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23)
送交者: 芨芨草 2016年10月02日18:24:24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血的神话--公元一九六七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23)

谭合成

 

卷三

第二十三章  写在东洲草堂的“杀”字

 

没有了不绝于耳的稚子书声,不见了哦吟草堂的乡儒学究。

“哞——”

一探头,迎接我们的是一声悠闲而宏亮的牛鸣。这……这就是被誉为“二百年来书法第一人”的清代著名大书法家何绍基当年读书习字的“东洲草堂”吗?现在它变成了一个大牛栏,关着东门村十几条膘肥体健的耕牛。一股热哄哄的牛粪发酵的气味迎面扑来,十分熏人,我们急急地退了出来。外面的一大块空坪上,有些不协调地长着一蓬状如豪笔的篁竹,漂亮得叫人心跳。

史料载,“东洲草堂”曾遭兵乱毁坏,没想到竞衰败如斯。当年天王洪秀全率义军席卷过后,何绍基曾为草堂被毁悲愤地写过一首七律:“鹤鸣轩本大书房,卿借东洲伴草堂。桂花双撑满树月,桔园添染一林霜。百年讲社成焦土,一曲瀛桥扩水光。环秀孤亭无恙在,谱轩诗境付苍茫。”从诗中看,此处原应有书房、讲坛、回廊、孤亭、小桥、桂树、桔园等等。(1986年)我们到此采访时,除了桔园,其余景物难觅踪迹。农舍间小巷格外仄逼,牛粪混着泥浆布满青石板和鹅卵石的路面,滑滑溜溜,路边的阴沟里乌黑的水中冒着白汽泡,到处弥漫着潮湿霉腐的气味。只有村头的门楼子、庭屋的梁柱、尖顶型山墙,还在顽强地提示当年的辉煌,只是也很颓败了。时间流逝改变一切,吞噬一切,凡人带到这世界上的有形之物,年深月久都会破败,甚至化为乌有。

文化大革命期间,何绍基的故乡已经没有人再练毛笔字了,但字写得很好的人还是不少,这一点可以在东门村的杀人布告和杀气腾腾的大幅标语上看得出来。笔者讲一个笑话,该大队有一个人字写得很不错,写得最好的就是“杀”字,铁画银钩,龙飞凤舞,深得何体精髓。何绍基曾有一副著名的“座铭联”:坐到二更合眼即睡,心无一事敲门不惊。当时有人改了两个字:坐到二更合眼难睡,心无一事敲门就惊。

这是一块由潇水和右溪切割出来的肥腴之地。元结任道州刺史期间(公元763年—768年),曾写过一篇著名的《右溪记》,记曰:“道州城两百余步,有小溪,南流四十步合营溪(即今潇水)。水抵两岸,悉皆怪石,攲嵌盘屈,不可名状。清流触石,洄悬激注,佳木异竹,垂阴相荫。……为溪在州右,遂命之‘右溪’。刻名石上,彰示来者。”而我们来此采访之时,元结笔下的美景已无觅处,潇水尚在,右溪则已变成一条毫无特色的小渠沟了。

此地紧靠道县县城,文化大革命时期中是“革联”和“红联”两派斗争风口浪尖的风口浪尖。

1967817日上午,东门公社“红联”政委肖家旺在该公社高车大队唐家生产队召开会议,这个会议名字较长,叫做各大队可靠的大队干部、党员和部分脱产干部会议。会上,肖家旺作了“战备布署”,一共五条:一、红、革二联的基本情况分析;二、各大队要把民兵组织起来;三、管严四类分子,调皮捣乱的由贫下中农处理,同意干掉就干掉;四、注意叛徒的问题;五、加强领导的问题。

会议结束后,一个星期全公社没有发生杀人情况,一直到823日受派性斗争影响杀了1人,紧接着24日晚——

静静的潇水河中,出现了两只木船,浆声咿呀,船头犁破溶満月光的江面,悄无声息地向河心东洲方向荡去。每只船上都蹲着两种人:一种手持梭标马刀,一种五花大绑。船到江心,随着一声低沉的命令,两只船上持刀枪的人一起动手,将早已备好的装満石块的竹篓拴到被捆的人脖子上,扑通扑通,一个接一个推进河里。潇水卷起一个旋窝,又一个旋窝,接受一份贡献,又一份贡献。被沉河者并没有被堵上嘴,却无人呼救,无人哀号,无人挣扎,平静得叫人难以理谕。満天星斗,亮得叫人胆战心惊。突然,东门大队的地主分子何积仁站了起来,喊了一句口号。当时夜很静,声音很凄厉,在夜空中传得很远,站在河岸上的人都听得见。声音未落,何某就被推下河中。与他同时被推下河的还有他二十岁的大儿子。这就是当年地主分子被杀时公开呼喊反动口号的著名事件,这件事,曾被作为活生生的阶级斗争教材,用来教育人们。何积仁为他的这句口号付出了比自己死亡更沉重的代价:几天以后,他的妻子和12岁的小儿子在几乎相同的地方被沉河。东门公社全家被杀绝的仅此一户。

何积仁到底喊了什么呢,后果这么严重?我们专门向一位参加过当年沉河行动的知情者请教。他有些闪烁其词地答道:“也没有别的什么,就是一句反动口号,恶毒得很。”“一句什么反动口号呢?”“就是什么蒋介石什么什么万岁吧……

哦,原来如此。难怪我们在村里采访时,有人向我们反映了何积仁生前有这么一段“反动言论”:“蒋介石他倒好,好好一个江山弄丢了,自己跑到台湾吃肉喝酒、洗牛奶澡,搞起我们这些人给他顶缸。”

如此看来整个道县大屠杀(含周围10个县市)被杀的九千多人,何积仁要算杀得最不“冤”的一个。他是我们听到的唯一一个被杀前喊反动口号的人。

然而,我们还听到另一种说法,说何积仁临死前喊的是:“你们凭什么杀人?你们这些土匪……”从逻辑推理上看这句话可信度应当比较更高一点,但是……即使如此,何积仁还是杀之不“冤”!因为在被杀人员中敢如此明目张胆攻击“贫下中农的革命行动”的还是只有他一人!

有人悄悄告诉我们:何积仁是何绍基家的后人。何绍基家是道县有名的官宦之家,也是一个耕读传家的大家族,他的父亲何凌汉在清嘉庆朝任过朝廷的一品大员,何绍基本人是道光十六年的进士,也在外做过一些小官,何的三个弟弟何绍业、何绍祺、何绍京都是清代书法名家,世称“何氏四杰”,何的孙子何维朴是民国时期名扬天下的大画家。其实是与否没有太多意义,当时那个情况,就是何绍基本人活过来也照杀不误,况乎后人!说不定和周敦颐的家乡楼田村一样,杀他的人中也有何绍基的后人。

关于何积仁被杀前喊反革命口号的事情,笔者在道县一中采访一位姓黄的老师(文革中曾是道县“革联”政委)时,也曾顺便谈起过,当时采访黄老师是为了解“文革”武斗的事,并无印证何积仁事件真伪的意思,交谈中,话赶话顺便说了出来,没想到黄老师反应十分激烈:“简直是天方夜谈,完全是造谣,都是‘红联’那帮人造的谣。反正造谣不犯法,这些人造起谣来,你一个正常的人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当时他们就造谣说我们二中(‘革联’总部)是四类分子的窝子;讲我们在二中里面挂了蒋介石的像;讲国民党派了空降特务躲在二中里面暗中指挥;讲我们‘革联’游行的时候喊蒋介石万岁的口号;讲农村中杀四类分子就是杀我们‘革联’的阶级兄弟。”

“有这样的事?”我感到一种超出常识范畴的惊愕。

“怎么没有这样的事!他们的谣言还是通过正规渠道向下面传达的。我的一个学生的家长,是下面一个大队的支部书记,他听到这个谣言以后将信将疑,专门跑到二中来探个究竟。在二中门口碰到了我,我听他这么一说,就把他带进学校,把全校每一间房子所有的门一张张全部打开,让他看,里面除了有毛主席像和毛主席语录以外,什么都没有!他们这样造谣就是为了把我们打成反革命,打进二中以后,好杀我们。反正当时杀反革命不犯法。幸亏他们没能打进二中来,不然的话,我们这些人都会杀光了去,杀了以后,还会像何积仁一样,扣一顶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黄老师的话当然很有些“派性”味道,但其真实性笔者在道县处遗工作组给县委的汇报材料中找到了佐证。《关于道县“文革”中杀人的情况和查处进度汇报》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196788日,“革联”抢夺县人武部枪支后,“红联”退驻农村,掌握民兵武装,两派斗争更为激烈。全县普遍谣传“四类分子要造反,八月大组织,九月大暴动,十月大屠杀。“先杀党员,后杀干部,贫下中农杀一半。”清塘、寿雁、梅花、桥头等区在刑讯逼供下,搞出所谓反革命组织七起(经查证否定),杨家公社谣传有百多名四类分子以及子女上山为匪,杀害贫下中农。于是有的地方的农村基层干部和贫下中农对不服管制的四类分子,采取“先下手为强”,将其杀掉。从813日至20日,全县杀155人,这一段带有一定的自发性。在这期间控制整个农村的“红联”,大肆散布“革联”成员有93人出身不好。“革联”总部挂了蒋介石的像,游行时喊蒋介石万岁等口号,还造谣:“革联”说农村中杀了几个四类分子,是杀了他们的阶级兄弟。“红联”还扬言:“农村杀了四类分子是农民运动,好得很!”“贫下中农就是最高人民法院。”这样一来,更助长了农村中的杀人风,发展到区、社召开杀人会议部署动员杀人。当时支持“红联”的权威机构县人武部和县抓革命促生产小组放弃职责,不加制止,极少数领导干部甚至同情支持,致使杀人形成高潮。这份汇报的落款日期是19841225日。

 

东门乡政府座落在潇水边,与河心的东洲正好在一条垂线上。我们在这里采访了现任东门乡党委书记蒋××和纪检组长冯××,他们向我们简述了东门乡文革杀人的概况,还特别讲了该公社乌家山大队的一个悲惨故事。

196792日,乌家山大队有个民兵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名单身青年妇女坐在茶山里歇脚。面生,不像是这附近人。见有人来,该妇女显得神色有些紧张。高度的革命警惕性驱使该民兵上前拦住盘问。妇女闭口不答话。该民兵看到她的手臂上好像有绳索捆过的痕迹,断定不是好人,立即将她带到大队进行审问。开始,民兵们厉声问她:“什么人?”“什么成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她睁着两只惊恐不安的眼睛,总是不作声。后来,把马刀架在她脖子上问:“再不说,就一刀宰了你!”这才战战競競地开了口,好像说是“广东的”。听口音也像是那边的人。但由于双方口音都很重,他们的话她好像听不大懂,而她的话他们也听不大懂。民兵们想,这女子莫非装聋作哑,在大队问不出个名堂,干脆送到公社去。于是派了四个民兵押着她,送到公社民兵指挥部。公社民兵指挥部事情多,人手不够,不愿意再揽这档子事,叫他们原自押回大队去。只好又把她押回大队来。当时,正是黄昏时分,但白天长,离断黑还有一段时间,一行人走到大队乌家塘边上,四个押她的民兵看看到天色已暗,动了邪念。其中一个叫郭成仕根据处遗工作组查证落实,郭成仕在文革“乱杀风”中,多次强奸轮奸妇女,充当杀人凶手。该大队共杀14人,其中7人系郭亲手杀死。另据东门公社乌家山大队第五生产队(林家村)村民林志平揭发:19678月,其妻施亦娥被郭成仕、张有福等人轮奸后,用刀捅进阴道杀死,丢进道县一中那边的一眼红薯窖里。的提出:“这个女人连公社都不收,押回大队也是枉然,不如就在这里搞了她,开开洋浑。”其余三人欣然同意:“搞就搞吧。”于是四个人就在塘基边上,扒光这名妇女的衣服,将其轮奸了。轮奸后,其中一人对郭成仕说:“搞都搞过了,放她走算了吧。”郭成仕说:“不行!回过头她来找麻烦怎么办?”几个人一想有道理,问:“那,怎么办?”郭成仕说:“好办得很,就说是四类分子,搞死算了。”于是由郭成仕带头用锄头和石块将这名陌生的受害妇女打死,弃尸塘中。后来,又一想,怕尸体臭在塘里,闹出意见来,又返回来移尸到附近的茶山里,挖个坑草草埋了。土埋得很浅,连个脚都没有完全盖住,后来被野狗刨出来,拖起残肢满山跑,其情惨不忍睹。

该妇女,体型廋高,年纪约在2530岁之间,广东人(又一说是衡阳人)。究竟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谁也不知道,现在仍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只身闯入19678月道县这座人间地狱更是一个謎。在今天道县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人员名册上,只留下如下记载:外地无名妇女,年纪约三十左右……

蒋书记和冯组长告诉我们,东门公社在文革“乱杀风”中共杀78人,其中新立大队杀11人(自杀1人),公社“红联”头头肖家旺负有直接责任;东洲山大队杀4人(自杀1人),原区武装部长刘厚善、原区妇联主任魏素英负有直接责任;下关大队杀19人(自杀3人),刘厚善、魏素英负有直接责任;东门大队杀11人,原公社武装部长罗书文、原公社会计蒋英栋负有直接责任;埔口大队杀5人;乌家山大队杀14人,原公社公安特派员何梅山、红联头头肖家旺负有直接责任;白泥塘大队杀4人,原公社副书记黄长庆负有直接责任;双塘大队杀4人(自杀1人),黄长庆负有直接责任;高车大队杀6人(自杀1人)。本文中所说的直接责任说的是直接到该大队煽动、督促、部署、指挥杀人和直接点名杀人,开会煽动、电话批准等等都不算。

蒋书纪和冯组长还告诉我们,东门公社中唯一没有杀人的是北门大队,原因是该大队党支部书记丁金龙对于杀人的问题一直“没有考虑成熟”。

但是,没有杀人并不等于没有死人。该大队一个名叫冯飞的原国民党起义人员,因历史问题和海外关系,多次受到批斗,于1967年“杀人风”中“畏罪自杀”。国民党最后一任道县县长蒋贤南也是北门人,蒋伪县长自民国38年(公元1949年)9月上任后,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1949116日,与道县部分开明绅士决定通电起义;10日帖出起义布告,宣布道县接受和平解放。人民政府成立后,蒋贤南以开明绅士的身份告老还乡。因有和平起义这一章节存在,历次运动对他触及不是很大。但,文化大革命他在劫难逃,多次遭到批斗。196710月,蒋伪县长自恃起义有功,写了个报告给进驻道县支左的476950部队反应情况要求以起义人员对待,又被打为诬陷翻案,再次受到严厉批斗,之后“畏罪自杀”。


0%(0)
0%(0)
  段子手的故事会没完没了  /无内容 - _5000 10/03/16 (815)
    劊子手的滔天罪行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  /无内容 - 麻辣戈壁的共匪 10/03/16 (807)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参考文章:袁腾飞视频死灰复燃,传播数
2015: 有关习近平反腐与整军的种切-简答花蜜
2014: 以色列的祝福_3-创世结晶读经228
2014: 何方:亲历中国外交政策的历史转折
2013: 赵匡胤猝死是一桩蹊跷离奇的千古谜案
2013: 毛泽东唯一行吻手礼的美人是谁?
2012: 坚决不要支持保守党!
2012: 香港撞船事故 37人死 涉案两船6人被捕(
2011: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
2011: 华府智库:可能放弃六项保证,美国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