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诤友
万维读者网 > 教育学术 > 帖子
伪造的佛经自封宗教权威正因宗教的俄狄浦斯情结性禁忌潜意识核心
送交者: 北斗天巡 2019年08月18日10:45:10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为佛教界众多“大师”极度推崇、名字一开始又有那烂陀寺的名字在内、被称为“最重要的佛经”的楞严经,居然在玄奘法师到印度那烂陀寺取经找回的梵文经典中找不到文本原件,而且这么重要的经典、没有被玄奘法师所翻译,也没有看到玄奘提起这部经,相反与这部经有关的线索,全部都与比玄奘稍晚一些时代的唐朝大臣房融有关,如果这么重要的经典、据传说在唐中宗时代由一不知名印度沙门传来,一不知名沙门带来、没有梵文在贝叶草上书写的原本,如果真像楞严经在自己的经文中说的那么重要隆重,而且不是一次性的经文宣说,时间跨度长达几年,这样的话印度佛教经文总结三次大集结,居然没有把这样重要、长篇而且消耗乐许多时间、被许多重要僧侣所知的“重要经典”收录进入那烂陀寺,也没有被玄奘之前的历代名僧所提起,不仅仅是没有翻译过来,而且是没有提起,连这部“经”的名字被知道、既然都说是几个僧人溜进唐朝大臣房融的书房里看到这本经写着这个名字。这一点、如果不是出于信仰、也不会接受“你胆敢怀疑、你会下地狱”这类依靠恐吓和盲从的威胁,而是仅是平和的理性,考据上无论如何这是站不住脚的。


而极力推崇楞严经的,即没有玄奘、也没有著名得惠能,也没有唐玄宗时著名的天竺密宗僧人“开元三大士”,按理说楞严经既然这么“重要”,作为汉地密宗的开创者“开元三大士”不空、善无畏、金刚藏三大名僧都不重视这部“经典”、自己不重视修炼也不提醒别人说那部经典的理论和功德很重要,这正常吗?



之所以《楞严经》在佛教徒里影响根深蒂固,许多“高僧”将其视为圣经一样的命根子,实际上正因为这部“经”比起其他佛教经典,要旗帜鲜明地宣扬禁欲(主要禁的是性欲)主义,其他无论哲学逻辑上如何什么,思辨如何精妙的《楞伽经》《金刚经》《小品般若经》等等,思辨精深奥妙,包括除了楞严之外的其他经典和论典,思辨再怎么演绎和归纳、都没有旗帜鲜明的禁欲主义,一般体现的是对欲望采取中立态度、只讨论欲望什么时候变得认识扭曲的认识思辨立场,而不是一口咬定某某欲望万恶之源(像万恶淫为首)、然后从这个欲望出发的独自有一个“本质”固定就是这样的,好像沙子不能变成饭米、从什么“淫欲”欲望出发的就始终是淫欲、像沙子始终是沙子不会变成米饭,这种比喻和演绎树立了禁欲主义的“‘世界原理’世界观”的“逻辑”基础,不仅确立了这种禁欲主义“逻辑”基础、而且还把这种我“逻辑”应用到所谓的“福报”上、跟其他佛经所说的做什么好事能生到欲界的哪个天去的许多标准和逻辑不同、也与其他佛经所阐述的比如小乘世界观的《起世经》描述的世界观里那些各个世界的人类怎么生天上的不同,楞严经把性冷淡、把做爱享受不到快乐“身体横陈、内心无感”也就是做爱时你来搞我你就来吧我内心根本感受不到性爱快乐”、把这种破坏性快感交流、故意快乐不起来的给当作是一种“功德”,说这样就可以生到离讼天上去、享受其他佛经里所说的“离诤天(夜摩天)以上欲界天人、配偶不可具说其数,无边眷属日夜欢愉受用胜妙乐”的快乐了就不用性冷淡了(不过这点在楞严经里可不好意思明说),也不用担心做人的时候享受像快乐就像“清净本体蒙上尘埃”、产生“妄觉”那样了。


这种禁欲主义从逻辑哲学的世界观上禁欲“主义”得非常彻底、导致的后果是精神病性的,类似于一种妄想,非要偏执执着着更难受,更不快乐,更不懂得快乐更狭隘更不心身发育更不能具有两性欢乐愉悦的性爱、好像不懂这样美好愉悦的体验的麻木狭隘的低级迟钝心理状态反而是更加“接近真理、体验真想问、本体清净”的,一旦身心发育了不像儿童了成年人长大了有了生殖机能了、变得懂的姓的欢愉和爱的幸福了,心身机能变得能理解和享受姓与情欲之爱的快乐幸福了,反而变成了“无明、妄觉、远离清净本体”了,好像越没有情欲发育越麻木的低级心身状态的“我不知道我不懂得成年人的繁殖,我无繁殖功能、我也无人类繁殖的人类快乐愉悦性爱的相互互动和体验,我这就是‘清净本体’就是真理就是“脱离生死、出三界、真如自在”了。


实际上这跟佛教的无论立场中立而思辨精深的抽象哲理还是跟佛教的具体价值观世界观都不符合,但是却非常要符合封建礼教性嫉妒(跟幼儿性欲无法性欲幻想适应社会化的前生殖期“部分性欲”的幼儿自恋情欲幻想相匹配)的禁欲主义“天理”及其封建伦理,而且这种对应幼儿不能繁殖、不懂人类繁殖的机能及其相应更发达的心身的成人情欲快乐的低级发育状态,又容易被当作“了断生死、脱离轮回”的类似状态,好像越这样越“真理”,其病态就有这种自我合理化伪装。


本来宗教徒尤其宗教团体的神职人员,他们的宗教热情其实大部分不是宗教里的哲学思辨,正如为什么有那么多热情的宗教徒却没有多少热情的哲学徒、逻辑徒,对于这些宗教徒而言,触及到俄狄浦斯情结恋母弑父原型的三角冲突,楞严经激扬出情欲三角冲突引发的混沌罪感的情欲性厌恶与自罪感,正好作为大多数宗教徒的宗教潜意识俄狄浦斯情结三角纠结的罪恶感与厌恶感的焦点、正好象征着他们内心性罪恶感与性厌恶感的性心理冲突的俄狄浦斯情结三角关系里的阉割性禁欲权力权威,加上许多深度使用类似佛经行文的优美文笔去表述用于“二次防卫”将这些病理情结给“论证”成符合世界真理的逻辑的笔调,那自然就成了“圣典”了。而这种自身细微过程层层渗透着重重叠叠微妙认知的偏差、逐渐诱导出逻辑诡辩的自我辩解组成对抗认知纠正的防御机制、额叶系统逻辑性思维在不知不觉细微偏差的层层叠加下意志性坚持着可能导致精神病性歪曲现实心智的观念、这种情况是会传染的。



可以说考据上《楞严经》确定是中国古人自己组合加工的产物,不过也并非一无是处,其哲学思辨有不少仍然可用,虽然属于反性主义、不经实际操作上也仍然不是一无是处,在“万恶淫为首”之类主题之外、不少局部的思辨诸如,如目翳空花等换到正确的大前提下的话仍然可用;虽然属于禁欲主义的病态观念,比如一边“禅定”打坐一边做爱享受性快乐,确实很不容易让“禅定”打坐练习自己与外界隔绝的功夫获得被行为训练出什么成功来、看来这些古人还是有经验实践的基础的,因为性的快乐理所当然会把人拉向异性人际之间保持潜意识相互微调整的交流调节、再想隔绝交流调节而单独自己调节自己、显然很没有吸引力。


但是实际上,首先楞严经这样的把性爱说成迷惑和妄觉,好像越性冷淡和性感迟钝就越“真理”地快乐、越性高潮快乐进行和做爱就越“迷惑”越心智混乱,这显然违反基础的科学事实,就像说把人阉割了对那人有好处能帮他身心健康、还说“你不懂这是超越世间知识的大智慧”,连更基础的“世间”事理都不能兼容,都做不到更基础的层次上的简单道理的逻辑效能,又如何“更加深奥胜义、能够把握终极真理”呢?很显然做爱时表现的性欲整体聚集表现的性爱不是呼吸和心跳那样恒常性的生理需要,其交感神经系统兴奋的高度快乐愉悦满足时表现的是交感神经系统及其相关皮层下结构和皮质活动的电信号之间的整合交流,高潮过后转换到副交感神经兴奋,表现为副交感神经及其相关皮层下结构与皮质活动的高度活跃,就像尽兴满足的做爱后不再继续躁狂兴奋、不再符合所谓的“心生妄觉”的描述所希望或者说那样、更不存在越做爱越快乐满足就越痴呆和心理混乱,相反变得宁静祥和然后香甜第睡觉、心智变得镇定从容。这是所谓的“如蒸沙石欲其成饭、经千百劫,仍为热沙”吗?“经千百劫”这么遥远的不知道,仅仅“经一个小时”的效果变化就已经不符合“经千百劫”里面“仍为热沙,一直是沙”的比喻了,总不能说沙子炒了千百劫,中途变得有点像反然后重新变成沙子再重新变来变去然后千百劫尽后“仍是沙”吧?


当然佛教的哲学体系里众生一旦成道,就超越了情欲、不再有情欲了,不过中间过程却不是“蒸沙做饭、经千百劫、仍为热沙”,因为既然一切没有成道的众生都是以情欲为基础、一切善恶从爱染执着中产生,推动走向继续和进一步迷惑的、和推动走向善进而趋向领悟与慈悲的,比如佛教中的诸多”发心”,按照楞严经自己所说这些从一开始的“无明”状态就都是“以淫欲正性命”、都过滤在淫欲的爱染欲望及其认知的期待状态里的,都是根本不懂的如何是“不淫”、不懂的什么是“断掉了淫”的所谓“得道”状态的,举心动念无非淫欲、又如何像楞严所谓的那样先知道和感到有一个“本体清净”的“无淫”状态,然后不断行为培训强化这一状态、不断“禅定”地把这一所谓不是沙子而是米的“无淫”状态给“推广”到全身心(佛教术语的话可能说遍神识、遍心等)于是我“得道”,既然没有得到就一定在淫、一旦“无淫”就已经“得道”了,又怎么有这样好像一边在淫一边在不淫然后禅定和所谓的戒淫不断操演和强化、扩大自身阵地而“排挤”掉“淫”的那部分的“阵地”,“无淫”的阵地把“淫”的阵地给全部挤压掉了就“得道”了,这就成了宋明以来中国文化影响的东亚文化圈里僧侣和信徒中间精神病偏执一样地执着和实践的“世界观”和修行实践了。



然而就按这种“修行”自己的逻辑,自己首先不能自圆其说,他们自己就承认的佛教里的诸多发心,本身就过滤在“以淫欲正性命”的淫欲里、然后因为那些最后“得道”的,或者变得像这本“经”所说的开始和途中偏偏就是许多动机与过程都继续过滤在“淫欲”里,然后逐渐过渡转变、无论是向他们所谓的又变得淫了的方向转变、还是佛教所谓的最终趋向小乘、中乘解脱或者大乘菩提、总之都是从淫的爱染执着的欲望动机转变过渡而来,那又怎么有“蒸沙为饭”好像沙就是沙、饭就是饭,傻和饭各自有自己固定属性那样的又一个“淫就是淫、一直淫下去,无论如何不会变,有这种心理过程的就一直有下去”的东西那样的?如果说就是那样、那么他们自己也照样在蒸砂、又如何能蒸出米饭?他们自己这种把自己过滤在“以淫欲正性命”的淫欲里、一直在不知不觉地淫和求淫但是却当成自己那是无淫和求不淫、然后拼命模仿这种样子,以为这就是模仿学会了“圣贤”得道的状态,自己这种比正常情欲的所谓的淫还要执着还要目翳空花还要妄觉地扭曲,又如何能得到解脱?假如说他们自己实实在在一部分的心处在“无淫”的状态,那么就是一部分自己了脱了生死另一部分没有,那这个人死后是不是这个人中的一部分作罗汉、菩萨,另一部分继续去轮回转世投胎重生?


按照佛教的理论的话,众生本来处于无明,一直处于无明愚昧之中如同矿石没有开采就一直是矿,禅宗所说的本来自性圆满、说的是迷惑的表现也是在表现佛教术语所说的“法性”即事物原理的性质、迷惑的过去其实本来就是原理的表现的流程的一部分,所以过去的迷惑里的迷惑的见解总是破灭和无常,却不存在“一直清净”本来儿童性欲姓不发育的低级心身状态反而好像“妄觉更少”、“清净本体”北掩盖更少从而更加高级享受、于是要把后来成年人出现的作为变的成熟发达的身心所发达出来的情欲性爱及其复杂立体的人际心理能力、更大的快乐体验等等“淫欲”心理过程去掉、去掉到像婴儿还要往上追溯一直追溯到没感觉的好像情欲心理本身是要被执着于空、把情欲身心给“把有当作没有”、当作那是一种幻觉的存在、于是所谓的淫欲也就是情欲关系的心理系统对自身的期待和欲望也成了一种追求幻觉,试图抓住目翳之空花那样的试图凭空抓住一块石头那样的期待,那不是更加扭曲的执着、更加愚痴的误解是什么?


记:当然那帮宗教狂热的僧侣们会说谁说楞严不是真的佛经,说就是天魔、想破坏我们的照妖镜,问题是不按楞严经所描述、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走火入魔和魔样宗教徒多了去了,对这些不按楞严经套路去走火入魔的“魔”们,也没发现他们用楞严经去照出哪些、吓走哪些、降服了哪些、又提前识别了哪些?


这帮人,经常自封神圣,把自己连起码的逻辑都搞不清楚的、给当作是什么成仙成佛的高深学问,面对质疑无法反驳得了别人怎么不对,就靠宗教信仰的自恋和盲目,去“我这是高深的成佛的、你用地球世间的学问怎么可以知道得了我这么高深的学问”,面对可检验的学问的逻辑上反驳不了别人的逻辑哪里有问题就用自称自己的是终极真理别人是小真理别人小真理看不到自己终极真理而已,这种表演的自己就是比别人伟大多了的真理、本身没有自己代表比别人伟大得多的真理的依据,只是表演成这个样子、当作那就是真的然后自己可以伟大真理的权威自居去封堵别人的质疑,反过来别人也表演说别人的质疑他们的经文文本是否伪托的理论是可以解脱生死的智慧行不行凭什么就不行?自称自己信的是佛说的、所以就也不管佛自己对不对、反正那就是终极真理而且反正自己信的就不管怎的反正是真的“佛说的”,把别人也可以同样宣布别人自己的才是真理,与别人的那些抵触的就得不是真理,行不行凭什么不行?大家都没有依据那凭什么你的就是真理别人的就不可以是真理呢?或者说那他们自己是佛吗?若不是、他们只懂“地球世间的小学问”的时候,是怎鉴定出他们狂热信仰的那些宗教是“你用地球世间的学问怎么能臆测得了”的?除了魔幻神话想象的宗教幻想还是幻想,在幻想中领创一个世界当作人类生活在里面


所以,那种“你胆敢说我们伪经,你就是天魔”甚至跳着脚地这样说的那些有着诸多变态言论号称自己跺跺脚阻止地震,号称女人和多少男人做过爱死后身体身体就劈想成多少截、号称阿弥陀佛头顶的佛光里多少化身的小佛是多少个凡夫的那东北神棍“宣化上人”变态佬,其自身诸多行为就符合楞严之外的许多确凿的佛经所说的魔的言行,还歇斯底里地跳,无非就是罗素所指出的宗教神权的表现“依靠盲从、威胁与诅咒,来建立神权和强迫别人对自己信仰”,那个变态神棍“宣化上人”十足的跳大神还跳的歇斯底里的,本来早两年佛教界很多人都在对他进行了充分的揭露和批判、这些揭露和批判的网上文章也不少,然而今年发现全部被删掉了,当局愚民政策里具体的宗教政策负责官员是否蓄意就是扶植这种变态去养成人民的中世纪愚昧样精神病、也值得保留怀疑。



附文:原始佛教里的戒欲、戒淫其实正面很多、并不是对性欲本身的像人际关系心理连接、饮食生理的需要的合理性进行否认,所戒的内容的认识焦点上不是指向“有性欲就是罪恶”或者“这是歪曲的认知”而是其是针对的心理内容更倾向于性欲心理在流变过程中表现出种种贪嗔痴慢疑的心理自体的病态习气,如同性欲心理自己并没有以比较健康和整合、而是以更加分裂和低级心理水平的方式的对应幼儿性欲倾向、即性欲及其心理自体以人格发育整合不良的方式表现及衍生的病态的各种嫉妒,占有欲等等病态情绪和动机。


所以小乘佛教的禁欲和修行不是道德大棒或者宗教大棒监督别人有没有性欲、而是内省反思自己的包括为什么仇视别人有性欲的自身心理体验的情欲等等在内自己的“攀缘”即心理自体的投射转移及其期待形态控制外部像自身一部分那样回馈自己时自己的投射与移情是否贪嗔痴慢疑,所谓“小乘”的正宗原始佛教的经典也没有发现诅咒别人做爱或者情欲发达就要下地狱什么的、相反“小”乘倒像宽容自如得多没有性心理冲突得多,所有小乘经典或者原始佛教里的其他相关论典没有看到说天人如何配偶众多“无边胜妙乐”是什么愚痴、也没有那些跟封建礼教配套的人类社会情欲关系教条,其不放纵、其节制和戒律是指向“中道”、认知焦点针对各种酿造争执、冲突及其认知烦恼的各种嫉妒贪婪傲慢敌意之类的习气,正因为节制了这个习气,所以没有这样习气地对社会人类乃至动物的性欲关系和性生活感到这样习气的“你们这就是愚昧就是要下地狱做畜生、是什么什么愚昧恶行”之类当自己的歪曲是世界原理那样贪嗔痴习气的故意的敌意的歪曲和诅咒。


顺理成章地像《佛本行经》里佛陀的过去世和佛教所说的菩萨行包括各种布施乃至布施妻子、这是戒自己的欲而不是自己宗教大棒去戒别人的欲、相反自己走向更凝练的心境后更加理解和同情别人、并且满足别人,按那些楞严经说的、大乘菩萨行自己不贪恋妻子,自己成全别人地“布施妻子”倒成了让被布施者“愚痴、陷入愚昧执着的认知和行为、下地狱”之类了,所以小乘佛教影响力大的早期、佛教没有和封建礼教“三教合一”、小乘佛教被各种各样特别强调自己才是正宗、谁质疑自己不是正宗谁就是魔鬼而且谁就下地狱不得翻身之类那种的各色各样“佛教”排斥得差不多的时候,佛教就变成了封建礼教的哲学辩护,其中尤其楞严经,早已不是佛本行经诸如布施妻子菩萨行之类的修正自己的贪嗔痴而中道和理解的看待并同情别人、而基本上成么棒打别人的欲望、伸张自己禁别人的欲的这种自己欲望的宗教大棒,正常的性欲被当作扭曲的认识😂而那些没有正常得成人性欲及其情爱心理的形式,隐藏在这些正常性欲及其情欲心理未能整合、未能整合成这些更高发育水平的性欲与情爱形式而以其分裂破碎的形式去貌似不是性欲、貌似“无淫”的形式背后、肆无忌惮发泄其性欲人格未能整合地以分裂破碎的貌似不是性欲从而貌似“老衲在戒淫”的形式背后、肆无忌惮发泄自身没有整合出成人性欲形式、貌似不是正常性欲的正常成人性欲样貌整合发育表现自己失败而分裂破碎为貌似不是性欲的性欲发展整合前分裂的一部分一部分的样子、于是可以装作貌似“老衲在戒淫”的前成人性欲期幼儿性欲的种种贪婪嫉妒各种禁欲性统治幻想等等不是直接看得出是性欲地不是成人整合性欲而是成人性欲朝向自己发育之前的幼儿性欲样式分裂破碎、以这样被当作“这就是更接近真理更感受‘佛’的智慧了”、压制着性欲、控制性欲保持着不是直接看得出性欲外貌地分裂破碎回幼儿性欲阶段模样的更低级更偏执更没有整合的认识和体验的自己才是连普通人健康认知体验水平都达不到的心智扭曲,这样比普通正常成人性欲心智要分裂破碎和扭曲偏执的多的幼儿性欲貌、以貌似不是性欲的幼儿性欲去肆无忌惮发泄的各种贪嗔痴慢疑自恋变态各种嫉妒各种性统治幻想贪婪等等“女人和多少个男人作过爱、死后身体就被劈成多少截”这种与佛教世界观明显冲突、明显不是佛教而是封建乡下乡巴佬神棍邪教鬼附身一样的病人妖僧跳大神的变态却在自称照妖镜的楞严经之下肆无忌惮大行其道、甚至就是用自称照妖镜的楞严经做武器去这样妖孽跳大神,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记:炒作楞严经的那些所谓的“大德高僧”、被现在那些佛教徒当作多么多么神来拜的那些明朝什么藕益大师之类,实际上这样的大师十足的是大稀,水平确实凡夫俗子的可以、这帮明朝热炒楞严经的的和尚大稀、在一个于欧洲母国并不出众、在欧洲文艺复兴中与文艺复兴知识分子竞争中败下阵来跑到中国弥补信徒量的损失的利玛窦面前、被嘲弄被反驳得狼狈不堪一败涂地,至于至今仍被宗教徒们当作什么高人的那些民国时期什么印光和尚之类宗教权威、个人综合素质的水平究竟什么重量级?拿去和同时代的罗素、荣格(当然荣格是心理学的、很多宗教徒会趁机狂妄地说荣只能搞点肤浅的心理,而他们自己“我门的心理是灵魂的成佛的心理,等死了之后你就知道我这些活着时候不能解决清楚些细小肤浅心理问题的死后却能让我们成仙成圣的了”)、哥德尔、胡塞尔等真正的大师比一比水平,就知道他们的哲理智慧和个人综合素质水平的重量级在什么水平上了,要是一个“出世间高人”多么超凡脱俗多么成仙成圣,那么作为总体水平和总体的人的内涵既然这么牛这么超凡入圣、在简单的世俗的问题上至少在不涉及特别专业得分科、在大家共同交集的知识与见解领域里更不应该表现得连俗人的心智修养都不如了,这就可以发现水平问题一目了然了那种拜神一样的宗教权威究竟是不是有那么权威的真理正确性发言权了,倒不是完全贬低这些僧人,相信他们也有自己的好的表现的一些能力和正面品质,但是实在够不上水平很高很有重量级很鉴定真理真不真、离这类权威所需的水平重量级差的远了,确实不应该太把他们那些其实本来就是依靠宗教神权权威、才显得好像多么多么牛、多么多么权威不的那些他们的宗教学术争论里的意见甚至咒骂当回事。




正因为楞严经这种伪劣经文讲的本来就不是佛理,所以在佛理的体系里才会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荒谬结论,也就是它自己自认为是“佛”的精神病性对“虚空无边”的无边执着以及用这样的执着去狂热地执着的宗教神权俄狄浦斯情结性奴役和性禁令,自称自己这些变态是“道”是“智慧”,然而这样的所谓的“道和智慧”却实在不敌被这样的变态自身所称之为“魔”的健康正常的情形。设想如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话、那么人未成佛或者未了生死之前、就一直可以有“高一丈”的魔把自己“高一尺”的所谓的道给打败,佛教不是强调成道之前必须接受魔考、必然经受(用我的话说即潜意识原型倾向性上的阻抗)的魔的干扰的考验的吗,既然这种考验是必然的、又发生在有漏洞的“有漏”的未成道的时候从而被考验者不是无懈可击而是有懈可击,并且还“高一丈”地压住“高一尺”的自称的道,完全堵住了所谓成道的哲学合理性逻辑基础,那么就根本不可能有成佛悟道的事情发生,更不可能出现佛教华严经里所揭示的远远未了生死、还没有得到却已经决定将来得道的“不退转地”,也没有唯识论所谓的决定得道的种子的凡夫,不仅如此、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从哲学合理性上承认魔比道更有哲学合理性、因为有更强合理性的才有更强的效力、自身更少悖论的内秉属性、从而更能避免自身逻辑自洽过程中的矛盾、从而才更不容易使得延续自身表现的过程的逻辑效能表现结构走向瓦解,如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则证明所谓的魔比所谓的道更合理、更呈现真理,即使按照佛教哲学自身标准为判断对错的大前提、也是这样的话又怎么会存在对于未成道的凡夫来说佛法更精妙更高深更珍宝、更有能力更能破除迷茫而将凡夫带向觉悟的过程存在呢?佛法要让凡夫开始变得觉悟和有智慧的时候不是自己作为“高一尺”的道、在克服“高一丈”的魔吗,哪怕局部战役遇到高一丈的魔中间不到一尺高的局部部分、很快就会像楞严经自己所说的随后的更高强的魔就来干扰了、就魔高一丈地把“高一尺”的所谓的“道”给克服了,这样还哪里来的楞严经之外真正佛教所说所强调的、佛法开启智慧克服魔障、道比魔有合理性从而有效力从而能具有从哲学根本上克服魔障的布局的逻辑?当然楞严经本身是伪造的“佛经”、并且不仅是伪造的而且其自身的理论本身就是魔障而将健康合理的情形称之为魔、楞严经其本身就是魔障在颠倒佛魔自诩自身魔身是佛是道、而把与佛道相通的世间所谓的“淫”的健康合理情形及其自然逻辑给称之为魔,那么就解释得通了、就可以解释楞严经的漏洞百出背后的潜意识白日梦梦念隐意的实际魔念了!


严经作为伪劣经典实际上漏洞百出、非常科盲、一方面逻辑非常粗糙一方面却极力用华美的文辞修饰得自己好像代表了佛教高深哲学的优雅的样子、用这样的样子掩盖哲学上的缺陷、并进而用这些缺陷将其信奉者的潜意识带进精神病偏执认知的程度极其恶性的坑里,全靠发挥宗教的俄狄浦斯情结性禁忌纠结的病态潜意识、用行动表演去表演得自己就就是自己自封的佛教权威、披着自己自封的佛教权威的外衣去发泄宗教神权进而用宗教神权俘获那些宗教徒的潜意识充当迷信自己的精神奴隶。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本质教育——心脑一体化调理式深层意识
2018: 本质教育——心脑一体化调理式深层意识
2017: 彭运生谈艺录(94)
2016: 一位被美国名校欣赏的华裔新生
2016: 什么‘法相宗’,什么‘摄论宗’,这些
2015: 从信号处理的角度去理解思维和语言的关
2015: 尋找另壹片風景
2014: 这是艺术效果图还是真实照片?
2014: “伊博拉病 Ebola”知识问答 (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