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
万维读者网 > 七荤八素 > 帖子
家宴
送交者: suibian2009 2017年10月16日19:27:56 于 [七荤八素] 发送悄悄话

                调动

    

我在京郊某厂做工时,因发表论文,引起有关方面注意。先是某大学来借调。厂里不尿。又过一阵,来了捣蛋工业部的调令,发令机关是国务院(劳动人事部),这可是国家最高级别的人事部门。我想这他妈谁敢挡?拉几个朋友就吃告别宴去了。可吃完了回来,这事却黄了。我们那个县团级的党委书记竟回绝了国务院的调令。所以说有时政令不出中南海,一点没错,起码是不出中南海北院的国务院。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这书记历史上还犯过男女关系错误被处分过。这事搁在今天好办,由王七三出面将其双规。但那时还没发明双规。对这等混蛋,找不到地方下嘴。

我找到书记,向为何不放?他问你为何走?我说国家需要么。他说我厂也是国家的,我不需要?我又说我有特长,他说谁让你有特长的?正因有特长才不放。你踏实在这干一辈子吧。我一口血喷了出来就被送医务室了。挂盐水时我琢磨他为甚不肯放我?忽然想起不9前,本厂媒婆曾将书记傻大黑粗的千金介绍给我做生物煮饭机,我以不敢高攀为由婉拒了。哦,他这是嫌没面子,跟我结上私仇了。

人最怕结死仇。吃回头草,娶大脚千金能解决问题。可我妈说了,你还年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表急着找喜妇。再说凭什么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我有婚姻自由,不因有一技之长而丧失嘛。问题是县官不如现管,面对强权,不低头不行啊。这个问题困扰得我茶不思饭不想,天天下馆子借酒浇仇。说实在不行就维加斯吧,可我们国法又不拥枪。

正没理会处,窗口走过一人,我眼睛一亮,似乎看到地道尽头的光。

徐小敏,哪里去?我大喊一声,对方回眸一笑百媚生,约会去!我说这么冷天儿,不如跟我约吧,我炉子刚加了煤球儿。徐小敏去年进厂,我曾把着她的小手教切菜,当时心里有些麻爪爪,属于琼瑶小说里,偶然的呼吸吹动了对方的发丝,幡不动心动那种。后来她高升车队调度,就相忘于江湖了。不过老交情在,见面仍然会打情骂俏。

等她进屋把手搓热了,我直奔正题:听说你爸不当人事处长,升本局局长了?得到肯定后才提出要请她老爸出面,以顶头上司的分量,碾压刘老书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的抵抗,和对一位不世出的杰出人才的压制。

丫头性格倒爽快,一口答应试试。当晚就通知我她爸叫我礼拜天进京去面谈。我大喜过望要拥抱,她说甭玩虚的,还是周末西四大地餐厅的罐闷牛肉吧。

周末坐火车进京,一路光听徐小敏牛B。说文革时她爸让人关牛棚,三个哥哥没一个肯去送饭,就她一个几岁的小姑娘敢去。故家人骂她十三点,老爸却从此对她有求必应。让我见面尽管直说。最后我说她家人的评价蛮到位,把她气的不轻。

到她家赶上吃饭,局座喝了些衡水老白干,迷缝着眼打量我,说靠,这些年我过手的调令里,国务院下的还是第一次,看来你本事不小么。我讪讪地说不过是把人家拱猪的时间用来研究了。问题上刘书记竟敢不放行。您也不用处分他,把他调走几天,等我走了再把他调回来,大家不为难,国务院的事也办了,是为上策。徐小敏拍手说这个主意好。遭她老妈狠狠瞪一眼。她老爸倒连连点头。我站起来,做了个郭文贵式的双手合十报,说大叔,为了祖国科技,拜托了。

徐局说坐坐,你家在北京?住哪?做什么的?我说做饭的。最拿手潘鱼,糟溜乌鱼蛋。陈毅贺龙吃的赞不绝口。日本天皇也买我们的三不沾。那菜可难做,每个要颠锅四百多下,回头我来给您做一个?

徐局点头道,这就对了。民间不知道共产党怎么运作。我们上级组织通常并不否定下级组织的意见。刘书记既然说工厂需要你,别说市机械局,就是总理也得考虑。为了调厂里食堂一个大厨,先调厂党委书记,行的通么?

一番话把我的心说凉了零点五截。可大叔管一两百厂子,这么推心置腹,你还能咋地?我说,谢谢您跟我泄露组织机密,我再罗索就是不识抬举了。让我借您的花献您这佛,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调不了一个厨子而干了这杯吧。说罢自管干了一杯,对众人拱了拱手,说了声叨扰,就“仰天大笑出门去”了。

WHILE, “我辈仍是蓬蒿人”,他奶奶的。

在西四小吃店地下西餐部,刚喝了一口啤酒,让人把杯子抢了。一看是徐小敏,喝一口我的啤酒,说我欠她一客罐焖牛肉。我说事没办成,欠个蛋。随后我们用莫斯科煎小泥肠就伏特卡,臭骂她爸爸一顿。他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之际,谁送饭这么快就忘了?又骂书记老刘管不住那根东西。当八路时徐老爹还是他手下呢,自己才混了个县团级。酒到N坡仙,徐小敏粉面通红,说趁丫下礼拜到北京开会,找人把丫装口袋扔什刹海!

我惊问,下礼拜开会确实吗?她说我走后她质问老爸,老爸扔下一句“下礼拜四部里开会,他来参加,住部招待所,你们自己求他"就睡午觉去了。我一拍桌子,这是让你给我提供情报,让赶紧想辙呢。看来还没完全忘恩负义。好,好,我们这个党还是有希望达。

我马上拉徐小敏回家,召开家委办公会议。众人都说开家宴招待刘书记。我爸妈一起上阵,扒鲍鱼,烩鸡丝,羊汤潘鱼,油爆双脆,加上二哥的芝麻鸭肝和冷盘。只有我摇头。我爸说这桌菜吃趴下过半个北京,总理将军部长元帅无数,莫非还办不了你们厂的刘书记?

我说老刘混入革命前一直在陕北掏地,只认识棒子面以下的糙粮。胜利后吃过几次细粮,但最高境界超不过羊肉夹馍。他吃鲍鱼相当于牛嚼懂牡丹。我妈说,啊?鲍鱼都不行?这可咋办,再说陕北菜咱们不会啊。说着就撩起大襟儿擦眼泪。我姐骂我胡说八道。我说我搞科学只会实事求是,不会谎报军情。我哥让我滚出去,我爸说罢了罢了,你们再吵我就犯高血压了。我说看看,事没办,己先乱,难怪汉奸说内斗是国民性。站起来说,既然谈不拢就算了吧。最多我炒一辈子猪食。

徐小敏劝架道:随师傅表酱说,你们家不是跟周总理,罗瑞卿,贺龙,陈毅,邓小平合过影吗?翻出来挂墙上镇镇他没准就行了。众人一愣,这个好,声东击西。我说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妈破涕为笑,说这是谁家闺女长这么水灵,东头扫公厕的赵长顺是不是你爸?过来我好好看看。我说妈你认错人了。她是白塔寺徐家的,办机器厂的。进门时你不理人家,现在又笼络。我妈说,这还不都是为了你调动,我一急没看清楚吗?我说,要办家宴还得靠她。刘书记谁去请?我请他绝不会来。只能她。她爸爸跟刘书记插香头拜过把子。。。

此言一出,全家好几GIG的眼神扫了过去,把徐小敏照得雪亮。一个腐蚀我党干部刘贵山的毒计就出笼了:由徐小敏盗用她爸名义邀请老刘至私宅,也就是我家,吃私家菜。徐小敏编造借口代表她爸爸作陪。同时用跟政要合影镇慑刘贵山。再由我二哥讲解菜式和名人典故,酒足饭饱,由我爸合影。这时宾主充分和谐,依依惜别时,伺机提出食堂小随师付调导弹工业部的问题,达到本出大戏的高潮。

我学烹饪时也学过运筹学和孙子兵法。用菜用料,烹饪加工,跟用兵本质相通。但是行贿没学过。这得发挥创意,并没一个现成的模式。我这一计得算一个早期的犯罪样本。这桌菜价值在今天大约得小一万块。而且是违反习八条,顶风做案,让王七三抓到,没准有机会进秦城。

这一计策得到多数的赞同,只我姐说:活都别人干。你干吗?我说我活儿最重。招是我出的吧?脑细胞死一半。而且贵山同志腐败后,搬家这活儿落谁身上?光书就几大箱,加上细软… 我姐说,啧啧,瞧把你得瑟的。给家里找这么多事,该抽嘴巴。二哥说可以动家法。我说,问题是我跟党恩怨太深。如果宴会时在家,不合让刘头儿撞见,要当场了结血海深仇,各位伟大的厨艺,加上价值一万多的糖衣炮弹,只能打水漂了。

到礼拜二晚上, 我注意到刘老头子没来食堂端他最爱的美食--熬白菜。情知已按计划坐着火车入瓮了。礼拜三下午收到徐小敏打电话,知道贵山同志已欣然接受了邀请,我爸妈和二哥正忙着发鲍鱼海参给他做饵。“擎等着听好信儿吧!” 她说。我亲了一下电话筒子,扔掉铁锹和熬到一半的猪食,抓起鱼杆到河边去了。岂不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好像哪个名人说过,古之大将,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往往会去坐一下钓鱼台的。

万没想到,晚上九点给徐小敏打电话,她上来第一句话是“全砸了”。原来人算不如天算,当天下午四点,老爸忽然接到紧急电话,说国家领导人要在中南海紫光阁设晚宴招待国宾,让老爸老妈去做菜。话音没落,中央警卫局的车已经开到了门前,两条彪形大汉左右各站一个。两位厨子只得跟去了。

我说这不可能。我家给国务院办席不要太多。一律都提前定好,从来没有这么催命的。徐小敏到底怎么回事她说不上来。我忙问那么谁钓刘贵山?却是二哥临时上阵,手忙脚乱,总算把菜对付着上了。

贵山同志见徐局长只叫女儿作陪,很不高兴。吃到鲍鱼,又烧糊了,说呸呸,这是什么菜?我家乡下老婆子都烧得比这个好。回去告诉你爸,就说我老刘很生气。二哥一直把他送到三三一车站,他老仍然是他老。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只是嘴里多了些苦味。

我鼻子都气歪了。国务院是不是有潜伏特务啊?调令刚下,就把我团队的主力给叫走了。计划根本无法实施。都这样中国梦还怎么实现,民族怎么复兴啊。

后来知道,那天正赶上美国特使奉命带总统亲笔信来华会晤邓小平。澄清关系中的分歧。邓小平谈得满意,会谈结束时说,特使先生,今天晚上我用名菜三不沾和葱烧海参犒劳你。他老那些日子操劳过度,说话都颠三倒四了。御膳房措手不及,明明原定是粤菜红烧大裙翅和太爷鸡嘛,一句话改鲁菜了。可前总理说过,外交无小事。咱们国际上一口吐沫一颗钉儿,哪能随便改,只能将错就错。把南裙改成北鲍了。

没人知道,两国这次里程碑式的关系转折,是以我调动的失败为代价的。我转一圈腰子又回到原点,唯一欣慰的是,这颗丹心,总算照了一次汗青。

这是后话,当时可不知道。所以照汗青的那个周末是灰色的。猪头肉下酒,完了吹口琴。“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细又长”,一直通到翻猪食的地方 -- 职工食堂。

礼拜一上班,翻猪食的哥们儿都说我瘦了。我说昨儿个刚造了小二斤猪头肉,瘦是没瘦。不过搞科学未遂,哀莫大于心死,人蔫了。几位说,不要装B好伐,当厨子就当厨子,搞甚科学?我说,你们想,我这么大一人才,见天儿的跟你们丫的一起搅猪食痛不痛苦?我现在一见你们就特么腻味。大伙儿听了不爽,都要跟我理论。

班长老蔫拉偏架说,你见了咱们腻味是吧?好哇。打今儿起你外头砸煤块儿去。我说你当个班长还知道姓啥吗?老子国务院都平趟,你让我当民工砸煤块?就手一碗剩面条扣过去。这孙子让过了,回手一个生鸡蛋砸我脑门子上。第N次大战就此爆发。一时间我哥们和他走狗开仗,土豆子和洋葱头乱飞。赶上早饭时间,打饭的职工正撞到看点。点评的,叫好的,分析战斗形势下注的,很快为争抢最好的看球位置打起来了。这是我厂刘贵山统治以来最大的群体事件。事后统计,三十多群众挂彩。

这时就看出专制的力量了,战斗白热时刘贵山同志跳上红案,大喝一声都他娘的住手!李鬼子,谁再打,给我一枪撂了!李鬼子是保卫科长。平时一张阎王脸,职工见他如见鬼子。这孙子真有枪,而且枪法贼高。一次巡夜碰到偷电线的农民,隔着老远,一枪就把领头的村长给放翻了。

所以当天下午,我就进了保卫科。

“本次动乱,谁先开的第一枪?”李鬼子问。“我,”我回答,“我要调走,刘书记不放生,您看这道坎儿该怎么过。”

“呵呵,破罐子破摔。你小子倒蛮坦白。”鬼子冷笑,大金牙闪了一下。“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嘛,我懂。嘿嘿,”我的笑也挂冰棱子,“下一步是送局子吧?劳驾告儿他们一声,要杀要剐都行,就是别灌辣椒水。我不爱吃川菜。”

“行啊,到这份上还嘴硬。带他去人事科办手续,”鬼子歪一下嘴,指明了门在哪儿。开除?破釜沉舟还真奏效么。压抑着得逞的狂喜,不动声色迈着英国绅士步儿走了出去。导弹是没戏了,可我家饭馆还缺个油锅,也干得过儿…

出人意料,人事科给我的不是除名通知,而是批准调动的通知。更意外的,是我的工作鉴定:该同志在职工食堂期间,勤勤恳恳,工作踏实,钻研业务。。。我担心是不是得少年老花眼了。

事后徐局座透露了事情原委。那天我二哥把事办砸了,情急之下给了老刘一张中南海参观券。这东西外头稀罕,但我家带半官商性质。向来不缺。用来拉人脉,好使。刘书记参观毛泽东书房,看到一本黄书,当场嚎啕大哭。闹得同去的人都很奇怪。

原来他延安府人氏,家里贫困。读了几年私塾就放羊去了。这天背柴路过枣园,被一个手拿一卷书,正在枣树下踱步的南方人叫住,问了家里的情况,问他认不认得书名,又说为什么不当兵打鬼子?说着用书指了指村东头。村东头是征兵处。

那招兵的听他说了原委,告诉他,这人是毛泽东,管好几十万兵。又说既然是他推荐,抗大招生,你就来读书吧。一个不小心,磕头碰到天,就此参加了共军。而他在毛泽东书房看到的,正是当年那本“左派幼稚病”。不由得触景生情,想到一生种种坎坷,一时糊涂,竟然把我给放了。

说书的喜欢用无巧不成书,这事却成了“无书不成巧”。闹了半天,我这调动,是让毛泽东用一本左派幼稚病给办成的。我觉得,毛泽东真是伟人。伟人有神通,去世了还能继续给你办事。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麻辣豆腐 桂花糯米藕 鸡汤煮冬瓜
2016: 她离过婚,满脸皱纹,靠什么俘获霸道总
2014: 田园时光:花雕园蹄片
2014: 鬼佬都睇唔过眼 铲走李瘟神
2013: 登错了,道歉
2013: 养颜润燥:红枣百合莲子银耳羹
2012: 被咸面包诱惑的味觉『香葱土豆泥面包』
2012: 老少皆宜无法抗拒的下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