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六四广场学生即使不撤也不可能遭屠杀
送交者: 马悲鸣 2012年05月23日06:53:52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六四广场学生即使不撤也不可能遭屠杀

•马悲鸣•

  刘晓波在「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里有这样一段话:“六四之夜还在天安门广场的四千学生的生命,是用主动撤离换来的。因为,出面与我们谈判的清场指挥官季星国大校说得非常清楚:戒严部队接到的是死命令,在天亮前不惜一切代价清场。如若不是学生们主动撤离,结果必然是大量学生死在清场的枪口下和坦克履带下。”

  胡平对八九六四的行为有八个字的评论:“见好就收,见坏就上”。胡平前四个字的意思是说应该在开枪之前撤退,後四个字的意思是既然都已经开枪了,再撤就太丢面子了。封从德则指责胡平说,“见好就收”没法收,“见坏就上”太残忍。

  封从德意思是说,就应该“见好不收,见坏不上”。

  这里,从胡平、封从德到刘晓波都没说到点子上。如果刘晓波等人没有谈判,没有组织撤退,是否就会有广场屠杀?

 
  绝对不会!

  道理很简单,人民解放军(包括任何国家的政府军队)绝不可能下达屠杀的命令,而且也完全没有屠杀的必要。

  如果四千学生在刘晓波带领下继续顽抗,拒绝撤离的话,戒严部队能有什么法子?

  当然有法子!

  这话得从堵军车开始说起。

  西方法制社会如果非法示威的话,警察会把他们用塑料手铐一个一个地铐起来带走。他们的最大耍赖就是躺倒不动,任凭警察将他们抬走。如果反抗,就是袭警之罪,警察自有法定的暴力升级制服手段随後:国家有第一暴力权。

  西方社会因为大家都忙,而且畏法,这种非法示威的参加者人数有限。市区警察只要有足够的人手或力气,就能把他们一个个抬完。

  如果非法示威的人数太多,而且後援不断的话怎么办?

  你刚把人抬出去,他转身又返回来了。或者你这里刚抬出一个,他们那边冲过来两个。结果是越抬人越多。

  很简单,将示威区封锁起来,只许出,不许入。警察再进去一个个地将非法示威者抬出封锁区外,或者直接送往监狱,不许他们返回重新加入示威行列。

  如果再阻拦不住的话,可以增加警力,构筑人墙阻拦。里面的警察往外抬人。人墙包围圈阻止外面的人进入。如果人墙还抵挡不住的话,仍有後续升级的合法暴力制服示威者,最终直到宣布该地区进入紧急状态,调集国民警卫队开火。

  六四已经过去十八年了。如今参与者还在一边自吹自擂堵军车壮举的同时,一边指责清场部队开枪。而其实这两个事件是有因果关系的。只要没堵住军车,便绝不会开枪。

  5月13日学生以绝食为名非法割据广场。政府尽力低姿态,希望能和平结束事端。整个政治局全体成员到广场看望学生,而且满足学生要求,总理在人大会堂与学生对话。王丹和吾尔开希都参与了这次对话。王丹还当面逼李鹏表态。可对话之後,与会学生又翻脸不承认这是对话,仍然继续占领广场不撤。

  在一切和平手段都用尽了之後,没办法,只好宣布戒严。这是严格按宪法来的。戒严令里明确指明了根据宪法的某条某款。中国的戒严与西方的紧急状态是一回事。

  既然是戒严,调集军队就是题中应有之义。最初调集军队的目的并非如洛杉矶平息暴乱那样直接了当地攻入,否则早就开枪了。

  考虑当时割据广场的人太多,而且太无赖,绝对不会束手待擒,让政府一个一个地和平抬走而不抵抗。政府只好从一开始就大规模调集军队,试图用足够多的军队组成有足够抵挡冲击强度的包围圈,将已经在广场上的人群包围起来。这样才能开始一个一个地往外抬人。抬出一个少一个。

  当时电视上曾经播放过吾尔开希手持大旗,率众非法示威,冲破警察人墙拦阻线的镜头。纯粹的人墙已经不可能完成对广场示威者的包围而不被冲垮。戒严总指挥部自然会想到用更其坚固沉重的材料来构筑包围圈以防被暴民冲破。而最方便的材料就是军车,尤其坦克。因为坦克重,很难用人力推开。

  如果想把整个天安门和东西长安街上的每一个路口都用坦克堵上,怎么也得上百辆坦克才行,故调集坦克部队进京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我当时要是戒严部队参谋长的话,也会想到这上面去;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

  结果奉命进京的军车和坦克被一群傻瓜市民给堵住,无法前进了。政府打算不开枪就把学生抬走的计划流产。正是市民和学生自己把不流血解决学潮的路给堵死了。

  被堵军车原地待命了大概有两天吧。这说明政府不想轻易放弃这最後一次不流血解决学潮的努力。後来实在没办法,军车只好撤走。围堵军车的市民学生还夹道欢送,自以为得计。孰不知你不让军车开进广场构筑包围圈,以便部队能进去抬人,那就只好等人家强攻了。

  军车离开後,市民学生得了脸,更是不管不顾。戒严部队在外围观望,等待割据广场的学生师老无功而退。这期间政府曾派以连为单位的小股部队徒手向广场步行穿插,但都被割据人群挤了出来。部队所能达到的距离广场最近的位置居然远在西郊的军事博物馆一带。

  两周之後,随着北京学生的疲劳离去,以李禄为代表的外地学生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入。香港方面支持的物资和经费正在不断运进广场。刘刚回忆:【大家都知道是我当时最坚决要求撤出天安门广场,并因此在联席会议上同郑义、郑棣、陈明远,及香港的丘延亮发生冲突。他们几位坚持要永久占据天安门广场,每次因为我提到撤字就联合起来禁止我发言。郑义在会上指责我说:“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再提出撤出天安门广场?现在广场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而且越来越好”。郑棣在会上说我是除了吃饭就是讲撤了。丘延亮则说,只要学生坚持广场,来自港澳台的精神支持和物质援助就会源源不断。】

军事博物馆一带阻拦军队的暴民由嘻皮笑脸地取笑,到羞辱、恶骂,直到动手,用大棒子暴打对峙的戒严部队。前几年被中国人权请来美国作证的戒严部队下级军官李晓明证明,他的师长就被打得满脸是血。——暴民首先使用暴力。

 
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戒严部队军官

  随着北京无政府状态持续时间愈久,暴民越肆无忌惮,广场割据当局和暴民终于逼到了不能再拖的地步。政府只好宣布强行清场。

  在戒严部队从军事博物馆向天安门广场推进的路上遭遇了大批暴民的袭击阻截。十来名士兵惨遭暴打而死,伤者无算,大批军车被烧毁。戒严部队面对燃烧瓶和雨点般的石块与铁棍的袭击,不得不自卫反击。

  部队有枪。双方对打的结果自然是暴民死得多些,大约二十比一吧。而且这二十比一中多半还是不顾死活看热闹的群众。政府已经有话在先:“後果自负”,勿谓言之不预也。

  等部队强行推进到天安门广场外围时,停止了继续向广场中心的推进,只是在广场周围站成一圈,等待命令。

刘晓波等人当时就吓傻了眼,以为部队在等待命令总攻呢,赶紧跑过来找戒严部队谈判投降,以主动撤退换取小命。整个就是一付叛徒逃兵嘴脸。几小时以前的狂妄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如今的刘晓波又这般恢复了狂妄,把广场上没死一个人的功劳算成他自己谈判撤退的账上。这难免不让人想起阿Q的「优胜记略」,在戒严部队面前一付“打虫豸,好不好?我是虫豸——还不放么?”。等事过境迁又改嘴说:“我总算被儿子打了,现在的世界真不像样……”。

  胡平则抱怨广场割据当局没有“见坏就上”硬顶到底。按胡平的主张应该是就让戒严部队总攻,就逼戒严部队屠杀。唯其如此,才能激起民变。他自己就能从美国回来坐享其成了。

  其实刘晓波和胡平都估计错了。刘晓波转述的清场指挥官季星国大校的话:“戒严部队接到的是死命令,在天亮前不惜一切代价清场。”并没说错。但那只是“死命令”,而非“死人”的屠杀。“死”的是命令,不是死人。“死命令”在中文里的意思是必须执行的命令,就如“死角”、“死胡同”和英文里的“死线(deadline截止期)”并不意味着死亡一样。

  中共军史上常下“不惜一切代价”的命令,如“不惜一切代价,天亮前必须拿下某号高地”或“不惜一切代价,坚守某阻击阵地直到吹响集结号”等。“代价”从来指的都是牺牲,而且往往就是自我牺牲。

  如果最後这四千人不顾刘晓波的号召当逃兵而是响应了胡平“见坏就上”的号召顽抗到底的话,会怎么样?

  很简单,包围圈已初步形成,下一步就是回到军车被堵前的初衷:抬人。

  前期到达的部队在广场外围没有进入,并非在等待总攻的命令,而是在等後续部队的到来,尤其坦克部队开进来构筑钢铁包围圈。等大部队到来,人数过万以後,再进入包围圈内,两人或四人抬一个,把这些躺倒在地,赖到最後的学生一个个抬走,然後清扫场地。

  如果是这样的话,被抬走的学生有可能在包围圈外当场释放,也有可能先关起来,然後让学校和家长领人。到了那种时候,被关学生就可以学五四学生,赖在监狱里不走。五四被捕学生释放时就赖着不出去。狱卒一个劲央求:小爷,求求您啦,您老出去吧,我们奉陪不起。

  要真那样,可比刘晓波谈判投降当逃兵好看多了。

可惜刘晓波见不及此,以为停在外围的部队在等候总攻的命令,吓坏了,赶紧谈判,主动撤离。其实戒严部队并无屠杀命令和动机。而且广场学生已成瓮中之鳖,何必屠杀。

如今刘晓波自吹:“六四之夜还在天安门广场的四千学生的生命,是用主动撤离换来的。”其实你们不主动撤离,这些学生也不会丢命。屠杀是你们自己期望和臆想出来的(这有柴玲的录像讲话为证)。政府并无此意。广场上也无屠杀。

  当刘晓波说上面这段话时,人们不禁要问:既然你们还是能撤的,为什么不早撤六小时?那样的话,连从木樨地到广场外围死伤的双方人员都可幸免。

  可见非死人不可的责任在刘晓波一方。

学生非法割据在前,是原因;政府被迫执法在後,是结果。这个因果关系不能颠倒。

 
等调集来构筑抗冲击重型钢铁包围圈的坦克到达时,广场上已是人去楼空,没有派上用场

2007年6月2日

【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

鉴于北京市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动乱,破坏了社会安定,破坏了人民的正常生活和社会秩序,为了坚决制止动乱,维护北京市的社会安宁,保障公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保障公共财产不受侵犯,保障中央国家机关和北京市政府正常执行公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89条第16项的规定,国务院决定:自1989年5月20日10时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

国务院总理 李鹏
1989年5月20日 

【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摘录)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公布施行)

第八十九条 国务院行使下列职权:

 (十六)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的戒严;

【这是82年原版宪法,2004年将“戒严”二字修订为“紧急状态”。-马】

【网评】~~~~~~~~~~~~~~~~~~~~~~~~~~~~

* 鼓掌。 --说说看
* 严重同意!
* 投票支持。 --MrIrene
* 不能不顶啊! --freiheitwilder
* 说的很有道理。 --玛丽的隔壁
* 我同意文章的结论。
* 和鬼子的口气何其相似。 --钟会
* 很有道理,支持楼主的贴。 --无念
* 顶老马!客观分析,以理服人。
* 我懒得和你废话。你可以去死了。 --疯狂的石头
* 就事论事,楼主的分析相当合情合理。
* 马悲鸣的推理,总是新意盎然。好文。 --定理
* 老马,还在悲鸣。屠杀是这样开始的… --文哥哥
* 不能老拿米国的情况套中国,怎么回事。 --消极
* 每年都被别有用心的人企图加深和扩大这道伤痕。 --可乐s
* 六四学生同龄人:历史会证明中共处理得很正确。
* 六四学生即使不撤也不可能遭屠杀,只会变成肉饼。 --我在
* 中国有种炮,很厉害的,叫马後炮。有它就所向披靡啊。 --可乐s
* 政府坐视暴徒为非作歹,才是对人民大众的犯罪。呵呵! --爱国白领
* 建议各网站打出横幅:为了中国人民永久的福祉,请忘掉六四。 --咱老百姓(真)
* 一切都是被迫害妄想症。要是没有那些没头脑的学生领袖该多好啊。 --杀人眨眨眼
* 结论:讲理的是政府。不讲理的是高自联。暴民行凶在先,部队开枪在後。 --yoke
* 各位,开枪的不应该,这力挺不撤场,促成开枪的香港人也该被大家记住。 --气愤的人

* 柴玲期待流血,共产党就去屠杀学生,成全她?也只有共产党才这么邪恶。 --Goon沫若

* 你瞪我一眼是原因,我打死你是结果,错在你,因果不可颠倒。 --少说两句
 马悲鸣:广场学生是私占公共场地,非法割据,而且强行阻拦国家军事行动,远不只瞪眼。

* 可惜这些文章在香港难见天日。还有,我看过周舵写的版本;与季新国谈判的是侯德健。 --神经箭

* 如果无视现实,都坐在书桌前,只搞搞从文字到文字的推理,老马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清馨

* 很奇怪,为什么民运严控的论坛会已经永久封了马悲鸣?不是号称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么? --billyuk

* 六四屠杀铁证如山,人民不会忘记。六四就是这样的历史伤痕。它严重的割裂了中华民族内部的和谐。 --文哥哥

* 闹事的民运头子全卷钱溜走了,并以幼稚、法盲学生的鲜血铺就出国之路。
 ** 如果你的道理成立,同理,闹事的中共头子全卷钱成老太爷了,并以幼稚学生、单纯的人民的鲜血铺就新中国(官民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之路。

* 当时军队都没有派人去谈判,要不是刘晓波和台湾人冒着生命危险上前沟通,只怕这些学生必遭不测。 --钟会
 ** 别傻了,中共不可能谈判的。学生要求太多了,已经触及到了中共的底线了。一旦放权搞民主,老邓、老李一家老小的性命谁来保证? --麦格雷迪翠西

 ** 军队接到的是清场命令,和你谈什么?想谈判你早干吗去了? --可乐s
  *** 我是就博主文章而言,你看清楚。 --钟会
   **** 博主文章又没说错,军队是来清场的。是刘自己一改之前的嚣张模样,主动来找军队谈判的。谈不谈得拢,军队都会执行清场命令,区别就是你学生自己走还是被人抓走了。 --可乐s

* 学生是被利用,如同现在很多人被利用。注:本人当年就在上大学,不过没去北京,有同学去了,免费的。

* 四五的时候,四人帮只懂得出民兵用木棍,13年後,社会进步了!民兵让位于正规军,木柴让位于钢铁了! --nibor

* 拜托!来点新的好不好!?死了就死了呗!清净点不好!?搞吧!再搞笑!爷爷我就是不给钱!白看表演!哈哈! --五大军区司令

* 以前人民把中共当大救星了,所以不能接受军队和坦克对人民的镇压。现在中共如故技重演,人民已不觉得不可思议了。人民公敌嘛! --不偏不倚

* 六四的真相是怎样,可以永远是历史的一个谜团。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谜团,就给了机会某些人士从中作假,指摘政府,从而达到自己的政治/金钱目的。 --theone221

* 支持!早就受不了《大纪元时报》没完没了拿着这个破事说事了!国家的形象就是被小人们用小人的不光明的手段毁了!搞得国外以为咱们中国多么不人性! --magic。6

* 好文!以我所见所经历,书生起事,从来是以为自己有理,然後非法占领市区、街道、广场,甚至政府机关,是“哪有不平哪有我”的非凡(法)气概。合法行动几稀。 --weizhi

* 呵呵,方政有人记着就好了,总有一天会算总账的。中国人的性格就是这样,非要忍,忍倒不能再忍,才开始革命,而革起命了,又特别残忍,为什么就不能和平一点革命呢? 

* 如果群众没有堵截军车,士兵顺利进入广场,这个马悲鸣会说:“即使群众堵截军车,士兵也不会向群众开枪。冲天向地开几枪就能把老百姓吓跑,要不用催泪弹,根本没有必要杀人。” --北极星

* 六四完全被西方敌对势力绑架,学生领袖都是狗急跳墙沽名钓誉之徒。纪念六四,就要撕破这些民运领袖的面目,绑架无辜学生,无视国家尊严和权威,藐视法律。一定要把这些民运分子绳之以法。 --Triton

* 有一点老马说的对。在美国,如果警察要抓你,千万不要反抗。因为警察有一点共识:如果遭遇反抗,警察可以开枪自卫。在俺们华府就发生过,一个中国人因为涉嫌反抗,被当场击毙。结果还是一场误会。 --南京老右

* 才见此文,无德文人之作。灵魂卖给魔鬼换饭吃了。就是和平撤出,在六部口也被罗刚上校故意驾坦克车冲进学生人群里,导致几死几伤。要是不撤,没一个人活得出来。如果罗刚所做的有违“旨意”,那么他之後的一路高升说明了什么? --山

* 现在的问题是,学生们撤了,还是被屠杀了,只不过没有在广场上。诚如他所说的,即使不撤也不可能遭屠杀,那可能也只是不可能在广场上被屠杀而已。如果一个一个抬出去,屠杀起来更简单,更快。比较之下,还是撤走尚有一丝逃生机会。 --earth engine

* 马悲鸣先生,著名海外中文论坛写手,他对六四的评论是:“中共万恶,唯善六四”。每年六四,就是马悲鸣最起劲的时候。马悲鸣先生是王小波最要好的朋友,王小波生前曾说:马悲鸣的文笔才叫真的好。转帖一些非六四名流谈六四的文章,马悲鸣是其中一个重要流派,不能不提。这是一篇他最新贴在罕见奇谈论坛关于六四的文章。 --饱醉豚

 ** 王小波如果活到今天,看到这样的文字,还会说“马悲鸣的文笔才叫真的好”么?估计会认为是只为“特立独行”而“特立独行”的猪吧!真弱智到蠢猪的地步! --trueman

* 非常同意楼主的观点。当年我刚刚高中毕业,但是我的先生正在北京高校读书,他整个过程都参与了,六四那天晚上,天安门那里根本没有那些头头,已经逃了,当年,我和同伴们在天安门广场群情激昂,热血沸腾,只有一个目的,希望我们的中国强盛,希望我们的政府清廉;20年後,我羞于承认曾经追随“民运领袖”,因为他们投机,因为他们背叛了祖国。我以自己的方式追念那难忘的日子。

* 现在的民运多数是当年老共体制内混不下去的人,手段当然也差不多,接受後文革时代教育成长起来的人,骨子里还是那套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思维,根本不懂得尊重反对派的意见。 --我反对你可以,你反对我就是汉奸走狗或中共特务。还是那句老话,啥时候老共的报纸上刊登马先生的文章,公开纪念六四镇暴胜利20周年,隆重追悼死难的解放军战士,允许全民讨论这段历史,声讨六四暴民,啥时候我才能相信马先生的文章。 --暗剑十绝

* 六四夜袭时,军人接到的命令是,不论打死多少“反革命暴徒”,学生和市民,也要在天亮前拿下天安门广场。六五白天的时候,军人接到的命令是,不论如何,也要保持克制,注意形象。可怜的服从命令的军人啊!来了那么多的军队,按照你这个奴才的说法,抬都抬完了,一定要开枪?那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 --和者盖寡

 马悲鸣∶军队接到的命令没有“不论打死多少”的字样,而是∶“在天亮前不惜一切代价清场”。按照中共军队习惯性的用法,“代价”指的是牺牲,而且往往就是自我牺牲。

 
学生撤离後,戒严部队清理广场上的垃圾

* 楼主和这个作者马悲鸣一定是个日本人,日本人不是常说如果南京没有抵抗就不会有大屠杀吗?日本人荷枪实弹地进入中国只不过是来“抬人”的,不是来杀人的。正是中国人自己“把不流血解决问题的路给堵死了”。 --皆为利来

 ** 讲不出道理就污蔑他人是日本人,要知道日本人也有很多值得尊敬的,而你们只是痞子袁说的人再加一个渣。热血激情而又幼稚法盲的学生被劫持成要挟政府的炮灰,死的可悲、可怜,而你们靠学生的鲜血铺就出国之路,现在仍在无耻地消费学生的鲜血。 --头发乱了

  *** 貌似说不通道理的是你和作者吧?你且回答如果说学生不抵抗部队就不会开枪,那么日本人说南京不抵抗,就不会有大屠杀。你怎么理解?是有这么一说汪精卫当时不是也认为,中国如果不抵抗,日本将来就是中国的一个省。看不出来,没有武器的学生,怎么就挟持了武装到牙齿的中共政府了? --皆为利来

* 马悲鸣说:六四学生即使不撤也不可能遭屠杀,事实也是,广场上的学生毫发无损地安全撤出武装割据了50余天的广场。到你这儿怎么就乱扯到:学生不抵抗部队就不会开枪?要知道打砸抢烧军车在前、共和国卫士牺牲在前,违法割据的学生已经蜕变成暴徒、歹徒,再不开枪,天理何在!!!一分20秒处,柴玲撒谎说赵紫阳、阎明复希望广场的学生坚持到天亮,其居心实在太卑鄙太险恶了,还好被识破了,广场学生毫发未损地唱着歌撤出了他们本不应该占据的广场。

 ** 赵紫阳和阎明复有没说过我不知道,但是民主的基础就是不由一个人说了算,其他人有机会纠正别人的错误,这才使大家有机会投票最终将损失降到最小,证明民主从来不惧怕错误,实际上无论民主还是独裁都不可避免出错,民主的优势就在比独裁更有机会纠正错误。独裁者的思路逃不开自己的狭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别人也当独裁,使劲钻牛角尖。广场是公众的,不是某个人的,学生“不应该”难道毛腊肉就应该占据?另外,六四之前就被学生烧毁的那辆军车你造好了吗?麻烦您快点,都一个晚上过去了。

* 我同意文章的结论。六四期间,我在某大学任教。我和学生一样憎恨特权和腐败。我对准备上街游行的同学们说,你们应该好好想一想,是不是到了非要打倒共产党的时候了?如果不是,就不应该采取过激的触犯法律的行动。我很高兴,不少同学听从了我的劝告。20年过去了,中国共产党坚持了正确的方向,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把中国的事越办越好。我们应该庆幸,六四事件没有能改变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车轮的方向。20年过去了,我们应该认真总结六四血的经验教训,加强对青年学生的教育,警惕西方颜色革命的阴谋。

 ** 严重同意!我也亲历了六四,赞同楼主和25楼当年的老师!我也是被老师说动而于6月2日离开天安门广场,当时的天安门臭气熏天!一些人在鼓动推翻政府。当时虽然年轻,憎恨官倒腐败,但还能明白什么是对中国有利的,绝不是当时的推翻政府!否则,中国不用西方日本等不友好国家亲自出马,估计就已经四分五裂了,老百姓过什么样的日子,不说也明了。

* 柴玲的崇拜者、辩护者们,其实并未认真学习柴玲语录。他们所崇拜、所为之辩护的柴玲,不过是他们想象中的英雄,不是我们所评论的这一位活人。柴玲那篇著名的谈话,这些崇拜者就没有或者不敢认真学习,气势汹汹地找人要证据,不过证明着自身的无知而已。比如说吧,柴玲提到的“流血”,固然不等于就是大屠杀,嗑破头擦破皮也可算是流血吧。可惜,柴玲的所谓“流血”,她自己定义得清清楚楚,是“血洗”,是“广场血流成河”:

(柴玲:)“很悲哀,我没办法告诉他们,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让政府最後,无赖至极的时候它用屠刀来对着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们真正才能团结起来。”

则她所期待的是怎么样的一幅情景,是再清楚不过了。事实上後来实际发生的还没有她所期待的那么悲惨,广场上并没有血流成河。她所宣传的广场上死了几千人,恐怕正是她内心所希望看到的。

作为一个人,柴玲想活下去,无可厚非,我们也不认为她该死。我们所非议的,是她自己想活,却不会推己及人让别人也活,希望的是别人去流血牺牲。这也是有她的话为据的:

(柴玲:)“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广场上的同学,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墙的时候血洗。”

“问:你自己会继续在广场坚持吗?

(柴玲:)“我想我不会的。

“问:为什么呢?

(柴玲:)“因为我跟大家不一样。我是上了黑名单的人。被这样的政府残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这样想。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说自私什么的,但是我觉得,我的这些工作,应该有人来接着干下去,因为这种民主运动不是一个人能干成的。这段话先不要披露,好吗?”

而这也有她的行动为证。五月底领了救命款出逃,对外美其名曰去传播火种。後来发现没什么事才又回到广场。这一切也都有被人偷录下来的录音为证。六四时她在广场,不过是凑巧。

【网评不全。大量带脏字的恶骂帖都没采录。-马】

 
四百条人命换来的诺贝尔赏金,如果不全部分给死难者遗属,看刘晓波还有什么话说。
0%(0)
0%(0)
  马悲鸣是驴放屁 - zgjzh 05/26/12 (89)
  目击者的天安门及协和医院的见证 - spicydoc 05/24/12 (164)
  学生不讲理,枪就是理,这马兽真高.  /无内容 - cat888 05/24/12 (69)
  马悲鸣的脑袋一定是让驴踢了 - 往来人 05/24/12 (86)
    混淆视听、黑白颠倒、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97)
    国务院是执行机构,是狗,人大才是主人(的代表)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137)
      没主人的命令,狗就乱咬人是疯狗应该处死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94)
    然后还把习总书记给撤了,这不是政变是什么?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80)
  狗屁逻辑,偷换概念,漏洞百出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117)
    逻辑混乱至如此,法盲至如此还有人给捧臭脚?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82)
    政变后的一系列清洗,抓捕和折磨更是其他国家没有的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72)
    宪法规定人大才是中国最高权力机构  /无内容 - 维梁 05/24/12 (76)
  美国怎能不衰? - 抱不平 05/24/12 (110)
  64事件,对立双方都是失败者。 - 古三通 05/24/12 (224)
  这个奖金应给马悲鸣  /无内容 - eugene 05/23/12 (11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1: 左派在大规模集结了。右派也应该大规模
2011: 一夫:“五美分党”?
2010: 和一个小老板的对话
2010: 美达赖喇嘛在纽约汉藏学生交流会上(网
2009: 烈女杀贪官: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还是典型
2009: 由于当今中共政权的腐败而怀念毛泽东时
2008: 应把大震之年变为中国民主元年
2008: 布什政府不下台,油价降不下去.
2007: 谁是广西博白事件的罪魁祸首?
2007: 韩国人---你们没资本跟中国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