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以色列空袭叙利亚背后飘荡的恐怖主义幽灵
送交者: 香椿树1 2017年01月18日08:50:50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作者雪隐

二〇一五年六月,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成员在叙利亚南部地区的一个村庄残忍的杀害了二十多名德鲁兹人,因为信仰的什叶派德鲁兹人在信仰瓦哈比教派的恐怖组织眼里是异端,在勒令他们改信瓦哈比“正教”的要求被拒绝后,恐怖分子屠了这个村子。二十天后,生活在以色列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一侧上的德鲁兹人,从在以色列国防军中服役的德鲁兹士兵那里获得准确消息,拦截了以色列从叙利亚战场运送伤员的军用救护车,将两名伤员拖下来活活打死。这两名员就是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成员,努斯拉阵线又叫胜利阵线,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被炸就是东突和努斯拉阵线策划实施的。

 这件事会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什叶派在中东一直和以色列过不去,德鲁兹人却在以色列国防军中服役;以色列跟伊斯兰恐怖主义争斗不休,却救助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的伤员;同为伊斯兰教的瓦哈比又肆意屠杀什叶派。这里面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在本系列文章中,血饮将和大家抽丝剥茧,揭露飘荡在亚欧大陆上的恐怖主义幽灵的真面目。

 什叶派的德鲁兹人会出现在以色列占领区,一方面是以色列占领戈兰高地造成的,另一方面是由什叶派分支德鲁兹人特殊的信仰造成的。德鲁兹人是阿拉伯人的一支。其祖先来自中国,是成吉思汗孙子旭烈兀西征时留守在中亚的将士后裔,人口大约在一百万左右。其中四十二万人在叙利亚境内,三十九万在黎巴嫩境内,只有七万因为以色列占领戈兰高地就存在以色列境内。德鲁兹教有一条重要的教规,就是要求德鲁兹人必须忠于自己所在的国家。以色列德鲁兹人与叙利亚德鲁兹人因为这条教规而各自为自己的国家而战。于是出现了一个很奇幻的现象,德鲁兹人同时出现在了敌对的以色列国防军和叙利亚政府军中,并且都得到重用。特别是以色列,他是限制非犹太裔进入以色列国防军服役的,德鲁兹人是唯一一个获取服兵役资格的少数族裔,在以色列服兵役就意味着能够获得各种社会福利,与普通以色列人无异。叙利亚政府军中,德鲁兹人同样得到重用,在恐怖组织ISIS围攻下坚守孤城代尔祖尔的叙利亚将领就是著名的德鲁兹老将扎赫拉丁。

 那么,为什么以色列要救治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的伤员呢,在之前的文章中血饮说过,俄罗斯空军在轰炸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时候,一度追逐恐怖分子到了以色列边境内。在中东地区以色列在戈兰高地的以军战地医院救治恐怖组织伤员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去年九月份俄罗斯地中海舰队的巡航导弹炸死了在山洞中指挥恐怖分子作战的十几名以色列情报官。在阿勒颇核心区被俄叙联军俘虏的西方顾问团里面有七名以色列军官。在之前的文章中血饮也叙述了,几乎所有恐怖分子身上都携带有犹太基因。无数的事实已经证明了,恐怖组织就是犹太复国主义者扶持起来的。以色列扶持恐怖组织搅乱中东,一方面可以把中东问题核心从巴以问题上转移到叙利亚问题上,同时恐怖组织进攻什叶派的叙利亚一旦得手,那么逊尼派拿下伊朗的热情就会高涨。利用恐怖分子灭掉掉叙利亚和伊朗,攫取石油结算权,对以色列来说好处太多,所以以色列不仅明里暗里支持恐怖分子,频繁亲自动手出动空军部队空袭叙利亚的导弹、空军基地,在一月十三号更不惜动用了最先进的F35隐身战斗机。

 很多人在分析中东错综复杂的宗教冲突时,经常说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宗教矛盾,其实在什叶派和逊尼派之外还有一股势力,他们就是瓦哈比教派。与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沙特的国教就是瓦哈比教派。大部分人对瓦哈比教派比较陌生,但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基地、东突、ISIS等以各种名字散布在亚欧大陆,制造各种爆炸和屠杀事件的恐怖组织毫无例外的都产生于瓦哈比教派。这是什么样的教派呢?下面就让我们来挖掘一下。

 瓦哈比教派创立者瓦哈比,师从穆斯林学者信德,信德对瓦哈比影响巨大。瓦哈比路过麦地那穆罕默德墓,他问信德对这批人怎么看,信德答“摩西先知说,这些人都将被肉体消灭,因为他们干的都是偶像崇拜的勾当。”信德的这个思想被瓦哈比吸收,所以消灭伊斯兰教内部的偶像崇拜成为瓦哈比教派的一个重要主张。他们反对在真主和人们之间存在所谓中介说情的主张。否定伊斯兰教传统派对真主,先知穆罕默德的信仰,否定传统圣裔和学者权威。

 自从十八世纪初瓦哈比教派诞生以来,沙特王室就与瓦哈比教派实现了合流,沙特家族和瓦哈比结成了宗教军事联盟。一七九二年,瓦哈比死后沙特家族成为瓦哈比教派的教长。一八〇一年瓦哈比派攻占伊拉克卡尔巴拉,拆毁侯赛因陵墓。一八〇四年相继攻克麦加和麦地那,部分捣毁先知穆罕默德陵墓,此举引发伊斯兰世界集体愤怒,他们对沙特家族进行一致谴责。通常来说伊斯兰教里面的什叶派和逊尼派虽然有分歧,但是都尊崇穆罕默德,公认他是伊斯兰教先知。瓦哈比捣毁穆罕默德陵墓等于是站在了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对立面。所以说瓦哈比教派是伊斯兰教内部的极端势力一点不过分。伊斯兰教的本质是中正平和、不偏不左,伊斯兰教四大教法学派之间也是相互承认和包容。但是瓦哈比教派却要抹杀四大教法宗派,彻底背弃伊斯兰教的本质沦为极端主义学说。

 但就是这样的极端宗教势力却得到沙特家族的大力支持,盖因瓦哈比教派的扩张为沙特家族统一阿拉伯半岛提供了理论支持。一八一一年,建立了第一个沙特家族统治的瓦哈比派王朝。一个极端势力建立的王朝,自然为伊斯兰正统所不容。他这个王朝建立的当年,奥斯曼苏丹派埃及总督阿里,经过七年苦战消灭了这个国家,并将国王本沙特押往伊斯坦布尔处死。奥斯曼苏丹的战争行为就可以看作是正统伊斯兰教对极端主义学说的否定。

 瓦哈比教派另外一个重要理论,以所谓“认主独一论”否定传统派穆斯林,要求他们加入瓦哈比派才算真正穆斯林。所有未加入瓦哈比教派的穆斯林都是异端,在这种思想引导下瓦哈比教派在扩张过程中大肆屠杀温和穆斯林。在认主独一论思想下,他们创立了穆斯林兄弟会。我们知道基督教是从犹太教的基层教会中分离出来的。伊斯兰教又多多少少借鉴古犹太教的理论,三者之间有着密切联系。

 现代犹太教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最大的分歧就在于,犹太教认为耶稣只是一个先知,而在基督教中却成了神。按照犹太教的观点,基督教对耶稣的膜拜也是一种偶像崇拜,因而基督教的合法性遭到质疑。在犹太人的心目中,摩西也不是神,只是一个伟大的先知,为犹太人带来解放和律法的传奇英雄。犹太教主张认主独一就不能偶像崇拜,因为它是与一神教相悖,伊斯兰教对默罕默德先知的崇拜在犹太教看来也是一种偶像崇拜,虽然事实上穆斯林认为穆罕默德只是尊贵使者,并不存在崇拜。问题的关键就出在这里,瓦哈比教派反对默罕默德的崇拜同时要求恢复伊斯兰教的根本信仰认主独一,恢复伊斯兰教早期的教义,保持伊斯兰教的纯洁性和严肃性,也就是回复到默罕默德之前的时代。

 如果我们对比犹太教和瓦哈比教派的主张,瓦哈比曲解伊斯兰教众对穆罕默德地位的肯定,然后利用认主独一的思想来否定穆罕默德在穆斯林大众的地位,摧毁默罕默德地位。在教义理论上与犹太教教义最大的阻隔。

 他们认定伊斯兰教部分借鉴犹太教,然后瓦哈比教派又主张恢复到穆罕默德以前的伊斯兰教信仰,不就是靠拢犹太教吗?瓦哈比教派不就等于是一个缩小的犹太教吗?据历史记载英国间谍海姆费尔与瓦哈比教派创始人瓦哈比交往密切,此人常年生活在穆斯林世界,以制造穆斯林之间的冲突为己任。在自传中海姆费尔承认自己对瓦哈比施加了重要影响,怂恿其创立瓦哈比教派,并促成英国支持瓦哈比教派和本沙特家族的联合,最终扶持沙特阿拉伯建立。事实上,精通均势政策的英国早就已经开始在伊斯兰世界内部种下极端主义的种子,瓦哈比教派的诞生英国功不可没。

 一八〇四年英国作为当时欧洲的犹太大本营,犹太的沙逊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确立了金融霸主地位。做出这样巨大的支持,当然不是无的放矢。沙特建国以后将国土的三分之二出租给英美,组建了直到现在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公司的阿美石油公司。正是信仰瓦哈比教派的沙特,在货币战争中支持英美为首的西方资本集团,他们才最终通过打压油价击垮了苏联。三百年年前,犹太教在伊斯兰教中植入的毒瘤最终成全了西方的金融霸权。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就是那些阴谋诡计,用在这里是多么的恰当。

 事实上瓦哈比教派成立的三百年来,不仅没有为伊斯兰教发展做出任何贡献,还借助极端思想渗透不断在周边国家制造事端,以各种借口制造暴力恐怖活动,损坏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形象,大面积造成人们对伊斯兰教的憎恶、仇视和恐慌,帮助犹太复国主义者压缩伊斯兰教现有的生存空间,广泛增加世界对犹太人的同情和支持。目前因为信仰瓦哈比教派的东突恐怖分子的存在,中国社会对伊斯兰教的认知已经由过去的平和中正,变成了暴力乖张。在中东地区信仰瓦哈比教派思想的ISIS和努斯拉阵线将砍头和吃人心的视频通过推特非死不可等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在西方社会引起他们对伊斯兰社会普遍的恐惧和厌恶,这种非人类的丑化穆斯林行为,引发欧美民意反弹。目前欧洲主要的法西斯右翼政党以及美国候选总统特朗普都在借助国民对伊斯兰教的厌恶来推动反移民立法,这方面瓦哈比教派持之以恒的抹黑算是功不可没了。瓦哈比派打着还原伊斯兰教纯洁性的幌子却干着摧残伊斯兰教生存发展空间的事情,就像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用过去的话说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还是那句话瓦哈比教派就是犹太教在伊斯兰教内部转基因的成果。

 瓦哈比教派另外一个重要主张,那就是对不归顺瓦哈比教派的穆斯林可以对其进行贩卖、屠杀、劫掠。这就解释了努斯拉这些恐怖分子为什么要在叙利亚大规模屠杀不皈依瓦哈比教派的穆斯林甚至吃掉他们的心脏、贩卖叙利亚女童给沙特人做性奴。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沙特愿意和美以联军一起支持恐怖分子,打击其他什叶派甚至是逊尼派国家,因为他们都是瓦哈比教派的嘛。只要不是信仰瓦哈比教派的都是异教徒,都可以肆意杀戮。在中东战场,瓦哈比恐怖分子肆意杀戮温和穆斯林,战略上信仰瓦哈比教派的恐怖分子与犹太复国主义者实现了完美的配合。

 据美国白特伦斯今日网报道,ISIS首领巴格达地出生于一个犹太家庭,受雇于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两者实现了结合。当中东某个国家不听话的时候恐怖组织都能够及时出手警告。比如埃及飞往俄罗斯的航班坠毁,事后查明是飞机燃料被动了手脚,这种通过往飞机燃料里面加佐料导致飞机坠毁的高科技手法,显然只有西方情报机关才懂得,恐怖分子文盲哪有这个本事。

 当然沙特和ISIS也是污龊不断,ISIS曾多次攻击沙特边境城镇,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ISIS也曾经攻击过沙特,沙特王室和ISIS都信仰瓦哈比教派,ISIS在自己开办学校里使用的教材都是直接从网上下载的沙特教材。为什么ISIS还攻击沙特呢?其实这是一个瓦哈比教派与沙特王室的传承三百年的恩怨。

 要说清这个问题就要从头分析,沙特家族为了统一阿拉伯半岛与瓦哈比派实现了军事和宗教的深度融合。融合的手段就是血脉联姻,本沙特的儿子娶了瓦哈比的女儿为妻,在此后的三百年时间里瓦哈比后裔谢赫家族和沙特王室延续了家族通婚。直到现在,沙特国家的宗教事务依旧由瓦哈比后裔谢赫家族执掌。

 完成政教合一以后,由瓦哈比思想武装起来的沙特部族武装开始了在阿拉伯半岛的扩张,一八零四年捣毁穆罕默德陵墓的“杰作”就出于瓦哈比派和沙特之手,一八一一年被奥斯曼帝国消灭后沙特再次崛起,并于一九三二年建国,沙特重新建国仰仗的是一支叫兄弟会的由瓦哈比教组织起来的部落武装。这个武装的主体是游牧的贝杜因人,他们还生活在没有宗教信仰的原始时代,瓦哈比教士见缝插针,劝说贝杜因人信仰瓦哈比教派。贝杜因人皈依瓦哈比教派以后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成为狂热的瓦哈比教徒。在统一阿拉伯半岛的过程中,贝杜因人的骆驼骑兵成为沙特家族手里最锋利的弯刀,所向披靡。下图为沙特家族扩张的历史变迁。

 但是在阿拉伯半岛完成统一以后,沙特王室和兄弟会的矛盾就开始凸显。兄弟会要求继续扩张,把势力延伸到阿拉伯半岛以外,和现在打了鸡血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主张一模一样。但是在沙特王室看来周边已经没有扩展的空间,周围都是英国和法国的殖民地,沙特本身发展起来也依靠英国的支持,沙特秉持的是实用现实主义,在国家发展过程中也引入了很多西方科技。但是这些都引起了兄弟会的不满,因为引进西方科技违背了瓦哈比教派的教义,在鸡血打多烧昏了头的兄弟会看来是大逆不道。兄弟会的骆驼骑兵又不能对瓦哈比教长的沙特下手,只能撇下沙特向周边的英国殖民地约旦、科威特和伊拉克进攻,结果遭到英国空军的打击。关键时候秉持现实主义的沙特王室与英国组成联军打败了兄弟会的骆驼骑兵,将残存的兄弟会编入沙特国家卫队。

 但是对沙特王室的不满并没有因为兵败而削减,宗教极端主义对沙特的不满日渐累计。一九七九年,兄弟会后裔再次打起兄弟会旗帜造反,宣布沙特王室失去了合法性,因为其腐败并以西化摧毁沙特传统,不配继续领导瓦哈比教派。造反者占领了伊斯兰最神圣的麦加禁寺。最后法国特种部队火线皈依伊斯兰后冲入禁寺,才解决了盘踞其中的反叛分子。围攻麦加禁寺事件发生以后,沙特强化国内瓦哈比化,将瓦哈比教义全面引入公共生活,骑着骆驼拿着皮鞭,执行瓦哈比教法的宗教警察应运而生。这些宗教警察执法粗暴,最野蛮的时候甚至直接用砍刀当街处决。西方女性游客因为在沙特街头穿着暴露被宗教警察鞭挞,只能说是小意思了。沙特宗教警察的粗暴执法,被当作了伊斯兰律法的正宗,最后导致的是整个伊斯兰形象被抹黑,这个时候谁还在乎你是什么教派呢?

 另外一方面,沙特对于国内瓦哈比教派思想熏陶下来的极端分子,采取的是鼓励他们走出去的策略。阿富汗战争以后,沙特将大批打了鸡血的本国公民送往阿富汗参加所谓圣战,这里面的佼佼者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恐怖主义大亨本拉登,其本人就是瓦哈比教徒。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又鼓励沙特公民前往叙利亚参加内战,推翻巴沙尔政权。埃及发生内乱以后,沙特支持的不是信仰瓦哈比教派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而是支持埃及军方对穆兄会进行屠杀。沙特上述做法都是借外部力量消灭威胁本国王室统治的不安定因素瓦哈比派极端分子。沙特王室的现实主义与瓦哈比教派的极端主义进行着激烈的碰撞,从中也可以看出,沙特内部的矛盾也在逐步积累。沙特国内培育瓦哈比极端分子,又对外输出恐怖分子,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在刀刃上行走,总有一天沙特会遭受反噬。

 沙特输出恐怖分子,是导致沙特人频繁出现在各种恐怖组织中的原因,沙特逐渐与恐怖主义联系也越来越深,正是因为这点美国才会拿九一一事件要求沙特对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理由看上去也很充分,劫机犯里面沙特人最多。美国指控的恐怖袭击策划者本拉登也是信仰瓦哈比教派的沙特人。证据充分,沙特是百口难辨,但是又能怨谁呢?当初将恐怖分子不断输出的时候,沙特难道没想过后果吗?以邻为壑,最后终极自食其果。

 回到ISIS攻击沙特的问题上来,ISIS是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也就是说ISIS通过本拉登这条线又和沙特联系上了。但是和兄弟会以及本拉登一样,ISIS也认为沙特王室不是真的瓦哈比教派信徒,已经腐化堕落,失去了统治伊斯兰圣地的合法性,这是ISIS攻击沙特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通过打击沙特,胁迫其配合美以的石油战略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这种情况很像日本军国主义宣扬的,崖山之后无华夏,明亡之后无中国,只有日本人是华夏正统。所以他们就可以侵略中国,杀人放火,因为中国领土上的人都不是中国人,怎么杀都不过分。瓦哈比教派也自称是正统穆斯林,视正统穆斯林为异教徒,所以可以全球输出恐怖主义,同时屠杀世俗温和穆斯林。两者逻辑是惊人的相似,背后却隐藏着黑手不为人知的野心。二零零一年,美国声称瓦哈比加派的本拉登制造了九一一事件,开始全面打响反恐战争,十五年过去了,曾经的恐怖主义敌人现在都成了美国实现战略目的的马前卒。东突、努斯拉阵线、ISIS这些信仰瓦哈比教派思想的恐怖组织全部得到美国大力支持。这是偶然的吗?当然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水中无鱼的话,渔夫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反恐战争与恐怖主义就像是孪生兄弟,一正一奇,一阴一阳,相辅相成。他们制造的混乱最终成全的是这对孪生兄弟共同的父亲,犹太复国主义者。

 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被犹太资本控制的中国互联网开始利用以点带面、以偏概全、树立典型,然后完全抹杀的手法,将极端的瓦哈比教派所作所为完全照搬到正统伊斯兰教徒的身上,国内很多人也将瓦哈比教派的行为套用到中国伊斯兰教教徒身上,通过互联网在中国社会内部制造伊斯兰教和中国世俗社会的对立,最终目的就是要瓦解和分裂中国。这样的图谋是值得所有人警惕的,那么瓦哈比教派在其他国家发展以及与中国有什么样的历史恩怨呢?

 瓦哈比派于十九世纪中叶通过印度传入中亚。注意是从印度传入,当时印度是英国的殖民地,后来英国支持阿古柏在新疆发动叛乱,犹太势力借助印度不断搅乱中国新疆安定,试图将新疆分裂出去。瓦哈比派极端分子现在主要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活动,影响波及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南部地区。瓦哈比派在中亚是人数居于少数的一个伊斯兰教派。苏联解体后,随着极端民主化思潮和外部势力的影响,瓦哈比派在中亚的势力开始明显扩大,对当局的威胁日益严重。皈依瓦哈比派的人数呈上升之势。中亚部分地区如乌纳曼干、安集延等地的瓦哈比信徒已占当地居民的百分之十。

 乌兹别克瓦哈比派极端分子秘密建立了宗教武装组织伊斯兰卫队又是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帜。一九九七年底,在不到十天的时间内,在纳曼干地区连续策划了一系列暗杀当地官员及警察的事件,并将头颅悬挂示众,手段极其残忍。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瓦哈比教派分子公然要求在费尔干纳盆地建立政教合一的浩罕汗国。这个浩罕汗国就是当年试图吞并新疆的的那个国家。在瓦哈比极端分子扩张势力的过程中,大批来自沙特阿拉伯等国的传教士在中亚各地讲经教学,出资修建清真寺和经堂,大力发展瓦哈比教派信徒,扶植瓦哈比派力量。

 二〇〇一年小布什上台以后,开始谋划在中亚地区推行颜色革命,二〇〇五年乌兹别克的安集延暴动就是当地的瓦哈比派极端分子首先挑起的。在传播恐怖主义的过程中,沙特和美国共和党达成了共识,有了这次的成功经验,在安集延暴动的第二年美国将信仰瓦哈比教派思想的犹太人巴格达迪从巴格达美军监狱释放,监狱里好吃好喝的日子结束后巴格达迪开始拉起ISIS旗帜,成为中东乃至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为美国和以色列在中东的石油利益而战。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犹太华尔街支持的共和党上台以后恐怖主义在全球开始扩散。美国除了在中亚投子布局以外,中情局支持瓦哈比教派分子在南高加索的俄罗斯车臣和达吉斯坦共和国境内对俄罗斯发动恐怖袭击,著名的车臣恐怖分子头目杜达耶夫信仰的就是瓦哈比教派。车臣总统卡德罗夫本人也是穆斯林,他公开表示瓦哈比极端分子与传统逊尼派、苏菲派、什叶派教义等传统伊斯兰教格格不入,他们是车臣恐怖恐怖主义灾难的罪魁祸首。在普京发动第二次车臣战争以后车臣当地的逊尼苏菲派穆斯林大量加入俄罗斯联邦领导的车臣特种部队,帮助消灭极端的瓦哈比派恐怖分子为车臣反恐战争胜利立下汗马功劳,这是伊斯兰教为世界反恐战争做出的贡献。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车臣特种部队进入叙利亚境内帮助巴沙尔政府与恐怖组织作战,目前已经被俄罗斯派往最前线的帕尔米拉战场,相信他们在战场上会消灭更多的恐怖分子。

 在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中总能找到瓦哈比教派,他们与犹太复国主义勾结的证据太多了,除了前面说过的教义相通英国人扶持以外,二〇一六年二月以色列极右翼利库德集团主席内坦尼亚胡在会见美国犹太领袖时表示阿拉伯国家是时候公开与以色列的关系了。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呢?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和埃及巴基斯坦为首的逊尼派一直在抵抗以色列并且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占领,他们自然不是,剩下的当然就是以瓦哈比为国教的沙特了。作为对复国主义者的倡议做出回应。一六年九月份沙特王子本塔拉尔发表毁三观言论,宣布他鉴定支持犹太复国主义同时抨击巴勒斯坦人顽固的拒绝接受现实,巴勒斯坦人必须承认约旦河西岸地区属于犹太复国以色列。无数的事实证明瓦哈比教派与犹太复国主义正在逐步合流,相同的教义共同的战略目标,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不是偶然这是三百年前就埋下的伏笔。

 前面说到了瓦哈比教派在俄罗斯和中亚的扩张。下面来说下瓦哈比教派在中国的扩散,这其中以新疆最为典型。瓦哈比教派思想十九世纪中叶传入中亚以后逐步通过向新疆渗透,所以新疆的瓦哈比教派是从中亚国家传播进来的,新疆瓦哈比的来源国家主要就是乌兹别克斯坦。对新疆进行暴力恐怖和分裂活动的国际恐怖组织最主要有两个,一是东突,二是乌伊运即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教运动,从一零二八天安门恐怖袭击事件破案报道可知,这起恐怖袭击事件就有乌伊运的背景,而乌兹别克的极端分子妄图恢复近代曾在新疆的浩罕汗国,其终极企图是在整个中亚,包括新疆建立一个大伊斯兰教政权,所以前苏联一解体,他们就在莫斯科注册了一个伊斯兰复兴党,其宗旨就是在中亚建立一个伊斯兰政教合一的国家。这是中亚瓦哈比极端势力与新疆瓦哈比势力勾结的共同目标。当然东突还受到境外土耳其泛突厥主义极端思想的影响,这个以后文章再详细叙述,这里着重叙述下瓦哈比教派在新疆的发展。

 俗话说没有内鬼引不来外贼,瓦哈比在新疆的传播必然借助于新疆本地的内应才能够在新疆生根。实际上新中国建立到一九七七年之前因为遭到中国政府的沉重打击,新疆极端主义势力始终处于蛰伏状态。但是事情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发生了改变,在两少一宽政策下之前被镇压的大量反动极端宗教头目被释放,他们有的甚至直接进入地方人大和自治区人大,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势力的支持者就是这些反动极端宗教头目,他们翻身以后一方面对爱国爱教的少数民族干部和群众进行报复,另外一方面开始重振旗鼓,利用办学传播极端思想招兵买马。

 这其中的典型就是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他就是一个被“解放”出来的反动宗教头目。阿不力克木一手创办了新疆第一个恐怖组织东突伊斯兰党。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因分裂主张被判入狱二十年。一九七七年也就是毛主席逝世的第二年被“解放”出来以后,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在一九八五年至一九九二年,当了七年的喀什地区叶城县政协副主席、伊斯兰协会会长,自治区第七届人大代表。培养出来了一大批恐怖分子,追随他学经的学员号称“八百弟子”。他曾组织学员穿着统一的服装,在库车的城区里进行无声地游行。

 这些学员后来遍布散落全疆,成为各地从事暴力恐怖活动的骨干分子。九十年代上半段,逮捕到的恐怖分子,无一例外地都是他的弟子。就是这样一个人,没有参加过一次恐怖行动,实际上却是新疆恐怖分子的祖师爷。他的弟子曾经在乌鲁木齐的热比亚大厦接受集中培训,热比亚是谁就不用说了吧。阿不力克木的弟子则丁•玉素甫在学经结束后,回乡组建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乌鲁木齐爆炸案就是该党所为。这个组织在新疆共制造了二十五起爆炸案。二〇一四年三月三号造成一百七十人伤亡的昆明恐怖袭击事件就是该组织实施的。

 在恐怖分子日常的洗脑活动中,宗教洗脑、毒品和性是恐怖组织惯用的控制手段,昆明恐怖袭击事件中警方抓获了一名女暴徒,她出生于一九九五年,被逮捕的时候因怀有身孕未被判处死刑。年仅十六岁就已经怀孕五个月的她却成为凶残的暴徒。瓦哈比恐怖分子泯灭人性,连自己人都毒害,当真是禽兽不如。

 那么对于这些信奉瓦哈比极端思想的畜生,应该如何应对?

 首先,瓦哈比极端恐怖势力的不断发展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中亚、俄罗斯和中国的国防安全,在打击三股势力的共同诉求下中哈俄吉塔乌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并且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建立反恐怖中心。上合组织成员国通力合作,共同打击恐怖分子。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三号,昆明事件发生前四十天,受美国中情局支持的十一名东突恐怖分子越境前往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抢夺一名猎人枪支并将之杀害后,被随后赶到的吉尔吉斯斯坦边防军人全部击毙。一六年以来中国更是支持什叶派国家伊朗和逊尼派国家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与伊斯兰国家政府一起通力打击瓦哈比恐怖分子维护所在国的国家安全。通过与叙利亚俄罗斯等国家情报机构合作,利用人口和护照身份数据库对叙利亚境内的东突恐怖分子进行全面甄别,力图在边境口岸阻挡东突恐怖分子和中亚瓦哈比恐怖分子进入新疆。

 其次,目前瓦哈比极端恐怖分子与国家争夺的主要是青少年,这方面目前要继续加强,六〇到八〇年代,维族使用过一套以汉语拼音为基础的文字习惯叫作新维文,后来这个优秀的文字体系被粗暴地废止了,重新启用以阿拉伯字母为基础的老维文,极大的促进了瓦哈比极端势力对维族的渗透。现在的东突分子,大都是重新启用老维文后教育出来的。此举让支援新疆的汉族干部学习维语变的困难,何况是维族青少年。所以建议国家重新启用新维文,阻断极端势力对新疆的渗透。

 伊斯兰教在中国发展已经与传统文化融合千年,针对境外势力援建清真寺并在其中散步瓦哈比极端思想,广大爱国爱教的伊斯兰宗教人士也已经开始自发抵制。中国伊斯兰教发展千年,已经与中国传统文化融合,伊斯兰教中正平和的思想已经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中国伊斯兰教首先的定义是中国,爱国爱教是中国穆斯林公认的。在新疆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以后,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著名的爱国宗教人士居玛·塔依尔大毛拉主动带头发声,严厉批驳宗教极端势力散布的圣战殉教进天堂等歪理邪说,为教育引导广大穆斯林群众确立正信、抵制极端做出了重要贡献。二〇一四年七月三〇日居玛·塔依尔大毛拉在前往清真寺办公室途中被一伙暴恐分子残忍杀害。这是国家和中国伊斯兰教的损失,这方面国家要加强对恐怖分子打击,保护伊斯兰教爱国人士。在西北的宁夏和甘肃地区,广大伊斯兰教爱国人士自发抵制境外势力的金钱诱惑,在宗教爱国人士支持下,宁夏地区拆毁了沙特和科威特花费数千万援建的清真寺,将传播瓦哈比极端思想的人逐出清真寺以维护伊斯兰教正统不被破坏。

 第三,积极贯彻国家宪法和法律,民族政策中对少数民族的经济扶持继续倾斜,同时废除法律上的两少一宽政策,彻底贯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法思想,维护各族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对于敢于挑战法律高压线的组织和个人进行严厉打击。同时加强对宗教和民族领域的反腐反贪工作,将那些侵吞国家给予少数民族扶贫款项的犯罪分子进行严厉打击。对行政区域内贯彻极端教法代替基层行政单位执法,着重要进行预防和打击。这里再次重申以下,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的支持者就是那些反动宗教头目,而不是底层的少数民族群众,应该继续贯彻毛泽东同志关于依靠底层人民群众促进民族和谐的方针政策上来,无数血的事实证明极端宗教头目是无法被收买的。

 综上所述,瓦哈比教派是犹太教的转基因作品,目前两者已经开始合流。利用瓦哈比教派的胡作非为,伊斯兰教本来面目正在被玷污,血饮只是想借着这篇文章让大家看清楚瓦哈比极端思想的丑陋和中国维护宗教和谐和各民族团结的良苦用心。最近感冒输液中,这篇文章信息量又很大,写作耗费精力,直到今天才更新,还请大家见谅。关于恐怖主义问题的解读,血饮后面会继续跟进。黄金目前已经开始上涨,下次买点出现大致时间在二月底三月初,已经买入并且盈利的和下一个买点买入的粉丝祝你们财运亨通。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0%(0)
0%(0)
  通篇胡说八道!  /无内容 - 实言 01/21/17 (256)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俄罗斯这一个动作 让所有给老毛子舔78
2016: 20年内,最好别去真的统一台湾
2015: 中国做不了计算机的根本原因在文化观念
2015: 蒙古国,神奇的地方
2014: 国际透明组织:台湾贪污指数全球第18
2014: 奥巴马将签署国会决议 敦促日政府承担
2013: 八路军搞笑的攻打三义庙的乌龙战
2013: 东盟拒当日本炮灰 安倍提前结束访问
2012: 恭贺伟大的祖国2011年GDP超过7万亿美元
2012: 中华复兴:西方第一次失去经济领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