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影视娱乐 > 帖子
天遂所愿(下)(《黄浦江》连载28)
送交者: 畏齐 2022年10月16日14:47:09 于 [影视娱乐] 发送悄悄话

Watercolor Materials (6).jpg


“不算考较,是请教。我知道民间叫新北门,其实正式官名叫障川门,是李鸿章题的,想必有个典故,我却不甚了了。”

“爹爹跟我说过,好像是韩愈的诗词里有障百川什么什么。”

“嗯,不错,果然书香门第,不让须眉,不过不是诗词,是一篇短文《进学解》,里面有‘障百川而东之,挽狂澜于既倒。’ ”

“原来你知道,却大清早来考较我,有病啊你。”玉娴嗔怪道。

“哈哈不要生气,马上要见到博学的丈人了,我们先互相帮助预习一下么。”

“懂啦,你司徒家文墨修为不比蒋家差,是不是这个意思呀?”玉娴笑了。


蒋府门前街上,一辆黄包车停在路边,车杆上坐着一个光头的车夫。

玉娴和永才的马车在门前停下,永才跟马车夫结算车钱,玉娴急着跳下车问那黄包车夫:“请问爷叔,你来接人吗?”

车夫抓了抓光亮的头:“我等人,刚才送了詹医生来,让我在门外等。”

“送医生来?这里有人生病?”玉娴心中一沉。

“大概是吧,我已经送詹医生来了三次了。”

“永才,你看这是怎么回事?”玉娴回头看着永才,心急如焚。

“别多问了,在门口急有什么用?快进去看看吧。”永才边说边径直去敲门。


开门的佣人刚说了一句“是小姐回来了”,玉娴抢着问:“家里谁生病了?”

“是蒋先生。”佣人回答。

“我爹病了?多久了?”

“他生病有一段时间了。”佣人又说。

“爹爹病了,我们快进去吧。”玉娴对永才扔了一句,头也不回,快步穿过天井向父母的房间跑去。


房门虚掩着,玉娴推门进去,坐在床边的蒋太太立刻站起身低声说:“玉娴回来了。”

“姆妈,爹爹生病了?”玉娴焦急地问。

蒋太太点点头,一边向窗前指了指。

临窗的桌子前坐着一个人,正在写什么。

玉娴只能看见他背后长长的辫子,黑发里夹带着小半白丝,想必是那黄包车夫拉来的詹医生,在写方子吧。

“永才你也来了。”蒋太太轻声向跟着进来的永才打招呼。


“女儿,女儿啊。”只听得躺在床上的宾贤喃喃地说。

玉娴冲到床前,拉起宾贤的手:“爹爹,我和永才来看你,你生病怎么也不差人来告诉我们?”

“一点小病,你们都忙生意呢。”宾贤笑了笑。

“但是爹爹生病,我可以放下生意来的么。爹爹你生病多久了?生的什么病呢?”

“生什么病,那要问詹医生。你不知道我生病,怎么想起回家来?”

“司徒家的奶牛场这春产奶又好又多,我和永才来送点新鲜牛奶给你,还带了点虹口的梨膏糖来,没想到爹爹病了。”

在一边的永才忽然嘴里“啊呀”了一声。

玉娴立时被提醒了,牛奶和梨膏糖都留在马车上了。

她低头看看父亲,脸色苍白,精神萎靡,大概也没留意她说的带来什么。


詹医生写完药方,站起来对蒋太太说:“跟上次一样,还是心脾两虚,要慢慢调养,喝点新鲜牛奶倒是不错的。这个方子服用一个月,当会有所改进,我再来看。”

蒋太太谢了医生,要去拿诊费,永才忙道:“妈你去看爹爹吧,这边我来管。”


送詹医生走到房门口,永才差一点和急匆匆走进门的玉书撞到了。

玉书手里提着玉娴带来的沉甸甸的大篮子,对玉娴和永才说:“姐姐姐夫,拉黄包车的光头把你们留着车上的牛奶和梨膏糖送来了。”

“太好了,碰到个好人。”玉娴心里一宽,总算这一趟老远送来,没有白跑一趟。

这时宾贤在床上说:“我要与玉娴单独讲两句话。”

蒋太太听了,起身拉了玉书一起出去,一边又回头对丈夫说:“你不要太激动,冷静点。不要讲话讲得太累。”

“我明白,我明白。”宾贤点点头。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玉娴还是没有从宾贤房间里出来。

蒋太太焦急,进去一看,宾贤在床上,玉娴坐在床边椅子上,父女两个都睡着了。

蒋太太摇醒玉娴轻声问:“你爹还好吗?两个讲了这么久话。”

玉娴对母亲耳语:“让他睡,我们出去讲话吧。”

母女二人蹑手蹑脚出了房门。


客厅里,永才一个人在喝茶,午饭时间已经过了,佣人给他送来两碟小吃点心,说要等蒋太太出来才能开饭。

又过了一会,玉娴终于回到客厅。

“对不起永才,我和爹爹说了很多家里的烦心事,让你委屈了。”

“什么话,应该的,我来就是陪你,”永才轻松地笑了笑,“我又不是小孩子,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玉娴挽住永才的胳膊:“走吧,吃饭去吧。蒋家的事,你回家问我,为妻一定知无不言。”


到了吃饭间,蒋太太已经坐在那里,玉书和阿良也在座。

“便饭,便饭,大家坐下吃吧,阿良跟我们家有几十年的交情了,不是外人。”蒋太太说。

几个人略作谦让之姿,便一起坐下。

房间里只有各人夹菜和咀嚼的响动,没有人说话。


门声一响,佣人进来加了一盘菜,又上了汤。

玉娴打破沉默:“我爹还是很为蒋家的书香门第骄傲的,我刚才跟他说了永才提起障川门的典故,他高兴了,说换了别人家女眷,有几个知道这些。”

永才向玉娴会心一笑。

“他自幼让你读书,总算也有点学问。”蒋太太说着又问,“他还说些什么?”

“他担心税收要涨了呢。”玉娴说。

“为什么?”蒋太太不解。

“因为大清国打了败仗,输给东洋人了,又要赔款了,皇上自然要跟我们平头百姓多收税了。”

“那是没办法的事。”永才接口。

“爹爹还说,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让我们不要太去担心大清国打仗的事,专心管好自己的生意。”

“如果我们把生意安排好,税收涨落,也不是无法负担。”阿良说。

“可惜啊,大哥不肯回来。”玉娴叹了口气。

“你爹担心了?哼,是不肯回来还是没法回来?或者是没脸回来?”蒋太太忽然面露怒色。

“妈你不要这样说大哥,他不回来自然有他的难处吧。”玉娴回护着兄长。

蒋太太无奈地摇了摇头,不作声了。

“妈,大哥倘若有什么困难,我在南方也有朋友,如果需要帮忙。”永才说。

“嗯,好,还是女婿比儿子好。”蒋太太说。

玉娴听到母亲的话,脑中忽然想起当年母亲说过“自己生的女儿这么该死,倒不如干女儿好”,心里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妈,你不用担心,大哥就算有麻烦,还有我这个儿子呢。”一直没作声的玉书这时插进来说。

“你伤心个什么?”蒋太太没理玉书,看着玉娴问。

“我担心爹的身体,也担心大哥。”玉娴信口掩饰。

“你大哥不肯回来,玉书还小,青黄不接,你爸又病倒了,这当然是一个难处,但家里幸亏还有阿良管着。你爸心里原本最担心的,其实是你,你出嫁了,他总算遂了心愿了。”蒋太太说着又转对永才:“永才啊,也谢谢你,让玉娴很幸福。”

“姆妈,是我的福气,我娶到玉娴,是皇天有眼,遂了我的心愿。”永才一手扪心,诚恳地说。

玉娴自然知道“原本”二字是什么含义,低头沉默了一会,抬头说:“这样吧,现在奶牛场经营很顺利,暂时也不需要我,我在家里住一段照顾爹爹,永才你同意吗?”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应该的,百行孝为先么。”永才一口答应。

“爹爹恢复健康,那才是我们大家的心愿。”玉娴说。

永才和蒋太太都点头称是。


玉娴自此便留在蒋府,每日帮忙伺候父亲之外,还与父亲海阔天空聊天。

嗜好谈古论今的宾贤得到能与他交流的玉娴陪伴,心情转好,病情也日渐恢复。

十几天后,宾贤坚决要玉娴回虹口去,叮嘱道:“你和永才性情相合,因缘际会,但永才不是没有见识过女人的人,你嫁了人需要事事以丈夫为先,如果冥冥之中被他的亡妻比了下去,将来终归会有不睦之日。”

“永才也是做了父亲的人,知道儿女孝顺父母的重要。我如何对你,他自然会想到他的儿女如何对他。”玉娴说。

“我病已经大好了,你妈和这些佣人在,玉书也在家,你实在不必耽在这里了。”宾贤继续劝说。

“那 …… ”玉娴还是犹豫不决,心里其实也有点想回司徒家了。

“别那那了,回去吧。另外,讲到儿女,你要尽力争取生个孩子,这样你在司徒家的地位才会牢固。”

玉娴听了,热泪盈眶,连说:“谢谢,谢谢爹爹,爹爹生着病还天天为我着想,我这一次一定为你争气,不负你的养育之恩。我若怀上了,一定回来请爹爹给孩子取名字。”

“呵呵,好孩子,好,我等着,但愿今年能天遂所愿啊。是个女儿的话,我给你取名,是儿子的话,是否由我取名,还是要得到司徒家同意哦。”宾贤笑哈哈地说着,好像已经做了外公。


厨房依照蒋太太嘱咐,已经为玉娴准备了一些她喜欢的粉蒸肉和熏鱼让她带走。

阿良提着菜盒送玉娴出门。到大门口,她跟阿良耳语,要了詹医生的地址。

上了马车,玉娴立即让车先去詹医生家。

她要请詹医生帮这个关键的忙。



入暑的天气,是奶牛产奶量下降的季节,奶牛场的生意也比较清闲。

每年夏天,司徒家都要乘这个空当组织大家庭出游。这一年原本计划好了各房要一同去杭州游西湖的,可是永才却告诉兄弟们,今年去不了了。

因为,玉娴怀孕了。


中年得子,永才颇为得意,在玉娴面前自诩英风尚存。

玉娴却认为是詹医生的方子有用。

两人各为自己摆了一阵谱,玉娴忽然说:“会不会是妈妈在家求神拜佛灵验了?”

“嗯,有道理,天从人愿么。”永才对玉娴的讲法并不反驳。


玉娴想着乘肚子还没有太大,去看看父亲。但永才却建议她等过了三个月再动身,据说胎儿会比较稳定。

又等了两个多月,天气越来越热。在家里百无聊赖,玉娴决意去城里走一趟。


可是她还没有决定哪一天去,蒋家已经派阿良来请了。


IMG_1031.jpg

qrcode_www.amazon.com.png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我的中国心
2021: 这些年,我追的网文
2020: 《瞄准》:情报暗杀与反暗杀的较量
2020: 又是一个《落雨的秋》,在拥挤的街头守
2019: 【恐怖惊悚】 共20集 720P【马可,刘一
2018: 赵丽颖和冯绍峰打脸也幸福
2018: 看一部顶三部,这么过瘾的美剧,追到停
2017: “江湖上流傳著你的故事!”
2017: 谍战剧《上海秘密战》全22集 主演 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