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奇异恩典
万维读者网 > 彩虹之约 > 帖子
《芳梦佳人》 言情小说连载 (9)作者 若云
送交者: 若云 2020年02月20日12:17:16 于 [彩虹之约] 发送悄悄话

《芳梦佳人》 言情小说连载 9

 作者    若云

“有影响吗?”医生严肃地警告说:

当然!首先想问你,要不要结婚成家?”小娜有点着急地看着医生:

当然,有妨碍吗?”医生:

当然,你没有处女膜·····”小娜着急了:

“什么膜?大家都有吗?为什么我没有?”小娜眼睛红红的快哭了。医生有点说不出口,支支吾吾:

“不能怪人,发育很全,但年龄不到十六岁就·····,以后,让你姐跟你说,好吗?”小娟恳切地说:

“不,医生,你说才能有用,也许经你一说,她会改变,那你就是救我妹妹的大恩人了。”医生明白,用中文解释了一切检查结果和可能发生的后遗症。小娜哭得很伤心,三天都不能上课。每每想到没有处女膜,外阴变黑,宫颈糜烂,肛门有撕裂疤痕,男生不喜欢,结不了婚 ,就禁不住泪流满面,哪个女孩不爱美呀。小娟见她真伤心了,暗暗高兴,希望她重新过正常人的生活。结果出来,艾滋病毒阴性。医生说要再做三次,全部阴性才有意义。小娜问姐:

“下面发黑,有没有办法治疗?”

“医生不是说,要停止做那些事,别和那些男孩来往。”其实小娟才刚过十八岁,哪里知道这些事。只因为自己妹妹做的事,太丢人,太危险,无法说出口;小娜问的有些事,她也不知道,又不好意思去问别人;阿姨又要她管,才不得已找医生帮忙。

 

一天李辉到学校来找小娟,希望她同意周末住在他家。另外跟小娟说:

“只要小娜跟你住在一起,我就不到你家。还有,以后出去玩,千万别让小娜一起去,除非是变好了。”小娟不太高兴地说:

“她还小,不太懂事,希望能原谅她。”李辉很严肃:

“这种事,不可以原谅,只能避免,一旦陷进去就危险了。你也要小心,别和她的朋友往来,更不能让他们到你家,把名声搞坏了。我妈说,维护好名声很难,挽回名声更难,损坏名声倒很容易。”小娟心里已默认:

“哥,我听你的,周末来接我。”         

 

钟芳阿姨到学校找到小娟,她告诉小娟:

“小娜昨天课间,和俩个男生在厕所乱来,被政府抓走。由于三人都不是成年人,所以不会有刑事问题。但听医生说,已通知政府要求性病管控所带走小娜。她的血样二次阳性,以后由政府管控,对她进行进一步检查。”小娟很难过地问:

“他能回家吗?”阿姨又难过又同情:

不行,也不上学了,由里面的老师教她。你们的房子要安排清洁工司来打扫及消毒,被子铺盖也不要了。你不能再住这房子,你爸担心有危险,所以,现在开始,不回去住了。”小娟早就害怕那房子,她十分坚决地说:

好的,不回去,永远不回去,我永远不住那里。”说完小娟把钥匙交给芳阿姨。阿姨想了一想,看了小娟一会,为难地说:

“此事我没法决定,要和你爸联系。如果给你重新买房子,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小娟很干脆,也很果断:

“我不要房子,我住学校,周末到李辉哥那里住。”钟芳阿姨沉默片刻,然后起身告别:

过二天,我再来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办。”

 

周五李辉来接小娟,她没有说小娜的事,但告诉李辉:

“我已把钥匙还给阿姨,我再也不住那房子了。”

“我认为,你的决定很好,不仅不住那里,而且别告诉小娜我的地址,我们不能跟这种人来往,否则会粘上臭味。”小娟没想到他那么讨厌小娜,但又不好说什么,到家了。他妈又说:

“小娟,你要注意和小娜分隔清楚,她的行为是毁灭性的。换句话说,是提前葬送自己。”小娟觉得有点过头了,接受不了。但她还是说:

“我已告诉芳阿姨,不住那里,以后也见不到小娜了。”她看着门外,忍不住泪流满面。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她又想起了妹妹歪着头,瞪着大眼睛看着她的那一瞬间。小辉赶紧阻止妈:

“别说了,她连钥匙都交了。”然后拉着小娟到海边去玩,他们坐在海边椅子上。小娟高兴不起来,李辉也没有多少话来安慰她。毕竟太年轻,事情来得又太突然,亲情,名声,性病·····纠结在一起,不知该如何处理。李辉说:

“我妈很担心,我们受影响,怕坏了名声,更担心你和她住在一起,迟早会有流言蜚语。现在一切都比较好了,小娜到政府那里,比在社会上好·····”小娟惊问:

“你怎么知道?”李辉:

我妈说的,在厕所里抓了二男一女,女的是小娜。”小娟眼睛又红了,看着另一边,一句话也不说,一句话也不再问。小娟突然转过头来,跟李辉说:

“哥,送我回学校。”李辉:

“为什么?还没吃饭。”小娟强 忍眼泪:

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吃。我想一个人呆着,就一个人呆着。”李辉也没有任何办法劝解她:

“好的,我先送你回去,等一会给你送饭。”小娟:

不要,我不想吃,只想回去睡一会。”李辉:

“行,我不打扰你,有事给我来电话。”回到家,小娟把头埋在被子里,大哭一场,然后就睡着了。醒来有点精神恍惚,她暗暗警告自己,不能生病。功课那么繁重,要坚持,要勇敢。说归说,就是难于把心收回来。

她想起学校健身房,他很快装了一包衣服,向健身房走去。她先游泳十分钟左右,然后坐在热水按摩池里泡着,让水蒸汽包围自己。突然传来清脆的女声:

“小妹一人在这里干什么?失恋了?”只见一女生,站在上面,高高的乳房,雪白的长腿,十分性感,而且笑得开郎迷人。小娟像在茫茫大海中,正不知去向时,遇到一叶小舟似的,十分高兴地说:

“阿姨,你好,你好像从天上掉下来的。”她笑着问:

我有这么老吗?”小娟的脸本来白里透红,这下更红了:

“对不起,我该怎么称呼你。”她很开心地看着小娟:

“好妹妹,我们俩有缘,叫我姐姐,行吗?”

当然,当然。”她叫小娟站在台边,上下仔细看了一番。再捏捏她的臀部,大腿,又悄悄摸捏她自己的乳房,腿子,臀部。笑盈盈地说:

“真美,真嫩,我认定你这小美人妹妹了。就是从今天起,以后你要多吃些肉和饭,肉长脂肪,饭长肉。再丰满一点点,会更好看。”过一会她又看看小娟,在她耳边悄悄问:

“是不是失恋啦?怎么在这里?”说得小娟脸发热,心跳加速地解释:

“我不知道什么叫恋爱,我刚高中毕业不久。”姐姐又问:

你什么时候来这里?”小娟:

“刚到不久,是新生一年级。”

“什么专业?”

在生物系。”姐姐自然而亲切:

我在数学系,走,我带你看学校练身房,然后到我家吃饭。”小娟不好意思地委婉拒绝:

“不,我自己到学校食堂吃。”姐姐牵着她的手:

还客气,你是我妹妹。”小娟脸又红了:

“好,听你的。”姐姐爱作决定:

“我是姐姐,今天我们到食堂买饭菜,到我家吃。”小娟开始自然起来:

“行,下次我请你,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怎么讨论吃饭?”姐姐甜蜜蜜地自我介绍:

我叫柳浪,数学系四年级,北方来的。”小娟也回答很快:

“我叫方娟,来自南方。”姐姐高兴得拍手大笑:

“太好了,南方北方正好互补,你是涓涓细流,我是芳芳浪迹,很吻合。我比你大三岁多,走,跟我来。他们从水中上来,马上投来无数好奇的目光。柳浪说:

“要习惯,男孩喜欢看我们,不是坏事。”小娟红着脸:

我有点不舒服。”柳姐姐很爽快:

走,换衣服,吃饭。”她们换好衣服,到食堂,买了面包,红烧羊肉,香肠,烤牛排。”柳浪说:

“你叫我柳姐,我叫你方妹妹,行吗?” 小娟很天真地建议:

“行,行,姐要不要把浪字换掉,浪姐不好听。”柳姐马上回答:

“浪漫的姐姐,很好听。女孩要有点浪,但只能对你的心上人,其他人不可以。而且只能一个,不能两个。爱要纯,要单一。在这基础上,有几分浪,才算锦上添花,使爱情更富感染力,更富青春朝气,更具生命力。”小娟有点应接不暇:

“姐,一下子说这么多,我还不太懂。”柳姐很有信心:

“没关系,很快,或者说迟早你会懂的,有姐姐在你身边,没人敢欺负你。”柳浪的性格开朗大方,无意中把小娟的烦恼赶得无影无踪。到家了,柳姐还拿出一瓶红葡萄酒。小娟不喝酒,她很支持,自己一个人自斟自喝。小娟先吃完,拿起酒瓶给姐倒酒:

“姐,你吃肉,喝酒,我给你倒酒。”红红的脸,亲亲的目光,简直把柳姐乐开了花。吃完饭,姐姐叫妹妹刷牙,漱口,洗脸。小娟耍娇似的问:

“每次吃饭,都要洗脸,不烦吗?” 柳姐正经地说:

“不,女孩要爱干净。我朋友不爱清洁,不好。”小娟:

是男的,还是女的。”柳姐又爽浪地笑起来:

当然是男的,我们高中读书时,就在同一个班,以后又一起考到这里。他念物理,也是大四,以后你会认识的他。很有点文才,会写几句歪诗。有时也很浪漫,就是不爱说话,有点捉摸不透····”小娟跟不上:

“姐,你说这么多,又这么快,我哪能记得住。”柳姐:

“不必记住。我和他相处这么多年,还不明白,也不太了解。对人不要记住,了解一些就够了。”小娟听柳姐说的,多半似懂非懂。柳姐带她在房子里转了一圈:二间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厕所浴室。

这个学校的学生宿舍,有二类:一是三,四个学生一套间,每个学生各住一间卧室,厨房,厕所等共用;另一种是一个学生住一套间,是柳浪和小娟住的,一人一套房,较贵,但有自己家的味道。

吃完晚饭,姐妹开车到海边公圆玩了玩,就送小娟回学校。路上柳姐问小娟:

“什么时候买车?告诉我,我会帮你挑选,还会教你开车。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跟姐说,姐会帮你,包括谈恋爱找对象。”说得小娟脸红红的,和柳姐在一起,她真有更愉快,更安全的感觉,她的存在不同于李辉哥。

 

不到一个星期,钟芳阿姨又来了,她告诉小娟:

“你爸爸决定,把原有房子给小娜,手续已办完,只有小娜一人名字。另外再买一套独立房,给你,同时还有一辆新车。”芳阿姨很喜欢小娟,不太喜欢小娜。她开车带小娟看了九栋她初选的房子,和日本丰田车。小娟没有注意,不知好坏。钟芳说:

“你如果相信我,我帮你选,我会一切从你角度考虑。当然,你也可以叫你叔叔,及李辉帮你挑选,你告诉我,怎么办好?”小娟显得十分天真随和, 她说:

“我要你帮我办。只要爸爸喜欢,你喜欢,我就要。”钟阿姨又露出那特有的迷人的笑容:

“好的,十天内让你住新房,拿到新车。”这次不一样,走前,芳阿姨抱着小娟好一会,又亲了一下她的面颊。阿姨说的一切,小娟既没有告诉柳姐,也没告诉李辉。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总觉得什么都来得太快,太容易,也太眼花缭乱。好好的一个妹妹,突然进了管教所。本来十分依赖的李辉母子,在小娜问题上又太严厉,让小娟有点接受不了。心烦意乱之际,天上掉下一个又开朗又美丽的姐姐。现在爸爸又要送新房,买新车给她。一切的一切,叫这刚过第十八个年头的小女孩,不知所措,不知咋回事!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子的灵
2019: 父的灵(耶和华的灵)
2018: 第七天 虚伪的同情
2018: 第五天 有善行的马大
2017: 婴孩死亡能不能上天堂?
2017: 耶稣基督:警告参与魔鬼崇拜的人。
2016: 我杏花春雨中的江南大地就喜欢用粉红色
2016: 我的女儿以及她画的自己异象中看见的天
2015: 基督徒和世界就象两个咬合在一起的齿轮
2015: 看看国人咋过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