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大川
万维读者网 > 加国移民 > 帖子
马年回长沙(二)
送交者: 胡司令 2002年03月11日02:08:07 于 [加国移民] 发送悄悄话

时间紧,任务急,只好匆匆而就,请看官包涵。
---------------------------------------------------------

马年回长沙(二)
——献给老同学们的一点文字


5. 玉楼东怎比火宫殿,红太阳听歌不要钱

看完小布什的清华演讲,大骂一通女翻译的无能,然后便出去上街觅
食。来到以首创麻辣子鸡闻名的百年风味老店“玉楼东”,吃到不少
风味小吃,包括窝窝头和久违的臭干子(臭豆腐)。说是小吃小吃,
等同学结完账,我再一次意识到咄咄逼人的消费水平,不回来一趟还
真感觉不到。

吃完喝好,来到停车场,大家握手,暂作鸟兽散。周五是正月十一,
大家已开始做事,刚得肥缺的邢站长也要赶去“花炮之乡”上任。我
和老黑也跑回河西工大老巢,准备伺机而动。刚走到铁螺塘附近,又
碰到黑衣黑裤黑鞋黑包的红妹子。正好去家里坐下,我一旁安静地听
黑红两位切搓业务。好久没有欣赏到扶栏美子带辣味的语言,正好映
证了后来在杭州刘满哥说起红妹佗学舌的逗人之处:“我又不是罢式
要踩你的脚”。

折回河东见完朋友,又接近晚饭时分。阵雨滂沱中,挤进一辆的士。
按照司机说法,吃小吃还得去坡子街的老“火宫殿”(翻修后已重新
开张)。司机把我们丢在朝南的小胡同口,雨正好停了,我们步行在
老墙旧檐下的窄胡同里,就象我回国第一个早晨在海宁(硖石)跟岳
母娘上山锻炼时穿过一片旧宅小巷一样:千百种模糊的亲切感顿时涌
出,仿佛又快回到无忧无虑的儿时!

坡子街的“火宫殿”,藏在小街深巷、貌不惊人的老区,是驰名中外
的老字号,被誉为潇湘小吃的招牌代表。这里脍炙人口的传统长沙风
味小吃,让人垂涎三尺、流连忘返。毛举席平完天下后,好不容易熬
到五八年才有机会亲自“视察”火宫殿,大吃一顿并给后人留下了一
道“主席宴”。

一百米的巷子进去再左拐,但见:红墙黑瓦,飞檐走阁,旌旗招展,
灯笼高挂,仿佛已闻到臭豆腐的香味。进得第一道牌楼,正面是香烟
缭绕的火神庙,右边是喝茶听歌的楼馆,而左边一楼正是品尝小吃的
去处(有图为证)。我们一进去,雅皮浩哥早已坐在那里等候。看着
人来人往,手里端的都是我等朝思暮想的臭干子、刮凉粉、银丝卷、
荷兰粉、千层糕、姊妹团子、龙脂猪血等等,大家毫不犹豫顿时投入
行动。

臭干子者,油炸臭豆腐也。据资料记载:以黄豆为原料做的水豆腐,
经专用卤水浸泡半月,再用湖南茶油经文火炸焦,佐以麻油和辣酱。
具有“黑如墨,香如醇,嫩如酥,软如绒”的特点,奇在以臭命名,
不同于其它食物以香自翊。闻则臭,吃则香,外焦微脆,内软味鲜!
这是因为其卤水中放有鲜冬笋、浏阳豆豉、香菇和上等白酒等多种上
乘原料,故味道特别鲜香。

我等数人又一直呀咪到呷不动为止,而我也坚持把最后一块臭干子夹
到自己嘴里方才罢手。:)饭后结论:小吃要来火宫殿,物美价廉。
这里的臭干子比玉楼东的好吃,更加“外焦微脆,内软味鲜”。而且
这里是半自助、半“喝早茶”的形式,没有玉楼东那种搞不清是早茶
还是正餐的架势,所以价钱低很多(服务费)。按出租司机的话说,
一百块钱撑死你们四位。

呷完国样过瘾的东西,晚上不继续开展些活动,似乎有点对不住自嘎。
走在傍晚空气湿润的人行道上,大家商量好,要带我去见识一把名声
在外的湖南“红太阳”演艺中心,据说是一个听歌和唱歌的通俗娱乐
场所。

到了“红太阳”里面,发现这整个是一西方式的大歌剧院!演出大厅
以猩红色为基调,楼上带有高级包厢(令人想起俄国的老电影),而
弧形墙壁上挂着许多古代西方男女的大幅画像。这里的环境高雅、艺
术,女生们个个衣着高贵端庄,条子也好,盘子也好。我们包了一间
八人卡拉欧凯歌房,又凑齐几位男女同学,这样既可以关在里面唱歌
聊天吃喝玩耍,还可以跑到隔壁大厅去听歌而不用额外付钱。说不定
还能看到“真镜头”——不过,主持演出的长沙电视台青年满哥已经
拽着塑料普通话对观众讲过了:你们出六十块钱就想拣篓子呀?

我跟大家一起兴致勃勃,选了一些老歌和英文歌来唱,引吭高歌之中
仿佛又回到研究生时代。那时去了沈阳,生活虽比南方差一点,但终
于活得无拘无束。按一贯喜欢丑化我的小Z的话:我是每喝必醉,每
醉必唱。说的太夸张,倒也从一方面显示那时我很开心(或伤感)。
去国之后,我再也难得有机会这样相聚一起,高歌几曲。

唱累了,跑出去听歌。震耳欲聋的音乐,却令我仿佛置身于西方年轻
人的迪斯高舞厅中。看着这个高雅艺术殿堂的大剧院,成了观众与演
员共娱、艺术同搞笑齐飞的文化大场子,我开始还不太能心安理得地
受用,觉得反差太大不蛮和谐。然而跟随大家欣赏了一会,也有点渐
入佳境:这是一种贴近生活、富有情趣的宣泄和放松,演员与观众交
流互动,一起娱乐。而当地主持人是关键的画龙点睛者。这种节目其
实在国外有很多类似的,但我们多半都是从电视上欣赏,极少有机会
到现场观看,更别提现在这样带浓郁家乡风味的刺激和放松。

据说近年以长沙琴岛歌厅为代表的“通俗文化娱乐经验”,已得到国
内同行广泛认同并在全国推广。长沙市自己这样的场馆已达上百家
(“红太阳”、“大中华”等),成了长沙城市文化的亮点。湖湘文
化,一贯敢为人先。除了十分活跃兴旺的书店出版读书文化,这次也
小小领教了一下新兴的本土娱乐“俗”文化。加上从众多本地电视频
道(卫视经视等)里发现了许多新颖独特的先锋派专业综艺节目,我
完全感觉到,这种全面的“雅俗共赏”正在为长沙市民提供丰富的精
神文化大餐,为城市带来活力。当然,我对国内文化娱乐总的接触不
多,所以这里的认识也仅限于感性,没有比较,说不了太深。

6. 蒙娜丽莎枫林馆,回马一枪火宫殿

一行男女在卡拉欧凯歌房里掷色子赌酒,最后苦的是彩妹子,坐在回
家的车里比平常蔫了三分。车过湘江大桥时我暗自惋惜,冬天户外玩
的机会终究有限,岳麓山解决了,而橘子洲头只来得及远远瞟一眼。
到了周六,早晨终于有机会再回到PL家,喝点小菜稀粥。三个晚上
没有报到,老婆们似乎有点慌了手脚。:)

中午在荣湾镇枫林宾馆等着我的,又是一桌聚会筵席,不过这次是小
规模,四个在长沙的大学同学:杨总、阿林、芝和莉。席间还给远在
京城的班长通了话。这四个男女,真的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变化,而且
本来就清秀苗条的芝好像还瘦了点。当年的英俊少年、“第三个被谋
杀者”(听说“谋杀者”上月也回长沙)阿林还是那么能言善辩,侃
侃而谈,搞文化出版看来是走对了路。杨总还是那么言语不多,有条
不紊,只是肚子稍大点。而当年篮球队长莉还是那么高大、开朗而粗
心,不光认我认了半天,还信以为真把同去陪吃的黑满哥当成小Z。
然后又认为老黑才是我,而我应是小Z……

多年的往事,在老同学面前可以互相开怀畅叙、尽情感慨。可惜相聚
的时间只有四个多小时,很多话都还没有说开。看来,应该多回长沙。
此外,在多伦多附近同学有好几个,国内同学过来一个收拾一个,过
来两个收拾一双,应不成问题。照上次邹总过来访问时那样办理就行。

与大学同学依依惜别完,又跨进附近的“蒙娜丽莎”西餐店,找到先
离席而去(枫林)来此赴约谈业务的黑总。这时会谈已结束,只剩下
老黑和另一位老同学、当年写出惊人力作“徐君西行饯行酒会”的匿
名诗人、“蹩脚写手”赵兄!赵兄那首打油诗写得可真是漂亮,但是
没想到“蹩脚写手”这么蹩脚,跟我肩并肩、肘挨肘地坐在一起,死
活就认不出我来!说了十分钟的话,还是云里雾里。实在被逼不过,
就说,是贺君吧?……要么是吴君??愣是往都不往我本人这里猜一
猜。最后我那泡尿实在憋不住了,只好先去上厕所。解完小手回到座
位,他老人家才悟出来(怀疑老黑帮他作弊)。

…………

晚饭后凑了几个人,我、老黑、马老师、庚爹和彩妹子,打算去看看
中学班主任。结果庚爹和彩妹子说W老师没教过他们,就不上楼去,
在外面等我们好了。结果我们一进W老师家,就坐了七、八十分钟,
以为外面的一男一女大概会去哪个茶馆先坐坐。W老师看来也没有多
大变化(也许所有人在我眼里都没变),临走前还建议我们找些师生
在九食堂(又是它!)聚一聚。

当我们仨走出W老师家,已是晚上十点多,发现庚爹和彩妹子居然还
站在马路边聊天!天气尽管不冷,但还是冬天,彩妹子的一双手已经
不太热了,庚爹肌肉多所以手还是蛮热乎的。我们一脸的歉意在黑暗
中反正也看不清,大家提议去吃点啥热乎热乎。想来想去,一下就想
到对河的“火宫殿”!于是手机一响,呼朋唤友,向火宫殿靠拢。

十一点后杀到“火宫殿”,小吃部已经关门打烊,喝茶部里的湘剧高
腔也近尾声。尿士浩哥等也从黑暗中蹿了出来,我们就在茶馆里拣个
安静角落,八人围桌而坐,点些小吃小菜,把昨晚那顿没过完瘾的或
者吃漏掉的,能补的都补上。当我照旧夹起最后一块臭豆腐时,不禁
感叹道:何时也能在多伦多有一家长沙火宫殿大庇我等天下饿士呢?

7. 九食堂师生一聚,黄花机场同学相送

粗略观察长沙和中国,一切都在迅速的变化和上升中,给生活带来许
多的激情(相对按部就班的北美工薪生活)。当我第一天在市区乘车,
就感叹五一大马路变成了(适合老班长的)“八车道”。一个流传的
笑话,说朱镕基当时要走马上任的新湖南省长“多搞些路”(长沙话
指多干点实事),结果新省长真的在省会新修和加宽了许多路。:)

周日是我、黑总和庚爹在长沙逗留的最后一天。中午请了能请的同学,
W老师也拉来了七位过去的老师,在九食堂二楼包厢里相聚一堂。除
了班主任(语文)W老师,还有英语H老师、体育L老师、化学W老师、
初中化学S老师、政治Y老师等。可惜缺了物理L老师,还有我们调到
湖大附中的数学Z老师。

几位同粟总一道做事的老同学也抽时间过来助兴,使聚会气氛增色
不少。当年不韵世事的少年,都已成熟得让人感慨。而当年辛勤耕耘
的老师,还是精神不减当年,提起他们自己的聚会,眉飞色舞,说的
也是当年哪个该跟哪个配对。说起一代园丁对我们的用心栽培,“马
老师”借着酒力勇敢地站起来,当着黑满哥当年“梦中情人”,一字
不差地(?)背诵起了英文课文“阿拉伯人与骆驼”的第一段……那
一字一句又翻开记忆中发黄的一页,把我带回遥远中学时代,我仿佛
看到那时就有闷骚趋势的“马老师”(当时他还没得这个雅号)。我
对马老师的记忆力非常吃惊,对他这种表达的举动而深为感动,于是
又干了一杯。

离开长沙的前一天晚上,我小时候的哮喘病居然又发了。大概是这一
向酒喝多了,烟也抽了起来,而且还有我的杀手——长沙冬天的空气,
潮湿低压(也许我对岳麓山花粉过敏?)。到了最后一两天,我已经
完全放开时,却又是告别的日子。而这告别的酒,却不能尽情放开去
喝。年轻的时候,可以不在乎,东北零下二十度后半夜照轧马路,肺
炎也不过是一冬的事。尽管廉颇老矣,但古话说得好:留得胚活在,
不怕不重逢。

尽管好几个老同学说可以送我,但知道他们挺忙,就去找了大学同学
杨总。黑满哥正好顺便随车去河东大姐家看一眼,再和同行的庚爹碰
头。杨总舒适的(广州)本田车,疾驰在去黄花国际机场的高速公路。
国内内陆地区的发展,也在突飞猛进地赶上(不知道是不是老朱那句
“多搞点漏”的结果:))。

到了机场边上一家饭馆,门口的跑差还帮旅客去换登机牌和交机场建
设费,而旅客就坐在那里慢慢吃好了。我长沙这一趟的最后一顿饭,
在杨总的指导下,菜要了土鸡炖汤,茭头腊肉等,饭是小时候的那种
钵子蒸饭,小小的黑褐色瓦钵,表面一层饭硬硬的。已经吃了这么多
顿山珍海味和风味小吃,而且咽喉也开始作梗了,但好胃口还是丝毫
不受影响!

晚上七点半的飞机,准时离开长沙黄花机场。五十分钟后,便提前到
达杭州舟山机场。

8. 后记

从长沙到了杭州,没有当晚回海宁。有刘满哥照应,在酒店里好生休
息了一晚,同时也忘情地聊了一晚。当老刘从裤口袋里掏出我们当年
交换酸诗歪词(号称和诗和词)的小纸片时,展现在我面前的又是一
份惊奇和丢失的记忆。我看着那居然出自我手的一张典型的墙报式的
随想画,有流水飞燕,奔马走鹿,苦学小子,一行酸诗,等等,我第
一反应是该用佛罗伊德理论来解析此画表露的当年思想。

看来这个冬天,我的心得收获颇丰。不光回了一趟美国母校(见拙文
【重归伊萨卡】),还回了一趟中国母校和故乡,能够回头细看走过
的足迹,此生足矣。

(完)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