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若敏:《南极之恋4:乌拉圭的Punta del Este》
送交者: 若敏思文 2020年06月18日13:41:10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南极之恋4:乌拉圭的Punta del Este》

若敏

我喜欢大海,这也是我对邮轮情有独钟的原因之一。它可以把我带到海的那一边。面朝大海,海风夹带着一丝丝的腥味吹来,那是海的味道,我熟悉的味道。大连,一座海滨城市,儿时的记忆里,是一家人在海浪里游泳,波涛拍岸,卷起雪白的浪花。在海滩上晒太阳,慵懒地坐在躺椅上。如今父母都远在天国,坐在海边,望着嬉戏的一家人,往日的一幕幕在眼前回放。

行走在乌拉圭小城Punta del Este的海边,享受着微风拂面,那些年,那些事,老虎滩,星海公园,傅家庄,都在脑海里闪烁着,呼唤着。大海,触动了我心中的回忆,就像此刻,时间和空间交错着。

---若敏

(背后是另外一艘邮轮)

12月20日清晨,拉开门帘,一缕朝阳扑面而来。走到阳台上,可以看到有一艘邮轮,也停靠在海里。岸边的高楼,沿着弯弯的海岸铺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影影绰绰的椰子树,在海水的映衬下,别具风情,这就是有“南美瑞士”之称的乌拉圭小城Punta del Este。

(埃斯特角的温顺海滩)

乌拉圭,2016年被《孤独星球》评选为“10大最佳旅游国家”之一。乌拉圭共和国(西班牙语:República Oriental del Uruguay;英语:Oriental Republic of Uruguay,Uruguay),简称“乌拉圭”,位于南美洲的东南部,乌拉圭河与拉普拉塔河的东岸,北邻巴西,西接阿根廷,东南濒大西洋。

(乌拉圭在巴西和阿根廷之间)

乌拉圭原为印第安人居住地。1680年后一直被西班牙和葡萄牙争夺。1778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1816年被葡萄牙占领。1821年并入巴西。1825年8月25日脱离巴西帝国独立。1973年成立军政府,1984年还政于民。

乌拉圭居民约90%是白人。多信奉天主教。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首都为蒙德维地亚。境内大部分地势平坦,农牧业发达。现为南美洲国家联盟成员国。乌拉圭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生活水平、政府清廉度、政治稳定度位于南美洲前茅,是一个中等发达水平的国家。

(乌拉圭参加2010年世界杯)

对于喜欢足球的人来说,乌拉圭就更不陌生。乌拉圭是传统的南美三强之一,曾于1930年和1950年两度获得世界杯赛的冠军,同时还获得了两次奥运会足球冠军(1924、1928)。在2011年7月结束的阿根廷美洲杯上,乌拉圭第15次夺取美洲杯冠军,高超的足球水平,毋庸置疑。

(埃斯特角的海岸线)

优美的自然风光、迷人的海岸线、清新纯净的空气和稳定的治安,让这里有了“南美瑞士”的美称。又因其形似宝石且盛产紫晶石,也被称作“钻石之国”。

Punta del Este(中文翻译成埃斯特角城),我并不熟悉,在这次旅行前,才做了一点功课。

(俯瞰埃斯特角城,网络照片)

埃斯特角(Punta del Este)是乌拉圭闻名的旅游胜地,西语原意为“东部之端”,位于南纬34度,距首都蒙得维的亚市130公里。埃斯特角隶属马尔多纳多省,其前身是十七世纪时兴建的一个小渔村,曾以“伊图萨因戈村”(VILLA DE ITUZAINGO)战役命名。1907年7月5日改称现名。

小城地处乌拉圭东南,是拉普拉塔河汇入大西洋的入海口,风景优美,有十余处美丽的沙滩,是理想的浴场和疗养胜地。该城右侧2公里处是戈里蒂小岛,17和18世纪时曾是荷兰、法国、葡萄牙、英国和西班牙等殖民者设在拉普拉塔河入海口处的军事要塞。现岛上仍有西班牙1773年修筑的防御工事遗址和大炮等。左前方8.5公里处是海狮岛。岛上矗立着一座50米高的灯塔。岛的周围栖息着约22万头海狮。

埃斯特角市旅游基础设施发达。每年夏季,约有70万人次外国游客,到此避暑度假。有一些企业家和商人在海边购置或自建了专供度假的私人别墅。

(游艇和渔船码头,也是我们摆渡船停靠的地方)

这里树木四季常青,林间温泉密布,园林面积占80%以上。有可泊800艘的游艇码头,人们可乘游艇到洛沃岛去观赏海象群嬉戏。休养中心拥有各种现代化的娱乐设施。

埃斯特角还是经常举行国际会议的地方。1987年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会议,1988年“八国集团首脑会议”,1990年各国议会联盟第84届大会均在此召开。

吃过早餐,坐摆渡船,来到岸边,拿到城市游览图,坐上邮轮提供的免费市区班车,前往市中心的景点。望着窗外,小城的风光在眼前一一闪过。周五的上午,街上没有太多的行人。不一会,终点站就到了。

班车停靠在著名的雕塑【The Hand】旁边。也被称为【La Mano】这是智利艺术家MarioIrarrázabal在埃斯特角城的雕塑。 从沙子中露出来的五个巨大的手指,摆放在Brava Beach的沙滩上。 自1982年2月竣工以来,这座著名的雕塑就成为了埃斯特角城的象征,进而成为乌拉圭最知名的地标之一。我也在此打卡留念。

看看游览图上的景点标记,都不太远,我们决定由此步行,一一探寻。市中心星级酒店林立。埃斯特角旅游设施齐备,常住人口7000多人,几乎全部都是旅游服务人员。乌拉圭旅游收入一半都是从埃斯特角半岛赚来的,这里也是乌拉圭的聚宝盆。

穿过市区的主要街道,不一会我们就从半岛的东岸走到了西岸。作为乌拉圭著名的冲浪胜地与度假天堂,埃斯特角城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东西两侧的沙滩都十分迷人,却又有些许不同。

半岛东临烟波浩渺的大西洋,汹涌的浪涛如同咆哮的猛兽,一刻不停地冲击着海滩。在这儿游泳和赛船的人都得有相当的勇气和胆量。人们把这片海滩称之为“狂暴海滩”。延绵的海岸线上,随处可见冲浪爱好者们,这里的风力刚好满足各个水平层级的冲浪者们,他们在与大海较量,矫健的身影在浪花里穿梭,精彩纷呈。

(温顺海滩留影)

半岛西部的海面却常年风平浪静,素以“温顺海滩”著称。曼萨海滩(Playa Mansa)在海湾边上,那儿海浪温柔,沙滩呈弧形舒展,有大量的日光浴空间,有坐在椅子上休闲的人们。孩子们在沙滩上追逐嬉闹,在大海里迎风破浪。

沿着滨海步道走到港口,可以看到游艇、渔船停泊。渔船抵港后,就在港口旁贩售渔获,渔夫将早上捕捉的鱼,卖给摊贩。

(一对父子的鱼摊)

这些摊贩,将鱼去骨,处理成鱼片。剩下的鱼头和鱼皮以及内脏,就丢到身后的水里。这时,海狮和海鸟的争食大战拉开了帷幕。

(海鸟在焦急的等待)

早已严阵以待的海狮,一拥而上,抢夺这些食物,而各种海鸟,也参加到抢夺的队伍中。

他们有的在海狮面前,虎口夺粮,有的趁机捡漏,黄雀在后。海鸟之间,也互不相让,不乏争抢。

游客们都驻足观看着一幕幕好戏。这里的海水异常清澈,可以看到海狮深灰色的身姿,在水中摇曳。

我们下一个探访的景点是坎德拉里亚圣母教堂(The Church of Our Lady of Candelaria),是罗马天主教教区教堂。

第一个教堂建于1911年。现在的教堂建筑是20世纪中叶建造的。蓝色和白色的教堂,十分梦幻,让人不禁联想到蓝天、大海和白云,天国一样的美景,让心安宁下来。

教堂对面,是著名的灯塔。

在这里遇见的大部分人都很友善,笑着打招呼。

在小巷里穿梭,新老建筑交相错落,有一处白色的小屋,用鲜花和绿植精心地装饰着,平添了一丝浪漫,边走边看,体会着小城的慢节奏。

在经历过不幸的年代和拥有现在美好的生活后,乌拉圭人保持着平和开朗的心态。“Tranquilo”(平和)可以算是乌拉圭这个国家的特质。

这时,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我们赶快坐摆渡船回到船上。

下午4点,邮轮告别了南美大陆的最后一站乌拉圭的 Punta del Estse,向南乔治亚岛驶去。

最后,让探险队员的日记,作为文章的结尾。

Day 2 – December 20, 2019 – Punta del Estse, Uruguay – Written by Brandon Payne – Photos by Brandon Payne & Robert Egelstaff

Early this morning Quest dropped anchor just outside of Punta del Este, a city and resort on the Atlantic Coast of southeastern Uruguay. The city has been referred to as “the Monaco of the South”, and is very popular tourist destination in the summer months. We had great warm weather while heading ashore into the city this morning, and were greeted by a number of massive sea lions feasting on fish scraps from the fish markets where the tenders were docked.

A great array of tours were on offer today to help get the most out of the city. Some went to the Ralli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nd to Casapueblo, the home and workshop of internationally-reknowned artist Carlos Paez Vilaró. Another tour headed to Isla de Lobos, or sea lion island by local boat, which is home to the largest non-migratory sea line colony in the world. Other guests cruised through the Uruguayan countryside to Lapataia Farm for a cart tour of the farm, and a delicious typical Uruguayan barbecue lunch.

In the afternoon the weather quickly changed as a thunderstorm rolled in, luckily around the same time that we were planned to board Quest for our departure. Once all guests were on board, the Expedition Team had our introduction. The team is made up of biologists, geologists, ornithologists, kayak guides, and general naturalists who will be guiding and sharing their passion and love for the great White Continent. .

Showtime in the evening was a show by Tony Pace, otherwise known as “the man with the voice who just happens to be funny” for an evening of great musical comedy. Following the show, the Seabourn Band and Brianna sang and danced the night away as Quest continued in a south easterly direction toward our next stop, South Georgia, which we will be reaching in two more days.

旅行第2天– 2019年12月20日–乌拉圭埃斯特角城–布兰登·佩恩撰写–照片由布兰登·佩恩和罗伯特·埃格尔斯塔夫摄

今天清晨,Quest停靠在在乌拉圭东南部大西洋海岸的城市和度假胜地埃斯特角城。这个城市被称为“南美的摩纳哥”,是非常受欢迎的夏季旅游胜地。今天早晨,我们上岸前往市区时,天气温暖,大量大型海狮也在欢迎我们,这些海狮在港口的鱼市场上吃着鱼片。

今天Quest提供了许多旅行团,以帮助您充分了解这座城市。一些人去了Ralli当代艺术博物馆,并参观了国际知名艺术家Carlos PaezVilaró的住所和工作坊Casapueblo。另一趟旅程是乘当地的船前往海狮岛,那里有数不胜数的海狮。还有一部分客人在乌拉圭乡村乘船游览拉帕塔亚农场,进行农场手推车之旅,并品尝典型的乌拉圭烧烤午餐。

下午,随着雷暴的滚滚,天气迅速改变,幸运的是,我们都回到了Quest。所有客人登船后,探险队就向客人进行了自我介绍。该团队由生物学家,地质学家,鸟类学家,皮划艇向导和摄影家组成,他们将与大家分享南极的主题,指导客人有关南极的知识。

(部分照片和资料来自网络,特别感谢)

https://youtu.be/BMEzqRduuW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咱家巫弟疯病大发,药物已经无法控制了
2019: 香港的百年殖民和大陆的共产殖民
2018: 鉴于胡噜,对对眼,A-right攻击我,对我
2018: 哈哈。篱笆如媒体在眼下这个时候毫无任
2017: 茶馆美女们,帮忙挑一下,哪双鞋好看?
2017: 滚刀肉不懂装懂穿帮又一例:
2016: 五味封我干什么呀。。。。。
2016: 谁给看看这句英文的毛病
2015: 我来说说仲裁和老沙的故事
2015: 我靠!西岸老弟给咱的帽子使得咱有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