笔当下不隐恶,直书现实免感恩 六十一处赞抗疫,二十七处见批评 追责何尝为自己,求真岂是害众生 拳拳一片赤子心,朗朗日记照汗青 熊虎挚鸟孤身行,牛羊蝼蚁总成群 前呼後拥何所惧?一夫当关正气凛

•     河之南

方方加油!!!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     刚哥

为方方先生点赞!不用去理会这些极左分子的丑恶嘴脸,他们唯一会的就是,造谣、污蔑、骂人,所以有精力继续您的写作,我们支持您!

•     天马行空

“中国历来的文坛上,常见的是诬陷,造谣,恐吓,辱骂,翻一翻大部的历史,就往往可以遇见这样的文章,直到现在,还在应用,而且更加厉害。” ——鲁迅《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一九三二年 方方老师多保重 我们和您在一起

•     过客2019

我也曾长期浏览过乌有之乡,我是方方日记坚定的支持者!

•     老马

批判方方的极左派文章像级了文革的语音,可怕可怖的语言,

•     安然以待

前言让我再次泪崩。方方老师的作品一直表达的这个主旨。我见过失学儿童茫然的眼睛,见过孤寡老人寒风中捡矿泉水瓶的手,见过看不起病在家等死的病人,见过因得罪权贵家破人亡的惨烈,更了解这次疫情给无数家庭带来的灾难。太多太多,我承认我是ZHENG治的幼稚者,也深知,总有一些牺牲必须付出。那麽,允许他们哭一下,发一下牢骚,骂几句娘,又能如何?允许他们为枉死者讨个公道不应该吗?你不敢说,我不敢说,方方说了,就要被如此攻击吗?极左的存在,是灭绝人性的存在,从张志新,林昭,遇罗克等等,到现在的撕裂,对方方的各种恶毒攻击。如果可以,我们能不能先关注一下人性,不求感同身受,有一点点悲悯就行。时代的一粒灰,也许有一天就落在攻击方方的人头上,你如何自处?

•     唐兴良

极左不仅存在,而且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 能不能逃过此劫?要看这个m族的运气了

•     大头仔

支持方方老师,第一时间转发朋友圈。

•     nt

只想向方方先生献一束最美的鲜花💐再给您一个大大的拥抱

•     乐爸

前天偶尔又听到了那首北京欢迎你,继而想起08年奥运会和10年世博会,恍若隔世,那个开放怀抱等你的中国还在吗?十年的时间,都不够一代人。中国人没有变,美国人也没有变,为何突然就成了仇人?小时候就天天喊美帝苏修,喊资本主义一天天垮下去,反正并没有喊倒任何敌人,自己的日子反而越来越凄惶,及至改革开放了,与世界人民做朋友了,日子才好过,中国才富强,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互相攻击搞对立搞仇视,真的有人可以得益吗?

•     安心

第一次听说那个网站,奇葩的网站 奇葩的人 说的奇葩的话更奇葩的是不会被删帖

安心

反正劳资到处说

安心

那美好的仗陪茪銴阆悎v打过,对得起来过人世间

•     苏 波

非常惭愧,不敢在朋友圈转发方方老师的文章,只能每个凌晨等待新的文章,请原谅我的胆小

•     向明

方方日记摘抄(3月1日):伤心的事,依然会随荇伅”咧荂C灾难已让我们伤心得太多。而今人们的泪点也很低。同事给我看一个视频,是她所在小区的。一个老百姓在向社区干部表达谢意,男性的社区干部泪水涟涟。有人在下面议论说:武汉人这一个月流了几十年的泪。这是一句大实话。那些眼泪,不仅仅是悲伤,它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的眼泪。一定要让流茬o样眼泪的人去高歌猛进,去意气风发,去向全世界宣告,我们是最大赢家,这也不太可能。因为我们的眼泪还没有流完。

•     江海寄馀生

屈席避闻文字狱,著书只为稻粱谋。心事浩茫连广宇,於无声处听惊雷…

•     豆豆大

挺方方老师的,无需过多言语,因为道义相投。对於反对她的,我引用柴进采访律师郝劲松时,郝劲松说的一句话:“我想要宪法里说的那个世界。”——读读《宪法》吧,难道你们不想要那样的世界吗

•     随言

所谓的左或是右,说白了就是个政治属性词汇。作为百姓的我们无非只是想安静平淡的活一辈子而已,一个不能评价议论政治的小民,为什麽一定要必须站队呢?做一个不违法,依规交税的纳税人不行吗。这次疫情的发生,分清了人性的善恶,有人为我们发声,更有不分善恶之人污言攻击。这是民族的悲哀!有时在想,小民看明白了却又无力改变。活的憋屈

•     susu

什麽时候能就事论事,让一件事情成为它自己,学问就是学问,文学就是文学,政治就是政治;与此同时,让每个人成为他自己,大写的自己,大写的人。长路漫漫,但已有人在路上。致敬方方。

•     陈志武 ^雅各

看茼h日的解释,不禁悲从中来

•     A&G发型创作室 

起风了, 越来越冷

•     李~和中医馆

向方方老师致敬您对极左的描述由於众所周知的原因也只是点到为止而不能明示深挖。经历过文割洗脑的人依然很多难以翻然醒悟。 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 是一种正义; 把明白的常识告诉大家, 是一种责任; 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 是一种良知; 把了解的内幕告诉大家, 是一种道德; 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 是一种博爱; 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 是一种告诫; 把追求的真理告诉大家, 是一种信仰…… 请善待那些为社会进步发声的人 节自《野阳》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qbaHwtVl5TtTs4XijeAcZg

•     村长

小人物的极左其实没什麽大不了,关键是谁在怂恿放大他们的声音?谁在抑制删除批评极左的声音?

•     良子君

“坦率地讲,一个社会有左中右派,这再正常不过。没有,反而不正常。至於我自己,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对“左派”和“右派”中的一些观点,都会有赞同之处。我支持自己认为有道理的东西,却从不站派。但我对两派中的极端观点,一向都持反对态度。” 非常赞同方方老师的这种态度,相信她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夫复何言?

•     翁勤学

用真挚写真情,笔下尽是悲悯和良心。何罪之有?

•     Jerry

方方最大的困局就在於,她笔下的那些人大多数都是无法发声的,或没有时间发声、或没有能力发声、或没有命发声;他们大多数都是是最底层的被主流选择性遗忘的人、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的人、或者已经是死了的人。也正因为如此,方方注定只能站在主流舆论的对立面。但有些事总得有人做,不是吗?

•     魑魅魍魉

支持方方拿起法律的武器,把造谣的宵小审判在法庭只上,以证我依法治国之效能!!!

•     叶菜农

反对方方的人里面,不是全部,也有相当一部分老极左和新生的极左,这是客观存在。一些人想极力回避,一些人非常气愤说他们极左,但从他们说出的话、思想观念、核心价值观看,给戴上极左帽子或或给贴上标签,恰如其分,一点都不冤枉。 我在浙江金华声援方方老师,祝安康,祝日记出版顺利,并希望能找到一家不怕事的出版社尽快出中文版。

•     热热羊

从反方方的言论看,现在土壤适合极左生长。

•     牛牛

张志新和林昭的遭遇,就是极左带来的危害,但愿国家永远不要再发生那样子的悲剧。

•     胡华珍

每天等到转锺一点多,拜读方方老师的日记和方方老师的接力文章,这些日记和接力文章都是真实的写照,深爱读者喜欢。 致敬方方老师!支持方方老师!

•     致良知

方方老师,真人,真语,真性情。心底无私天地宽,保重好自己的身体。期待您的新作。

•     文竹

对於《软埋》我真的是含泪读完的,非常喜欢,并且推荐给我的好友们,虽然我不是土改的亲历者,但是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我母亲的家是第一家被土改的,我母亲说,家里几乎被洗劫一空,就连一个腌菜缸都把菜捞出来“土”走了,两院房子也被没收,姥姥姥爷以及父母长姐,住在我母亲的表姐家的马圈里。那个时候,谁会告诉你怎麽过日子?後来的日子还是过来了,我们仇恨谁?又会埋怨谁?再後来,长姐和两个哥哥因为家庭成分上学工作都有影响,虽然这样,我们依然过上了好日子。我想说的是,谁会给我们的父辈们曾经受过的伤害买单?发几句牢骚怎麽就分成左右派系呢?难道我们真的不懂得感恩吗?

•     目标

当代中国几十年的历史上,一些错误的决定几乎都是极左造成的,对此邓小平同志在92南巡时有深刻的阐述:  “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     高鹏

我赞同文章《此间有口方方的锅——方方日记论争述评》中对於“极左”派的论述: 。。。 6、政治挂帅派 该派就是方方说的极左派,倒方的急先锋。代表人物有乌有之乡的郭松民(有《方方女士的图穷匕见》等多篇文章)、民族大学的张宏良(《应主要分析方方现象的阶级土壤》)、察网的齐建华以及北大哲学博士自居的王诚等。他们的切入点就是阶级分析,拉升政治高度,上纲上线(“反共的阶级敌人”“反华的汉奸”),辅以造谣生事,将方方打造成既腐败,又反党、反社会、反人民的公敌。冀藉助公权力,置方方於死地而後快。王诚更直接“建议”国家机关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追究方方的刑事责任。 对於极左派确实没有什麽好评价的,因为不管历史的车轮如何向前,他们永远活在阶级斗争的梦呓里。诚如叶大鹰所言,他们有的只是他们心中的那些“政治原则”,见猎心喜,一有机会就会跳将出来咬人的。方方只是一个符号,任何人在那个位置,他们都会扑上去的。 乌有之乡是一群什麽人,大家都不陌生,有多少人赞同,大家心里有数。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追求理想。就觉得他们只说不练,还是一群懦夫。为什麽不学学以色列人搞出个基布兹公社来呢?人家可是真的实践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并卓有成效。 。。。基布兹的人只默默坚守自己的理想,从不去攻击不认同他们理想的人。如果乌有之乡的人不是空洞说教四处咬人,而是言行一致,哪怕只是实践一个村庄,也肯定会得到很多人的尊重。 。。。

•     Annie

当极左势力向方方老师疯狂进攻的时候,我只能希望通过我自身的微薄努力,将来自方方老师的真正理性的声音传达出去,方方老师加油,我们与你同在

•     斗鱼

写六十篇日记,然後再写六十篇关於日记的说明,这风景,在某国也算是神奇的存在。不过方方的勇气和坚持让人钦佩,我将为您的每一篇文字点下每一个赞!

•     老安

对於文章有意见可以提出来讨论,但不能涉及人身攻击。简单地说,恶意中伤作者,上纲上线,这就是文革:再行文革之风,或推崇文革,以言代法,这就是极左。

•     韩诵生涯规画

极左们永远把大棒高举,对茞坐v,从来不对茼灾v。他们的恶劣行径从来不会遭遇404,说明背後的支持者根深蒂固,细思极恐。越是这样,越需要支持方方,因为这也是支持我们自己。如果方方倒了,接下来就是我们每一个人。致敬邓公,致敬方方!

•     理想照耀现实-Mary

纵观方方老师日记後发生的一系列恶骂,现在想想不是一件坏事。仔细看那些人已经黔驴技穷。站在日记一边的到底是“人”多啊!

•     Su

我是通过这次疫情才懂得一点左和右,说实话选择国外生活是因为觉得可以不用特意去做无谓的人际关系。人生说长那是要从懵懂到最後的无欲,所以真正的这几十年干嘛不简单的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度过。任何亲人的离去对於家人都是痛,痛苦和幸福没有阶层,不分肤色,不分国家。当看到网上流传的各种封锁武汉的图片和文章时,我愤怒😡因为作为我生活的周围环境一定很少或者人们不会这样去做。武汉人民和任何地方的人一样,有权利选择他们喜欢的城市和环境去生活,为什麽不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遇到这样情况的时候,面对这样的环境下你会有什麽样的感受。能不能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帮他们一点点🤏……我看到很多武汉的年轻人站出来了,记得在油管上我看到一个车队志愿者的发起人,最後的时候他哭了,他说他不希望再有人参与进来,他说因为都是自愿的没有保险没有钱,万一又被传染的他内心那种自责和担心让我顿时泪流满面……有时候面对一些事情,我们真的不需要那麽高的口号,那麽光辉的形象,我们只想简单平静而又充实的过好自己的人生而已……

•     郑一

不幸与乌有的极左人士有过一次交锋,此公也是武汉人,以某宋代太监作网名。在网上煽风点火拉大旗作虎皮忽悠一众吃瓜群众以为他很有“背景”,跟茈L党同伐异。单纯网上碰瓷也就罢了,他还几次三番邀人现实生活里约架。有次约了一个高中生,见了面居然还搞碰瓷那一套,当面就给对方跪倒在地大呼小叫报警抓人...好在有摄像头和手机还网友清白。後来才知道此公年近四十一事无成尚在家里蹲靠父母接济。不由得心生怜悯,何必把大好时间浪费在和这种可怜人的口舌之争中呢…高调碰瓷、私下结党、莫须有地举报...一切习惯用这些手段“斗争”的网友,就可以定性为极左或极右。请网友们擦亮眼睛自行分辨。

•     陈文达

“说实话,我是改革开放的获益者”。这话多麽懦弱。人类本应那样坦然与文明相待,改革开放只不过是稍稍回归正常社会轨迹而已,何谈获益?

•     刘彧

我每天必转方方日记,不惧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我要让年轻人在这场论战中带蚨系b与好奇去寻找文革历史惨剧观看,从而反思为什麽七零之前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辈如此警惕极左。我发现一个现象,偏左边的年龄大的文化层次多数较低,至少书读的不多,也不爱读书,思维固化。还有就是90、00後占的比例不小,其中不少学生。我们都有过热血沸腾的岁月,他们是被蜜水泡大的一代,没有经历过苦难,极易被极左中的野心家打荂孚R国”旗号煽动民粹情绪,这些野心家是在改革中利益受损的群体,总想回到那个年代,回到“乌托邦”式的幻想岁月。 我想说的是,不仅极左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极右也是。任何极端思潮都会搞乱中国,毁掉改革开放的成果。人民的最大利益就是过上好日子,生活水平不下降。为此,中央很多政策都很好,例如扶贫攻坚。而叫嚣道德审判的极左就是在破坏法治底线,违背人民的利益。

•     梦乡

【方方老师要敢於拿起法律武器】“把所有因病去世的人说成是含冤而死的‘枉死者’,藉以在自己拥趸中掀起仇恨和歇斯底里的情绪,这和香港的动乱中,躲在废青背後的‘大台’的所作所为是一样的,作协前主席方方想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麽呢?”——这段话已经构成诽谤诬陷,完全可以向法院起诉他侵犯名誉权。极左份子以言行挑战法律,那就让他们懂得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     无量清净平等觉

感谢乌有之乡极左派,把方方的《软埋》推上世界名著,我才有幸读到,不然的话我不会读软埋,也不知道有一个叫方方的有良知的人!

•     HIROKIMI

网络中,时有批评方方老师的文章,我看了两篇。感觉他们就是罔顾事实、无中生有,而且口出不逊。感到言行卑劣,再也不喜欢看了。方方老师的作品,都是描写普通百姓生活,看荓策a气。所以我们喜欢读她的文章和小说。

•     姜家姑娘

我是听障残疾人,我越来越喜欢方方老师的文笔,每晚都在等。我的处境和方方老师有点类似,也是极左派的人在背後搞我,攻击我……

•     心旅天涯-深圳-摄影指导

赞同这样有理有据的据理力争。不用乱棍打一片。也赞同有针对性一一阐述。不管对方看与不看,看得懂与不懂,看得进与不进。都没关系。总有人能看得懂,总有记录在。这块阵地不能就这样拱手让给那些混肴视听的极端分子。也让很多不明就里的青年人,多年之後再看。或许会明白。

•     天行健

为什麽极左人士对方方进行人身攻击的文章不删,而记录武汉老百姓真实生活的方方日记经常被删,删除文章的标准是什麽🤔???

•     不轻易用感叹号

蕙心纨质,怀瑾握瑜,形端表正,至善致远!

•     fisher

原来三年前2016年出版《软埋》一书时,这样的类似攻击就已经发生过了…… 相信他们的背後肯定有利益关系驱使荂A这才是最疑惑(是哪只手)最可怕的(这样被放任)……

•     开心麻花

邪恶之所以得逞,因为善良之人无所作为-柏克

•     杨牧

第一次知道方方,是看了她的《大篷车》。那是八十年代初,武汉的城市交通远非现在发达,大家每天上下班都要如沙丁鱼般地挤在公交车里,即便这样,还是满足不了乘车需求。所以有些单位就派出卡车,每天上午、傍晚负责接送。为了防雨,卡车蒙上了厚厚的帆布。方方的《大篷车》就是描写的这段生活。屈指算了,那时方方大姐应该刚刚大学毕业或尚未毕业,或许这也是她初涉文坛的处女作吧。由此可见,从一开始创作,方方的笔触就是关注普通百姓的,诚如她在最後一则日记中写道的那样。 几十年过去了,《大篷车》的细节虽然已不记得了,但《大篷车》、还有作者方方这个名字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因为那里有我的青春,有放飞的梦想,有无数个辛苦并快乐的日子。曾经,我挤在“大篷车”里,把自己象一块海绵一样,在一群质朴、热情、善良的人们中,学习茪H生的功课。 感谢方方大姐。方方大姐始终和广大百姓在一起。所信的道,你守住了。

•     完美生活

“为什麽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那些践踏人性、嗜血好斗、对弱小和无辜受害的同类毫无良善悲悯之心、毫无物伤其类之情的人,永远也无法理解和体会这是一种什麽样的感情! 致敬方方老师,致敬所有坚硬的骨头和乾净的灵魂!

•     老头

其实不用去理会司马南一路的货色,别看他们貌似公允地侃侃而谈,实质是先认定方方日记为“卖国”,然後一脸正义地跟你聊卖国怎麽不好怎麽可耻,可是他们就是避谈日记哪里卖国了,怎麽卖国了。你说这可笑不可笑?所以,司马南之流像不像那个时代的姚文元?

•     墨痕小楼

羡慕这些敢留言的人

Author

应鸣而尊,迫默则辱。 -小编 

•     M2༄

80後、90後在这次病毒危机中表现出来的纯良和正义,令人刮目相看!一直以来社会上普遍认为他们是不堪大用的一代人,但事实证明他们是有担当的、是有能力担当的。 正当这些老一辈眼中的娇娇宝宝们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成熟而感动得热泪盈眶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有个“过时的名不见经传的老太太”每天写日记记录负能量,居然对他们的舍己为人“视而不见”,这还得了?!做了这麽多该得表扬的事竟然不让我们叉会儿腰?!还要骂我们是什麽极左?——感觉被冤枉的他们於是怒了,愤怒中显出了狰狞和无赖。 他们的易挑拨易怒,又让人担忧了。这担忧也许是多馀的,但方方老师还是要坚持发声拨乱反正,想要给这些被我们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们展示理智也是有力量的。与其说是辩解,不如说是言传身教。 这世界归根结底是他们的,成长中的他们。希望他们不要淡忘热情,还能理性思考,为他们的後人实现良法之治。

•     渝虎

方方先生批判极左一群,不点名批判极左个人(已结私怨者),无意批评盲从者。这是在拯救极左一群,让其改过自新;也是在提醒盲从者,该认清极左思潮,动脑分析,观客说理,对事不对人,开展正常的批评和争鸣。虽然方方先生持中立态度,不站左,也下站右,不愿当左派,也不想当右派,算是温和的中立者。我态度鲜明:支持方方,支持说真话的方方,支持写武汉封城日记的方方,支持不遗馀力声辩写作动机暨起因的方方。致敬方方!

•     桐彤(王璧君)

我们最可悲之处莫过於自己的历史真相了解几分?我一直好奇二战期间国统区解放区敌占区的人们是怎样生活,普通人来往於这三个区域交通和货币又是怎样运行的?又是一场百年不遇灾难,希望读到更多普通人的生活记录。10.00封城,火车站飞机场轮船那一刻都是怎样的情形?

•     青云

如此平和的说明情况,可见方方的襟怀坦荡,可见方方的大家气质,可见方方的刚正不阿! 方方的情况说明,非常必要, 但对於叫不醒的人,就随意吧! 我相信,历史将会做出最公正的判决。 方方,我们永远支持你,保重!

•     老玄

有一首网络歌曲“无法承受之重”,表达蚢嚘舋蜓y言暴力的哀求与无奈,或许正是方方此刻所处的心境。 方方其实也就是一个擅长形象思维的作家,日记也就信笔写出,没有多少哲理的思考,真要与人争辨,只会败下阵来。处於这战狼式网络暴力的旋涡之中,有如太阳的黑洞,只会被吞没。

•     老曲

大字报式的文章一个明显特点,就是对人的恶意中伤,扣大帽子,意欲置对方於死地。如果任由那些极左网站不断制造阴谋文章,像病毒般地感染社会,伤害好人,说明有关监管部门没有尽到维护社会安定的责任。相关法律也应修订完善,不能说大字报形式违法,同样的内容换成小字报或网络版就合法。

•     残酷1972

对此番发起攻击的极左,方方老师还停留在三年前的认知,委实大意了。倘仍是打打嘴仗、打打笔仗,也不过在文人圈子里翻腾,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但战况愈演愈烈,已然从网络发展到现实,就需要冷静下来,不能一味对抗了。 发表这个《关於》系列,便是上策。 它似一份答辩状,平实,沉稳,有理有据,有礼有节。其蕴涵的价值在於,既然汹涌而来的是“网络审判”,那麽,作为“被告”一方行使辩护的权利,总不能被剥夺吧?而被告显然还有保留反诉的权利。 更重要的是,那些叫嚣者没有资格进行审判,否则“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其行为便无正当性可言,他们充其量算是“原告”一方,而方方提交答辩状的行为,表现为退出对抗,并将其导入对话(或者说对质,即质证)的轨道,从而使得双方自动丧失了给对方定论的权力。无论是谁,要行使这个权力,必备的要求是客观、理性和公平,必备的资质是公信力。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作为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公民,方方应当保持足够的信心和耐心。现在,法律暂时缺席,评判需讲道义。

•     Dun Liu

坚持极端民族主义的人士其实应该被归到极右。只是在中国的特殊语境下,爱国者=革命者=左派。於是他们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极左

•     Zootopia

极左们追求的是外表毫无瑕疵的光辉形象,喜欢的是敌人一天天烂下去,风景这边独好;怀念的是吃大锅饭年代,大家都一样;践行的是凡事敌人支持的我们就反对,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支持。对於敌人,要批倒批臭,踏上亿万苹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最喜欢给异己者扣的帽子就是叛徒、汉奸、卖国贼。

•     隆盛和

我们的大多数时间生活在不是白既是黑的年代,幼年时文革,知道最多的:阶级斗争为纲,不是朋友就一定是敌人,倒至现在的认知有极大障碍,总是偏激,没有一颗平静的心,搞得最基本的家庭也紧张.激烈,。身、心不安。而有的人还想念那样的生活,真是奇了、怪了,其实我们的生活是可以过得更好的!

•     温迎春

一直都在陪伴茪銴铿C期待日记早日出版,必须收藏。留给子孙後代

•     水拍天涯

"关於"帮助分清恶毒的极左分子和不明是非的起哄者,至关重要。

•     活

方方的日记及其引发的系列争论,使我了解到了当今中国社会思潮变迁的一个真实面向。文学即人学,这是多麽底线却又是多麽艰难的文学理念。我们的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如果能多一些从“人”的角度、从“本心”的角度、从“童心”的角度来看待自己和他人,又何至於因一份小小的“日记”而导致如此大的反对?让我们回到“人是人的最高本质”(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012年中文版,第10、16页。)这个理念上来吧......

•     リカ

感觉无脑批判方方老师的更多是极右,即民粹主义者...

•     吃素的蚊子

一、写的真好! 二、不敢转发!不敢转发!不敢转发! 三、心里从来没有这样压抑过!

•     枫林晚

纵观中国历史,国民的暴戾之气始终存在,加上目前中国的财富阶层距离加大,仇富仇官更为严重,这里民族的劣根性,正如柏杨先生当年的巜丑陋的中国人》中的刻写,我是中国人,也是这个民族的一分子,希望中国强大,民族优秀,国民高素质,但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国家富强,人民富有的基础之上,所以方方女士目前所面临的网络暴力,是社会的阵痛,是文化的阵痛,我希望这一切都会结束,少些意识形态的纠葛,建设强大的国家,让自己富起来,多读书善读书让自己的精神世界富起来,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起来,有我们自己的自信,我们这个民族将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国民素质是世界上最高。 云淡风轻,岁月静好………

•     白塔

“常言说知识就是力量,殊不知愚昧也是力量。知识去慢慢建造,愚昧来顷刻毁灭。知识的力量在於真,在於谨慎,在於辨别,在於分开或然和必然;愚昧则是一个乱冲乱撞的瞎眼巨人,玩弄文明的基石於股掌,恣意而为,把欢乐之所埋葬於深渊。” 一一乔治·艾略特

•     大树

方方老师,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坚定。邪不压正,我们绝不能把世界拱手让给我们讨厌的人。温和说理,让国人通过这场争论学会合理地思考,善莫大焉。我已经决定了,哪怕丢饭碗,我也力挺方方日记。我凭自己的眼睛,能看出这绝不是一个坏文本,不问认同的人数多寡,我坚持自己的判断不动摇。日记绝对是有重大价值的,这麽清楚明白的事情能把弄混乱,我绝不忍受。坏人们联合起来时,好人也一定联合起来,不让好人受委屈。方方老师加油,我也写了好多公众号文章支持你,为你辩护呢。我们不怕,笑看风云,真理恒在。

•     大道至鉴

方方老师非常敬佩您在疫情封城期间用真诚良知为底层百姓发声!但不赞您关於左的一些观点,也许您这点有误区。第一,将乌有之乡用其反对者所称极左网站不妥。第二,改革开放後,大批企业包括国企职工下岗,是社会进步,改革不合理体制,值得商榷。第三,扣帽子打棍子的大批判是低劣方式,大字报的批评是低劣方式欠妥。第四,对批评你小说的人用你不会读书或是读不懂,写作者那里救得你,觉得有些傲气,不够平和。 赞同您文中"一个社会有左中右派再正常不过了"之观点,文中最後一段表述,你从不站派,可我看过几乎全部攻击日记的文章,有许多确是"左派人士"指责的五毛党所为,而你有关日记的文章,只讲极左,没有一点指责五毛党之类的极右,事实上您己经站派了。以上仅考参考完善。

•     汉江醉翁

我认为左派,是相对於右派而言的派别。怎麽理解左派呢?他们的世界观是,站在大多数人民的一边,体察那些具体到个人的喜怒哀乐。真心为大多数人民服务,因此得到大多数人民的爱戴。他们应该是左派!然而右派恰好是反对左派这种世界观,自私自利。只为自己,只为自己的小集团服务,他们算作右派。只要有人群,就有左中右,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无法避免的社会现象!可恨的是,有些人,有些小团体,明明想茼灾v的私利,做茈k派的勾当,偏偏把自己扮成左派,喊荂央江E动人心‘’的口号,说著光冕堂皇的套话,打荋c毒至极的棍子。好一派左派的架子?错!错!错!这些人才是方方老师说的极左!也是我认为的极左!(请注意,极左不是左得很厉害,而是假冒伪劣的左派!)


0%(0)
0%(0)
  汉奸  /无内容 - 秋念11 05/06/20 (0)
  唯有方方说真话,十四亿人无男儿。  /无内容 - runqun 05/06/20 (1)
  极左害国害民,毛贼是例。  /无内容 - runqun 05/06/20 (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东海预判中美大变就
2019: 为延安贩卖鸦片的毒贩为何被中共悉数处
2018: ★《人间喜剧》场景:上海跳水池
2018: 呵呵。北大校长谂白字,没啥大不了的。
2017: 美国试射洲际导弹有两个目的:一是吓唬
2017: 尹胜:唯物主义下的理性哲学等同于反真
2016: 川普将会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
2016: 捉刀:即使魏则西用谷哥结果照样死
2015: 施化:资源的逆流向比贫富差距更危险
2015: 毛泽东必将成为年轻一代心目中最神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