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萬維讀者為首頁 廣告服務 技術服務 聯系我們 關于萬維
簡體 繁體 手機版
分類廣告
版主︰納川
萬維讀者網 > 天下論壇 > 帖子
文強口述自傳 第二十八章 成了戰犯
送交者: 文強 2005年04月05日10:51:08 于 [天下論壇] 發送悄悄話

第二十八章 成了戰犯

我到俘虜營的時候,正是開晚飯的時候,被俘虜的一共有好幾百人。 站隊的時候,那個水泥匠把我往後一拉,讓我站在最後排,小聲對我說︰“前面站的參謀讓我告訴你,你叫李明,是上尉書記官。” 那時正是三九天,很冷啊。看到我去了,一個炮兵指揮官,是個少將,他從自己腳上把呢子綁腿摘下來,纏在我的腿上,解放軍就注意到我了。一個工兵團長,是少將,他送筷子給我。還有給我送缸子的,有給我送毛巾的,解放軍一看,這個人不曉得是他們這里面的什麼官,這個人的官職一定不小。 解放軍清查到我這里,我說︰“上尉書記官。”他們問︰“上尉書記官?怎麼有將官給你送東西?”我不說話。 吃完晚飯後,解放軍的政委(也是個湖南人,他們喊肖政委)找我談話。他們跟我講︰“等一下,肖政委準備了水果,準備了香煙,請你去談談話。” 我去了,屋里擺著個八仙桌,政委和其他工作人員對我很客氣,政委說︰“你是個什麼官呀?你一來的時候,你們那些被俘的將官,有的送裹腿,有的送水缸,你是個什麼官啊?” 我說︰“我不是個什麼官,我是前線指揮部的上尉書記官。” “噢?上尉書記官?那些少將、中將都對你那麼客氣,你的地位可不像上尉書記官。” 我說︰“我就是上尉書記官。” 他說︰“你放下包袱,我們解放軍對于你們,作戰的時候是敵人,你們放下了武器呢,我們就是朋友,我們是一家人,你不要怕。” 他跟我講了一番話,我也不說別的,就說︰“上尉書記官。” 搞到很晚,解放軍政委說︰“明天上午,我們要召集一部分人學習,你是個上尉書記官,總是有知識的人吧,明天有篇社論,請你讀一讀。”我說︰“可能我讀報紙還行。” 第二天,從俘虜中挑了幾十個高級軍官學習,要我讀報紙。這個報紙的文章我現在還記得起︰“將革命進行到底”。 我拿著這個報紙讀了。讀了之後。解放軍就鼓掌,說讀得好,讀得好,到底是有文化的人,不愧是個上尉書記官。 姓肖的政委又擺起水果香煙,把我請了去。他這次的問話就不對頭了,他說︰“你們那個前線指揮部原來有個中將副參謀長,打到最後又升起來當了代參謀長,高高的,瘦瘦的,你這個上尉書記官認不認識這個人啊?” 我說︰“隔得太遠,我只是上尉書記官,其他事情搞不清楚。” 他說︰“這個人是湖南長沙人。” 我說不曉得。 “那個中將姓文,叫文強。”我看他們很了解情況,但我就是不承認。 他們不問我了,讓我抽煙,我說我不抽煙,水果我也沒有吃,這天晚上就這樣過去了。 第二天,解放軍說我應該吃細糧。什麼是細糧?我不懂。他們給我端來了一碗面條,里面打了兩個雞蛋,說本來至少應該有兩個菜,現在是作戰時期,暫時委屈一點。過了一會兒,又給我送來了被子(我的吉普車不見了,上面放的旅行袋也不見了)。 政委來了,說︰“你就是那個中將參謀長。你在東北的時候就是一個中將!”他拿出一張照片給我看,我一看,不正是我自己嗎?他說︰“你那個時候好威風啊。” 好了,把我戳穿了。解放軍已經把我搞清楚了,就是要我自己承認,我心理很明白這一點,當時只想找機會逃出去。 他說︰“我們就是要你自己承認,讓你讀報呢,就是讓你亮亮相,讓大家都知道。實際上,你們里面已經有不少人檢舉你了。給你當衛士的那個水泥匠,我們已經給他安排工作了,水泥匠嘛,工人階級。放下武器就是朋友,你自己承認比我們揭穿好。你一定很辛苦,晚上我看見你冷啊。胳膊縮在大衣里,兩腿蜷著,現在三九天了,這樣冷了,你呀,晚上不曉得你怎樣過的,現在請你吃細糧,給你準備的帽子,準備的衣服,優待你。政委把自己戴的帽子取下來,戴在我的頭上,政委說︰“今天晚上哪,還要你做一件事情,請你給戰俘講講話,你只要上去承認你是中將代參謀長。只說這一句就行了。” 當晚,在場子上擺了一個八仙桌,有三四百俘虜,圍著八仙桌站著,我說︰“這邊的政委讓我講兩句話,講什麼話呢?我是我們指揮部的代理參謀長,是個中將。” 我一講完,解放軍把我從八仙桌上接下來了,送我到屋里去,到了屋里,我听見外面講話的聲音,還很大,听他們說︰“你們的最高指揮官都承認了他自己是中將代參謀長,你們里頭還有打埋伏的沒有?如果有,希望你自己暴露一下子,我們優待俘虜。” 散會了,我剛一出屋,好多人就包圍我了,說︰參座參座,你剛才一兩句話立了很大的功勞,我說︰“怎麼?” “李彌兵團的一個政工處長,是個少將,自己也承認了,他是打埋伏的。你說完,一下子站出來11個。” 我一听,“哎呀,解放軍真厲害啊。” 那天晚上,我單獨住在一個房間,吃細糧,還有被子。 兩三天後,把我送到徐州上火車,經過梁山,送到山東濰坊。到了一個小村莊,要我們就地休息,听訴苦。訴苦的那個人原來是黃百韜兵團的,他說︰“放下武器就是朋友,我被俘才一個多月,已經在解放軍里立了功。”我心里想,共產黨厲害啊,國民黨訓練好幾年的部隊,一個月就成了他們的人了。 在山東濰坊,我們住在一個大村莊的地主家里。我一去,王耀武等在門口迎接,他原來是山東省主席,黃埔第三期的。他拉著我的手說︰“哎呀你也來了。”後來又出來七八個人,都是中將以上的。其中有兩個是孫元良兵團的軍長,我問︰“你們的兵團司令呢?”他們說︰“現在恐怕在台灣吧。” 我們這十幾個人被列為戰犯,編了一個“高級組”,單獨住在一個院子里,不能出院子大門,大門外有警衛,在院子里,一切都優待,可以隨便活動,自己辦伙食,還自己拿錢做點好飯好菜吃,高度自治嘛,解放軍不限制我們,我們的事情歸我們自己做,王耀武對這里比較熟悉了,他說︰“分工合作吧,大家可以做什麼事情,自己報名。”他先說︰“我報名洗碗筷,全部的碗筷歸我洗。廚房里的清潔衛生歸我來辦。”我們要跑十幾里路去挑水來吃,有的就講我年輕,體力還好,挑水送開水歸我。還有山東省省黨部的一個委員說︰“我報名掃地,掃地歸我,外面的地方太寬,大家幫我的忙。” 我一想,我爭取個什麼事呢?我就說︰“我會做湖南菜。我報名做湖南菜!”听我這樣一說,有個在四川部隊當軍長的,他報名做四川菜。後來實在沒有事做了,有人就報名“我來燒火”。15個人都爭取到工作啦。半天學習,半天勞動。 王耀武說一口山東話,每天起床都說︰“吃糖吃糖(起床起床)。” 說起來,我們這些人的確生活能力很差,經常鬧出笑話。比如關在撫順的溥儀什麼都不懂,人家告訴他要懂禮貌,處事要讓人,上車讓人家先上,溥儀就讓人家先上,下面還有個服務員,他還讓人家先上,等服務員上去後把車門關上,車開了,把溥儀拉下了。 在這個地方住了將近三個月,搬到濟南附近,住在城外的一個大地主家。有一天學習的時候,忽然讓我轉移,把我弄到濟南城里的一個圖書館里。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地方原來是英國的領事館,後來是解放軍山東軍區政治部,里面有很多的房子,圖書不少,都是俄國的,是甦聯國家書店送給解放軍軍區政治部的,我的床鋪設在這里頭,我很高興,我想這里有很好的圖書呀,馬列主義的書,都是我沒讀過的啊。我到圖書館不久,來了一個館長,我叫他蔣大胡子,他說這些圖書你什麼時候要看都可以,你就在這里安心讀書吧。有一天,門口的衛兵忽然送給我10包美國的駱駝牌香煙,我覺得奇怪,問︰“這個香煙是什麼人送我的?” 衛兵說︰“就是你那個頭頭。” 我想我哪個頭頭? 他說就是杜聿明,他就關在你的隔壁。他也知道你就關在他的隔壁。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周恩來致函濟南,還有康生也到了濟南,說對于你們要優待。所以讓你們讀書。 我就一天到晚看書,什麼書都看。我在這里關了八個月,在這八個月里,我讀了不少書。 蔣大胡子是管監獄的,一天,他拿著一本《馬克思傳》給我看,他說︰“你看這個留胡子的老頭是什麼人哪?你認識不認識呀?” 我說︰“這是馬克思嘛。” “喲,你怎麼知道他是馬克思呀?”蔣大胡子說,“我沒有文化,也沒有讀過書,看見上面的人也不認識。那你是個有文化的人呢。這里這麼多書,你讀吧。” 過了幾天,他又來了,拿了一本《列寧傳》。他問︰“這個小胡子的人,你認識嗎?” 我說︰“這是列寧嘛。” “列寧你也知道啊?”蔣大胡子挺驚奇。 以後,他把《恩格斯傳》、《斯大林傳》都拿來了,要我給他講,他說︰“你這個人的學問還不小啊。我們都不知道的,你都知道。”蔣大胡子雖然沒有文化,但對人很好,和我處得很有感情。 有一天我們開飯,衛兵把飯菜拿過來,一開門,我看見對面那個房間里也是個國民黨的高級人員,我看到他,他也看到我了。我就告訴蔣大胡子,對面房間那個人我認識,叫做陶默庵,是國民黨的一個廳長。他說︰“你認識他啊?” 我沒有回答蔣大胡子的問題,而是說︰“你們沒管好,我看見你們用一根繩子把人家捆在床鋪上。搞得人家直喊冤,你們是個監獄,怎麼一點監規都沒有啊?” 蔣大胡子說︰“我們過去沒有搞過監獄,監獄應該有什麼監規,我們也不知道。” 我說︰“監獄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要肅靜,不要搞得犯人打犯人,犯人罵犯人,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 蔣大胡子問︰“你怎麼知道啊?” “我在國民黨里也坐過牢,我怎麼不知道啊?” “哎,那你寫幾條給我看看。” 我就給蔣大胡子寫了十幾條,意思是監獄里要肅靜,不許打罵犯人,使犯人心安。蔣大胡子他們拿回去一研究,認為很有道理。蔣大胡子又來了,我問︰“你拿繩子把那個人捆在床鋪上,那個人是干什麼的?” 他說︰“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干什麼的,他們有三個人,跑到我們監獄附近,不知道是不是要搞破壞,那里是我們的汽油庫,我們就把他們抓起來了。” 我說︰“你們問問嘛,是什麼地方人,什麼職業,跑到監獄汽油庫來干什麼?是來搞破壞還是來干什麼,你們問嘛,調查嘛。” 過了三天,蔣大胡子又來了,說︰“問清楚了,是傅作義的逃兵,不是來偷汽油的,也不是來搞破壞,他們還並不知道我們這里有個汽油庫,我們的人就把他們抓來了,他們又哭又罵,覺得屈啊。” 蔣大胡子他們把我寫的一條一條監規貼在監獄里,在我的房間里也貼上一條。這些條子貼起來,監獄里再沒有哭的了,再沒有吵架的了,蔣大胡子說︰“你的那些條子寫得好。” 蔣大胡子下面還有一些年輕的管理員,有時我就跟他們講︰“一方面你們當看守員,另一方面你們可以好好學習嘛,買些小學課本讀一讀,文化就慢慢提高啦。你們可以吹笛子,可以拉胡琴,學點東西嘛。” 我們半天學習,半天勞動,和看守員的關系搞得很好,後來,監獄長換了人,這個人在俄國留過學,叫姚倫,現在從公安部也退休了,他和我兩個人還在一起拍過電影,是很好的朋友了。 我每天在監獄里忙得很,當學習組長,又管牆報,管文藝,我們自己還成立了一個圖書館,我又在這里負責,過年過節,還寫些紀念的文章。 周恩來在戰犯名單中發現了我,就派蕭勁光專程來濟南看我。解放軍政委告訴我︰“周總理來電報,歡迎你上北京。”蕭勁光派了四個警衛把我送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我以為能見到周恩來,沒想到把我送到德勝門模範監獄,編號72號,72號就是文強。 我想,俘虜也送到監獄?周恩來也沒有見到,是怎麼回事呢? 監獄長找我談話,要我寫個東西。我說︰“寫個什麼東西呢?寫封信吧。”監獄長說不是簡單的信的問題,你們反共反人民,要寫個悔過書。 我想,我什麼都可以寫,就是不寫悔過書。我說︰“我不寫。” 我說︰“我一直都是愛國愛民,沒有做過什麼壞事,既沒有殺害一個共產黨,也沒有破壞共產黨的組織。我曾經是共產黨員,我脫離共產黨是因為逼得我無路可走,我如果當時不走,恐怕今天早就沒有我了,我問心無愧。” 過了幾天,又讓我寫悔過書。我想我是文天祥的23代孫,就是不寫!這樣,我26年半之後才特赦出來。 我曾經問過,這個監獄為什麼叫做“功德林?”有人告訴我,這里清朝時是一個古廟,這個古廟就叫做“功德林”,古廟被拆後,修建了功德林監獄。為什麼又叫模範監獄呢?戊戌變法後,學習外國實行新法,起了個名字“模範監獄”。監獄里還有塊碑,碑文是梁啟超寫的“功修維新,改良司法”。 功德林是個舊式監獄,中間有一個高堡,站在上面,東西南北都看到了。我在里面思想波動很大,因為把我列為甲級戰犯,杜聿明倒是乙級戰犯,我想,甲級戰犯,怎麼把我搞得這樣高呢?夠得上殺頭的了。後來,又給我加上一個“審”字,我不明白,這高高低低的是怎麼回事? 後來才知道,“審”字就是這個人還在審查。我以為是要審判了,要定刑了,思想波動,其實是多余的。 在功德林關了十年左右後,1958年,我被送到了秦城監獄。

0%(0)
0%(0)
標 題 (必選項):
內 容 (選填項):
實用資訊
北美最全的折扣機票網站
貝佳藥業美國專利【骨精華】消關節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絞痛
一周點擊熱帖 更多>>
一周回復熱帖
歷史上的今天︰回復熱帖
2004: 張越圍巾事件︰中國民族主義太強烈
2004: 中華民族究竟有沒有民主的渴望和需求
2003: 美國急于宣布的“勝利”是個什麼東西?
2003: 現在就應當考慮建立世界聯軍的問題
2002: 中國用四大發明做了什麼?
2002: 黃文雄憎恨日本美國台灣的七點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