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分类广告
版主:阿飞的剑
万维读者网 > 茗香茶语 > 帖子
醉竹:彼岸紫薇(21-22)
送交者: 醉竹 2007年02月10日17:56:34 于 [茗香茶语] 发送悄悄话

(21) 911那天,她没有找着他

兰月回家想了想,感觉自己还是有些过份。看来她是恨他的了,为什么恨他,还不是因为曾经爱他,可他为什么过不了那个关,是她有意无意设下的计,而他有意无意中了计。她想着想着,胸口又是一堆酸楚,滚过来压过去,压成了痛恨,那个人呢?兰月嘴都咬紧了,她可能在太平洋那岸活得还逍遥自在。

电话恶狠狠地通了,兰星不在家。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你不知道兰星在医院?”兰月一下慌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女孩叫小香,是家里刚请的保姆, 父亲老家的亲戚。 母亲下个星期要做手术。 母亲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多年,已经动过两次手术。小香又说,这次手术肯定很危险, 因为兰星曾偷偷哭过。

泪浪一下冲出兰月的眼眶,她发现她需要兰星,哪怕这种需要是自私的。到底有血缘,到底是亲人,如果换成是许丽,她们一生都会是仇人。她的心已经汪成了水,所有的怨愤都冲远了,血缘就有这种奇特的功能,悲喜与共,彼此都需要。兰星的手机响了,她没有想到是兰月。她们毕竟只有一个母亲,兰星细声安慰她: 你先别急,妈妈现在还没做手术。 我跟主刀医生谈过, 他对妈妈的手术很有信心。兰星的话还没完,兰月就在电话那头哭起来。她想起那天从王辉家逃回父母家,告诉父母必须回美国,父母慌了,忙问出了什么事,兰月扭头就走,什么也不想解释。母亲哭着追到楼下,她还大声嚷嚷凶母亲:“你去问兰星好了,别追着我问,她马上就要当明星了,你就等着当星妈数票子吧。”她就是安心要把这一烂摊子扔给兰星,看她怎么收拾。如果母亲真的气死了,兰月也不知道怎样收拾。她对兰星哭道:“是我错了,是我害了妈妈。”兰星在电话那头却很平静:“这是医院,给妈妈主刀的李医生就在旁边,他想和你谈谈。”

天上有半个月亮,水中也有半个月亮。兰月和许丽坐在湖边的草地上,兰月说:“这两个月亮像对姐妹。”许丽说:“我说你像个神经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兰月说:“痛苦就哭,高兴就笑,我现在再不担心了,因为主刀的医生是我未来的姐夫。李医生比兰星大十二岁。 他夫人四年前死于一场车祸,留下一个六岁的女儿。”兰月面朝天上的月亮:“不过呢,我相信兰星能当好后妈。”许丽“切”了一声:“兰星若是我的姐姐,我肯定要跳,好好的姑娘家,长得又漂亮,凭什么要当后妈。”兰月笑道:“李医生医术高明,心肠也好。兰星告诉我的,妈妈咳嗽时一口浓痰喷在他的手上, 他眉头都不皱一下。”

母亲的这场病神奇地拉近了两姐妹,兰月几乎每天一个电话询问母亲的病情,现在只有兰星才能安慰她脆弱恐慌的神经。兰星说:“你放心吧,李涛的医术放在全市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兰月笑道:“你就这么相信他?” 兰星说:“只有他才让我有放心的感觉,什么话都可以说。” 兰星忽然幽幽地说:“你们要是早点认识那该多好啊。” 话筒那头好一阵死寂,兰星半天才说:“真的,早一点认识他那该多好,如果在我十八岁那年就认识他该多好,命运一旦变了,好多人都该活着的。”她忽然抽噎起来,兰月听见李涛在电话那头一阵惊慌:“星星,你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抓过电话就开始教训兰月:“你母亲下周就要动手术了,你想让我拿什么情绪主刀?”

兰月只好主动去安慰兰星,毕竟母亲的手术出不得差错。有天晚上,兰月突然接到李涛的电话:“兰月,我搞不懂,到底出过什么事,为什么星星每次一接你的电话,脸色就发白,手也在发抖,你们之间到底出过什么事。” 兰月楞了楞,没想到兰星下意识还是怕她,心头有说不出的畅快,忽然有种报复的冲动 -- 让她也尝尝情感背叛的痛苦。但她静了静,真要毁兰星的姻缘吗?父母病了老了,以后全靠兰星,有这么好的一个免费医生在旁,你要把他赶跑?为了父母,她一定要帮兰星打掩护:“对不起,可能是我太担心妈妈了,给兰星的压力太大,你放心吧,下次我会对兰星好好说的。”

她应该放了兰星。人都是自私的。兰月自己都奇怪:我就这样轻易放了兰星?不再恨她?我还能怎样,父母病了老了,以后全靠兰星,我隔得远远的,除了寄点钱,什么都管不了。但谁又管得了我,我要是病了老了,谁是管我的亲人?王辉!他的名字像火滚过她的心头,有种尖锐的痛。那一晚, 窗外四围充满了昏黑与苍凉。 午夜后风紧雨急,听秋雨不停地敲打在树叶上, 兰月千思万量, 虽然倦极却不 能入眠,许多往事,缠绵的, 又甜又苦的, 如河水一般在她梦里流过。她在一片落寞之中捱到了天明。第二天是个云浓的阴天, 一个普通的星期二。 她对自己说:如果王辉现在给我打电话,我会让他回家。

但谁也没给她打电话。这是个大办公室,坐了七八个程序员,每个人都瞪着监视器,忙自己的活儿。室内寂静无声, 像午夜的池塘,一块巨石轰地打来, 世界全乱了套:你们知道不? 飞机撞了世贸大厦。 他叫艾瑞克, 是兰月的项目经理。众人随即骂着叫着, 上网直奔雅虎新闻网,线路上涌满了千军万马,好半天上不了网。秘书苏姗也冲进来了, 声音尖成了钢丝:另外一栋也被撞了, 上帝怎么不管管, 我姐姐就在八十层! 会议厅的电视响了,一遍又一遍回放坍塌的瞬间, 浓烟滚成了黑龙,黑龙几口就吞了巨楼, 生死须臾之间,没有种族和国籍的区别,一样的心,一样的道理。兰月突然假设:要是王辉也在那栋楼!她遽然泪堕, 第一次感到生命的渺小和无助,来从何处来?去向何方去?其实来路便是归途。兰月立即拨通了王辉的电话,响了一阵后,只听见留言机的声音。

(22) 王辉会找老美吗?

人们在房前插上国旗, 教堂拉响了祈祷的钟声,随后的几天, 是举国共悲, 上下齐哀的日子。医院外面排着长长的队伍,队伍里顶着烈日献血的人们。在教会医院的门口, 许丽与迈特不期而遇, 是数运的巧合? 还是老天的安排? 彼此的泪光含着人世的悲悯 ,有种患难中才现的感动。 献完了血, 她上了他的车。

兰月心想:倒是这场灾难成全了你们,这么多家庭破碎了,这么多人在哭泣,谁也不知道今夜还有重温蜜月幸福的人。命运就是这么说不清。她软塌塌陷在沙发里,窗外的月牙儿像是黑海里的一弯小舟。电话铃声响了,像黑夜里的一道光。“妈妈的手术非常成功。前天已经出了观察室。李涛特意给我买了电话卡,让我及时通知你。” 兰星的声音明亮而温柔,有掩不住的喜悦。 兰月想:兰星一定很幸福,李医生长得帅吗?配得上兰星吗?

兰月回过神来,正要问兰星的婚礼,兰星先发话了: 这几天我们都在关注 911。 兰月说别担心我。 兰星说你没事就好,美国也应该吸取教训了, 别再飞扬跋扈,多管闲事。李涛的女儿告诉我, 她和同学可高兴了, 终于报了大使馆的仇了。兰月听得心酸心惊: 你们还高兴得起来? 有没有人性? 你以为美国是傻瓜,不知道你们在幸灾乐祸? 她想起了晚餐桌上迈特的话:只有英国是我们的朋友, 法国和中国都暧昧, 表面上喊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然后放一把椅子在后面看戏。

“只有美国人是人, 其他国家的人全是猪马牛羊? ” 兰星抬高了声音: “兰月, 就算你以后当了美国人, 别忘了你的黑头发和黄脸孔。 ”

“不用你提醒,我永远记得住我这张黄黄的脸。”

姐妹俩都笑了。是啊,没必要剑拔弩张地争辩,有什么好争的呢?那些遥远的政治和国事,她们只是凡夫俗子,普通的女人,需要的是人间的情爱。“王辉还好吧?”兰星最后说:“代我们问他好。”她把“我们”二字咬得特别的响。

一天天过去的日子, 有明月清风, 也有浓烟暗雨, 悄然无声的来到,又默默安静的溜走。 太阳起了又落了,月亮阴了又晴了。倦鸦归巢,紧接着幕色苍茫,鸟啼破晓,转眼就是朝霞满天。日子在等待的急切中冗长而缓慢。难怪找不着王辉,兰月现在才知道他已经跳槽了,风筝忽然断了线。只能被动等,像古时候的宫女等皇上。许丽隔三岔五来看兰月, 知道她一个人在家寂寞。 这不, 吃过晚饭她又把车开过来了。

“兰月,他会不会莫名其妙地失踪,或者已经有了女朋友,等搞定了再和你谈离婚。”兰月头也不抬:“你是不是刚喝了黄连?”许丽说:“别嫌我的话苦!上个月迈特在超市见过王辉,他身边还有个红头发的女老美。”

兰月身子都软了,脸也是灰的,心头却在转:王辉会喜欢老美吗?如果真是个老美,她心头反倒松快了一半,不如成全他吧,为什么换成了兰星,她就那么嫉恨,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但她还是相信直觉:“他不会找老美。”

“他不会找老美,就会来找你。” 许丽双眉一挑, 双眼一圆, 从提包里拿出两盒茶叶往桌上一竖:“你自个儿的事自己搞定, 我在一旁急也没用, 这两盒茶叶嘛, 共产主义的福利。 ”兰月问:“又从办公室偷来的? ”

“办公室哪来的茶叶, 只有咖啡。 布郎去波士顿开会, 研究两百年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 研究个大头,借名儿游山玩水罢了。 回来后打发下人,一人两盒茶叶, 还美名其曰:1773年倾茶事件的茶叶。 放????狗臭屁。哪天老娘也能公费回国,去北京街头买块假玉,回来也可以胡吹,1773年的大清国皇帝挂在腰上的。”

许丽又开始愤世嫉俗,布郎又开始公费旅游, 估计大卫又要换鸡脑髓, 老黑驾着又大又旧的凯迪拉克, 一路响过惊天动地的摇滚。生活是恬静安祥的,尽管战争的传说,依然在天空中传播扩散, 却妨碍不了阳光下的正常日子。但是, 王辉在哪儿? 兰月对着院子的紫薇发呆,花快谢尽了,秋风很快就要把叶子染成一片灿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贝佳药业美国专利【骨精华】消关节痛、骨刺、五十肩【心血通】改善心绞痛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6: 女人们不断伤害着好男人
2006: 说起婚外情,俺有段经历
2005: 枫雨: 海洋生物(上)
2005: 好人不享福谁来享福?
2004: 我只认识小栗子
2004: 路易十四、万宝路公爵等等之压缩版
2003: 离开拉斯维加斯- 我的西行日记(一)
2003: 我和女儿的幸福在哪里?
2002: 纤细的感觉zt
2002: 三尝禁果