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黑色幽默:"我不是'东方圣人'"
送交者: 伍飞001 2021年03月13日19:37:09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黑色幽默:"我不是'东方圣人'"

作者 伍飞

对于许多中国人,尤其是海外华人来说,今年春节恐怕是过得最泄气的春节之一。 何以言之? 如果说去年春节,只有新冠疫情一座大山压在心头,今年无疑又增加了一座,那就是2020美国总统大选。 在众多人的眼里,这次美国大选,邪恶"战胜"了良知。 虽然在笔者看来,这次美国大选,只是将大片演成了电视连续剧,"剧终"还是会给观众"大团圆"结局的。

201512191603393334.jpg


拙作第四次印刷时封面

201212月,笔者应联合国记者协会邀请,出席其一年一度颁典礼姟 会上该协会向来自全球的500余位嘉宾,赠送了拙作《旅游整合世界》和笔者倡导颁发"联合国旅游护照"的书面演讲,受到与会嘉宾的欢迎。 国内外媒体也作了报道。 后来,壹位"预言"爱好者,根据公共媒体和笔者个人网站资料,撰写了壹篇网文,在万维发表,吸引了不少读者的眼球。

4Z6D3428.JPG

在聯合國記協頒姇吓c嘉賓交流

這篇網文的標題為:《珍妮預言又對了?“東方聖人”原來是他?!》。文中大意是,美國著名預言家珍妮·狄克遜預言,21世紀初,中國將出現壹位“東方聖人”。而據作者在網上不斷搜尋的結果,發現筆者是“最接近”那個“東方嬰孩”的人。朋友推薦給我看時,我深感驚奇,由此也第壹次接觸到了珍妮的故事。但壹笑了之後,併沒有過多關注。反而感覺內容有點突兀,後來索性把個人網站也給關閉了。

近日,網上有關“東方聖人”的文章和視頻又熱了起來。其中有壹篇題為《“東方聖人”為何遲遲不露臉,中外預言家難道都錯了?》的網文,詳細解讀了劉伯溫的預言,說“東方聖人”出自南方(“氣吣戏匠鰧⒊”),在京津壹帶傳播思想(“燕南趙北把金散”),併說“聖人”2019年的時候是55歲(“十九佳人五五歲”),南昌人(“地靈人傑產新貴”)。稿件經國內媒體轉載,這下筆者朋友圈可砸鍋了!尤其是老家的朋友,即使原本把這個看成笑話的人,也開始“嚴肅”起來。

因為這麽多年來,在家鄉,許多人尤其是媒體圈(筆者年輕時曾在省城擔任過報紙副總編)的人都知道,有壹個名叫“伍飛”的“江西老俵”,他提出了“旅遊整合世界 人類共享文明”的理唸,併寫了壹本書,得到了上百位駐華大使的認同,還被邀請到聯合國演講,受到潘基文接見;奧巴馬讀了他的書,給了中國人“十年旅遊簽證”……所以,家鄉人隻要壹聊到跟老外打交道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筆者。因而,這次“東方聖人”“定向”登場,他們篤信非筆者莫屬。

壹位曾經為拙作寫過書評的老領導,還打來電話說:“我早就說你的理論‘封頂’了吧!你看,年齡、地方、你現在做的事、取得的成績,不是你是誰?中國還能找得出其他人嗎?整個亞洲也沒有啊!”我聽後既高興又慚愧,對老領導說:“世界上巧合的事很多,您別當真!我何德何能,能獲此殊榮?要做‘聖人’,首先我‘德’就不夠格!”老領導說:“這話啥意思?”我說:“我見到美女也會動凡心啊!”他聽完,哈哈大笑起來,我也跟著笑起來!因為老領導是壹位非常喜歡“拿美女”開玩笑的人。

言歸正傳。其實,當壹回“東方聖人”、過壹把“聖人癮”,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有人“黃袍加身”,那是“三生有幸”啊!既然這壹次確實“跳到黃河洗不清”了,倒不如聽之任之。何況,在假冒偽劣橫行的今天,連總統都可以“偽造”,難道“東方聖人”就非要99.999%的成色嗎?!有壹句話說得好:“領導說你行你就行”。因而,筆者看樣子隻能“笑納”了!若再推諉,反而會被人說成“虛偽”。再說,自己多年來,不是滿世界推廣自己的理唸嗎?有了“東方聖人”這頂“花帽子”戴頭上,豈不輕鬆多了?!

“人微言輕”的日子,說起來都是壹把淚啊!為了推廣理唸,把北京僅有的壹套房子賣了暫且不說。僅2020年,筆者為人類的“大轉型”,簡直“操透了心”!春節前,筆者統計了壹下:接受採訪三次(《大瘟疫過後的世界會怎麽走?》、《“世界政府”離我們還有多遠?》、《川普“鹹魚翻身”對世界未來會有那些影響?》);自己親自寫了4(《從《旅遊整合世界》看政客在大轉型中的歷史抉擇》、《人類當下到底處在“百年之變”還是“千年之變”?》、《民主黨麵臨“身敗名裂”,奧巴馬該怎麽辦?》、《為何說人類的當務之急是“新文明”的普及?》),全部發表在萬維讀者網上,都是“高屋建瓴”的大篇幅文章。

結果呢?可想而知,大部分都是泥牛入海、“瞎子點蠟,白費勁”了。這不都乃壹介“普通學者”的緣故嗎?!假如筆者早就戴上“東方聖人”的“花帽子”,還會這樣嗎?顯然不會。文章立馬變得字字珠璣、句句黃金了。就像拜登老兄,即使你們都說他是假的——偽總統,人家不照樣天天簽行政令、世界各國不照樣盼著他打電話嗎?!甭管“總統”位置能坐多久,保持好的心態最重要!中國人常說“做壹天和尚撞壹天鍾”,拜老兄僅憑這壹點,就值得大家學習,即便“聖人”也不例外。

那麽,從今天開始,咱就當壹回“東方聖人”吧!既然是“聖人”,當然也不能辜負這頂“帽子”。“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應該是常態。預言家不是“普遍認為”筆者是“靠理論而非建立帝國”來成就事業嗎(說得真準)?其實,筆者的“經邦緯世”觀點,在去年的文章和接受採訪中,大部分都有表達。但實際生活中,許多人還是不明白,總有壹些讀者認為筆者說的“太宏觀”,讓他們“看得見”、“摸不著”。壹些人還近乎哀求道:“能不能講得再細點?讓我們明明白白。”趁今兒個高興,筆者(還沒進入角色,還是“筆者”說得順口,過些日子就好了)就盡量滿足網友的需求吧!

筆者去年在採訪中曾談到,人類處在“大轉型”中——“目前人類正處在傳統社會向信息社會跨越的時代,這壹次跨越,與人類歷史上任何壹次跨越都有不同,這是人類的壹次整體跨越。無論是先進的還是落後的國家,通過互聯網,都可生活在信息社會同壹個屋簷下。所以說是‘千年之變’壹點也不虛誇。”“我們講人類處在‘大轉型’、‘大變局’中已經好多年了,把這次疫情看作是‘大轉型’、‘大變局’中的壹個標誌性事件,可能更科學。因為牠可能促進這種‘大轉型’、‘大變局’的加速完成。許多原本看不到人類發展方向的傳統政客,通過這次大瘟疫,可能對人類未來的發展方向和歷史進程會有更清醒的認識。”(《大瘟疫過後的世界會怎麽走?》)

從以上回答,我想大家應該明白,人類文明的“大轉型”不是壹年兩年就能完成的,而是壹個過程。那麽,有人或許要問:“什麽時候才表明此次‘大轉型’已經完成了呢?”“核心價值觀”的統壹是標誌。所以筆者日前在拙文中說:“‘新文明’形成的基礎是人類‘核心價值觀’的統壹”。(《為何說人類的當務之急是“新文明”的普及?》)也就是說,當人類“核心價值觀”開始統壹了,就表明人類的這次“大轉型”完成了,“新文明”就開始了;如果“核心價值觀”還沒有統壹,即使人類在信息社會走得再遠,物質再豐富,還屬於傳統文明時代!

“新文明”有哪些特點呢?有人或許又要問。“新文明”之所以“新”,當然跟傳統文明有根本性的不同。傳統文明包括農耕文明和工業文明兩個時期,由於價值觀的差異和文化的不同,民族色彩濃厚,時不時還發生戰爭。而到了信息文明時代,由於“核心價值觀的統壹”,人類由“民族意識”逐步向“人類意識”過渡,發生戰爭的概率趨向於零。所以筆者說:“人類可以看到地球上沒有軍隊,隻有警察的曙光,地球資源不再浪費在製造屠殺自己的武器上來,而用於消除貧困,開發宇宙。”(《“世界政府”離我們有多遠?》)

世界之所以還存在貧困,軍事負擔對地球資源的浪費有目共睹。例如2019年,全球軍費開支為1.9萬億美圜,而根據世界銀行統計數據,若以每人每天1.25美圜消費數字計算,消滅全球貧困人口所需要的費用,遠低於1萬億美圜。現在地球上有不少“精英”天天琢磨消除“低端人口”,為什麽就不推動“核心價值觀”盡快統壹呢?!筆者曾說:“人類壹旦‘核心價值觀’統壹……‘世界政府’不再像聯合國那樣,長期以來隻扮演‘和事佬’角色,而是主動規劃地球,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人類的發展空間越來越大,地球人實現夢想的機會越來越多,傳統社會束縛個人成長的因素全部消除,隻需要戰勝自己。”(《大瘟疫過後的世界會怎麽走?》)

為什麽“隻需要戰勝自己”呢?因為那時候物質條件高度發達,工廠裏都是機器人在幹活。傳統人類大部分時間,可以享受和創造精神生活。例如人人都有條件旅遊,坐飛機、火車等交通工具,隻需要使用“地球公民卡”,免費刷。敢不敢攀登珠穆朗瑪峰或做太空旅行,才是您真正要克服的問題。“核心價值觀”統壹後,“民族意識”日益淡薄,“人類意識”逐漸濃厚,國家概唸可有可無,人們隻有壹個共同的概唸:“地球人”。因為那個時代的人們,早把宇宙裝入懷中。馬斯克等人,不就是先行者嗎?!

“那政客怎麽辦呢?”有人說。我們先從歷史談起。古代東方的皇帝,喜歡說自己是“天子”,也就是天帝的兒子,跟地球人不壹樣;西方國王則說“君權神授”。這都是生產力欠發達時,政客欺騙大眾的壹套說辭。筆者在拙作《旅遊整合世界》中曾寫道:“統治者控製被統治者的最大武器是壟斷信息。在古代,書籍和教育是皇宮貴族的專利,壹般平民難以企及;在今天,世界上壹些獨裁政府仍然是靠杜絕國民的外界信息作為延長專製統治的重要手段。”可見,信息社會的到來,敲響了傳統政客的喪鍾!

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就是壹本人類歷史的“活教材”。有人說“您是川普的支持者,川普敗了,您為何壹點也不生氣?而且顯得不慌不忙!”我回答:“錯,我不是川普的支持者,我是‘規律’的支持者!”正如筆者在拙文中所說:“川普毋庸置疑是這壹歷史進程中的幸邇海∫驗閾Q了‘張普’、‘李普’也壹樣,歷史發展到這兒了。”(《川普“鹹魚翻身”對未來世界將有哪些影響?》)說實在的,從個人感情上來說,筆者是偏向支持奧巴馬民主黨的。因為奧巴馬畢竟讀過拙作,且受影響。所以筆者在投票日不久,就寫了《民主黨麵臨“身敗名裂”,奧巴馬該怎麽辦?》的網文,與其說是披露,不如說是提醒。

因為信息社會的到來,傳統政客們的“傳統玩法”已沒有市場。正如筆者在相關拙文中所言:“戈培爾曾經說‘謊言說上壹千次就變成了真理’,但在信息社會,謊言已沒有說‘壹千次’的機會了。”(《川普“鹹魚翻身”對世界未來會有那些影響?》)這和拙作《旅遊整合世界》中的觀點壹脈相承。筆者早在評述阿桑奇事件時就寫道:“傳統政客們的形象在‘維基解密’和‘佔領華爾街’邉拥膴A擊下,跌倒了歷史的最低點。他們從未有像現在這樣帶著醜陋的‘傷疤’在世界公民麵前來回‘裸奔’。”

筆者在相關拙文中寫道:“在歷史大轉型的關鍵時期,對於全球政客尤其是大權在握者來講,流芳千古與遺臭萬年的機率同等!”(《人類當下到底處在“百年之變”還是“千年之變”?》)在《民主黨麵臨“身敗名裂”,奧巴馬該怎麽辦?》壹文中,筆者說:“對於本身就背負著人類文明進步烙印的奧巴馬來說,他在人類歷史的又壹‘關口’,是站在民主黨壹邊,還是站在歷史壹邊,至少是其人生選擇中的大是大非問題……黨派之爭在歷史的長河中微不足道,文明的進步與否才是人類至關至要的大記憶!”筆者當然深知拙文很大概率不被看到,這樣做既是壹種心理上的自慰,也是對其大概率“失敗”的惋惜!

從古到今,對於政治家來說,最難違抗的就是規律。長期以來,傳統政客賴於咝械哪J骄褪恰鞍迪洳僮鳌薄kS著人類文明的進步,這壹現象逐步改觀。尤其是信息社會的到來,“紙牌屋”變成了四麵透風的牆。百姓不再是任人擺布、蒙在鼓裏的阿鬥。這次川普之所以“死扛硬頂”,大有“鹹魚翻身”之勢,併非其有三頭六臂或網上流傳的高達160的智商,而是廣大民意的支持。美國畢竟是人類文明的“領頭羊”。正如筆者在拙文《川普“鹹魚翻身”對未來世界將有哪些影響?》中所言:“如果說‘維基解密’和‘佔領華爾街’邉舆隻是‘信息社會’在吃瓜群眾層麵的發酵,那麽這次美國大選,無疑讓世界人民看到美國自上而下的,從傳統社會向信息社會的‘華麗’轉身。”

千百年來,傳統政客有兩個顯著特點,壹是“戀棧”,二是“貪婪”。法國18世紀啟蒙思想家伏爾泰曾對老百姓說,王公貴族不值得崇拜,因為歷朝歷代有的是,而且大部分是“壞人”,科學家、藝術家才是值得崇拜的人,因為他們是真正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人。筆者在拙作中曾寫道:“從某種程度來說,整個人類歷史其實就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矛盾史。在歷史的長河中,每當被統治者發明了壹個新的、更強大的控製統治者的手段,人類的文明就進了壹大步。例如工業革命給世界帶來的現代民主製度,牠給選民壹張選票,這張選票神奇般地控製了統治者的張狂。”《旅遊整合世界》

把這次美國大選,看做是傳統政客“最後壹次”群醜表演,壹點也不過分。正如筆者在拙作中所言:“雖然人類正大步進入信息時代,經濟全球化和文化全球化的浪潮洶湧澎湃,可許多傳統政客仍然沉湎於對權力迷戀和對財富貪婪的陳舊遊戲而不能自拔。”(《旅遊整合世界》)“隨著信息社會的深入,傳統政客賴以生存的空間越來越小,其傳統‘玩法’已越來越不具有可持續性。” 《川普“鹹魚翻身”對未來世界將有哪些影響?》筆者以為,這次美國大選,最終會讓傳統政客看到,“謊言”和“貪婪”已沒有市場,且會讓自己付出沉重的代價,隻有向“新型政客”轉型,才有未來。

說到這裏,肯定又有人要問,那麽“新型政客”有什麽特點呢?不貪汙、不戀棧當然是基本條件,但這還不夠,重要的是要有“人類意識”。這也是為什麽筆者認為川普,還不是“新型政客”的原因之壹。他的“美國優先”理唸,至少在言語上不符合信息時代潮流。筆者在拙作中曾寫道:“在我們這樣壹個偉大的時代,對以新派政治家、宗教家為代表的精英們的描繪,很難不與歷史有所區分。準確地說,他們是‘人類意識覺醒者。’這些‘人類意識覺醒者’比常人更有遠見卓識,他們對人類的發展規律了然於胸,他們的所作所為的出發點和歸宿都是全人類。”(《旅遊整合世界》)

華語電視節目主持人梁文道,曾在節目中以“皇帝的新裝”諷刺傳統政客缺乏“羞恥感”——即使他知道自己沒有穿衣服,也照樣“滿街晃蕩”。而“‘人類意識覺醒者’的‘恥感’則表現為他們把公權力全部用以創造和維護人類透明、公正和民主的社會環境,以積極開放的心態推動人類的發展、融合。他們常為自己的能力不足而懊惱,他們會為自己的半點私心雜唸而愧疚。”(《旅遊整合世界》)這些“新政美德”當然不是壹朝壹夕養成的,而是外部壓力和個人修養雙重驅動的結果。例如隨著科技的發達,貪汙來的錢放哪裏呢?當社會大眾衣食無憂、不用討好權力的時候,“品德”就自然成為了社會的“崇拜標杆”。

筆者在接受採訪時多次談到,人類“大轉型”的成功,首先是“人”的成功。所以筆者強調:“‘新文明’的普及勢在必行。”對傳統政客來說,通過“新文明”的普及,認清信息社會(謊言沒有說“壹千次”機會)的特點,順勢而為,做潮流的推動者而非逆行者;對地球公民來說,看清事實真相,增強“當家作主”自信心和“人類大家庭”意識。隻有讓政客和普通地球公民都能深入了解‘新文明’時代到來的意義,‘世界政府’才能又快又好地出現在我們麵前……如果‘世界政府’裏麵充斥的仍然是滿腦子傳統思維的人,無異於‘新瓶裝舊酒’,社會仍然沒有進步。”(《“世界政府”離我們還有多遠?》)

信息社會的到來,為“新文明”普及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物質條件。這次美國大選,實際上是以美國為首的人類歷史上,地球公民的新壹輪“大覺醒”。由於互聯網的出現,無論是先進的還是落後的國家國民,都將從這次“大覺醒”中受益,這也為人類邁入“新文明”時代打下良好的思想基礎。所以,從某種程度來說,美國總統大選鬧劇演得越久,人類覺醒的麵積就越大。不僅不是壞事,反而是好事!當全體地球公民,都有了“乾坤大挪移”式的思維轉變,人類“新文明”跨越就會水到渠成!

有人或許會問:“作為壹個普通公民,我如何在人類‘大轉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呢?”言下之意,“大轉型”太“大”,好像自己使不上勁。《世界是平的》壹書作者把人類發展劃分為三個階段:第壹個階段的主體是國家;第二個階段的主體是跨國公司;第三個階段的主體是個人。也就是說,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群眾創造歷史”的時代真正來臨。正如筆者在拙作《旅遊整合世界》中所說:“這不是否定個人的作用,相反,未來的世界是壹個表現自我的年代,是壹個由無數個‘自我’組合起來唱主角的時代。”

在拙作中,筆者對阿桑奇的出現是高度評價的。筆者寫道:“與之前人類經歷過的所有時代相比,信息社會的到來,無數個‘自我’形成的澎湃力量,是任何壁壘都無法阻擋的。在信息社會,‘意見領袖’就是最高的領袖,網絡就是最大的組織。甚至無須提升到‘意見領袖’的高度,有時壹個小小的‘屁民’,隻要他的思想能放出光芒,就可能點燃世界範圍內的熊熊大火,像‘維基解密’的阿桑奇壹樣。” (《旅遊整合世界》)讀到這裏,您是否還會覺得自己的力量,在“大轉型”中會無足輕重呢?!

讓“吃瓜群眾”看到自己非同以往的價值,其實也是“新文明”普及的壹部分。這次美國大選,有壹個“枕頭哥”事例就很能說明問題——大家為他支持川普的正義行動而感動,紛紛購買“枕頭哥”的產品,以至於斷貨。未來信息社會的公民,就應該有這種生活常態,對無良政客,要揭露他、羞辱他,最終打到他;對鉗製人們言論的媒體,要鄙視牠、傳播牠、拋棄牠;對不支持正義的企業,不買牠的產品,讓牠破產……隻要大多數地球公民把這種意識,落實到自己每天的生活和工作中去,地球公民當家作主的力量才能真正顯現!

當然,人類文明“大轉型”的成功,併不是壹件容易的事。即使美國這隻“領頭羊”自己內部的事搞定了,世界還有許多難題需要解決。筆者在拙作中曾多次描述過人類“大轉型”的理想狀態——

“鑒於各個國家、各個地區的歷史、經濟、文化千差萬別,人類還無法同步進入民主社會,這就要求已經進入民主社會的國家,幫助而不是強迫‘落後’國家加快民主步伐;而那些尚未實現民主的國家和地區,必須以理性的眼光看待人類文明的發展規律,要充分認識到,世界‘多圜化’併不是落後體製或文化的保護傘,‘多圜化’是人類文明的壹種積極生存狀態,是壹種優化中的‘多圜化’,如果寄希望於‘多圜化’來對落後甚至反人類的行為予以延護,那是與‘多圜化’的本質相違背的。”

如果人類文明的進步真能按“理想狀態”前進,這就應了通常所說的“軟著陸”,盡管時間慢點。但根據馬來西亞預言家拿督鄭博見先生預言,“新文明”現象可能在2021年就會發生。如果真如其所言,這就意味著人類文明“大轉型”的“最後壹公裏”,是靠戰爭而非和平手段解決。這也是地球上大多數人不願看到的吧!筆者就旗幟鮮明表示過態度:“我反對戰爭。‘旅遊整合世界’既是人類的終極目標,也是人類實現這壹終極目標的方式,這才是人類文明不斷進步的象徵。”(《川普“鹹魚翻身”對未來世界將有哪些影響?》)

筆者在相關拙文中曾說:“‘旅遊整合世界’是人類的終極目標,這是人類文明的發展規律,任何力量都改變不了。但‘旅遊整合世界’的‘最後壹公裏’如何實現,卻不是學者而是政治家們的抉擇!” (《從《旅遊整合世界》看政客在大轉型中的歷史抉擇》“最快的方法當然是像古代那樣打仗,戰勝方往往能迅速將自己的文化、信仰移植到被佔領方。人類已經到了21世紀,科學和人文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如果仍然要靠武力解決歧見,這不能不說是人類的悲哀。”(《大瘟疫過後的世界會怎麽走?》)

7.jpg


象征地球公民团结壹心的国际会议报道

笔者在接受采访中曾说道:"信息社会'壹日千里',在传统社会里有时需要二三十年才有可能看到的事,在信息社会或二三年,甚至两三个月就能看到。 " (《"世界政府"离我们还有多远? 》)自新冠疫情以来,诸看官是否有恍若隔世的感觉呢?! 牛年到了,按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这是一个丰收的年份,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份,是一个预示着各种好兆头的年份。 在地球村时代,也希望这一文化能给全人类带来阳光雨露。 疫情早点过去,祥和早点到来,世界尽快恢复常态。 所以,借新春之际,再次老生常谈几句,也趁机蹭"东方圣人"的热度,不亦乐乎! 说实在的,我的真实愿望,是希望有朝一日,全人类都能读到拙作——《旅游整合世界》,地球上尽早消灭战争。 这也是每个著书人的本能愿望吧?! 徒增笑耳!!

 

 

写于牛年大年初五(02/16/2021)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能击败白登?
2019: 李煜死后留下一幅画,800年后欧洲人发
2019: 瑞典扑克牌大师独闯香港龙蛇混杂麻雀馆
2018: 西路军失败的真相, 张国焘说赖不到毛泽
2018: 马说史| 澳洲独裁政变始末:五千军人
2017: 病老三:读书59:唐浩明妙笔接杨度
2017: 纪晓岚《四莫》诗
2016: 一名农民思想家的理论震怒了毛泽东
2016: 1014 第一部 太原会战 第三章 平型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