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朱雨心: 平等之谬
送交者: 拨乱反正 2022年01月15日08:11:34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平等之谬

朱雨心

摘要:本文说明了平等价值观的起源与它的种种谬误。解释了人类文明在法国大革命后出现的逆转的原因就是平等价值观作祟。指出了现代社会的种种问题的根源就是平等价值观。论证了不平等优于平等。结论是:平等是万恶之源。必须抛弃平等价值观,建立没有平等价值观的新的审美体系,才能摆脱现代文明的困境,开创人类新文明。最后,本文略述了中美两国的问题以及中美两国的前途。

 

法国大革命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历史转折点。人类所追求的文明的方向在法国大革命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许多方面,文明的方向几乎是相反的。例如,在法国大革命前,人与人之间的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被认为是文明的表现。这种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普及到每一个人。例如,长幼之间的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一个人能够遵守尊卑关系并实践相应的礼仪,被认为是有道德的人。孔子所说的三纲五常,就是这种审美观的一个典型的例子。人与人之间的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的比较多的国家民族,就号称是礼仪之邦,文明之国。而缺乏人与人之间的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的民族或社会,则被鄙视为野蛮、不文明、不开化。但是,法国大革命改变了人们的审美观。法国大革命后,人与人之间的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却被当作丑陋的东西,反而成了野蛮、不文明、不开化的特征。在这里为了叙述方便,让我们把这两种审美观(也就是:价值观、世界观、道德观 ……)分别称为:前文明审美观与后文明审美观。

中国的历史与西洋人的历史有些不同。两百年前的法国大革命,同时也是西洋人从阶级社会向无阶级社会转变的一个转折点。而中国从阶级社会向无阶级社会的转变,是发生在两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关于这个问题,详见《封建之美》2001年,《再说封建之美》2007年,以及其它相关文章),但是,那时,审美观似乎没有明显的变化。而现代中国的审美观,基本上就是(西洋人的)后文明审美观,与古代中国的审美观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中国的审美观的转变,开始于推翻清朝,结束于文革。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实是个(西洋人的)基督教文明的国家。所以,法国大革命对今天中国的影响与对西洋基本是一样的。

后文明审美观中最成功的,就是共产主义。这里说的成功,是说审美观的建立,不是指审美观所带来的社会效果。说它成功,是因为它内容上比较完整,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在逻辑上比较自圆其说(尽管还是有很多自相矛盾);并且被很多的人认同。另一个比较成功的审美观,就是国家权威主义(例如,法西斯主义,民族社会主义(也有人叫国家社会主义))。法国大革命后人类社会的政治活动,主要就是围绕着认同与反对这两种新的审美观展开的。

前文明审美观的产生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因素。其一,人们从实践中发现: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能够维持社会的稳定与和谐,而且,这种方法的社会成本很低,很容易实施。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工业化之前的社会,它是必然的选择。它也是合理的选择,因为它也符合人们的直观的审美。人们很容易认同人与人之间的尊卑关系以及相应的礼仪。

后文明审美观的产生也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因素。其一,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工业化,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水平,使得采用更高成本的管理社会的方法成为可能。其二是原审美观的瓦解。古代欧洲人的审美观是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但是,科学的发展,以牛顿的物理学与达尔文的进化论为代表,瓦解了基督教以及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这为新的审美观的产生扫除了障碍。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国大革命产生了一系列的新的审美观。但是,在失去了以神的名义的背书后,怎么才能确认这一系列的新的审美观,哪些正确,哪些谬误呢?

基督教以及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的瓦解,给西方国家,例如美国,带来了严重的问题。美国现在的很多问题、人们在意识形态上的严重的分歧与对立,都是因为原先的共同的审美观的瓦解。有些人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试图以重建基督教的信仰以及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来解决美国面临的问题。但是,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这种努力也必定是徒劳的。因为,如果现在还能重建基督教的信仰,并重新以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来统一人们的审美观的话,那么,起初,基督教以及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就不会被瓦解了。

在蒙昧时代,以鬼神为名建立审美体系,是最方便而有效的一种方法。基督教以及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也是用这样的方法确立起来的。但是,到了现代,以鬼神为名已经没有说服力了,所以,基督教的衰败是历史的必然。那么,有没有可能只维持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而不维持基督教的信仰本身呢?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有脱离基督教而建立人们新的共同的审美体系,哪怕新的审美体系包含了大部分原先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但是,这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所以,美国以及西方各国现在面临的困难恰恰是基督教的瓦解造成的。基督教正是问题的根源,而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相比之下,中华文明,以孔子以及孔子的思想为基础的传统审美体系具体无比的优越性。它的最大的优越性,就在于它不是以鬼神为名建立的,但是,同时由具有很强的公认的权威性。因为它不是以鬼神为名建立的,所以,人们可以讨论它、批评它、修改它、重新解释它,或是添加新的内容,使它能够与时俱进。而同时,它又具有很高的稳定性,不是可以任意修改的。孔子是人,不是神,可以被挑战,但是,孔子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圣人,同时又具有一定程度的不可被挑战性。而相比之下,以鬼神为名建立审美体系,在蒙昧时代,是可以用出一个“神的儿子”或“神的使者”的方法,例如,耶稣与默哈默德,以鬼神为名来修改它。但是,在现代社会这样的方法已经不可行了,最多只能重新解释它,可调整的范围非常有限。以鬼神为名建立的审美体系,基本上成了一种死的审美体系。可悲的是,中华文明的传统审美体系的优越性在近代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近代中国的识字份子,在西洋文明的一时强势面前没有认真地认识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而是从原先的狂妄自大、固步自封,迅速变成了只剩下了“代表先进文化”的盲从。尽管如此,中华文明的传统审美体系仍然还具有很强的公认的权威性,仍然可以在它的基础上做些修改、重新解释,或是添加新的内容。这要比基督教国家建立新的审美体系容易的多。

法国大革命产生的新的审美观中,有一个叫: 民主。从道的层面上讲,民主,就是以多数人的意志为标准。从术的层面上讲,分为:形式为上的民主,还是结果为上的民主。不论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选举制度,还是以英国为代表的选举制度,都是形而上的民主的典型。就是把某种政治操作的形式定义成体现了多数人的意志。至于这种政治操作的结果是不是真的是多数人的意志,其实是不知道的。以结果为上的民主,不受政治操作的形式的限制,追求的是政治操作的结果是多数人的意志。至于这种政治操作的结果是不是真的是多数人的意志,其实是更加不知道。法国大革命以来,民主从来都是共产党人(communist)的议题。共产党人喜欢真正的民主,一般是推崇结果为上的民主,而且,共产党当政时也用结果为上的民主为其权力的来源辩护。

民主在术的层面上的争论,只是次一级的问题。根本的问题,是民主在道的层面上的问题,也就是说,假设有一种民主制度正真体现了多数人的意志,这种民主制度就是好的吗?其实,在道的层面上民主是反动的。原因有二。其一,以多数人的意志为标准,这本身就是基于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本身就是野蛮的。其二,多数人,总是人口中最无德、无才的那部分人。那么,又有什么理由要以多数人的意志为标准呢?

所以,正真的民主,假定有那样的政治操作的话,一定是反动的。所以,结果为上的民主,假定有那样的政治操作的话,它的出发点就是反动的,而结果通常也会是反动的。所以,在实践中,只有假民主,才有可能有可取性。相对于真民主,假民主有无数种,不是任何一种假民主都有可取性。形式为上的民主的最大优点,不仅仅是它具有可操作性,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有可能成为一种假民主,以民主的假象来满足后文明审美观,同时避免民主反动实质的危害。欧美国家过去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假民主的成功。而现在欧美民主国家普遍出现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种形式为上的民主,从假民主向真民主演变,例如,实行了无资格限制的普选权。

法国大革命,是在原先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开始瓦解的大背景下发生的。而法国大革命所倡导的一些新的价值既为新的审美体系的产生既提供了价值基础,也提供了不依赖鬼神的操作方法。在失去了以神的名义的背书后,可以用民主的方法来确认新的审美观。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近年来围绕着的选举的冲突越来越激烈的原因。但是,既然民主本身就是反动的,又怎么可能用民主来建立更加文明的审美观呢?

形式为上的民主,例如,以美英为代表的选举制度,也是有很大的问题的。朱雨心在二十年前就论述过这个问题了(详见:《民主的坏本质》1999年,以及许多其它相关的文章)。那时,正是美英式民主制度如日中天的时候,以至于竟然有许多人认为:美英式民主制度将是历史的终结。非常地可笑。到了今天,美英式民主制的弊病已经是非常明显了,以至于有些人开始怀疑:民主是否快要终结了?而不历史终结于民主。其实,民主不会很容易终结,因为它是后文明审美观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尽管民主在某个特定国家的终结是比较容易的。然而,除非跳出这个文明体系,否则,美英式民主终结后,取而代之就会是“全过程民主”;而“全过程民主”终结后,取而代之就会是美英式民主。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永远。那么,美英式民主国家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呢?要认识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到后文明审美观的起点,即,法国大革命。

使人类文明在法国大革命后出现大转折,甚至方向逆转的最根本的原因还不是民主。历史上,古希腊与古罗马都有过民主制度,但是,对文明发展的方向没有什么影响。许多比较原始的游牧民族的部落联盟早就有类似今天美英式议会的政治形式与投票选举制度。使人类文明在法国大革命后出现大转折,甚至方向逆转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平等。

那么,平等有什么不好吗?或者说:是平等好呢,还是不平等好呢?

在继续讨论之前,我们先要认识平等(equality)与公平(fair)的不同。很多时候,人们把平等与公平搞混了。人们追求的常常其实是公平,而不是平等。这个现象的部分原因是人们的愚昧,缺乏严格的思维能力。另一方面,是因为平等容易判断,而公平不容易判断。

平等就是 “都一样”。例如,毛主席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这里说的就是平等。共产国家的宪法是规定男女平等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那样做。例如,毛泽东时代粮食配给供应时,男人每月定量30斤,而女人每月定量24斤(具体做法各地略有不同)。这样的做法其实是违宪的。但是,这样做公平吗?公平。公平常常与合理联用,也就是说:某个做法如果是合理的,通常就被认为是公平的。在粮食总量一定的情况下,这样分配能够最好的保障男人与女人都能吃饱。如果用平等的法方,那么就应该男人每月定量27斤,而女人每月定量也是27斤。这样的话,男人就会吃不饱,而女人就会吃不完。所以,当年男女不一样的粮食配给的做法是正确的。不正确的,是宪法规定男女平等。

从最顶层(high level)上讲,也就是从哲学上讲,或者更严格地说:从数学上讲,不平等优于平等。因为,平等只有一种,是数学上的一个没有体积的点。你正好实现平等的几率是零。也就是说,从数学上讲,平等不可能实现。而不平等有无数种,甚至平等也是不平等的一种特殊情况。所以不平等具有更广泛的适应性。这就是不平等优于平等的原因。

那么,是不是越接近平等越好呢?一般而言也不是这样。以上面所说的粮食配给的方法为例:如果男人每月定量28斤,而女人每月定量26斤,是比平等的做法更好的做法。而男人每月定量26斤,而女人每月定量28斤,反而是比平等的做法更不好的做法。但是,都不如男人每月定量30斤,而女人每月定量24斤。平等,通常不是个有用的参照。在这里,有用的参照,是男人与女人的生理与物理特征,也就是:男人每月要吃30斤,而女人每月要吃24斤(具体的数量是另外一个问题。这里不做进一步讨论)。当然,正好实现公平的几率也是零。但是,与平等不同。在公平这个尺度上,越接近公平越好,到了一定的近似程度,就能满足实际需要了。

平等产生的,往往是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关系;而不平等却往往产生人与人之间的共生关系。一个社会中,平等越多,往往也就冲突越多、争斗越多,难以实现社会和谐。如果假设有一个正真的人人平等的社会,那么,它一定是一个充满冲突与争斗的社会。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人与人之间的共生关系,才能更有效率地实现各种人的资源的配置与利用。这就是为什么不平等优于平等。共生关系更有效率地实现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利用。互利共存。互利共赢。这才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

共生关系在自然界是广泛存在的。例如,大豆的根上寄生着根瘤菌。根瘤菌能把氮气转化成大豆能够利用的氮肥。而大豆则让根瘤菌在根上寄生并提供根瘤菌生存所需要的营养物质。这里不存在谁占便宜谁吃亏。地主与佃户的关系就是一种共生关系。地主能够生存下去的条件就是佃户能够生存下去,而佃户能够生存下去的条件就是地主能生存下去。人与人之间的共生关系,在现代工业中表现的更加广泛而又深入。不仅仅雇主与工人是共生关系,而且不同种类的工人之间也是共生关系。不同种类的工人同样干一天活得到的报酬是很不平等的。这里也不存在谁占便宜谁吃亏。每个人的价钱是市场确定与个人的选择。自由选择的结果通常就是公平的。不能保证每一个个例都是公平的, 但是,统计而言是公平的。公平,主要不是靠政府来保障的,而是靠自由来保障。只有一个充分自由的社会,才会是一个比较公平的社会。如果自由与平等发生冲突,当然就应该是自由优先。如果某种平等,不是通过自由实现的,而是通过政府的强制来实现的,那么,这种平等通常是不公平的。

所以,没有必要追求平等。一个社会,总是存在着从简单劳动到复杂劳动的各种各样的需求。如果人口也是存在着从简单的劳动能力到复杂的劳动能力的分布,那么,这是个很理想的情况。每种需求,都能找到合适的人。或者说,每种人都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每种人都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人人都觉得快乐。

相反,如果我们为了追求平等,人为地让很多人受大学的教育,甚至是通过取消大学入学的资格筛选,例如,取消入学考试,甚至是取消大学的课程的考试(这个其实是逻辑的必然。否则,那些本来通不过入学考试的人,也还是考不过这些课程呀。那么,仅仅取消入学考试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不但败坏了大学教育的质量,而且干扰了就业市场,这对那些真正有能力上大学的人很不公平。而对那些其实没有能力上大学而那样从大学毕业的人,他们根本就干不了与大学毕业相应的工作,实际上成了企业的负担,他们自己也可能觉得很失败,因而也不快乐。更糟糕的,就是政府规定最低工资。这样,那些劳动能力低于最低工资的人就没有办法实现他的价值,从而成了废物。有人说:黑人害了美国。这有些道理。但是,另一方面,是美国害了黑人。因为美国的追求平等、社会福利政策、与最低工资这“三座大山”,剥夺了许多黑人存在的价值,剥夺了社会中本来可能适合黑人的一些位置,也剥夺了许多黑人在社会竞争中成长的机会。在美国,很多低端劳动的需求是由非法移民的黑工来填补的。本来,美国人口的多样性是世界上最丰富的,因此,美国的劳动力是特别有竞争优势的。然而,美国的一系列政策,导致美国的竞争能力日益衰退。这个问题其实早就存在了,但是,以前因为缺乏有力的竞争,没有充分暴露出来。而现在,由于有了中国的有力竞争,美国不能再混下去了。而美国之所以会丧失竞争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追求平等,而无视人口的多样性的客观存在。现在用强行编造什么“新疆强迫劳动”之类来打击中国,只能败坏美国的道德与信誉,无助于解决美国自己的问题。

人们在工作方面的共生关系,还只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共生关系。更加深刻的共生关系是在生活方面的共生关系。这里最重要的,当然是男女结成夫妻、组成家庭的共生关系。男女之所以会有这种共生关系,不是因为“男女都一样”,而恰恰是因为男女不一样。一般而言,男人越象男人,而女人越象女人,男尊女卑,这种共生关系就越牢固,而男女双方也越有幸福感。那种追求“男女都一样”的半男半女的人,或是难以形成共生关系,或是形成的共生关系不牢固,或是男女双方都缺乏幸福感。后文明审美观,推行男女平等,对男女之间的共生关系破坏极大,后果非常严重,已经到了必须要纠正的地步,否则,人类本身都要退化,更何况人类文明?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已经在《从小老婆说起》(2004年)以及其它相关的文章中论述了,这里就不多说了。现在欧美国家在性别上的那些乌烟瘴气,例如,十几种,甚至几十种性别,变性,以及男女性别的动态自我认定,无不源自于男女平等。

中国政府现在忧虑出生率太低。提高出生率的根本办法,就是法律上废除男女平等、意识形态上停止宣扬男女平等,让男尊女卑的自然秩序自己自动恢复。男尊女卑符合人性。男人喜欢男尊女卑。女人也喜欢男尊女卑,否则,女人为什么喜欢嫁一个比自己强的男人呢?男尊女卑是个自然秩序,它自动就会形成,不需要政府特别做什么去促成,只需要政府不特别阻扰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政府还是想要做点什么加速提高出生率,并且同时扭转人口退化的过程,那么,最有效的,就是废除基督教的一夫一妻制,恢复中华传统的自由婚姻习俗(详见《从小老婆说起》以及许多其它相关的文章)。严格地说,这也不算是政府特别做了点什么,不过是把政府剥夺了的人民的原先固有的自由与权利还给人民罢了。

前文明时代人们还有更广泛的生活方面的共生关系。例如,主仆之间的共生关系。之所以有这样共生关系,是因为存在这样的需求。主人需要仆人,而仆人也需要主人。只要社会是自由的,就自然会有这样的共生关系。自由形成的,通常也就是公平的。之所以这样不平等的共生关系比平等更好,是因为它能更好的满足各种不同的人的不同需求,能够更有效的利用各种不同的人的价值。而后文明审美观的平等已经摧毁了很多共生关系,再发展下去,就连男女之间的共生关系也会被摧毁。

人性其实是喜欢不平等的。至少可以说,喜欢不平等,才是一种正常的人性、主流的人性、或健康的人性。例如,考试分数比别人高,出的学术成果比别人多、比别人更重要,挣的钱比别人多,做的官比别人大,……等等。追求不平等,才是人类以及人类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础动力。即使是人口中比较劣质的一部分人,他们也不喜欢平等,而是希望超越更劣质的那一部分人。从根本上讲,人类的这个习性,是物种生物生存竞争造就的。凡是生存下来的物种,包括人类,都必然是这样的习性。喜欢平等的人,其实是不存在的。但是,人们普遍都喜欢公平。所以,后文明审美观把法国大革命提出的平等作为一个基本价值,是没有依据的。

人们在追求不平等的过程中,往往有一些阶段性的目标,而追求这些阶段性的目标可能会被误以为是追求平等。例如,一个贫农,他希望有足够的土地能满足一家人的温饱。表面上,他是追求与中农的平等。然而,一旦他真的实现了与中农的平等,他就会希望有更多土地能使一家人的生活更好。表面上,他是追求与富农的平等。显然,这些表面上对某种平等的追求,其实是内在对不平等的追求的实质所产生的假象而已。退一步讲,即使我们把这种平等假象也当作是一种真实的现象,那么,我们至少可以把追求平等与追求不平等都看作是个动态的过程,并且认为这两个过程还可以不断地相互转化。那么,我们可以这样认为:追求不平等是绝对的、长期的、全局的,而追求平等只是相对的、暂时的、局部的。那么,即使这样,后文明审美观把法国大革命提出的平等作为一个基本价值,也仍然是错误的。而以平等为基本价值的当今人类社会,也就必然是在错误的道路上,也就必然是充满了各种谬误。

我们前面已经说了:就某一个议题而言,平等只有一种,而不平等有无数种。不是任意一种不平等都是可取的。只有公平的不平等、合理的不平等、符合人性的不平等、以及能够维持人类永续生存与发展的不平等,才是可取的。其实,法国大革命针对的是当时的一些特定的不平等。那些特定的不平等也许是有不公平、不合理之处。这个问题需要深入研究。但是,因为某些特定的不平等的问题,从而否定了一般的不平等,进而把平等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就是谬误的起源。

平等,必然导致人类的退化(详见《从小老婆说起》以及其它相关文章),也必然导致人类文明的退化,因为,追求不平等,才是人类以及人类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础动力。平等,必然导致政府剥夺人民的自由,必然导致最后走向专制与暴政。因为,人性是追求不平等的,所以,平等不可能自动地实现,只有可能通过政府的人为干预来实现。这,必然导致政府权力的扩展与人民自由的减少。而后果更严重的是:其实,从前面的论述,我们已经通过数学的分析知道了:平等不可实现。最多只能是无限的逼近。这个试图无限逼近的过程,必然导致政府权力的无限扩张,人民自由不断地减少,社会越来越不公平。而在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与巨大的代价后,最终却必然是一无所获。

典型的例子就是共产主义以及共产党人(communists)在世界各地的实践。共产主义以及共产党人,都是法国大革命的产物。而共产主义以及共产党人的基本追求,就是平等与民主。共产党人在当政前,对“革命理想”充满了憧憬。因为“革命理想”太美好,所以,花任何代价都值得。不惜流血牺牲(包括别人的血与他们自己的血),不惜践踏一切现有的(以及以后新产生的)道德、习俗、法律、文化、历史 ……,也要试图实现“革命理想”。等共产党人在当政后,很快就感受到实现“革命理想”与现实的脱节。他们或多或少开始怀疑“革命理想”。但是,他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不知道出路在哪里。无奈之下,邓小平提出了一个寻找出路的方法:白猫黑猫论加摸着石头过河。有人说: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的觉醒。这个说法大致不错,但是,不精确、不完整。这个觉醒,仅仅是意识到原先走的通往“革命理想”的道路是错的,或是用原先的那个走法是走不通的。这个觉醒,不包括认识到“革命理想”本身就是错误的,当然也就更不包括认识到为什么“革命理想”是错误的。然而,我们现在不仅知道了错误的根源在哪里,也知道了出路在哪里。我们以前说:反共就要反民主(例如《非共区的造反有理》2015)。现在可以加上一句:反共就要反平等。

所以,后文明审美观把法国大革命提出的平等作为一个基本的价值,是错误的,是不符合人性的。而平等 似是而非的特点,误导了后来的一批又一批智力平庸的识字份子们,给人类文明的发展造成的严重的破坏。现在,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平等的谬误以及它的危害,必须要把平等以及它的种种衍生物都清除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目前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许多问题,才能拨正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不平等但是公平的社会才是人类文明的正确方向。

而平等之所以在法国大革命出现,其根本的原因恰恰就是基督教。孔子的三纲五常主张尊卑有序,当然是不主张平等。佛教也不主张平等。佛教的所谓众生平等,基本上是指因果报应的机制对众生是一样的。佛教讲因果报应。现世每个人的处境,是因果报应的结果,当然不可能是平等的,也不应该是平等的。印度教更是明确地把人分成等级,认为这是因果报应的结果,是天道、正义的具体体现。可以说:人与人的不平等才是天理。所以,平等的思想是基督教特有的,不是人类文明的共识。不平等才是普世价值,而平等不过是基督教的一家之言。前面我们已经讲了:重建基督教的信仰以及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观来解决美国以及西方其它国家面临的问题,是不可能办到的。退一步讲,即使能办到,又有什么用呢?因为法国大革命散发的许多毒素,包括平等与共产主义,本来就都是来源于基督教的文化,具体的,就是基督教的平等思想。平等是万恶之源。

最后,我们来说一说中美两国的前途。

中国的前途,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共产教的审美体系根本就没有可行性。实际上,它一旦占据主导地位立刻就不能维持下去。所以,共产国家一旦成立后,立刻就不得不开始背弃共产主义理想。例如,列宁的改革开放:新经济政策。然后是持续地进行修正。最后能比较稳定的,就是民族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民族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这个词,本来对应的,是“国际社会主义”,也就是当时的苏联。自从1943年5月第三共产国际解散后,国际社会主义已经不存在了。后来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民族社会主义。

现在习主席说的“初心”,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这个,其实并不是共产党人的初衷。这不过是一种世俗的想法。蒋委员长与国民党的初衷,也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历朝历代的帝王与出仕的知识份子的初衷,也是为人民谋幸福。希特勒与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初衷,也是为德国人民谋幸福。共产党人的初衷,当然就是共产嘛,也就是消灭私有制。所以,习主席的内心,并不是向着共产主义的。他的想法,基本上就与他说的“初心”类似,都是些浅显的、实用的、世俗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比共产教的高、大、上的东西,还是要好很多。用世俗的观念取代共产教的审美观,这是个进步。但是,这些世俗的观念缺乏理论上的系统性与深度,不足以成为一套新的审美体系来凝聚人心。结果,只好用共产教的审美观来凝聚人心,反而使改革开放后已经变得有些世俗化的中国社会,又重新变的政教合一。共产国家最大的问题,不是不民主,而是 政教合一。(详见《共产党的崇拜》2005年,《一代人的追求》2006年,与《共与党》2015年,以及其它相关的文章)。不民主不一定限制言论自由。例如,不民主国家新加坡(按美国现政府的定义)就有很充分的言论自由。但是,政教合一一定会限制言论自由(例如,本作者在新浪与在凯迪曾经已经存在了二十年的博客,现在被封了)。政教合一,禁锢思想,抑制创新,对国家民族的危害极大。这是个大倒退。

(“初心”,本是台湾乡巴佬的土话。台湾民主后,因为要选票呀,所以就形成了使用粗俗语言的风气。初衷,就变成了 初心。全民公决,就变成了 公投。生殖器(逼、屌)也从裤裆里拿出来挂在了嘴边,…………。不堪入耳。斯文扫地。民主的反动本质,由此可见一斑。更可笑的是,对岸大陆,竟然以为这些是“先进文化”,竞相效仿。愚昧之极。)

习主席,对西方的审美体系的顶层,是基本认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习主席一再强调:要与美国搞好关系的原因之一 (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习主席的审美观,或者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审美观,与美国的审美观,都是后文明审美观,在顶层,在道的层面,是一样,只不过在底层,在术的层面有些分歧罢了。习主席无非是认为:在术的层面,中国可以做的更好。这,其实是有些根据的。因为,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问题现在越来越明显。这与当年《民主的坏本质》出世时已经有很大不同了。

而美国的前途,是几乎确定的。那就是,在以追求平等为基本价值的道路上,向着共产主义第二季前进,同时,不断地“与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不断地从假民主向真民主演变。不断地压缩人民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不断地侵蚀人权(例如,强制疫苗之类)。不断地扩大共产的规模。…………。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下,这个趋势是无法改变的。这是民主本身的反动本质所决定的。然后是共产国家(或者 准共产国家)的崩溃。美国就会在共产国家与民主国家(或自由国家)两者间重复循环。除非废弃后文明审美观,建立没有平等价值的新的审美体系,否则,永无出头之日。建立在基督教的信仰上的审美体系会逐渐彻底瓦解,而在这同时,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都不可能建立新的、稳定的审美体系。美国将陷入一个长时期的混乱。美利坚第一合众国会灭亡。然后可能会出现美利坚第二合众国、第三合众国、……,就象法国大革命后,法国经历了第一共和国、第二共和国、第三共和国、……,持续动荡了一百多年。(对比过去两百年,英国与法国的不同经历与背后的原因,平等与民主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

民族社会主义在中国也难以长期维持。它最有可能会在共产教原教旨主义的压力下崩溃,转变成英美式民主国家,然后,在以追求平等为基本价值的道路上,向着共产主义下一季前进,进入与前面所说的美国同样的循环。这些转变过程中都会伴随着混乱。而中国如果陷入混乱,其后果会远比美国陷入混乱惨烈。

当年冷战时,“民主阵营”(这是共产党这一边)与“自由世界”的对立,其实只是后文明审美观的底层(low level)的冲突,是同一种文明内部的底层冲突,而在审美观的顶层,其实它们是一样的。现在的中美的冲突,也只后文明审美观的底层的冲突,是同一种文明内部的底层冲突,并不是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也就在基督教的信仰背景下的后文明审美观)的冲突。(现在的中美的冲突主要是世俗利益的冲突,不是宗教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比美国更“先进”,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基本上走过了共产主义第一季,而美国现正走在通往共产主义第二季的路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个历史进程中比美国领先一个周期。但是,如果不久后中国也成了民主国家(这里指英美式民主,不是指“全过程民主”)那么,中国就会变得落后美国一个周期。其实,当中美两国都在同一个死胡同里来回转时,实在是无所谓谁领先谁。

但是,与英美式民主国家不同,今天中国所受到的制度性的刚性制约,例如,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的制约,比较少,具有更大的可变性,有可能主动地废弃后文明审美观,利用中华传统价值观建立没有平等价值的新的审美体系,回归人类文明的正道,开创以后五百年或一千年的新文明。从这一点上讲,中国有可能比美国更有前途。要突破后文明审美观的框框,不是靠广大民众的认识。广大民众,作为一个群体,永远都是愚民。这也就是民主必定没有前途的原因。要突破后文明审美观的框框,创建新文明,必须要靠政治强人、靠先知、靠圣人。

 

(注:通常所说的 “共产党人”其实指的是共产主义者(communists),不是指 “共产党员”( memb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共产党员里固然有不少共产主义者,但是,更多的其实并不是共产主义者。绝大多数共产党员,其实是“投机革命”,并不是因为喜欢共产主义才入党的。以前与现在都是这样。另一方面,不是共产党员的人中,有许多其实是共产党人。例如,“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十几亿中国人,受党教育多年,但凡有点追求进步愿望的,或多或少是个共产党人。)

朱雨心   1/12/2022 (版权所有。商业转载需获得作者授权)

请评论,请宣传,请张贴(欢迎非商业转载,需注明作者)

朱雨心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46233785_0_1.html

朱雨心的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464/all.html

朱雨心的凯迪博客http://blog.kdnet.net/boke.asp?userid=550395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被印第安人诅咒的美国总统们(一百零一
2021: “九一三”事件後的大清洗(10,11)
2020: 伊朗国情的难题
2020: hehe,picture
2019: 和尚婚宴上抢新娘 救人于飞来的山峰
2019: 我在北京八中读高中(1972~1973年)
2018: 从画幅画到“擦去争执的橡皮”
2018: 西方人正在往一带一路筐里装私货-川普
2017: 川普歇斯底里 日自民党二把手呛:绅士
2017: 【中国历史正述】创世记之一: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