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一唱碗叮当英豪
万维读者网 > 高山流水 > 帖子
【琴声里的回忆】 曾 经 的 琴 声
送交者: tieshu 2007年05月05日10:50:48 于 [高山流水] 发送悄悄话


一遍遍地听着麦5演奏的《曾经》, 在这个夜晚,父亲的生日,俺在想假如父亲听到了这琴声会怎么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曾经有一个夜晚,父亲从同事家回来,把我的手从被窝里拿出来,看左手的小指是否够长。迷迷糊糊中听见父亲跟母亲说要让我学琴,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学。

听说父亲要让俺学小提琴,俺心里100个不愿意,俺说俺要学手风琴。父亲像变戏法似地拿出了一个琴盒,里面躺着一把小提琴。那是一把很老的提琴,跟了父亲很多年了,可俺从来没有听父亲拉过。父亲告诉我小提琴的声音有多好听,我一定可以学好,拉出好听的琴声。况且家里已经有小提琴了,为什么还要去学别的乐器呢?

俺就这样别无选择的学上了小提琴,那是俺还小,要用3/4的琴,好像花了20元钱买的。没有教材,父亲借了别人的《韩里小提琴教材》,一笔一划抄下来。为了找老师,父亲一次次地去求人,可是每次人家都不正眼瞧俺一下,随便说几句,就把俺们打发走了。

后来父亲只好自己拿着书本教俺,五线谱,调号,节奏, 俺那可怜的乐理知识就是那时候父亲给打下。俺也够听话的,每天一小时的练琴时间,放个小闹钟在旁边,就是拉空线也一分钟不敢少。

但是俺不能不承认俺不是拉琴的料,虽然俺的乐感还不错,但对音准一点没数,更可气的是知道不准,不知道是高了还是低了。后来父亲找了一个业余拉琴的朋友指导俺练琴,只允许用A定音哨,其他都要用和声来定,这个俺学会了,能把弦对的丝毫不差了,其他还是不行。

日子就这么过了,学校里的乐队俺也混进去了,偶尔让老师拉上台去出洋相,那惨劲至今难忘!印象深的是学校乐队请了一个姓吴的工人师傅来帮我们排节目,他为俺和俺的好友编排了一个《红梅赞》二重奏,那是俺第一次接触重奏,感觉真好听。但是为了两个人能配合上,不知花了多少功夫。 幸亏俺们是好朋友,不然非闹翻了不可。

说起这个姓吴的师傅,人非常爽朗,和我们这帮孩子很合得来。唯一让俺们不理解的是他说他在做一种钢琴,没有弦,只有电子管/晶体管。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在背后说他吹牛。可是不久以后,俺真地在《扬子晚报》看见介绍一个叫吴强(凭记忆)的人发明了第一台电子钢琴,当时的惊讶自是不必说了。

那时候的玄武区少年宫每周都有乐队的活动,俺也不知怎么地去了,但是只能和那些水平和俺差不多的学生在“第二梯队”,那种感觉比较惨,看见别人排练好曲目,没有俺们的份。但俺还是结下了几个同年级的朋友,后来又一个居然在中学里成为同班同学!

上了中学,考大学的重任压下来,再也没有了拉琴的兴致。学习重要,父亲也不再追究俺的琴声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俺从来没觉得俺的提琴是学会了,只能说学过了。对提琴的爱和恨没法说清楚,凡是有人问俺是否要让孩子学提琴,俺都一口否定,学什么也别学提琴!包括俺自己的儿子,说过几次要学提琴,俺都不容分辨地回绝了。虽然他会时不时地把俺的琴拿出来,让俺教他拉琴。。。

但是在俺的心底深处,小提琴的声音永远是一个不能忘怀的声音。 那里有父亲的希望,父亲的爱,有父亲给俺的音乐启蒙。真希望父亲能听见这声音。。。

tieshu
05/04/2007

原贴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6: 儿童歌曲伴奏网址
2006: 儿童歌曲欣赏(一)(二)的下载
2005: 贝多芬第四交响曲
2005: 贝多芬第六交响曲 (田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