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纳川
万维读者网 > 天下论坛 > 帖子
从某些中国异议人士流亡到西方后的尴尬处境谈起(下)
送交者: 伊萍 2020年09月25日15:25:16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上篇提到生活在西方国家的中文界华人大多不接当地社会的地气,由于这些人一般难以成为当地精英,他们除了能影响一些同样处于边缘的华人读者或听众外,对西方主流社会的影响力极为有限,可是,这些海外中文界人士对中国造成的影响却不可忽视,他们对西方社会的误解有时会严重误导中国国内人,前面提到的盲目崇拜哈耶克主义思想正是例子之一,另一个例子是不少海外华人盲目吹捧基督教,导致当今不少中国国内知识分子也对基督教怀抱膜拜之心。据一位署名cunliren的海外中文作者介绍,美国思想库-皮尤研究中心于2018年进行的宗教调查数据证明,社会问题越严重的国家往往宗教狂热就越有市场,其中,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宗教信仰最狂热的国家,也是发达国家中社会问题最严重者。至于社会问题和宗教狂热,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在我看来很难分清,过于信仰宗教使得理性治国理念难以得到主流的支持,带来社会问题的恶化,反过来,社会问题的恶化又使得人们需要寻找精神鸦片的安抚。当然,我认为,美国的问题主要还是制度造成,是因为美国制度的民主性不如其他发达国家,使得反理性力量拥有制度优势、可以以少胜多,这说明,同样是民主制度,由于设计细节的不同,有些国家民主制度的设计比另一些国家更好。现在,中国国内也因为社会问题的积聚,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从宗教中寻找寄托,据说中国基督徒数量的增长率惊人,甚至不少知识分子也纷纷成为基督徒,在我看来,知识分子宗教化是一个国家最可怕的前景。我曾读到中国国内某异议知识分子呼吁说,中国的和平转型需要基督教,因为南非图图大主教所拥有的崇高胸怀是南非和平转型不可或缺的支柱,还有些国内知识分子将宗教捧到具有使人们获取超越党派和世俗利益能力的重要地位。这种对宗教的崇拜是典型的距离产生美感,因为中国社会没有宗教势力,就以为中国社会的缺陷是缺乏宗教造成的。其实,过于虔诚信教的人是最没有超越能力的人,他们看人喜欢分清敌我、排斥性很强,看世界是简单化的黑白分明,会信奉一些自相矛盾的信条而不自知,易于被反理性极端理念吸引,很容易被骗子欺骗。以上这些描述是不是会让中国人觉得有点眼熟?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列宁党的统治手法之一正是将人民的思想宗教化,包括将知识分子思想宗教化,中国不是没有宗教,而是有马列教,只不过马列教与其他宗教一样,拥有不允许异教存在的强烈排他性。我不了解南非的情况,只能猜测图图大主教的超越胸怀来自何处,一是可能来自他本人的高情商,二是可能来自他从小接受的世俗理性教育。我不相信图图大主教的崇高胸怀主要来自宗教,因为拥有超越胸怀的人一定是以有远见的思考为坚实的支撑基础,而不是像有些中国人以为的那样,出于什么神道道玄乎乎的对上帝的敬畏或是对下地狱的恐惧;我不相信图图大主教的崇高胸怀主要来自宗教,还因为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正是建造在基督教社会的基础上,而暴力加流氓的列宁主义也诞生于基督教国家,我生活在美国,我知道美国那个最信神的党派-共和党(又叫右派)选民们最看重的是女人不堕胎、丈夫不偷情等低层次道德,甚至极端到为了不让女人堕胎、连丈夫偷情都不在乎了,对更高层次的道德,比如超越党派和世俗利益的胸怀、有远见的眼光、对宪法的尊重(实际上也是一种超越、一种远见)等等,他们大多既不理解、更不在乎,有些美国右派是如此地鄙视超越之理念,他们将其打上引号,用来嘲笑美国知识分子或他们的政治对手-美国左派,因为那是知识分子和左派们爱鼓吹的对领袖的要求之一,这是为什么美国基督徒会成为支持毫无超越能力的川普的主力军。


需要说明的是,我举双手赞成宗教信仰自由、谴责中共迫害宗教信仰者的行为,我也承认宗教对人类社会有一定的作用,前面用了精神鸦片一词,并非完全贬义,人类对人生和世界的控制能力有限,有时需要吸点精神鸦片,对有些美国人来讲,宗教还是一种社交工具,人是群体动物,喜欢聚群。我反对的是过高抬举宗教的作用,如果一个国家国民的思想被宗教主导,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出现严重问题,民众会很容易被骗子欺骗或被极端理念吸引。当然,要防止宗教成为问题,方法不是禁止人们信教,而是要有一个更好的思想体系去与宗教竞争,让更好的思想体系成为大多数国民的主要思想源泉,在美国,这个更好的思想体系就是以符合人性的普世价值观为理想、以自由的理性思考为思维方式的文科教育体系。有些国家的宗教人士表现出高超的思维水平,往往是这个国家文科教育的功劳,而不是宗教的功劳。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里,过分强调宗教的作用很容易导致问题,因为没有能够与宗教竞争的更好思想体系。


还需要说明的是,我提到宗教时并不仅仅指基督教,其他宗教也同样,我们要严防将任何宗教势力推崇为反共领导力量,我们反共的目标并不是为了将中国从马列教换成另一个什么教,而是要从反文明反理性的治国方式中走出来。掌握一定话语权资源的知识分子们在捧人或推荐理念时应该以严密扎实的思想为基础,很多骗子或错误的理念往往最初是被一些轻率的知识分子捧起来,而群众一旦爱上骗子或坚信了错误理念后,知识分子就失去了控制,哪怕知识分子后来有能力认清自己判断失误,群众却早已馅在爱河里拔不出来了,伊朗反专制革命最终被伊斯兰化就是教训之一,对我来讲,如果推倒中共流氓后不过是换一种新流氓,那么,我毫无兴趣支持这种改朝换代式的反共运动。我们在判断一个人或一个团体值不值得捧时,不能只看对方反什么,更重要的是要看他们支持什么,看他们面对错综复杂的人类行为是否能够分清是非对错(即人文价值判断),看他们有没有能力理解更高的理念、有没有胸怀追求更高的目标,换句话说是有没有超越能力,否则,你捧起来的不过是另一个皇帝、甚至另一个骗子。目前,海外华人反共圈的一个明显迹象是,不少异议人士跟随在思想简单极端、很容易被骗子欺骗的某华人宗教势力后面鼓噪,对我来讲,这是继异议人士大批成为川粉后的另一次失望。中国人的最大不幸就在于一次又一次地被骗子骗,早期以陈独秀和李大钊为代表的一些知识分子被苏俄人骗,后来不少中国人被毛骗子骗,今天,大批海外华人,包括一些异议人士和美国名校毕业的中国博士们,被川骗子骗,后来又被美国腐败圈来的骗子和中国腐败圈来的骗子联手骗。真是一场悲剧接一场悲剧。


以上评论是根据我在网上读到的不全面资料为依据做出,由于我的中文阅读有限,对异议人士的评论可能存在偏颇之处,不过,我自信对海外中文界的评价应该还算公允。我访问的网站主要是一些带有比较明显反专制倾向的网站、和我可以建立自博客的网站,比如,几年前,我曾经比较多地观看美国之音中文网电视节目,我对流亡异议人士的了解主要来自那一段时间。当时,我想找一个比较有职业信誉的中文媒体,其他海外中文网站没有什么信誉可言,我原以为美国之音属于美国媒体,会更在乎信誉,可惜,我不久后发现,美国之音中文部至少一度被中国来的一些素质较差的知识分子掌控,这些人在美国生活几十年仍然缺乏基本是非对错的判断能力,不懂得遵守新闻职业道德的重要性,导致我从此不再看美国之音。这样,我失去了了解中国国内新闻的源泉,不再评论中国事务。我建立自博客的网站之一是CND.org,我早期初涉海外中文界时读了不少该网站上的文章,我对中国流亡异议人士的最初了解即来自此处,后来因为写博客和写书,自学了很多历史知识,思想水平有了提高,才发现该网站毕竟以业余写手为主、筛选也不严,虽然偶尔会出现一些有价值的文章,但多数政论文章民粹化倾向严重,一些文章甚至具有误导性,有时明显是个人攻击的稿子也会被接受发表,从数量上讲,基本上是谁更偏执谁就赢,唯一的好处是好像五毛文章不多,由于我实在没有其他更好的去处、除非从此不读不写中文,因此仍然在此发表文章、并浏览题目,阅读时只挑选我认为的好品牌(可惜不多),品牌未知的根据文章题目决定是否阅读,已知的烂品牌和陈词滥调者一律不读。当然,该网站是非赢利性网站,人手和经济资源恐怕都很有限,对文章要求太高可能将难以维持网站,这大概是所有海外中文网站的共同问题,更深层的问题是,中国人是三个人一条虫、不善于合作,没有能力共同集合有限的资源,办成一些真正对中国人长远利益有益的好事。我还在川普前军师班农因经济案被美国警方逮捕后做了一些网上搜索,以理解班农与某些华人,尤其是一位被中共追逐到美国的中国富商,是如何搞到一起的,之前我通过Youtube推荐页的标题和题头照片早已注意到这个对我来讲非常奇怪的现象,结果,我在Youtube上找到某著名流亡异议人士主办的几场有关此富商的多方谈话节目,让我了解到一些异议人士的近况,我吃惊地发现,这位来自中共腐败圈、被不少异议人士和海外华人捧为反共英雄的富商向美国法院滥告了一群海外异议人士和中文媒体人,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这样的发展真是让我跌破眼镜,也让人窥见靠流氓反共会带来怎样的结局。富人动用法律手段加害媒体人在美国并不罕见,川普当年作为富商就经常以法律起诉的口头威胁和实际行动来封西方媒体人的口,这几位被诉的海外中文界华人可以说大多是典型的不接西方社会地气者,这次以亲身经历见证了昂贵的法治工具更易于被富人操纵利用的缺陷。依我看,仅仅以富人可以滥用法律手段这一点,我们就应该支持给富人加税的政策,省得他们有太多的钱动辄起诉别人。可笑的是,据说这些清贫的华人知识分子除一位(即滕彪)外对保护弱势者利益的美国左派持敌视态度,一位署名为Pythagoras Sailor的读者在视频下留言说:“經歷了這麼多郭騙荼毒之後的諸君,...,終於對美國的社會正義有所體認,很好,但如果僅此而已,...,恕我直言,那就遠遠不夠了。美國右翼的核心價值觀(雖然要用辭藻加以掩飾)是什麼?‘Greed is good.’ 弱肉強食,贏家通吃,...,金錢至上,這些都是他們的信條”,“你們依附右翼就能自全嗎?在川普玩命加速任命了兩百多名聯邦法官之後,法院的天平在清貧的你們和郭富豪面前真是平的嗎?問問自己的良心吧”,“那麼多學有專長智商不低的人們,一窩蜂追捧郭騙,有很多至今不渝,用被洗腦解釋,豈非太看輕了這些人?說穿了,...,三觀共鳴...是根源。正如選川普的那些“保守派”“新福音派”和3k黨,明知川普公私兩德一塌糊塗,坑蒙拐騙逃兵役無所不為,還是要選他,就因為他們根本就是一類人,跟什麼保守、愛國、法治沒什麼關係”。主持节目的著名异议人士以前抱怨过中国人里吃瓜群众多、只配被专制统治,其实,任何国家的群众中都有吃瓜者,只是比例不同而已,当一个国家连精英和知识分子们都大多不在乎对错或分不清对错、对恶行为抱吃瓜态度时,群众吃瓜的比例当然就很高了。吃瓜是一种可以改变的习惯,如果你等到自己沦为受害者时才想起来谴责对恶袖手旁观的吃瓜行为,那已经为时太晚了。


海外中文网并非全是失望,我不久前在独立中文笔会网站上读到几篇颇为出色的学者文章,其中有两篇我今天想要强烈推荐一下,即,《林垚:多重身份与歧视的交叉性》、和、《林垚:跳出“(反)政治正确”论述框架的思维陷阱》。根据网上搜索,林垚(念姚)是一位拥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并正在攻读耶鲁大学法学位的来自中国的年轻学者,他写的不少文章都很棒,这两篇尤其精彩。林博士还写过一篇分析中国国内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何“川化”(这对我来说是新闻)的文章,我这篇应该算是分析海外反共华人为何“川化”,仔细想想,海内外知识分子表现类似应该说不奇怪,他们其实是一体,多数中国知识分子到了海外极少接触当地人,他们的脑子还是中国脑子。说句实话,纵观海外中文界,我有时认为,可能许多中国人的素质已经被红色教育破坏得没救了,读到这位年轻人的文章后,又让我心中升起希望,也许更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学习能力强,他们当中可以有更多的人从反理性思维中走出来,我希望中文界能多出些像林垚这样的思考者和创作者,只有依靠大批这样水准的知识分子,只有中文媒体自觉担负起社会责任来,中国人群的思维水平才可能出现普遍提高。


最后,我想以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吾尔开希最近讲的一句话来作为本文的结束话题,吾尔开希当年作为六四学生运动领袖之一在我看来所采用的斗争手法有可圈可点之处,他那时毕竟是狼奶喂养出来的红孩子之一,可是,或许生活在没有种族和语言壁垒的台湾使他更融入当地社会、更易于染上当地精英的主流风气,如今的他在台湾民主政治气氛的长期熏陶下成熟了,他在前面提及的著名异议人士节目中讲了大意如此的一段话,即,我们要在中国实现民主没有捷径可走。我希望更多的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海外华人能够成熟起来,我们应该认识到,只有用对的方法、用耐心的方法、用有远见的方法、用以追求更高目标的中国人为领导力量的方法,来推动中国走向民主,才有可能在中国建立起真正的、成功的民主。光有勇气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更高的智慧,如果单说勇气,穆斯林恐怖主义分子是最有勇气的人,可是,他们能干成的不过是破坏之事。我们不应该将所有精力放在反专制上,而是必须投入足够多的精力为中国民主化转型做好基础建设工作,推翻专制政权与实现民主远不是一回事,阿拉伯之春推翻了不少旧有的专制政权,新政权却往往换汤不换药。任何一个新政权诞生时,第一任领导人和领导阶层的素质极为关键,他们面临着转型所必然伴随的混乱局面,需要享有足够的民间威望和向心力,才能使人民给他们以足够的信赖和支持,同时,又必须拥有追求更高理念的胸怀和有远见的判断能力,才可能向人民兑现民主自由的许诺,最终做到既稳住局势、又把国家引向现代化政治文明,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更不是一件必然成功的工作,一群不接地气的轻易会被骗子欺骗的人、或只擅长煽动列宁式群众运动的人是不可能承担这样的领导职责的,不在乎对错或没有能力判断对错者、没有更高理念追求者、以及寄希望于外国大救星的人就更不靠谱了。当然,我不是说中国人推翻专制不应该寻求外国帮助,只是不能把主要希望放在外国人身上,更不能因为需要外国帮助而失去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从长远看,如果西方国家变得虚弱了、不团结了,中共专制政权的生存条件只会变得更好。如果我们无法找到对的中国人群来担当推动中国民主的领导力量,如果人们幻想用流氓手段一哄而起地推翻中共,那么,就算真的做成了,当尘埃落定之后,人们可能会像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伊朗人民那样,发现新成立的政权不过是一种新专制,许多异议人士为中国民主自由所做出的个人牺牲换来的只是帮助了另一个流氓。也许有些中国人会觉得我所列的对领导者的要求太高了,到哪里去找,事实上,我所描绘的优秀领导者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那就是孙中山以及团结在孙中山周围的一批优秀中国人,只是他们不幸遇到了极为不利于他们成功的国际环境,先后遭到西方帝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和苏联流氓及其操纵训练的走狗们一波接一波的破坏和攻击,最终阻断了中国走向共和与民主的进程。好在历史仍然给华夏人留下了一小片实验田,孙中山为中国设计的未来最终在那一小片实验田上由其理念的继承者实现成真。中国人尤其应该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是,不能仅仅因为看到某华人有洋人支持就捧其为领袖,现代东方国家最流氓的领袖-毛泽东和金日成皆为在洋人的钦点和扶持下树立起来。


总之,民主的成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可能通过不讲原则、不择手段、一哄而起、或只依靠外力的方法来快速实现。如果民主有捷径可走,当今世界上成功的民主绝不会仅仅局限于三十多个国家,早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反专制爱民主的大潮就风行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大多数国家,可是,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民仍然享受不到真正的民主权利,而中国作为亚洲第一共和国的诞生地至今处于极端专制统治之下,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人们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常常会被骗子欺骗,因为太多的人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反专制上、却忘了去关注更重要的一件事,即,怎样建设民主。还值得提醒人们注意的是,成功的民主仍然需要靠人民的精心呵护来保卫,否则,哪怕今天是成功的民主,明天退化成劣质民主也不是不可能。(完)


0%(0)
0%(0)
  将精力放在对的地方 - 荣浩 09/27/20 (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回国机票$360起 | 商务舱省$200 | 全球最佳航空公司出炉:海航获五星
海外华人福利!在线看陈建斌《三叉戟》热血归回 豪情筑梦 高清免费看 无地区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普世价值真能救世吗?
2019: 川普联大发警告:社会主义幽灵威胁世界
2018: 小习还不打台湾,再不打台湾就来不及了
2018: 法外开恩
2017: 占不到嘴上的便宜, Dotard应该消停一
2017: 一国两制系赝品
2016: 中国人除了思想都比西方自由(ZT)
2016: 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
2015: 中国古人的最高理想就是大同世界,爱什
2015: 溪谷闲人:毛泽东:不能抗日,军国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