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Yiyi11
万维读者网 > 健康生活 > 帖子
万寿无疆,是祸还是福?
送交者: 花蜜蜂 2017年10月27日10:49:17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原标题:永生不死,是噩梦还是天堂?

2017年10月26日来源:凤凰读书   (蜜蜂重新编辑并拼图)


人类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出现恋恋不舍的生的意识,自古以来,有人就不断尝试寻找“灵丹妙药”“进补保阳”发明“阴阳八卦”“奇功宝典”翻新“长寿秘籍”。花样百出,
归根结底就一个目的:“长生不老”“永生不死”。秦皇派当年出徐福,带3千童男童女乘船到东瀛寻找“长生不老”的仙药,结果却成就了一群中国的祸害——日本鬼子!嘿嘿!          

书归正传:

2015年4月18日,中国基因科学家小组对83个人类胚胎进行了一次实验,旨在“修复”甚至“改善”胚胎细胞基因组。用于做实验的胚胎是否全部属于不能成活的胚胎?实验是否合乎道德规范且在限定时间内完成?实验结果如何?因为此类研究的相关信息很不透明,没人能够真正回答上述问题。

不过至少可以肯定,近年来“剪切/复制”基因序列片段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以至于当前的生物技术已经能改变人类个体的基因,就像人类很久前改造玉米、水稻和小麦的种子一样。

《超人类革命》作者:吕克•费希

152ef862f27e491c8de40c74a194cf78.jpeg


对抗衰老和死亡的计划激起了无数反对,首先来自宗教方面,因为宗教有可能因此失去很大一部分存在的理由,而且宗教也一直都在抵制任何形式的生物操纵。

其次是一些世俗思想认为,如果人类有朝一日寿命大大延长--这还未成为现实,但在几十年后也许会被证明可能--这将构成极大困扰。确实,如希腊神话里阿斯克勒庇俄斯和西西弗斯的故事所示,他们担忧的这些问题是非常实在的,乍看之下甚至让人觉得无法克服。

首先,在心理层面上:这么多空闲时间要用来做什么?

正如伍迪·艾伦(WoodyAllen)所说:"永远真的很远,越到后面越远。"不正是我们对有限性的感觉、对时间的流逝和无法逃避的死亡的感知促使我们行动起来,摆脱天生的懒惰,推动我们去建功立业、创造文明的吗?

其次,在伦理层面上:在这些新的人对人的操控力面前,不同的家庭并没有均等的机会。

我们已经提到,长寿的代价将是昂贵的,贫富差距将变得越发令人难以忍受,因为事关生死。在人口结构层面上:如果人类不死,如何避免过度拥挤?该不该决定生活在一个没有孩子的世界里?该不该殖民其他星球?

最后,这会带来一个真正的形而上学的问题--人生的意义,这个问题越发突出且不同于以往:

无限期地活着意味着什么?一个与死亡无关或几乎无关的人生意味着什么?

images.jpg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超人类主义铲除"死亡恶龙"的目标招致了众多较为激进的批评,不胜枚举,但我认为以下几点基本上总结了大部分批评意见。让我们来浏览一下,并试着按照超人类主义支持者的角度逐一进行回应。

首先,有少数一些批评只看到目前的现实就称其异想天开:不可能,我们永远不可能"终结死亡",甚至不可能真的战胜衰老,超人类主义完全是科幻。基督教思想家伯特兰·韦尔热利(BernardVergely)正是从这个角度嘲笑超人类主义,因为科学开始与宗教相抗衡,抢去了宗教最钟情的主题:

终结死亡的想法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幼稚无知。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见过一个永远活在世上的人。目前在世的最长寿的人是一个日本女人,大川美佐绪,116岁。而正式的长寿纪录是一个法国女人--雅娜·卡尔芒,活了122岁。所以,我们怎么能说死亡很快会被消除?我们怎么知道?没关系,即使没有任何理由这么说,也有人相信。更妙的是,竟然宣布能终结死亡。

可惜反驳这种论点太容易了。这种论调从古至今一直被用来反对一切在无知者看来不可能的创新:他们曾讥讽说,不可能,比空气重的(飞机)不可能飞起来,汽车时速不可能超过60公里,不可能即时将图像、声音和信息无线传送到千万公里之外,不可能在月球上行走,不可能对人类基因组测序、随意剪切复制,不可能用人工心脏维持一个人的生命,不可能用干细胞来修复损坏的器官,不可能通过植入视网膜后方的芯片恢复盲人的视力,以及成千上万的其他发明。莫里哀喜剧人物式的、学识渊博的神学家们曾斩钉截铁地咬定不可能实现之事,现在却变得理所当然。

一般而言,说某个东西过去不曾存在所以不可想象它在未来成为现实,坦率地说,这论点太傻,哪怕是一个从根本上反对超人类主义的人,听着也会觉得可笑。其实,伯特兰·韦尔热利一点都不愚蠢,所以不得不马上补充了以下两句话:

"假设人可能不死,如果是这样的话,将出现两个问题。

(1)没有人死去,地球将人满为患……人类很可能会饿死。(

2)如果为了不让地球变得过度拥挤,人们停止生儿育女,人类将不再延续。"

--他刚刚断言永生不可能,马上转而分析这个被他说成乌托邦幻想的计划可能造成的后果。

当然,正如我在导论中指出的,目前尚无严格的科学实验证实科学已经战胜人类的衰老,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此外,无论如何我们永远有死亡的可能,因为即使获得极长的寿命,我们总是可以因为自杀、意外或袭击而死亡。

但是以下假设还是合理的:假如有一天,哪怕是在非常遥远的未来,人的生命能够显著地延长,死亡更多地来自外部,就像我在书的开头提到的祖母的茶具,总有可能被碰碎。所以,伯特兰·韦尔热利的做法也不荒谬,马上未雨绸缪,思考这样的假设有朝一日成为现实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

以上就是一般反对超人类主义的人就这一关键问题所提出的主要批评--之所以关键,是因为人类增强计划的终极目标就是解决衰老和死亡的问题。我们已经见过一些这样的批评,深入思考之后做一个小结不无用处。

第一个反对意见最显而易见,就是人口方面的预期后果。如果没人死亡,或如果任何人都可以正常活一百五十年到两百年,如何避免人口过剩?

除非去殖民另一个星球或不再生育,只允许生死人数相抵,目前还不清楚如何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

我们还不得不艰难地承认,死亡对活着的人有好处。

我们难道真的愿意活在一个没有孩子的、拥挤的世界里,每个人只想着保住自己的性命,尽可能活得久一些?

第二个反对意见涉及社会问题:有关养老金的政治纷争肯定会变得大不一样,再没有人可以考虑退休--除非机器人替我们工作,除非我们不堕入终日无所事事极度懒惰的深渊--大家都知道这个致命的恶习能引出一系列恶行。

继续谈社会性和政治性的反对意见,今天世界上的贫富差距已经令人难以忍受,基因操控难道不会加剧这一不平等?有人会说,差距已经存在,如收入差距比或者说财富差距比,目前已经是1∶1000。但我们在这里考虑的不是自己的汽车或房子比邻居好,而是生死问题。由于延长寿命的成本很高,因此对穷人或富人来说问题的答案会大不相同--显然,这会给社会政治层面上的平等问题增加具有争议性的新维度。

谁有权利活着,谁又有义务死去?

难道仅仅是钱的问题?如果是这样,人们肯定要求机会均等,那如何筹资?更何况洛朗·亚历山大已经指出,医疗费用可能急速上涨,从老年时期转移到童年时期,从病人身上转移到健康人身上,健康人显然会千方百计增强自己,以保证自己一直健康,未患病的人治疗的花费甚至比生病的人还高:

index.jpg



几十年后将很难避免出现"遗传和生物技术定量配给",也就是双重治疗。卫生系统将无法负担全部健康人口的医疗。我们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缓慢,难以承担这一新的医疗类别--跟胚胎、儿童和青少年有关--激增的费用。个体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得花费很多钱,因为在胎儿出生之时甚至之前就可以通过基因组分析得知易患哪些疾病。这将是一个革命。现在医疗支出高度集中在老人身上,70%的医疗开支用于10%患有老年疾病的人口。换句话说,卫生系统日后不仅需要负担病人,还要负担健康的、要求不生病的人。

更糟的是,如洛朗·亚历山大在书中所说,地球将不可避免地变得人口过剩,有点像克罗马农人与尼安德特人共存的时代,几种不同的人种将会共存。那些接受了人机混合等各种形式的"增强"新技术的人,将比那些出于宗教原因仍然保持"人"原本特质的人衰老得慢得多。可能--反正超人类主义者如此笃信--"修改"和"增强"后的人类更强壮、更能抗病甚至更聪明。尼安德特人被更强的克罗马农人灭绝的历史会不会重演?即使不发展到那个程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那样的世界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让我们读一读洛朗·亚历山大的预测:

我们这一代将获得几乎免费的DNA测序,下一代将目睹不成熟的"修复"遗传缺陷技术的迅速发展。阻止衰老的技术尚未研发成功,因为需要在儿童时期进行早期干预,所以跟我们没关系。这种基因上的差距显然会带来一个痛苦的过渡期,一边是从童年就开始受益于这些发明的幸运儿,一边是其他人,新技术"之前"和"之后"的人类之间将出现一道鸿沟。

index.jpg

111.jpg


之后的人类寿命长,几乎永生不死,只要不发生意外、自杀或谋杀,而出生在死亡的终结之前的传统人类没有这种运气。一个"之前"的八十多岁的人和一个"之后"的同龄人在生理状态上会存在巨大差异。

在这种情况下,技术旅游会怎样发展?我们知道,在整容手术领域已经出现技术旅游,基因工程很快也会如此。在这个领域里与其他领域一样,保护主义解决不了问题:如果人们可能且很容易在别处进行手术,某一个国家禁止这样或那样的"增强"手术有什么意义?

在生物地缘政治层面上,如果极权独裁政权大规模改善他们的人口,使之优于他国人口怎么办?有些人已经这么考虑了,实行优生政策轻轻松松提高本国人的平均智商。

第一节+优生学概述.jpg


让我们现在从政治和社会层面上升到道德、形而上学和宗教。

首先,在道德层面上,改变人的本质,是否如福山所说,颠覆甚至彻底毁掉了根植于人的"自然权利"中的人文主义伦理根基?如果人的本质变了,随之而产生的道德怎么能不变?变成什么样?岂不是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不清楚盒子里是什么,因此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比如最差的结果?

在形而上学层面上,赋予人生以意义和兴味的不正是死亡?一支曲子、一部电影或一本书如果永不结束,还有意义吗?如果我们永生不死,我们还能不能行动起来?会不会注定陷入完完全全的懒惰和最彻底的无意义?

在宗教层面上,窃取生的权利,就是窃取上帝独有的权力,因此犯下狂妄自大的罪过,是对上帝的最大亵渎,陷入过度和骄傲,不受限制的人会把自己当作上帝。

最后,人们可以实现超生物学意义上的永生不死这个想法--智能机器通过后人类代替人类,人类的记忆、人格被存储在U盘里--是不是很可怕?尤其是当我们想到智能机器首先做出的决定可能就是消灭旧人类时。

最后这个假设,正是奇点大学当前的想法--有一天可以把我们的智力、记忆和情感存储在极其精密的机器里。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这个假设是基于一种所谓"唯物主义"的哲学学说之上的,即认为最终人脑和配备有一个所谓"高级人工智能"的计算机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差异,前者只是比后者复杂一点。从根本的哲学观来看,我认为这种假设是非常幼稚和错误的,正如笛卡儿在他那个时代把动物简化为复杂的自动装置。

——本文选自《超人类革命》[法] 吕克·费希(Luc Ferry) / 周行/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读行者品牌/ 2017


在新书《超人类革命:生物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未来?》中,吕克·费希介绍了全球正在兴起的“超人类主义计划”,指出随着生物技术、纳米技术、信息技术(大数据和互联网)、认知科学(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以及人机混合技术、3D打印技术(尤其在医学上)的广泛运用,我们正经历一次前所未有的革命。面对这场将从政治、经济、道德、宗教等方面彻底改变人类社会的革命,弗朗西斯·福山、迈克尔·桑德尔、尤尔根·哈贝马斯等西方思想家也加入了讨论,吕克·费希在书中对他们的看法进行了介绍和回应。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天天养生,保健礼品,物超所值,疯狂现金折扣,直销美加,港台,大陆,东南亚
最劲爆,最给力美国专利产品<骨精华>消除关节痛、骨质疏松<心血通>预防心肌梗塞
免开通费,30天免费试用中文电视万花筒, 无捆绑服务,月费5.99
西洋参、羊胎盘、鱼油卵磷脂200多种送礼自用健康佳品,全部特价!由此进入
留美学生医疗保险$39/月,短期访美旅游保险,不需体检无年龄限制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瑞得生是抗癌保健品还是药?关于人参皂
2016: 在美须知,美国最恐怖的10大致命杀手是
2015: 每天慢跑多久能減肥?
2015: 肉制品致癌: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报告
2014: 你是孩子心中的好爸爸吗?
2014: 民间治病50绝,方到病除!
2013: 多吃鸡蛋会早死
2013: 夫妻对话:要低调过生日!
2012: 这样洗脸,六十岁都没皱纹,爱美的MM必
2012: 脾气决定寿命长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