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奇异恩典
万维读者网 > 彩虹之约 > 帖子
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读《祁克果的人生哲学》(2)
送交者: 范学德 2004年05月14日08:22:26 于 [彩虹之约] 发送悄悄话

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读《祁克果的人生哲学》(2)

范学德

2。我们这个时代

祁克果是站在时代的高度上来审视基督教信仰的。收入《祁克果的人生哲学》中的第一部书,就是《今日的时代》。

祁克果在《今日的时代》中严厉地批评了他所生活于其中的时代。他说:“我们这个时代,在本质上,乃是一个没有热情,只重理解和思想的时代,有时亦发出热忱,但转眼又如黠鼠般归于缄默。”(注一) 在这样一个不知价值为何物的时代中,“一切的事都只变成了念头而已”。(第6页)

把理解放在高于一切的地位,是近代以来的时代潮流。笛卡尔鼓吹“我思故我在”,把“我在”和“我思”联系起来,“思”,或者说“理解”,就成了人“存在”的根据。培根的口号是“知识就是力量”,这一口号发展到了启蒙运动,就成了“理性就是力量”,“教育就是力量”,“社会制度就是力量”,这种种的力量,说到底,都是推崇“理解和思想”,而否认“信仰就是力量”。而信仰与思想一样,本身就是人生命中所蕴藏的力量。被剥夺了信仰之力量的人,他就只会从事理解,成了几条干巴巴的脑筋,信仰,勇气,热情,意志,就都被从人的生命中剥夺了。即使有什么勇敢与勇气,也被心智巧妙地转化为一种巧计。到头来,一切巧计都被运用去获得金钱,“人们所爱的唯一事物乃是金钱,而金钱变成人万事万物的抽象代替品。” (第7页)

这样的时代,全不知道行动或者决心的意义,大家都袖手旁观,夸夸其谈。人人都知道当走的路,而且知道各种不同的路线,只是无人愿意动身。因此,祁克果又说:“今日乃是颓坠” (第1页),从骨子里来看,就是心力的懈怠。于是,行动被宣传所代替,“我们的时代乃是一个广告宣传的时代,一发生什么事,就到处都是宣传。” (第3页)但从来不付诸于行动之中。

在这样一个空想的时代,“思想用尽各种所能有的方法,阻止世人了解他们与其时代都是同处于囚牢中——并非为暴君,权贵,祭司或秘密的警察所困,而是困囚于他自己的思想中;他的思想之所以能困囚他,是因为它用一种自鸣得意的见解来欺骗人说,想象中的各种可能性,是远胜于一个决定的行动。” (第13页)其实,人的思想之所以成为人的牢房,就因为这只是“我思”,而不是“上帝之思”,更不是在上帝之思引导下的生命之创造。

在这样“一个没有热情,只存在空想的世代里,妒忌便在消极方面成了一个联合原则” (第12页),于是就出现了祁克果所谓的“平夷运动”或者“平夷过程”,就像一个工程师平夷一块土地一样,把大家拉平。从积极的方面来说,“平夷运动” 表现为把“平等”视为价值的最高目标,唯一目标。“平等” 成为上帝的代名词。“大家只注重‘平等’,总是说,有定数的人值得一个人为代表,人只要有那数目的人来拥护他,他的地位就算重要。。。近日则趋向一种数学式的平等,在这个平等的社会中,在各阶层都有差不多同数的人数来拥护某一个代表”。(第16页)

祁克果批评的是被近代人视为偶像的“平等”观念,并且,这种所谓的“平等”始于“被代表”直接相联系的,即一定数量的人由某一个人为代表。一般的人批评绝对的平等观,都是从人与人之间有不可抹煞的差别入手的,祁克果却是从灵性的角度着眼的,他始终着眼于上帝与人的关系。具体地说,就是人是属于上帝的,而不是属于某一个抽象物。但“平夷运动”使一个人不再是属于“上帝,或自己,或他所爱的人,也不是属于他所献身的艺术或科学,他在凡事上,都只觉得他是属乎一个抽象物,受他心中的思想管制”,这个抽象物可以是代表他的集体,政党,组织,国家,也可以是某一个领袖,或者领导,人就这样地 “做了自己思想的奴隶”。(第17页)

就以实现人类平等的理想而论,按照世俗的平等观念也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世俗之道本含着人间的种种差别,以不平等作为出发的条件”。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从人的眼光来衡量是永远无法消除了的。只有从一种超越人的标准来评价人,人才可能有平等。这样的目光只能来自上帝。而上地看人的时候,是从高天上看的,他看到的是人心。因此,真正的唯一可能的平等,乃是“一种属神的,属本质的”平等(第46页),他是所有的人在上帝面前的平等,这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是上帝所创造的,并且都实为上帝所爱的;每一个人都堕落了,都是醉人;每一个人都是上帝要拯救的,都是上帝呼唤他归家的。这就是真平等,并且是唯一可能的平等。

但近代却高举起否定上帝的旗帜。平夷过程就是始于人拒绝认识自己是在上帝面前生存的。于是,就要扯平一切,把个人消失在“公众”或者“群众”之中,“因为群众既将个人变为一个组织中的分子,就使个人不负责任,忘却忏悔,或至少是削弱了他的责任感。” (第49页)

“平夷运动”为了把一切都降到一个平面,首先必须取得一种幻想作为其抽象精神,作为其代表。这个幻想就是“公众”。公众是“平夷运动的发号施令者” 。(第22页)多年前我学过的语录说的正是这样:什么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什么人民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但公众是什么呢?

祁克果尖锐地指出:“公众只是一个抽象名称”。(第23页)

“公众只是一个幻象。” (第23页)

多数人或者少数人都实有其人,都有其客观存在,但“公众”却没有其人,实际上也并不存在。 “公众是一个指万人的名称,但它无法被代表,或被检阅,因为它只是一个抽象的名词而已”,虽然它在当代成了一个包罗万象的名词。但它只是一种抽象的精神,“是一种包含万有而终归于空虚无物的海市蜃楼”。(第22页)

与“公众”这个词直接联系的是“群众”这个概念。那么,“群众”是什么呢?有什么意义?祁克果认为:“‘群众’只有数目字的意义,不论是权贵,富热,显达,凡事只讲数量,那就是‘群众’。”(第50页)

“群众”并不是什么英雄,而是“怯懦”的代名词。从历史和现实中人们都可以看到,“没有一个人像群众那么怯懦的。当每一个人逃入群众中,而以群众为他逃避所的时候,他是因没有个人的勇气而避入怯懦中(他没有勇气去捉拿该犹,马流,甚至没有勇气承认他没有),他就把他的一份怯懦带给那号称‘群众’的怯懦群体。” (第50页)当一个人投入到群众中的时候,他就自己把自己抛弃了。于是人们在理始于现实中就常常看到,一旦成为“群众”中的一分子时,一个懦夫就成了英雄,胆小鬼就成了豪杰,而人民往往就成为“暴民”“乱民”的代名词。

群众是用投票来决定真理的,但真理却并不是依靠群众而以确立。无论是发现真理还是传扬真理,都要靠单独的个人,并且,真理也只对个人说话。“所谓真理,不外乎尊重每一个人,绝对地每一个人,而这就是敬畏上帝和爱‘邻人’之道。从道德和宗教的观点而论,接受群众为最后的裁判,乃是否定上帝,而亦正与爱邻人之道相反。” (第53页)

群众用数量作为道德的权威。凡是大家认为是对的,就是正确的;大家以为好的,就是最高的善。对此,祁克果提出了抗议,他说:就宗教信仰而论,无论男女老少,贵贱贤愚,“凡是感觉他在灵修上有了根基,而与上帝接近的人,都必然完全与我同意,作为‘集团’来做修养或被修养,是绝不可能的” (第60页)。道德是以个人为基础的,是这个人独自做出的选择和行动,并且也是这个人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要辨别一个人是否配称为‘真理的见证’,须从道德上考验那人的言行是否一致,看看他的私生活是否代表他所说的话——不过这个条件,恐为如今这个只重体系,讲坛而不重人的品格的时代所摒弃。”(第64页)

“‘群众’乃是‘非真理’。” (第48页)这就是祁氏的结论。

我从自己的经验中深深体会到,“群众”是不存在的,“群众”是 0,存在的是代表群众的一个人或者几个人,他们是 1 或者 2。3。4,且排在 0 之前。若没有这些1啊2啊3啊,那个0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只有他们(1,像什么1号首长之类)才知道群众的利益、愿望和喜好,只有1号才能代表0号。什么“首长”啊,什么“首领”啊,什么“首脑”啊,这都与脖子以上的部分相联系,把“头”交给别人,由别人来做自己的头。什么“群众是真正的英雄”,那是说着玩的,是宣传!只有领袖才是真正的英雄,只有组织才是真正的英雄。群众的天职是什么?听话而已。听代表自己的那个“群众”的话,这也就意味着自己无话可说,或者自己的话,根本就算不得人话,所以不说也罢。人是会说话的动物,但当人把自己的话语权交给“群众”时,他就只是动物而不会说话了,虽然他获得了力量,但却失去了自我。所谓群众者,失去自我(个人)之谓也。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3: [不再一样]第三单元[爱的关系]第二天
2003: 南怀瑾:论语别裁:先进第十一:从政与求学
2002: 写给现代化的妈妈
2002: 祷告是增长的首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