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无极
万维读者网 > 史地人物 > 帖子
中国古代安那祺主义者鲍敬言
送交者: 比较政策 2013年11月09日01:57:26 于 [史地人物] 发送悄悄话

鲍敬言语录[1]

 

 儒者曰:“天生烝民而树之君。”岂其皇天谆谆言,亦将欲之者为辞哉!夫强者凌弱,则弱者服之矣;智者诈愚,则愚者事之矣。服之,故君臣之道起焉;事之,故力寡之民制焉。然则隶属役御,由乎争强弱而校愚智。彼苍天果无事也。

夫混茫以无名为贵,群生以得意为欢。故剥桂刻漆,非木之愿;拔鶡裂翠,非鸟所欲;促辔衔镳,非马之性;荷车兀[2]运重,非牛之乐。诈巧之萌,任力违真,伐生之根,以饰无用,捕飞禽以供华玩,穿本完之鼻,绊天放之脚,盖非万物并生之意。夫役彼黎烝,养此在官,贵者禄厚而民亦困矣。

夫死而得生,欣喜无量,则不如向无死也。让爵辞禄,以钓虚名,则不如本无让也。天下逆乱焉,而忠义显矣;六亲不和焉,而孝慈彰矣。曩古之世,无君无臣,穿井而饮,耕田而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泛然不系,恢尔自得,不竞不营,无荣无辱,山无蹊径,泽无舟梁。川谷不通,则不相并兼;士胁痪郏虿幌喙シァJ歉叱膊惶剑钤ú讳酰镳狡芟⒂谕ビ睿廴河斡谠俺兀⒒⒖陕模成呖芍矗嬖蠖改癫环桑肓侄貌痪J评幻龋雎也蛔鳎筛瓴挥茫浅夭簧瑁蛭镄嗤诘溃唣莶涣鳎窕窨贾眨堪自谛兀牟簧Χ酰母苟巍F溲圆换湫胁皇危驳镁哿惨远崦癫疲驳醚闲桃晕于澹

降及杪季,智用巧生,道德既衰,尊卑有序。繁升降损益之礼,饰绂冕玄黄之服,起土木于凌霄,构丹绿于棼撩,倾峻搜宝,泳渊辨珠。聚玉如林,不足以极其变;积金成山,不足以赡其费。澶漫于淫荒之域,而叛其大始之本,去宗日远,背朴弥增。尚贤则民争名,贵货则盗贼起,见可欲则真正之心乱,势利陈则劫夺之途开。造剡锐之器,长侵割之患,弩恐不劲,甲恐不坚,矛恐不利,盾恐不厚。若无凌暴,此皆可弃也。

故曰:“白玉不毁,孰为圭璋?道德不废,安取仁义?”使夫桀纣之徒,得燔人,辜谏者,脯诸侯,菹方伯,剖人心,破人胫,穷骄淫之恶,用炮烙之虐。若令斯人并为匹夫,性虽凶奢,安得施之!使彼肆酷恣欲,屠割天下,由于为君,故得纵意也。

君臣既立,许兆蹋帘酆蹊滂糁洌罾陀谕刻恐小H酥饔抢跤诿硖弥希傩占迦藕趵Э嘀校兄岳穸龋孕谭#怯瘫偬咸熘矗げ徊庵鳎源槿溃现灾刚埔病

……

夫天地之位,二气范物,乐阳则云飞,好阴则川处。承柔刚以率性,随四八而化生,各附所安,本无尊卑也。

君臣既立,而变化遂滋。夫獭多则鱼扰,鹰性蚰衤摇S兴旧柙虬傩绽В钌虾裨蛳旅衿丁[粘绫酰瓮嫣ㄩ浚吃蚍秸桑略蛄隆D诰劭跖舛圜つ小2赡训弥Γ笃婀种铮煳抟嬷鳎Р灰阎枪矸巧瘢屏Π渤鲈眨糠蚬炔蛎裼屑⒑螅俟俦冈蜃夜┓钪眩尬烙型绞持,百姓养游手之人,民乏衣食,自给已剧,况加赋敛,重以苦役,下不堪命,且冻且饥,冒法斯滥,于是乎在。

王者忧劳于上,台鼎颦戚于下,临深履薄,惧祸之及。恐智勇之不用,故厚爵重禄以诱之;恐奸衅之不虞,故严城深池以备之。而不知禄厚则民匮而臣骄,城严则役重而攻巧。故散鹿台之金,发钜桥之粟,莫不欢然;况乎本不聚金,而不敛民粟乎?休牛桃林,放马华山,载戢干戈,载櫜弓矢,犹以为泰;况乎本无军旅,而不战不戍乎?茅茨土阶,弃织拔葵,杂囊为帏,濯裘布被,妾不衣帛,马不秣粟,俭以率物,以为美谈。所谓盗跖分财,取少为让,陆处之鱼,相煦以沫也。

夫身无在公之役,家无输调之费,安土乐业,顺天分地,内足衣食之用,外无势利之争。操杖攻劫,非人情也。象刑之教,民莫之犯,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岂彼无利性而此专贪残,盖我清静则民自正,下疲怨则智巧生也。任之自然,犹虑凌暴,劳之不休,夺之无已,田芜仓虚,杼柚之空,食不充口,衣不周身,欲令勿乱,其可得乎?所以救祸而祸弥深,峻禁而禁不止也。关梁所以禁非,而猾吏因之以为非焉。衡量所以检僞,而邪人因之以为僞焉。大臣所以扶危,而奸臣恐主之不危。兵革所以静难,而寇者盗之以为难。此皆有君之所致也。

民有所利,则有争心,富贵之家,所利重矣。且夫细民之争,不过小小,匹夫校力,亦何所至?无疆土之可贪,无城郭之可利,无金宝之可欲,无权柄之可竞,势不能以合徒众,威不足以驱异人。孰与王赫斯怒,陈师鞠旅,推无雠之民,攻无罪之国,僵尸则动以万计,流血则漂橹丹野。无道之君,无世不有,肆其虐乱,天下无邦,忠良见害于内,黎民暴骨于外,岂徒小小争夺之患邪?

至于移父事君,废孝为忠,申令无君,亦同有之耳。古之为屋,足以蔽风雨,而今则被以朱紫,饰以金玉;古之为衣,足以掩身形,而今则玄黄黼黻,锦绮罗纨;古之为乐,足以定人情,而今则烦乎淫声,惊魂伤和;古之饮食,足以充饥虚,而今则焚林漉渊,宰割群生。

……

人君辨难得之宝,聚奇怪之物,饰无益之用,厌无已之求。

……

人君后宫三千,岂皆天意,谷帛积则民饥寒矣。

……

人之生也,衣食已剧,况又加之以敛赋,重之以力役,饥寒并至,下不堪命,冒法犯非,于是乎生。

……

王者临深履尾,不足喻危,假寐待旦,日昃旰食,将何为惧祸及也?

……

王者钦想奇瑞,引诱幽荒,欲以崇德迈威,厌耀未服,白雉玉环,何益齐民乎?

……

人君恐奸衅之不虞,故严城以备之也。

……

苟无可欲之物,虽无城池之固,敌亦不来者也。 

[赵京 2011年9月24日 校注]


[1]全文来自东晋葛洪(286—363年)《抱朴子》“诘鲍”篇。引自[新译]《抱朴子》(下),台湾三民书局印行,民国854月。篇首以“鲍生敬言好老庄之书,治剧辩之言,以为古者无君,胜于今世。故其著论云:”开始。自庄子以来,道家有很强的非君思想,魏末“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210263年)在《大人先生传》中明确地宣示:“明者不以智胜,暗者不以愚败;弱者不以迫畏,强者不以力尽。盖无君而庶物定,无臣而万事理,保身修性,不违其纪。”“君立而虐兴,臣设而贼生。坐制礼法,束缚下民。欺愚诳拙,藏智自神。强者睽眠而凌暴,弱者憔悴而事人。假廉而成贪,内险而外仁。”“尊贤以相高,竞能以相尚,争势以相君,宠贵以相加,驱天下以趣之,此所以上下相残也。竭天地万物之至以奉声色无穷之欲,此非所以养百姓也。于是惧民之知其然,故重赏以喜之,严刑以威之,财匮而赏不供,刑尽而罚不行,乃始有亡国戮君溃散之祸。此非汝君子之为乎?汝君子之礼法,诚天下残贼、乱危、死亡之术耳。”可惜鲍敬言没有留下自己的文字,但从这篇为了反驳鲍敬言的引录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代朴素安那祺主义思想的超越时代的光芒。

[2] 原文中“车兀”为一字。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2: 好像还未睡醒,依旧假大空话,自己不知
2012: “十八大”开幕民主维权人士邹巍、黄晓
2011: 老外都警告:华尔街正在给中国下套 中国
2011: 黄春秋社长:文革后期广东曾密谋兵变
2010: 马悲鸣: 滑稽的逼人道歉逻辑
2010: “自古以来”与“神圣不可分割”
2009: 痞子毛泽东──读李锐《庐山会议纪实》
2009: 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关于反动当局在重庆制
2008: 皇家方舟:大选,大选,大选
2008: 杨继绳: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