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绕不过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送交者: 香椿树1 2019年11月01日18:35:01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日本侵略中国的物质基础来自于东北,信心野望也来自东北的低成本高回报, 但蒋介石出卖东北恐怕是早有预谋, 出发点并非反共而是把日本当故乡了。

[1927年底,访日归国的蒋介石在上海码头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了对日本深表同情的讲话:“我们不能无视日本在满洲的政治及经济的利益,在日俄战争中,惨胜的日本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参战日军为40万人,其中战死达8.8万人,为俄军战死人数的2.7倍。日本对于中国形势的关注,主要还是源于其在华的重大利益,这是需要特别注意的“。(田崎末松《评传田中义一》下卷)]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

——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在我们传统的历史里,"九一八事变"不抵抗的责任,一直是蒋介石的,但是今天有人说不是蒋介石的,尽管作为蒋介石官方历史的《台湾教科书》今天还讲不抵抗是蒋公的: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第一行:蒋中正总统考虑国内外情势后,决定[攘外必先安内]。因此下达[不抵抗原则]的指令。

  但是,今天咱们大陆却有人说不是蒋介石的,而且很多人持这种观点。说来这事有点诡异,就像下面这个人讲的话一样:

自从部落格(博客)开张以来,来自中国大陆的网友,在他们的留言里却几乎都尊称我曾祖父为‘蒋公’,而且还称他为中国近代史与毛泽东一样伟大的‘伟人’;所以当我20年后再次听到‘蒋公’这个称呼,是来自一群当年曾喊他为‘蒋匪’、‘蒋贼’的人的后代嘴里时,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这个世界想让我发疯”——蒋介石曾孙蒋友柏。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蒋友柏这话啥意思?

  说明有人在篡改历史,历史之所以成其为历史,正是因为它久经考验,它不会轻易改变,善变的是某些人的心。

  那么到底蒋是不抵抗还是有抵抗呢?两者只能居其一。为什么不抵抗又一定会与蒋联系在一起?说明他不能脱离其中,因此,哪怕不抵抗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但也不能因此而转移。这,就是本文要说的事。

  一、北方的豺狼慢慢露出猿牙

《榊原农场事件:国民政府外交部特派辽宁交涉员王镜寰报告》节选

(1929年6月27日)

  查日人榊原租种沈阳郊外北陵附近水田,拖欠租金,延不缴纳,经我方声明撤租,日人狡展拖赖,迄不退地一案,迭经交涉,迄未解决。该地段内筑有北宁铁路岔道一条,迭据日领照会,声称该日人等以为此项道岔通过榊原农场,侵占该民权利,或将自由撤去铁道等语,均经先后严驳,并呈报辽宁省政府查核有案(略)……查榊原农场一案,几经交涉,日访迄惟狡展,不应我方正当主张,兹竟出此无理取闹举动,实属蔑理,蛮横已极…….而敝方于事实上,仍委曲求全,希望全部解决,以了悬案,且一再声明,并非无解决途径,今贵国方面不此之图,不顾历来经过,不求正当解决,竟出此蛮妄无理行为,该榊原等个人无知,不识大体,或不免无理取闹,而贵方军警,为贵国国家公人,竟以为顾体现,蔑视邦交,私袒顽民,加入此项无赖行为,实大有损于贵国军警之令誉,且似此蛮不知理,益足以深滋两国民间之误会,本署长至为抱憾。

《榊原农场事件:国民政府外交部特派辽宁交涉员王镜寰报告》节选

(1929年7月5日)

  窃查日本军警拆毁北陵铁道一案,业将交涉大概情形,先行电阵在案。兹接日领照会,内开:查本案之商租权,已由敝方尽为反复郑重声明,求贵方之反省。浦本方面断行撤去贵方不当敷设之铁道,为不得已之事,业由我方屡次通告在案,但以贵方无何等满足之答复,浦本方面不得已按通告情形,于二十七日朝,使工作二十二名敢强行撤去铁道工程,以确可权利,以上可谓正当之措置。事至如此,其责任全在贵方,勿庸待言。

《“龙井事件”国民政府外交部报告》

(1930年10月)

  本年十月六日晚九时左右,延吉龙井村埠,有武装日警十余名,突向该埠陆军哨所前进;经哨兵向其诘问,彼遽开枪射击,不得已乃为还击,事后查悉击毙日警二人,伤一人。八日,由(朝)鲜境开到武警日警一百零三名,游行示威,并闻尚有日警百名,拟陆续入境。经本部电准东北政务委员会查复详情后,当即面诘日方,严重抗议。彼允电请政府,转饬撤退。并由部备文请日本代办,转电该政府,迅将日警悉数撤退。

  还记得在《1912-1929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4):“中东路事件”中蒋的“铮铮铁骨 》里谈到的张学良、阎锡山、何成浚提到的”第三者渔利“吗?

历史又连接上了。

  日本侵略者时刻在准备着找寻时机挑衅中国,以发动侵略。

  二、何故为敌作嫁妆?蒋介石不抵抗前前后后

  我们在前几集中已经考据出,蒋介石自1926年北伐起即已经和日本达成了默契(田中义一有言:蒋介石真不了起,于广州起兵不久,即托人前来相告“不久即与共产党分家,尚祈关照”——《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第三章,第144页。)。蒋随后在南京成立了国民政府,不仅发动了“清党”与共产党分家,而且还制造了“宁汉分裂”与政府首脑汪精卫分家,由此确立了自己的领袖地位。蒋氏国府的成立标志着国民党这个政治党派、革命政党走向了军事化、军人化的道路,这也反映了在后来的国民党历史中,军人正式登上国民党的中央大舞台。

  而更让我们发人深省的是,蒋介石选择了一条背离历史前进的道路,即“与狼共舞”——在1927年的“南京事件”中向列强妥协投向了侵略与欺凌我们的敌人的怀抱,而且包含了最危险的日本。1914年东北之行对日本“满蒙政策”的认可,1921年写给孙中山的《上阵总理条阵军事意见书》中建议的“不以东北军阀为目的敌”都表明了蒋一直都对日本的“满蒙利益”具有深刻、坚定的认同感。1927年底,访日归国的蒋介石在上海码头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了对日本深表同情的讲话:“我们不能无视日本在满洲的政治及经济的利益,在日俄战争中,惨胜的日本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参战日军为40万人,其中战死达8.8万人,为俄军战死人数的2.7倍。日本对于中国形势的关注,主要还是源于其在华的重大利益,这是需要特别注意的“。(田崎末松《评传田中义一》下卷)

  对于上述蒋的种种“倒行逆施”,我们来做一个总结:

  1、对日本的偏爱,蒋视日本第二故乡,是个精神日本人。

  2、对日本的亚洲革命推崇备至,自视为日本在东亚的盟友。

  3、认知的局限,不了解共产主义,不愿意发动底层革命。

  4、性格上的自负,自信能用手段游走于列强之间。

  关于第4点,“研究蒋介石第一人”的杨天石老师对此就有过总结:“蒋有5大缺点,好色,暴躁,多疑,孤僻,自恋”。也所以,他又走上了李鸿章“以夷制夷”的老路,一条经过历史检验的失败道路,也就因此埋下了他后来失败的命运。

  1931年春,日本关东军开始在沈阳频频举行军事演习,石原蔻尔以“访问”为名进入东北军沈阳北大营参观视察,而领袖蒋公却忙于中原大战,并全力剿共而对日本在东北明目张胆的侵略准备始终采取消极回应,甚至是无视的处理。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日本外务省》与台湾《中央研究院》保留的两份一模一样的电报史料指出,蒋介石于1931年7月12与13日训令在“万宝山事件”中按耐不住的张学良:“中央仍以平定内乱为第一,故今非对日作战之时”(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室所编的《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之《1931中华民国二十年“辛未”》)。

  对此,张学良复电蒋介石:“日本开始其大陆政策,有急侵满蒙之意,已无疑问,无论其对手为中国抑或苏俄,事既关系满蒙存亡,吾人自应早为之计”(日本外务省档案)——然而,蒋介石却作出相反的决定。

  10天后,即1931年7月23日,面对风雨欲来的东北时局,蒋在庐山召开扩大会议,召集含张学良与国民政府的军政要员,当场否决了张学良号召全国抗日的主张——《顾维钧回忆录》:“早在沈阳事件(即九一八事变)之前的夏天(7月),他(蒋介石)就在庐山举行扩大会议,讨论当时提出的,特别是少帅在东北的集团提出的对日采取强硬态度,和直接抵抗日本侵略的政策等要求。委员长是个现实主义的政治家、他觉得必须对日谈判。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家,他不愿意公开明言直接谈判的政策。我猜想那就是我被任命为外交部长的缘故,要我首当其冲”(第1卷,第425页)。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会议结束后他马上通电全国《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书》,明确了他攘外必先安内的基本国策。于是,不抵抗政策正式成为对日侵略的既定方针。

蒋介石7月23日《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书》节选

  “中正奉命剿赤,自六月二十一由京入赣以来,即于本月二日,由南昌出发,巡视前线,并进驻南丰,亲督各军,积极进剿,乃于四日克复黎川,十三日克复广昌与石城;战斗情形,已详别报。当即乘胜穷追,十九日遂攻克赤匪据为总巢之宁都,所有俘虏及解散情形,亦详别报。赤匪屡经我军跟踪猛击,其漏纲残余者,本已不及万人,其向会昌汀州狼.....(此处略)。

  我全国同胞当此赤匪军阀叛徒,与帝国主义者联合进攻,生死存亡,间不容发之秋,自应以卧薪尝胆之精神,作安内攘外之奋斗,以忍辱负重之毅力,雪党国百年之奇耻。惟攘外应先安内,去腐乃能防蠹。此次如无粤中救变,则朝鲜惨案,必无由而生,法权收回问题,亦早已解决,不平等条约,取消自无疑义。故不先消灭赤匪,恢复民族之元气,则不能御侮;不先削平粤逆,完成国家之统一,则不能攘外。人之爱国,当有同心;阋墙御侮,古有明训。当此国家存亡民族危急之秋,凡稍有国家观念,与民族思想,而为三民主义之信徒,但能捐弃成见,共御外侮.....(略)。

  呜呼!外患日急,国势阽危,侨胞任人残杀,国土任人侵占,真国亡无日,民无?类之日至矣。惟愿我全国同胞,明其是非,别其利害,主张正义,挽救危亡,以尽国人之天职。持以镇静,不恃一时之热度,严守秩序,毋失国民之风范,外对帝国主义者之侵略,则以有纪律之行动,誓死抗拒之。(《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卷二P374)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1931年的9月1日,离”九一八事变”还剩17天,蒋介石再度于武汉公告全国《为呼吁和平告全国同胞书》,再度强调“攘外必先安内“。(《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

  此后,蒋一发不可收拾。

  【1931年9月22日】

  告全国《国存与存,国亡与亡》号召:“暂取逆来顺受之态度,等待公理之战胜”。

  【1931年9月23日】

  《告全国同胞书》明确下令“我全国军民力避与日冲突”。(此2篇演说都被登载在当年度《中央周报》第173期报纸上,见下列图片)。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1931年9月24日,九一八发生后的第6天】

  “东北边防总局令长官张学良派副司令长官万福麟到达南京,请示机宜,蒋总统对之指示听候国联仲裁:“外交形势,尚有公理,东省地位,必系整个,切勿单独交涉,而妄签丧土盛辱国之约。且日人狡横,速了非易,不如委诸国联仲裁,尚或有根本收回之望,否则亦不惜与日寇一战,虽败犹荣也”(《蒋总统秘录》)。

  虽然有所谓的 “不惜一战,虽败犹荣”,但其实他的重点还是不抵抗。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此时东北的日军已经基本上控制了沈阳,正在猛烈攻击吉林,同时,也分兵进逼哈尔滨,蒋介石此时不会不知道日本的目的是要吞并整个东三省,但是,从他自以为得计的态度看,显然,他并不在乎东北的彻底陷落。于是,东北军一路退入关内……..

  【1931年9月27日】

  9月27日《民国日报》采访时任国民政府实业部长的孔祥熙,对于日军侵略东北他说到:“中央对日方针与步骤,早已决定。一切应付办法,早有准备”。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毫无疑问“早已决定”“早有准备”指的就是7月23日的扩大会议,也就是不抵抗政策,因此蒋介石早就准备好了出卖东北,已经没有任何异议。

  【1931年9月28日《告全国学生书》】

  “非以全国水陆交通集中于政府权力之下而指挥之,则不能战;非以全国之经济集中于政府权力之下而指挥之,则不能战;非以全国人民平日所享受之自由生命集合于政府权力之下而指挥之,则尤不能战。”(《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大事记》第17集)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更为恶劣的是,蒋介石自己不抗日,他还不允许别人抗日。1931年底他因东北沦陷而被孙科等粤系逼迫下野,但是次年春他却抛出了“耸人听闻”的“三日亡国论”

  【1932年1月11日蒋介石武岭纪念周讲话《东北问题与对日方针》】

  以中国国防力薄弱之故,暴日乃得于二十四小时之内侵占吉、辽之范围,若再予绝交宣战之口实,则……必至沿海各地及长江流域,在三日内悉为敌人所蹂躏。"(《先总统蒋公全集》第2卷)。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蒋公啊,敌人都骑到头上了,你还是一片痴心地为寇作嫁妆是为何故?诚然,你可以说全国尚未统一你一个人不好抗日,但是既然你要做领袖,你自认是中国政府代表,那你就要拿出点担当来呀~!可是你下了台还念念不忘地替你的“第二故乡”开疆拓土奔走疾呼,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

  可怜的我3000万东北同胞,噩梦开始了……..

  三、东北沦陷的灭顶之灾

  【财产损失】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上述损失不包括铁路、工矿及教育等方面的损失,而且只是东北辽宁局部一时的损失。总计约损失175亿元法币。以3.5元折合1美元计,总计损失约50亿美元之巨。

  【武器损失】

  损失各种大炮668门,机关枪2724挺,步枪10万余支,各种弹药无数,及大批其它机器设备,折合美金10亿元。

  【航空与相关损失】

  东北航空处损失各种新旧飞机260架,辽宁电话局损失电话线路8600英里,电话机1100台,折合美金1600余万美元;

  【资源损失】

  东北煤炭1.15亿吨;

  钢材1308万吨;

  生铁300万吨;

  石油年产20万余吨;

  黄金产量从11.1万克增加到357万克;

  木材产量从1932年的89.7万立方米增加到1937年的277.1万立方米。

  年均提供军粮数量1000万吨以上。

  除此还需负担日本、朝鲜移民的大量口粮,因而使东北农民自己每年所留口粮甚少,无法满足食用。以1932年至1944年为例,日军向东北农民无偿收缴粮食123346余万吨,远远超越可供数量。

  【土地损失与日本移民】

  1931年底起,日本不断向东北进行移民,直至1945年总共迁移日本人18万户,55万人左右,强占东北优质耕地152.1万公顷,几乎占东北全部耕地面积的10%。

  【贸易掠夺】

  日本侵略者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对东北贸易极尽压榨。一吨煤20美元,低于市场价格约50%,折合损失23亿美元;粮食每吨100美元,折合损失33亿美元。加上上述的50亿美元,东北在短短2年间就损失了100亿美元之巨。如再加上交通、文教、电力、及其它矿产资源损失,东北地区损失总数远不止150亿美元也。

  【经济掠夺】

  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全境后,疯狂滥发纸币。日本侵占东北地区的整个14年间,通过伪满银行在东北共发行纸币100多亿元。除此以外,日本还向东北地区的商贾、商号等资产机构与富人阶级强行勒索“逆产“无算。

  上述数据出自:《“九一八”国难痛史资料》,民国上海书店影印,作者:陈觉先(民国报人)。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四、“大彻大悟“的蒋公

  “惊骇莫名!东北煤铁如此丰富,倭寇安得不欲强占!中正梦梦,今日始醒,甚恨研究甚至之晚,而对内、对外之政策错误也“。

  1932年6月,蒋在某次会议中听下属汇报东北情况,当听到东三省煤矿产量占全国60%以上,铁矿占82%以上时,在当夜的日记中写下此段话(出处:《找寻真实的蒋介石》,杨天石)。

独家连载10 | 1931-1937: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后恶(1):绕不过的历史之痛“九一八”不抵抗

  对此,只有“呵呵“、”呵呵“、”呵呵“……唉。

  注:本文系西征网独家原创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西征网,否则将追究相关责任!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 1970-1980
2018: 商纣王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还能封神
2017: 他的音乐会,两千年来无人超越
2017: 揭秘:古人为什么要在屋顶上放这些小怪
2016: 这才是苏联解体真相(ZT)
2016: 杀人魔王周恩来:关于红军长征时大屠杀
2015: “毛泽东是为江青和张春桥等人扫平障碍
2015: 李扬多次死而复生,文中经历只是小意思
2014: 神对教会的定旨是什么_10
2014: 抓住机会,洗劫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