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白夫长
万维读者网 > 军事天地 > 帖子
(图文) 歼十迫降:完整空地对话纪录公开 [真厉害!]
送交者: 闹钟 2009年03月24日06:57:30 于 [军事天地] 发送悄悄话
李小萌:欢迎来到《新闻会客厅》。104秒在我们本不长的人生当中其实也短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当这104秒关系的是巨额的国家财产,关系的是很多人以及自己的生命的时候,又变得漫长和宝贵。空军的特级飞行员李峰在不久前就经历了104秒这个生死瞬间,而今天李峰安然无恙,同时也带着荣誉来到了我身边,欢迎李峰。飞行员是很腼腆的吗? 李峰:也不腼腆,我们飞行的时候不腼腆。 李小萌:因为这个104秒安全着陆,你获得了什么样的荣誉? 李峰:我因为这次成功处置空中发动机停车安全迫降,空军党委决定给我记一等功,并授予我空军荣誉飞行员金质奖章。 李小萌:拿到荣誉的那个瞬间兴奋吗? 李峰:我当时也感觉到很自豪,实际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李小萌:这应该说是一个巨大的惊险,化险为夷,当这个事儿过去的当天晚上你怎么过的? 李峰:我当时处理以后,我也想了,我处置这次成功迫降,也有很多可能为我们后边特殊情况处置以及空中迫降这些数据,保存一个宝贵数据,也对于我们空军建设来说,也是个宝贵财富,所以说我就在梳理空滑迫降的梳理。 李小萌:当天晚上就在写总结了,没有说惊魂未定这些,对于解放军来讲没有这个问题是吗? 李峰:我应该是没有,因为当时我在空中处置的时候,也是没有多少紧张。 李小萌:如果那个时候有一个量脉搏的仪器,你觉得你的心脏会跳到什么样? 李峰:我想可能比平时要快一些,并不是说快多少,我想可能会快一些,这是人遇到特殊情况是本能的一些反应。 李小萌:你这次非常出色的执行任务,从发生故障到安全迫降是九分多钟,关键的104秒是指发动机真正停掉到安全落地的104秒。 李峰:对。 李小萌:我们现在也拿到了非常珍贵的当时执行任务的时候李峰的空地对话,我们先听一听当时他们说了些什么,整个事情是怎么样展开的,来听一下。 播放空地对话 李峰:准备好了。 指挥员:即时起飞。 李峰:明白。 指挥员:注意看好地面。 李峰:准备退出。 指挥员:什么原因? 李峰:刚才发动机有一个降转信号。 指挥员:可以退出。 李峰:明白。 指挥员:检查好设备。看画面都正常吧? 李峰:现在都正常。 指挥员:明白。 指挥员:距离、高度。 李峰:现在距离54,高度4500。 指挥员:高度5500,对吧? 李峰:4500。 指挥员:明白,你保持转速85,我把大飞机给你调开。 李峰:明白。 指挥员:检查好设备。 李峰:现在发动机都正常的。 指挥员:明白。 李峰:先把大飞机给调开吧。 指挥员:大飞机已经调开了,你可以正常返航。 李峰:明白。 演播室访谈 李小萌:从空地对话来听。做什么样动作的时候发现故障了? 李峰:就我们做,我拿飞机给你笔划一下。 李小萌:这就是你当时驾驶的歼十。 李峰:对,在做组合战术动作的时候,我在做,当时做上升急转的时候,我发现一个敌机在这个地方,我这个时候就带起来,就指向这个敌机,在这个过程中上升,接近改速的时候,就挺见耳机有三声警告的时候,当时就降了信号灯闪了,闪了三四秒就灭了,我当时意识到这发动机可能有故障,正好我在转的过程中,正好在机场,在我前方,顺势,利用余速上升速度,上升到高度4500,这个时候看机场。 李小萌:那个时候你上到4500高度已经是在做准备了。 李峰:对。 李小萌:因为高度越高,你赢得的时间就越多。 李峰:对,我赢得的时间越多,为我后边处置成功迫降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李小萌:就是在发生的故障几乎是同时,自己在判断,做动作,跟指挥中心联系一起进行的。 李峰:对。 李小萌:但这时候你预感发动机不仅有问题,而且要停。 李峰:当时我意识发动机要停车,因为把油门收过来以后,检查发动机的各种参数都是正常的,在正常这个情况下,我判断它可能还要会出现故障,所以我就尽快返场,就及时报告,迅速返场,当时我调整速度,就是550左右,在它能保持速度的情况下,我尽量速度大一些,争取早点回来。 李小萌:当时空中对你迫降的条件都满足吗? 李峰:因为当时我报告以后,因为空中我们航路还是比较复杂的,有民航飞机从我们上头穿过,如果下降高度就可能穿越航路,给大飞机造成危险,所以塔台就做出了把民航的飞机调开,跟航管部门联系,这是指挥部做出的果断处置。 李小萌:我们接着再听当时的对话记录。 播放空地对话 指挥员:高度下降不要太快了,大飞机已经给你调开了,你正常方向准备过来,加入起落航线着陆。 李峰:明白了。 指挥员:加强检查。 指挥员:滑油压力有没摆动。 李峰:正常的。 指挥员:好的。 指挥员:距离。 李峰:现在距离30,高度3500。 指挥员:明白。 指挥员:现在都正常的吗? 李峰:是的,现在都正常。的。 指挥员:好的,现保持高度1400,下降高度不要早了,通场时保持高度1400。 李峰:明白。现在到了1400。 指挥员:明白。 指挥员:现在多少公里? 李峰:现在7公里。 指挥员:好的,看到跑道了吧? 李峰:看见了,我的降转灯又亮了。 指挥员:灯亮了对吧? 李峰:对。 指挥员:那你转速小一点。 李峰:我现在转速85。 指挥员:好的,明白,晚点放起落架。 李峰:明白。 演播室访谈 李小萌:我在这段里面听到一个对话是现在都正常吗,你说都正常,是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吗? 李峰:当时发动机的参数显示是正常的,但是这个时候还不能掉以轻心,发动机随时可能还要出现这样的信号,包括停车。 李小萌:到后来是什么样的信号表示说发动机真的就停了? 李峰:当时我距机场六公里的时候,六到七公里的时候,这时候降表信号再次出现,当时耳机报告,检查发动机参数,还有温度,包括转速都有改动,这时候加入起落航线,接近反着陆航向的时候,发动机突然停车了。 李小萌:发动机停车坐在驾驶室里面看到的景象是什么? 李峰:当时就感到发动机座舱里面,首先听到的是发动机声音开始减小,紧跟着转速开始下降,以及灯光在闪,包括停车灯以及警告灯在闪,很多红灯都在闪。当时说实话,一听声音突然减小,包括座舱里也冒了两股烟,可能发动机通过我们环控系统出现了废气,当时确实判断是发动机停车了,紧跟着座舱内各种显示数据就消失了,然后紧跟着无线电就中断了。 李小萌:那一瞬间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 李峰:也不能说像断线的风筝,像一个没有依靠的人,感觉很孤独,没有塔台的人,这时候我就主动保持好状态,然后看好跑道的关系位置,在失去数据的依靠下,按照我们以前研究的,以及我们所飞的迫降的一些方法,及时加入起落航线,按照目测,我判断,当时说实在话,判断是只是有这个自信,当时没有对准跑道前,我也只是说飞机向哪个地方运动,至于能不能很安全地进入跑道,也是一个未知数。 李小萌:发动机停下来的时候飞机距离地面的高度是多少? 李峰:当时发动机停的时候,大概高度在1160米。 李小萌:是不是有规定高度在两千米以内飞行员就可以跳伞了? 李峰:我们驾驶守则上是这么写的,如果两千米空中停车或者两千米开车没有成功,我们就可以选择跳伞。 李小萌:有这样守则的规定,又在驾驶室一个狭小的空间,又冒烟,一片红灯在闪,又和指挥中心失去联系,我觉得本能反应应该说逃离这个危险环境。 李峰:我认为每个飞行员遇到这种情况首先不是想到的跳伞,而是想到,首先,因为我们飞行员跟飞机都是有感情的,首先是怎么保全这架飞机,当时也没有想过多。 李峰:只能凭着我以前飞模拟机以及我们计算的我们部队在空滑模拟方面计算的数据,还有当时我的一些经验,还有在我成功迫降之前,我们飞过模拟空滑迫降,这些印象来操控飞机。 李小萌:比方发现了危险,就没有想过要跳伞,但其实最早,比方从发现故障之后就没有想过跳伞,但其实指挥中心发出过让他跳伞的命令,咱们来听听当时的对话。 播放地空对话 指挥员:现在就可以加入起落航线了。 李峰:好的。 指挥员:航线不要太大了,3转弯改出以后再放起落架。 李峰:明白。 指挥员:85可以维持的吧? 李峰:可以的,明白。 李峰:进入航道就停车了。 指挥员:停车了对吧? 李峰:对。 指挥员:你再试着开一次车行不行。 指挥员:现在怎么样? 指挥员:准备跳吧。 指挥员:现在怎么样? 李峰:我再试一试吧。 指挥员:好的。 指挥员:对正了没有?开始放起落架在场地迫降。 李峰:可以,我看看。 演播室访谈 李小萌:我这儿也有一份他们当时对话时候的文字记录,在前面都是指挥员一句李峰一句,指挥员一句李峰一句,但到了这儿是指挥员连说三句李峰才答的,指挥员说,现在怎么样,没有回音,说准备跳吧,没有回音,指挥员又问,现在怎么样,然后李峰才是语速非常均匀地说,我再试一试吧。 李峰:对,当时通讯中断了。 李小萌:虽然您从头到尾都要把它带回来,但你有没有设计一个底线,到什么样的高度跳伞都没有机会了。 李峰:这个我是做好准备的,这个底线我是把握的,就是我在操纵的过程中,一方面飞机能操纵,我就不会跳伞,如果飞机不能操纵,像我们所说的,像一个铁快,它就像自由落体一样下落。控制不了的情况下,这个时候唯一选择只能去跳伞。 李小萌:当时通讯中断了有20多秒的时间,如果通讯始终没有恢复的话,最终的结果也会一样吗? 李峰:即使无线电没有回复,我还是要尽我最大努力,去挽救这架飞机。 李小萌:好,我们再一起听听成功迫降前后激动人心的瞬间,空地对话又都说了什么。 地空对话 指挥员:现在没问题了。 李峰:对了,我看了没问题。 指挥员:注意方向啊。 李峰:明白。 指挥员:注意方向,下降点高度。 李峰:减速了。 指挥员:下降点高度。 李峰:在下降。 指挥员:稍带带一点,再带着一点,把住。 指挥员:注意检查速度。 指挥员:检查方向放伞。 指挥员:现在可以放伞了。 指挥员:放伞。 指挥员:拉应急,拉到底。拉应急,放伞。 指挥员:注意关闭EPU,现在速度小一点,拉到底。 李峰:好了。 指挥员:现在拉到底。现在速度怎么样? 李峰:现在已经停下来了。 指挥员:很好,注意把EPU关掉,油门收到停车位置。 李峰:现在已经关车了。 指挥员:好的,把油门收到停车位置。 演播室访谈 李小萌:终于听出指挥员的情绪来了,是吧,前面他都很平稳,到最后的时候他说好的,那个时候音调高起来了。 李峰:对。 李小萌:这个迫降这个瞬间,最困难的是什么? 李峰:在我们迫降过程中,着陆动作,特别是失去动力以后,飞机下俯角就比较大了,正常的是三到四度的下俯角,这时候如果迫降,可能就是十五到二十五,是这样的角度。因为这个是下降比较快的,所以我要后边的着陆度要提前拉起来,后边在第二次拉开时进跑道,这个操作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关键点。 李小萌:这个飞机先着陆的是哪个部分?是前面吗? 李峰:着陆即便是正常是两点之势。 李小萌:正常是这样落的。 李峰:对,基本的正常的姿势是这样的。 李小萌:接触地面到停下来,这段短暂的时间又发生了什么? 李峰:当时接地以后,我按照规定,放减速伞,刹车,这时候减速伞没有出来,刹车也不起作用,这时候我就立即使用应急刹车,在指挥员的指挥下,拉应急刹车,紧跟着就看到机头,我们的飞机机头就下去了,慢慢就趴下去了,这时候我知道前起落架没有放好,没有固定住,就下俯了。如果这时候方向保持好,飞机就有可能侧滑,侧滑立即改变,飞机可能就翻转,这就可能造成着陆以后可能还比较危险。 李小萌:我们看到过电影里边,如果是这样的话,摩擦起火,这都会发生。 李峰:对,所以当时方向保持比较好,减速也比较快,当时滑行1400多米就停在跑道上。当时我想我要尽快离开飞机,我怕飞机起火这种现象,一看见我着陆以后,进跟着地面保障人员就赶过来了,他们消防车、救火车,包括牵引车马上就过来了。当时这个飞机停在跑道上,我们实际空中还有三架飞机没有降落,这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说,怎么把这个飞机移出去,把我在迫降的过程中,在飞机上一些散落物要捡出来,我们大概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李小萌:其实落地还是过程中的一个,停下来还是过程当中,并没有结束。 李峰:对,当时说实在话,地面人员五六十个人,抬着我们这个飞机机头,后面推出去,把飞机推出去,为了保障后边的飞机安全着陆,做了这些工作。包括当时有一个我们的一个包伞员,当时拿着救火瓶,因为我们平时训练比较有素,在很快的时间就把飞机移出去,拿着灭火瓶就跑过来,落地以后马上灭火。 李小萌:每个人都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状态,不光是你。 李峰:对,所以我感觉我们一个团队的集体精神都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李小萌:你刚才在讲述过程中说到,你说我很幸运是吧,在这件事儿这样一个过程、这样一个结果,幸运占到什么样的比例、比重? 李峰:我幸运,说句实在话,我心里是空军的一员。 李小萌:你觉得这件事儿幸运,并不是安全脱险的幸运? 李峰:对。 李小萌:为什么? 李峰:因为我幸运我是空军的一员,幸运我能挽救我们一架飞机,这个也是我比较幸运的。 李小萌:能够顺利地回来,能跟我说说你现在让你冲动的感觉是什么吗? 李峰:实际我冲动的就是说,我很热爱蓝天,我很喜欢飞行,我是作为一个飞行员,我也是为我们飞行员这个事业感到骄傲。 李小萌:好,祝贺你。 李峰:谢谢。 (CCTV-新闻会客厅)
0%(0)
0%(0)
  飞机不重要,人最重要,差点见不到这位英雄  /无内容 - qqf2 03/27/09 (116)
  立正,敬礼.  /无内容 - 台北地检鼠 03/24/09 (11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8: 从一个真实的笑话故事看胡耀帮的少数民
2008: “做人不能太CNN”成为08年的网络流行
2007: 吳旭君是汪东兴派给毛泽东的二奶
2007: 爱新觉罗为宋宗室的后代(待考证)
2006: 中国的战区弹道导弹和“积极防御”学说
2006: 中国应该诱导美国攻打伊朗兼杂议中华民
2005: 陈雅莉: 中美日关系,路在何方?
2005: 美国对或错:剖析美国的民族主义
2004: 族群融合问题
2004: 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已成唯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