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共和党容忍川普的种族主义(外一篇)
送交者: 幼河 2020年08月04日00:44:07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共和党容忍川普的种族主义

原名“川普的共和党被定义为种族主义和那些容忍它的人——共和党战略家”

斯图尔特·史蒂文斯 自由撰稿人《今日美国》2020年8月3日

 

大约一年前,我写完一本书,在书中提出,种族是现代共和党的原罪,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的崛起更多是基于白人的不满情绪,而不是其他任何因素。这是我在共和党政坛工作了30多年,包括五次总统竞选后形成的信念。对我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既令人沮丧又无法逃避的现实。

多少年前到目前,共和党人从未赢得大量黑人选民的支持。几十年来,共产党承认这实际上是失败的,至少应该试图改变。然而现在,共和党已舒适地接受了白人的不满。

我与许多候选人合作过,尽管顾问在幕后操纵竞选活动,但我发现,候选人最终都在做他们最想做的事情。当候选人和竞选活动面临压力时,这种情况就更严重了。这是一种自然本能,就像会说多种语言的人在最愤怒的时候会说母语一样。

即便如此,我也没料到川普会以证明我的论点为竞选基础。

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全国只有18%的人认为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其他的人不这么认为。2020年的竞选中不乏影响每个美国人的重大问题:100年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自大萧条以来最高的失业率。这是一个特别需要强有力的总统领导的时刻。这种情形下,大多数总统会明白,他们的命运取决于公众对他们的反应的看法,并相应地采取行动。

然而对唐纳德·川普来说,很明显,他的本能是把2020年的选举变成一场“文化战争”,按照他的解释,这只是一个社会可以接受的种族战争的术语。为什么?这在政治上有什么意义呢?只是川普想这么做。

在川普的世界里,有必要把他的古怪行为和缺乏纪律描述为某种聪明的隐藏策略,否则,你就会得出结论:他是个喋喋不休的白痴。当然,川普是这样的,但他是一个有着深深种族仇恨的白痴,这种仇恨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

这并不令人惊讶。我们不应该忘记,川普还在说,被误判的中央公园五人组——他曾说应该被判死刑的非裔美国人——虽然被免罪,但还是有罪的。但令人震惊(如果不是意外的话)的是,共和党支持川普的策略,效仿1968年华莱士竞选总统时的做法。这实际上是道德上的失败和政治上的愚蠢,然而这些很少被主要政党证明。当前我们需要领导人确认黑人的生命是重要的,而不是利用这句话来分裂我们的国家。

每当我告诉我的共和党朋友,我认为种族仇恨是川普叫嚣的根源,他们不可避免的、经常是愤怒的反驳:“你是在说6300万美国人是种族主义者吗?”我试图向他们指出的是,你不需要考虑自己是否是一个种族主义(当然,大多数种族主义者不认为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但你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拥有一个种族主义思维的总统,比你从这位总统那里得到的其他东西更糟糕。我从未见过像川普这样如此直截了当的种族主义诉求。

令我困惑的是,共和党人不愿在种族问题上大声疾呼,挑战川普。除了犹他州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还有共和党参议员或众议院议员说过“黑人的命也很重要”这句话吗?当我的家乡密西西比州终于降下邦联旗帜(美国内战时期叛乱一方的旗帜)的时候,一位共和党总统试图升起它,这对共和党的未来意味着什么?这让我对共和党的未来深感悲观。

 

…………………………………………………………………………

ZT:川普,一个怨恨的囚徒

大西洋月刊8、3、2020

 

【编者按】一周前的那个周末,川普总统接受了福克斯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政治评论家克里斯·华莱士的采访。出乎意料的是,采访中充满着川普大量的不满和抱怨,引发众多媒体的报道和讨论。其中,大西洋月刊这篇评论尤为犀利,它直接指出,由此采访可以看出川普“心理破碎”,成为了“一个怨恨的囚徒”。

 文章作者彼得·韦纳(Peter Wehner)是《大西洋月刊》的特约撰稿人,也是道德与公共政策中心的资深研究员。他在政治,文化,宗教和国家安全问题上广泛撰写文章,并且著有《政治之死:川普过后如何医治我们的破损的共和》。

原标题:《唐纳德·川普是一个破碎的人》

大西洋月刊

编译:SUN

 

在另一时间,在不同的情况下,可能会有怜悯这种人的余地。

最明显的是,唐纳德·川普在回答福克斯新闻频道的克里斯·华莱士的采访时,回避了华莱士提出的最棘手的问题,挑了最容易的回答。

采访结束时,华莱士问川普,他将如何看待他今年的总统任职。

川普回应说:“我认为我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甚至从我未获胜之前,我就受到一群小偷和骗子的调查。这是非法的调查。”

当华莱士打断时,试图让川普专注于他的总统任职的积极成就——“先生,关于好的方面呢?”——川普把问题抛在一边,回应道:“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 然后,总统抱怨弗林(Flynn)的调查,“俄罗斯骗局”,“穆勒骗局”,以及当时的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撤诉。(“现在我感觉好极了,因为他在阿拉巴马州大败。”川普在2016年共和党初选中谈到了第一位支持他的参议员。)

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是一个心理破碎、精神不振且深感不快乐的人。他被他的怨气牢牢扼住,成为这样一个怨恨的囚徒,以至于采访者最仁慈的问题——您想记住总统任职的好的那部分——却引出了一系列抱怨。

但是总统还是没完没了。他说:“这是底线。”“我一直受到非常不公平的对待,我并不是说这是偏执狂。我一直都很好——每个人都这么说。看看正在发生什么会很有趣。但是,现在有大量证据表明我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奥巴马总统和拜登监视了我的竞选活动。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如果不是这样,人民现在将活在监狱里50年。”

只是因为他的痛苦没有得到足够的宣泄,总统补充说:“那将是科米( Comey),那将是布伦南(Brennan),仅此而已——这两个恋人斯特罗佐克和佩吉(Strzok and Page),他们将在狱中好多好多年。他们将入狱,两年前就应该开始,而且他们会在那里待50年。事实是,他们非法监视了我的竞选活动。让我们看看发生了什么。尽管如此,在头三年半的时间里,我做的事情比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都要多。”

这样,采访结束了。

几乎其他任何人(教师,税务会计师,首席执行官,出租车司机,电视真人秀)的这种性格都将是不幸的。毕竟,那些痴迷于觉得自己被委屈的人待在身边肯定是不令人愉快的:永远不知感恩、脾气暴躁、专注自我、从不消停、从不休息。

但是唐纳德·川普不是老师,不是税务师,也不是(不再是)电视真人秀明星。由于他所担任的职务,他拥有无与伦比的权力。他没有任何道德感或令人钦佩的人类品质——自律、同理心、同情、责任、勇气、诚实、忠诚、审慎、节制、对正义的渴望——这一事实意味着他没有自我道德检查;问题“这是正确的做法吗”永远不会进入他的脑海。结果,他不仅滋养了自己的不满,而且还为此而行事。他为报仇而活,为了看着他的对手受苦,为了给那些在他面前不屈的人造成痛苦。甚至已经死去的前战争英雄也无法逃脱他的愤怒。

因此,唐纳德·川普是怀恨在心的人,他也恰好是总司令兼行政部门(包括司法部)负责人,他的周围没有人支持他。他已经用牧羊犬包围了自己。

但是问题并没有结束。川普在一个任期内就彻头彻尾地重塑了共和党,他对共和党的性格烙印比现代历史上任何一位都大,包括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

我要说的是,这个人深受里根及其总统任职的影响。我20岁那年,我在政府的第一份工作是为里根政府工作。1980年代的保守运动虽然几乎没有缺陷,但在思想上是认真的,在政治上也是乐观的。里根本人是一个体面、优雅和有品位的人。尽管经常被作为令人讨厌的袭击目标,但他对自己的政治对手保持着非常慈善的态度。“记住,我们没有敌人,只有对手。”为里根工作的印第安纳州前州长米奇·丹尼尔斯(Mitch Daniels)引用他的话劝告他的幕僚。

里根在告别演说中对美国进行了令人回味的描述。“我说我所有的政治生活是闪光之城,但我不知道我是否传达清楚我所看到的,当我说的时候。”他说,“但在我看来,这是一座高大而自豪的城市,建在比海洋坚固的岩石上,风吹拂,神赐福,并与各种和睦相处的人们聚集;一个拥有免费港口的城市,这里充斥着商业和创造力。如果必须要有城墙,那么城墙就有门,门对任何有志向的人都开放。我就是这样看的,现在还是看。”

一个高大而自豪的城市,其人民和睦与和平,被开着门的城墙包围;那是里根的美国形象,也是里根的共和党形象。

里根(Reagan)于2004年去世时,保守派专栏作家乔治·威尔(George Will)向他的这位朋友致以感激之情,对美国第40任总统说:“他走得很远,一路度过了美好的时光,他的快乐充满感染力。” 威尔说,里根有着“幸福的才能”。他补充说:“里根的总统任职,为生机赋予价值,特别是希望和友好,这给了这个洲际国家凝聚力和动力。”

在里根总统任期内,美国的权利肯定存在丑陋的因素,里根本人并非没有缺陷。但是作为总统,他定下了基调,基调是乐观,礼貌和优雅, joie devivre(生活的乐趣,意志指一切的快乐)。

此后,他被有史以来最粗鲁,最残酷的人取代。但不仅如此。在唐纳德·川普看来,没有喜悦,没有快乐,没有欢笑。驱使他的所有情绪都是负面的。川普有些令人讨厌,是的,但是这个人也有些可悲。他是一个受损的灵魂。

在另一时间,在不同的情况下,可能会有怜悯这种人的余地。但就目前而言,最好还是等待。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参加。从现在到11月之间,美国公众面临着一项重大而又道义上紧迫的任务:尽一切力量从总统任职中解脱出一个自怨自艾的人,他正在击毁这个国家而且甚至毫不在乎。

 

作者介绍:彼得·韦纳(Peter Wehner)是《大西洋月刊》的特约撰稿人,也是道德与公共政策中心的资深研究员。他在政治,文化,宗教和国家安全问题上广泛撰写文章,并且是《政治之死:川普过后如何医治我们的破损的共和》的作者。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见好(孬)就上港生惨胜 见坏就收川思
2019: 毛腊肉愚民有术亦有效,但不长久。
2018: 爱抚髀爱好久没发奖金了
2018: 民主自由人权在近不在远
2017: 文革是针对贪官污吏以及可能的贪官污吏
2017: 王洪文:中常委;张春桥:中常委兼副总
2016: 中国人是以色列人的后裔
2016: 潘一丁:美式“民主”是错误社会理论的
2015: 芨芨草:中国的精英为何成不了气候?
2015: xpt:搞啥民主?习不是你的性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