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丁丁家长
万维读者网 > 海 二 代 > 跟帖
有关妈妈的二三梦---梦的启示
送交者: 亦宛然 2015月09月29日12:42:18 于 [海 二 代]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七、往生极乐 亦宛然 于 2015-09-29 12:40:58
 


③我二哥的梦



兄妹当中,二哥梦到的妈妈最神奇。



下面是我二哥记录下的梦境。



有关妈妈的二三梦



1、不可思议的世界



   人天天眠中有梦。你日之所想、所见、所闻于夜中所梦是“常梦”;你梦到平常未曾想过或者想都无法想到的梦,那该是“非常梦”了。你试着想想,你未闻到过、未见到过、未想到过,甚而作为你压根就想不出来的东西却在梦里闻到、见到、想到,何解呢?可不就是“非常梦”了!“常梦有千千万、万万千,往往梦过即忘,除非你不想忘了它而经常复习念叨,那是例外;而“非常梦有万万千、千千万分之一,往往是梦过不忘,你想忘怀却难以!



我有个梦是妈妈出殡前几日做的梦,是我此生头一次的“非常梦”,更且是不可思议的“非常梦”!



    这个梦的场景好像是专门搭建起来供我参观的(“搭建”这个词兴许不妥,容易想到拍电影,但是我只能这么说了)。因为这个场景是如此宏大,其不可思议绝非人类能想到,绝非人类能见到,更非人类能做到!



     这个梦可叫旅游梦,因为这个梦境,我走了一条“观光旅游线”,所以,如果能叙述的尽量清楚的话,那就照游记的写法来讲吧:



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就进了一个大屋……嗯,这房子形容它为“大屋”也不准确,因为我绝不是从门里进去的。怎么进去的我真没法想起来,如果非要我说,我只能说我就是那么进去的。那么我们先看看这个屋吧,我似乎没看到顶有楼板封顶,边有外墙围合,只能这么说,此屋之广大,你说多大也许它就有多大,这就是此屋印象。不由得想起来有一句诗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被天下寒士俱欢颜”,白居易的,我感觉白居易的慈悲不需要千万间,就这一间广厦大被天下足矣!想到这里,本来正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大屋呢,白居易不愧是白居易,就是这个词了,“广厦”!当然,这不仅仅是我刚进来的印象,因为这个印象其实一直贯穿了我在这个“广厦”的旅程(参观如此大的屋子,称为旅程不为过吧)。现在刚说到进来,进来后一定是首先看到了啥,没错,看到了——一个穿制服的女服务员,想是前台接待,白衬衣红坎肩,在灯火亮丽的总服务台站着迎客,倒是跟星级宾馆总台相像。前面说过了,我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现在我还得补充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进来、进来这里我是要干嘛的,因为那个服务员压根就没搭理我,我也仅仅是瞅了她一眼!所以说,至少我不是来住店的,这一点是肯定的。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房子中央了,虽然我说过这屋有多么多么的广大,但我就是觉得这个地方就是这房子的中央——哦,是个巨大的圆柱,外装修应是木制的,且显然这是唯一的楼层间的通道,上下梯级非常陡且窄,就跟华山最险最陡地方那般的梯级,想踏级而上那是不可能的,我是爬上去的!上去了,看到一个大台子,放着成袋成袋的粮食,似乎还有蔬菜,其实没看到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但觉得一定是粮食,同样的,周遭是跟底层一样广大的大厅。看完就下来了,这次下来却不是底层,想必刚刚上去的是三层抑或四层?下来后看到圆柱旁边的角落是一个桌台,桌台上站一个白嘟嘟的小男孩,不着片衣,张开手让我抱他,当时我梦里的那个心啊,那叫个纠结,打不定主意是否该抱或不抱,许是觉得后果不明?总之不能确定抱或是不抱,但我终究没抱。因为这个梦的离奇和不可思议,现在想来,梦里如果假如抱了这孩子也不知道会怎样?想想也是,梦这东西怎么还能假如呢?啊哈,假如一下再梦回去那里打定主意,确定抱他……?好了,梦话少说,说说这孩子吧,怎么说呢?啊,太漂亮了!似乎全身不着一粒俗尘一样,全身圆润,说不出来的一种干净,嗯,不错,就是这么个感觉!当时没抱着孩子我似乎也没什么心下不忍,倒是两眼忙着东张西望。往下走一点看到是多个不同层级、呈梯级分布的木地台,大小形状不同,似日本的榻榻米一般,首先感觉到这是人睡觉的地方。梦里的我当时在想:这该能睡多少人呐,这不是想睡多少人就能睡多少人么?往周遭我还是到处望望,同样的,这里也是不知道有多大,似乎也是要多大就有多大。就跟进来一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出去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是从大屋的南边进来,北边出去的。出去以后不知怎么地我倒是没有东张西望了,是顺着南-西--中,逐个方向看的(这梦也奇,我能清清楚楚辨明各个方位)。出来后我是往西走了,左手,即南边吧,是个非常大非常粗的树根,说它是树根是因为我似乎没看到此树有枝叶,高度应是几十米,合抱说不来,应是相当的大吧,因为树根底部处依照树的圆心被分割成八个不能说它小的呈扇面的房间,每个房间应是咖啡屋或者是酒吧,前面有吧台,都站有一个穿民族服装的女服务员,其中一个印象深刻,穿着藏族人的民族服装,她们看似准备开门迎客做着准备工作,吧台上摆着高脚酒杯,里面应该是有清澈透明的白酒。梦里的我当时在想:这酒不知道有多好喝!可惜现在太阳还没有落山,酒吧现在是不会招待我的,等晚上过来吧。好,不扯了,接着说——这么想着就往西边看了:嗬!西边的景象与前面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景致,那里的景致虽非常辽远但极其清晰,看到的前景是有很多大树。这些大树太大太高了,高大到树顶都接着天,树后的背景是明亮的、落日映照的天空,树在天空的背景里是剪影般的,美得不可方物!虽然这么美这么美,可我似乎也没看多久。那么,我就接着往北走着看了,啊呀!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楼房!我很仔细的看了这个房子的造型和立面细部,设计的非常创意和精细,应该是有着非常创造力的建筑师设计的:这栋楼房我似乎没看到顶层在哪里(也许看到了,这点上记忆有点模糊,不能骗人,但是即便看到了也是高不可攀、难以够及的感觉),总之我当时确实仰着头努力往上看的,反正就一个字:高!真高!!奇的还有就是楼的长度,从西至东非常的长,也是一个字:长!真长!!梦里似乎有人告诉我,这栋楼是四十八中教学楼,是因为这个地方原来是城郊的工厂区改造后把四十八中搬迁过来的,这个地方大都是退休的养老的人在这里生息休养。四十八中看完,我就往中间走、中间看了:这是个非常大的中央广场,有多大?你只能用广阔来形容它,城市的普通广场在这里也许仅仅占到一个角落!这个广场静而不闹,有不少的人在那里游玩休闲,还有孩子在那里,呈现的是一种悠闲自在,幸福祥和。没错,不仅仅是表面肉眼能看到的祥和,我甚至感觉到他们内心的祥和!绝不是现在城市广场里的那种喧嚣热闹,特别是那种肉眼看不出来的人们内心的浮躁。我站在的这个地方是个下沉式的广场,方位在广场的东南方位,这里似有小型的喷泉、跌落的花台。往西看,不知道离大树天空的“背景”有多远。如果非得说明距离有多少,那就只有这样形容:“绵延”。不知道有多远。这个广场还有一个感觉就是非常的干净,人虽多却寂静,一尘不染。



     就这样,大屋外的景象从南至西至东到中就看完了,然后我接着就醒了。



     如果说南边那个大屋的印象是广大,那么,大屋西侧的那个树根和东边的大楼的印象可说是巨大,西边景致的印象应是远大和高大,中央的广场该就用广阔、洁净来形容了!这么着,你能体会出这个梦该怎么形容了?是的,到处是不可思议的净!不可思议的广!!不可思议的大!!!不可思议的高!!!!



    我还可以这么说,就梦境来讲,用一幅画来形容也是恰如其分:西方的巨树和落日的天空就是画的背景,是画里最明亮的部分;前景依次应该是南方的巨大的屋子、巨大的树根,北边巨大的楼房,围合成中央广大的洁净且寂静的广场,至于东边,没看清楚,感觉上就像西边一样似乎也是无限远,无限远……当然,此梦境确实可比作一幅画,但是我想应该没有谁能画得出来吧。



    此梦似是有人把我带入了另一个世界让我参观。我有时在想,上天如果让我再活一百年,那时候让我再说此梦,也会如昨晚刚梦到的一般历历在目!



    就如我的文字里面加了那么多惊叹号一样,即使再加上再多的惊叹号仍然无法表达我的惊叹!此梦可不是不可思议吗?!



 



                    2、冰世界  



妈妈呀,你果真还活着啊!



突然看到妈妈活生生的坐在那里,多少日来充斥在心胸中的万千悲痛顿时化为乌有。眼前这一切,我没有一点疑虑和猜疑,却是惊喜、欢喜无可言喻。身心内就像有一个强力无比的排气扇一样,连日来悲伤气闷似乎一股脑的排出心胸之外,转换进来的是满满的幸福、欢愉,一刹那充满全身。现在想起来,这种感觉我哪里碰到过、哪能碰到啊?怎么形容呢,也许只有潜心学佛向佛之人突然看到观世音菩萨的那种心情才可比拟吧……摸着妈妈的手,可不是好好的吗?这么多日来,我们怎么就说妈妈走了,那可不是一场梦吗? 



    你猜对了,其实我现在看到的这一切才是梦! 我怎么来到妈妈跟前的?不知道。梦境可能往往就是这样吧,冥冥中就把你带到一个场景中,地点、人物、事情也许清晰可见,唯有时间、缘起却难以明瞭。嗯,妈妈是坐在一个舒坦的椅子里面,应该挺宽大的,因为妈妈看上去那么的舒服自在。妈妈在干嘛呢,很明显,是在休闲的晒太阳呢,因为:其一,妈妈是坐在一个很宽大的晒台上,木质的阳台,可见一条条拼接的木条;其二,妈妈外衣敞开着,在座椅上自在悠闲;其三,妈妈前面是阳台精致的木栏杆,外面的明亮映照在地台上。



   我是蹲在妈妈膝前的,其实妈妈没有回应我她真的没有走,我们确实是稀里糊涂般搞错了等等,她其实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可我就是明明白白的感觉到妈妈很肯定的回答。哦,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一层木质别墅,妈妈在的地方是这个别墅的北面阳台,这个别墅我都看到阳台门了,虽然没有进去,但感觉一定是豪华舒适的。有一点奇怪,生活中晒太阳应都在南面阳台,妈妈却是在北面阳台晒太阳,而且还真有明亮照进来!



知道妈妈健在,心放了下来,我再也没有过去搭理妈妈,倒是到处打量了起来。



     前面只顾着千方百计表述心情了,妈妈的样子还没说明白:妈妈是朝着西边坐着的,敞着衣襟,坐着的椅子有扶手,感觉比较宽大舒适,也有可能就是妈妈病重坐着的那个轮椅,面相虽然不算年轻,但也绝非走前病中的样子,应该是比病前的样子还年轻精神。看到妈妈前面的阳台栏杆,吸引着我走过去看看——啊?!这圆木栏杆却是被冰包裹着的!吃惊这才刚开始,往外以北以西看去,竟然是结了冰的海洋,而且,妈妈所在的这个别墅竟然就在大海之中!这吃惊真是非同小可——妈妈所在周遭原来竟是一个冰的世界:巨大的冰面,蓝色的、白色的冰成片波纹般延绵,蓝冰白冰相间,晶莹的玉一般,宽广无垠!倚栏而望,没有其他,只见晶莹的冰世界!



   然后,就醒了。梦就是这样,该醒的时候就醒了。因为是如此不可思议的梦境,而且是妈妈在其中的梦,所以记下来生怕自己忘怀。其实这也是多虑,因为再过多少年我绝对还会如今日一样历历在目。      



还有,我想,这个梦是妈妈把我带进来让我看看她是在哪里,她在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的,对这一点,我深信不疑。至少有一点可以佐证的就是,妈妈至始至终没有对我有一声言语,所以她把我带来就是让我看点什么的,而不是让我来陪她聊天的。我这么说不是牵强附会,因为随后不久的一个梦却是我没看到什么情境,只有妈妈在跟我聊天!



此梦境一开始我不敢向别人说,因为梦中的环境是冰的世界。一想到冰,就意味着寒冷、不舒服。但憋了很长时间终于忍不住向哥哥说了,哥哥非常惊讶,他说那就是极乐世界的境界啊!为什么呢?因为佛在《观无量寿经》中明确指出,欲看到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必须进行一系列的观想,其第二观即为水观、冰观、琉璃观。如经文所述“……既见水已,当起冰想;见冰映彻,作琉璃想;此想成已,见琉璃地,内外映彻,……”。对比我的梦境,那晶莹剔透、广阔无垠的巨大冰面,与经中描述的境界何其吻合!



 



                         3、重楼



     我不是博识的人,“重楼”这个词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其实,一般的人都很难听到这个词。我百度了一下:重楼,中药名。为百合科植物云南重楼或七叶一枝花的干燥根茎。其味苦,性微寒;有小毒。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凉肝定惊之功效……看来,知道“重楼”这个词的应以采药的、卖药的、开药的为多。



     虽没听说重楼这个词,却是梦里有人告诉我这个词,而且是妈妈梦里告诉我的,是不是真的不可思议呢!



和前一个有关妈妈的梦一样,突然就看到妈妈了,那个惊喜交加,自不待言。妈妈穿着深蓝色的衣服,没跟我说话,似乎在等我问她从哪里来。这次跟上一个梦心境不同,我心里有了疑虑,以致心里大大的思想了一番才开口说了一句话……



一切迹象都显示妈妈去了极乐世界,现实中我深深的相信这一点。可是这次在梦里,我看到妈妈了却充满了疑虑:妈妈是不是真的往生极乐了呢,万一不是呢,如果不是,会不会去了鬼道什么的不好的地方呢……我对佛教了解不多,但还是就我知道的从心里过滤了一遍(就是这么点“知道”的也是从妈妈那里知道的):地狱、鬼道、神道、人道、畜生道、极乐世界……可是,如果是鬼道什么的不好的呢?真是不敢想了。总之,梦中我的心里真是翻江倒海。最后从中选了一个人道,自己觉得人道应该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差,还是过得去的。于是,我终于决定问妈妈从哪里来的了:妈,你是从人道来的吗?妈妈肯定的答复我,是从极乐世界来的!那一刻我真的是大喜过望,以致我高兴地的啪啪啪拍起了手来。一切疑虑全消,内心真是欢喜无比。随后,妈妈说,“但是……”,那时候我已经管不了妈妈说的“但是”后面有什么“但是”的了,在我看来,只要是往生极乐,无论怎样都是好的!妈妈说了:“但是,我现在待的地方是孤僻之地,重楼那里才是更好的地方,我以后会去那里的。”



然后,同前面的梦一样就醒了,醒了以后顾不得重温这个梦,只有一个巨大的问号在脑子里盘旋:重楼是个啥?翻身而起,百度一下,就是开头那个答案,一种云南药材而已。可是我不甘心,显而易见,妈妈说的重楼是一个地方呀,怎么能是一种药材呢?很显然,得从佛法里面找解释了。我是佛门外的人,有位懂佛法的居士说,《佛说阿弥陀经>>里有极乐世界的描述:“极乐国土,七重栏循,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是故彼国名为极乐。又舍利弗。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玛瑙而严饰之。”虽然是断章取义的,毕竟这里面不是有“重“楼”两个字吗?






我哥哥的梦



哥哥的梦比较简单。确切的说,是在一个星期之内做了两个梦,但巧就巧在两次梦都是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场景!梦中妈妈是在医院的病房中,虽然是病房,但是窗外阳光明媚,妈妈的样子是一个中年妇女,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与三四十岁时的长相一模一样。第一次哥哥摸了摸妈妈的肝部,发现原来因长满肿瘤而硬邦邦的腹部变得柔软有弹性,旁边有人说病已经完全好了;第二次梦见妈妈病愈出院。



分析一下这两个梦:一般来讲,重大疾病,特别是绝症都属于业报。妈妈之所以得了肿瘤,同样也是过去世业力的显现。梦中妈妈肿瘤消失病愈,是不是意味着恶业已消呢?



4、遗憾



妈妈终于夙愿以偿,在肉体这座房子损坏后到了她最向往的地方。这是我们最开心最欣慰最骄傲的事情。但,妈的往生仅仅是下品下生,她的瑞相与我在佛书上看到的诸多往生事例比起来也有一些差距。我每每想起,都替妈妈遗憾不已。



比如,很多往生者能预知时至。什么意思呢?就是往生的人在去世前若干日或者若干月、甚至半年、一年甚至更早,就知道自己离世的时间了——哪月哪天,甚至哪个时辰都知道,准确无误。他们往往会提前告知亲朋好友,让大家到时来送他往生,很是神奇。我妈妈,没有预知到自己往生的日子。



再比如,很多往生者在神识离开身体的刹那,家人会看到一道从空中直射入室内的光柱。这是佛在放光接引。有的往生者就是在喊出一句“佛来了!”之后含笑而逝。这两个瑞相,妈妈没有。



为什么呢?



把原因分析出来,是我写本小节的主要目的。



还是引用高僧的开示:



藕益大师说;“往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在持名之深浅”。就是说,能不能往生,主要凭借信心与愿力,而往生后在九品莲花中的哪个品位,要看念佛功夫的高低。



广钦老和尚开示:“念佛,念到心中只单纯一念,无其他杂思想,便能预知时至。若还有其他思想,妄念障住,虽念佛也无法预知时至。”——“心中只单纯一念,无其他杂思想”即念佛的最高境界——一心不乱。



妈妈的信愿不仅仅有,而且非常强烈,所以,妈妈往生了(妈做了无数的善事。这也是对往生西方非常有帮助的一股强大的力量);但因为妈妈念佛的功夫离“一心不乱”还有相当的距离,所以妈妈只是下品下生,没能预知时至……



其实妈妈应该可以做到一心不乱的。只是因为修行方法上有些偏差才造成这一大遗憾……



不过,话虽如此,在“修道者多如牛毛,往生者凤毛麟角”的今天,妈能如愿往生,而且还有很好的瑞相展现,也是非常难得,非常令人敬佩的了!






妈妈往生极乐的故事讲完了。不理解佛法的朋友可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既然你妈妈是信佛学佛的,佛菩萨为啥没把她的病治好呢?



回答:



首先,佛弟子得了大病重病甚至绝症,经学佛修行而得以痊愈的事例非常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佛教网站了解。



其次,佛菩萨加持大病痊愈的前提是:寿命未到结束时日(佛书上也有寿命延长的事例)。



佛弟子在生病后祈求佛菩萨加持恢复健康时,都会这样祈祷:如果弟子寿命未到,请求佛菩萨加持弟子疾病消除;如果寿命已到,请求加持弟子往生极乐世界。



因何这样祈祷呢?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永远不死。寿命一到,任何人都会与这个世界告别。



那么,我的妈妈是不是寿命到了呢?



我想应该是的。因为有预兆。



预兆来自梦境(大家要知道,有些梦是能预示未来的)。



多年来,我每晚都会做梦(心不清净之故),一般都是乱七八糟的、毫无意义的梦。但从20143月份开始,我的梦不一样了——接二连三做着各种各样特别不好的梦:或下大坡,或下台阶,或走黑洞洞的路,或狂风暴雨,或在悬崖边上,或道路泥泞艰难行走,或从十几层的电梯摔下来……这样的梦,三五天来一次(有两次是连续三四晚上),让我心惊肉跳、忐忑不安。我知道这些梦是坏梦,猜想可能在预示什么坏事要发生。这样的梦,一直持续到5月份中下旬才消停下来(正好是妈妈生病开始的时间)。到了6月初,谜底揭晓:我亲爱的妈妈患了癌症!这才明白,那些噩梦是在告诉我,我的妈妈即将离我而去啊!



还有我弟弟做的一个梦。



去年6月初的一天,我弟弟梦到老家的房子倒塌了。这是个极为凶险的梦。这样的梦,一般都是预示有亲人会离世。几天后,我妈妈被查出癌症。



我妈自己也有预感。这里就不写了。



佛告诉我们,这世上的一切都离不开“因缘”与“果报”。妈妈50岁开始学佛,这是“因”;25年的修行,这是“缘”;75岁,往生净土的“果”成熟。瓜熟,蒂落。此生旅程走完,回到那个心心念念向往的美好世界……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西风东渐:可爱的Cooper
2013: 范儿352——废除ERB(New York):恒心
2011: 温妮燕:生两个还是生三个
2011: 乐维: 从美国学校教洗碗想到的
2010: 宝宝最需要的朋友都有哪些?
2010: 宝宝撕书,聪明妈妈有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