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粉缨
万维读者网 > 恋恋风尘 > 帖子
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臧海凝犯事
送交者: 北地南天 2017年04月28日12:03:36 于 [恋恋风尘] 发送悄悄话

夏锄大会战即将打响,晚上指导员在全连大会上号召全连同志们鼓足干劲,以阶级斗争为纲,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圆满打胜夏锄战役这一仗。指导员讲完话问连长要不要补充什么,连长说没有。指导员又问大家:有谁想说点儿什么?各班排团支部有没有事情要通知?

席地坐在最前排的臧海凝举起一只手,有备而来、当仁不让地说:“指导员,我来说两句。”

指导员说:“好,上前面来吧。”

臧海凝就地站起来,转身面对大家。他显然早已准备充分,“我作为二十一连宣传报道组组长到师里参加了两个月的学习班,回来以后一直在考虑怎么向连首长汇报参加学习班的体会。我有一些想法,想今天干脆向全连同志们作个汇报,连带着把在学习班上大家讨论时引起的一些联想,以及回来以后的一些思考,简单地给大家亮个相。我的目的是想要起到一个‘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作用,启发大家也来跟我一起思考一些我认为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我们来到祖国边疆,来到北大荒已有四五年的时间了。四五年的时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万分之一,但在我们这些凡人的生命中,应该不算短,只要我们齐心协力群策群力共同努力还是可以做些事情的。

“这几年来,在广大贫下中农手把手的教育下,我们学会了种地和与种地有关的一系列活计,我们中有的人学会了开拖拉机、康拜因,有的学会了盖房子,有的学会了养牲畜,还有少数人学会了一些技术活儿像电工、木匠、磨豆腐之类的。我一直在想,这些东西,我们在到连队后的一年里就基本掌握了。后来的三四年里,几十万从大城市来的知识青年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为建设边疆做了些什么?我们为消除城乡差别做了些什么?这个问题太大。

“具体来说,以我之见,建设边疆,消除城乡差别要以连队为基础。那么,这三四年里,我们连队这二百来个城市青年作为一个小整体为咱们连队建设做了些什么?不错,我们上缴了公粮,盖了几栋房子,开了些荒地,增添了几台拖拉机。古人云,民以食为天也。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是精辟的。我们开荒种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天下劳苦大众都有饭吃,是不是?但是我们也不能满足于‘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尤其是我们这些城市来的‘知识青年’,我们任重而道远。别忘了我们的重任是消除城乡差别!

“那么我们来想想,我们这几年做了些什么?我们连队的粮食产量提高了多少?学校的教育水平提高多少?职工的生活水平提高多少?文化水平提高多少?我们连队的科学技术发展了多少?艰苦条件改善了多少?业余生活丰富多少?卫生条件改进了多少?我的回答,大家是可以想象的,我也敢肯定大家对我的回答是没有多少异议的。”一字一句声音洪亮。

下面有人开始小声议论,有的疑惑,有的猜测,都不明白他要把大家的思路往哪里引。

“我在想,在我们的心目中,至少在我心目中,我们是带着一腔热血,满怀激情地像‘青年近卫军’那样到祖国边疆来消灭城乡差别的。毛主席他老人家对我们无比信任,他相信我们能够在边疆这片广阔的地域绘出最新最美的图画来。因此我认为,我们这些城市来的知识青年应该向高标准看齐,对我们来说,最新最美的图画应该比社会主义新农村更上一层楼,我们画的最新最美的图画应该是最现代化的社会主义新城市。因此,建造最现代化的社会主义新城市才应该是我们的‘作为’所在。”他的演讲中仍然充满了自信

黑暗中一片哗然,更多的人开始交头接耳,会场次序混乱起来。

臧海凝提高声音,继续说下去:“还有,在我们耕耘北大荒沃土的同时,我们也应该耕耘我们的心灵,我们毕竟都是年轻人。就好比,我们每个人心里有一块园地,党和贫下中农教会了我们怎样在这片园地的一部分种下向日葵,教我们怎样让它们长得茁壮长得美好。可是这片园地的另一部分却是荒芜的,长满了杂草,有的甚至长了很多带刺的仙人掌……”

忍无可忍的指导员终于按捺不住,用命令的口气说:“臧海凝你的话说完了就坐下吧!”

“我还没说完。”臧海凝毅然决然地接着说下去,口气中锋芒不减,“正因为,我们不是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建设边疆的,因此我们这几年来得到的成果经不起推敲,因此我们的再教育不彻底,因此我们中有些人动摇了,有些人走后门离开了连队……”

“臧海凝不要说了,你说得够多的了!”指导员又冷冷地打断他的话。

“指导员同志,请允许我说完。”臧海凝再度提高嗓门,“有些人走后门离开了连队,离开了北大荒。也有人……”

“臧海凝,我命令你不要说了。党员同志们留下,臧海凝留下,其他人散会。”指导员声音里的火气之大,要是有人站在他跟前,脸上准能被烧出大水泡来。

回到宿舍,我默默地钻进蚊帐,感觉是真被臧海凝的一石激起了几层波澜。他是怎么琢磨出这些道道来的?上次探亲回来还对上山下乡运动坚信不移呢,现在就变得这么极端?谁时不时的还没点儿疑问,自己心里藏着呗,何必都给抖落出来?

现在社会上人心涣散,一些人牢骚满腹,即便这种牢骚真的能说明某些问题,也用不着他臧海凝在全连大会上这么慷慨陈词啊,这会儿正搞“批林批孔”运动抓形左实右的典型呢,他这一通大放厥词整个可以上纲上线为煽动不满情绪,诋毁上山下乡的成果,破坏上山下乡运动,篡改毛泽东思想,破坏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战略部署等,指导员巴不得有这个活靶子。以后会怎么样呢?可能,他得先在连里接受批判,然后团里开批判大会,然后到师里。

想到这里,我感到解气,如果臧海凝被批斗,那臧、宫这一对水中月镜中花就没戏了。亏得当初我没答应跟他好,亏得宫苹把他给抢走了。现如今,水被搅镜被砸,成也他俩败也他俩。活该!

一边诅咒他们,一边又觉得,其实,臧海凝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被批斗也太不值了。再说,宫苹也挺可怜的,谁遇上这种事能不揪心?

咳,分不分敌友了?我又反过来谴责自己。他们自作自受,我何必狗拿耗子!想他们干吗?睡觉。我把被子蒙在头上。

 

第二天,臧海凝没跟大家一起下大地。

休息的时候,老孙先带头,全排的人议论起昨晚的事。

一个人说:“人不能太聪明。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毁了。”

另一个人同意:“整个一个吃饱撑的。”

有人猜测:“这得算是现行了吧?”

谁心里都没谱,“反正有他好看的。”

也有不同情的,“这可是他自己送上门儿的。太傲了!也不掂量掂量他那两斤半,就往大石头上撞,这会儿该知道锅是铁打的了吧?!”

这样的看法无独有偶,“可不咋地?做人真不能太争强好胜。”

有人开始预见,“今儿晚上各排又得布置人写批判发言稿儿了,平常跟他接触多的人都得表态。”

平时,我总是议论的积极参与者,今天我搭不上话,也不想搭话。可这句话让我感到自己也处在不利的位置,脑门子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下工回来,听说一辆吉普车已经把臧海凝带走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美国华人冰火故事:妈的老男友70
2015: 一条忍着不死的鱼
2014: 为啥不起眼的女人嫁得好?
2014: 现在找个媳妇咋这么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